〇〇三 时局

    作者有话要说:
想知道容云为什么发神经“翘宫”的吗?(喂)

    想知道容云为什么“人见人”还被pia的吗?(喂)

    想知道兰昭是何时被拐上“贼船”的吗?(喂)

    众:。。。= =+

    注:本章内容,因为雪翁老人家以丢人(喂喂)为由的强烈要求,最终决定隐藏起大部分容云陛下那“无辜地气死你”的描述,改为由作者旁白代劳,同时普及“背景知识”。

    戏下小剧场——“等待天亮”

    容熙:“我要出场,太不像话了!”

    厉宁雪:“你已经间接出场了。”

    容熙:“我要像你一样正式出场。”

    厉宁雪:“你在配角里是第一个,我被作者忘写了,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迷之音1:“天亮了,阁下就会出场了。还是‘赤诚相——”

    迷之音2:“(打断)咳咳……是说,作者为了弥补您,特意为您打造了布景。”

    迷之音3:“温泉。”

    容熙:“……”

    
  (注:本章内容,因为雪翁老人家以丢人(喂喂)为由的强烈要求,最终决定隐藏起大部分容云陛下那“无辜地气死你”的描述,改为由作者旁白代劳,同时普及“背景知识”。)

    长夜,一灯如豆。烈亲王府的思过室中,没常识的谈话在继续。

    儿戏军法……

    目无尊上……

    流连勾栏……

    苍山童叟听完徒孙的叙述后,满头黑线地第一个感想就是:丫够狠!我是容熙我也抽你。

    厉宁雪突然有些同容熙,他居然有种预感,最后无论是容云摆平容熙,还是容熙摆平容云,似乎,容熙都不会太好过。

    西弘烈亲王容熙,武勋彪炳,治军严谨,容止威严英美,却不失儒雅。

    而提到这位王爷,世人似乎总有说不完的八卦。

    据传,这位西弘亲王只有一位王妃,就是已故的东霆端和公主景瑜。二十一年前,端和公主为烈亲王诞下一子,便是烈亲王独子,容云。

    据传,烈亲王与端和公主投意合,比金坚,即使在国仇家恨的枷锁下,仍然不自,海誓山盟,互许终。端和公主为了人不惜以涉险,在敌国诞下子嗣;烈亲王为了人不惜力抗宗正寺,放弃皇位继承权,也要给端和公主与孩子一个名分。不江山美人,即使有许多人诟病,但这缠绵悱恻的故事,却依然惹得天下间无数痴男怨女憧憬不已。(低:大家冷了吗?容熙:= =+)

    据传,烈亲王容熙虽然有些严格,却是教子有方。最初,他为了在各方的流言蜚语虎视眈眈中保护儿子,在儿子五岁时,将他交给了一个不知名的世外高人教导,拜师学艺。对于独子容云,烈亲王虽然没有明确立容云为世子,但,容云是烈亲王唯一可能的继承人却是不争的事实。

    据传,因为王妃的份问题,烈亲王在朝在野曾经举步维艰。十几年来,这位王爷从不主战,是西弘某些专发战争财的贵族的眼中钉,但同时,却多次率兵击退东霆,勇武一时无两。如今二十一年过去,厌倦战争的百姓渐渐改变了对烈亲王的看法,甚至,有人偷偷希望当初即位的就是这位王爷。百姓渴望和平,却畏惧仇恨的鸿沟,抱有希望,却又畏惧变革。

    当然,这些仍只是“据传”,至于其中有几分事实几分谣传,或许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了。可惜,敢背后八卦的人很多,但是敢当面询问本人的却太少。

    而就在不久之前,东霆暗部(注:暗部,类似朝廷报组织。)收到消息,这位西弘亲王正被人摆在天平上,作为筹码。东霆逃亡的前擎亲王沈傲天与西弘某些贵族勾结,以图东山再起,双方达成的合作前提很容易理解——对于眼中钉容熙,杀之。

    胜者王侯败者寇,作为景烈,容云赢了,原本,他接手的这盘烂到极点的天下残局可以徐徐图之,奈何造化弄人。

    说到容云暂时抛下东霆君位,亲往西弘烈亲王府的原因,简单也又复杂。

    简单说,父亲有难,做儿子的无法袖手旁观。

    复杂说,理由有四——

    第一,沈傲天出逃,使得天下各个势力的探子重新洗牌。当时,东霆暗部占据地利,却仍是费尽心力才勉强维持住针对沈傲天的报链没有断,烈亲王容熙的眼线,更是鞭长莫及难以为继。如今,沈傲天与西弘贵族势力勾结后,容熙报断层,西弘中容熙的敌人却报畅通。这种况,对容熙来说,可谓致命的不利,需要消息灵通的人在容熙边帮他防范。然而,自从二十多年前的端和公主事件之后,烈亲王府就很难接近与取信。东霆暗部在烈亲王府的探子,目前混的最好的,不过是一个偶尔送菜的菜农。想要在短时间内得到近容熙的机会,没有什么特殊的份,一个字——难。而东霆上下,排除容云皇帝的份,无论从能力还是背景看,确实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第二,若以景烈的份,东霆实在没有跟西弘烈亲王容熙谈判与摊牌的立场。说起来,二十多年前的事,是是非非已然很难说清,若非要说,似乎还是端和公主更加对不起烈亲王,毕竟容熙被骗得近乎败名裂。严重缺乏信任,这样的背景,如何短时间内达成合作?……沈傲天已经在路上了,容云没有太多时间犹豫与谋划。公的,无路可走,私的,还有尝试的可能。

    第三,容云知道自己的母亲端和公主景瑜深父亲容熙。当年,端和公主临盆前就已因为重伤而陷入昏迷,临盆时,拼着为母则强的意志勉强清醒,用鲜血写下血书,说明自己对不起容熙,请孩子不要恨父亲容熙,请孩子恨她自己。端和公主在烈亲王府生产,这封血书容熙看过,之后,厉宁雪、容云也都看过。不只如此,二十一年来,在容云的记忆中,他为母亲金针渡时,母亲寥寥几次略有神智的时候,臆语中都会有三个词:“熙”、“孩子”、“对不起”。

    然而,容熙似乎因为当年的血色欺骗,对景瑜的夹杂了恨。从容熙即使敢冒天下之不韪,给了景瑜母子名分,却也不能毫无芥蒂的接受容云,就可以看出一二吧(低:容爸爸无法毫无芥蒂地接受容云,还有个更大的秘密与缘由,下章)。对此,右相司徒枫出主意:孩子,会让父母屋及乌。——于是,为了母亲,容云陛下,背负起了得到父亲的喜欢的使命。

    第四,斩断仇恨。容云现在找到了血灵芝,再加上师公厉宁雪在医术与毒术上的高绝造诣,终于有了能够救醒母亲的可能。他怎么能让母亲一醒过来,就面对比当年更加无奈与绝望的战局与仇恨。如果说,容云登基,除了形势所趋、舅舅的请求之外,还有目标,那就是斩断天下这腐朽的仇恨了吧。

    于是,赤风元年,仲秋,东霆新皇景烈离开霆都安瑞,恢复容云之名,前往西弘。右相司徒枫与严国公宣明旭处理军政要务,逍闲侯庄仪统领暗部。同时,三人轮流易容扮成景烈,瞒天过海。

    ……

    容云离开安瑞之后,便一路夜兼程,仅用五天时间就从霆都安瑞赶到了弘都长毅。其实,容云知道直接请见父亲容熙,最可能会有的结果就是被拒之门外,但是,他还是尝试了拜见,这是他对父亲的尊敬,即使,之后,他为了达到目的,做得似乎比较过分……

    之后,一如所料。被父亲拒之府外后,容云开始了寻找可能让父亲“就范”的办法。巧也不巧的是,第二天容云陛下收到了严国公宣明旭的暗中传书,曰:边关告急,臣等无暇,望陛下圣裁。(宣明旭:边关快打起来了,我们都没空,你自己看着办吧。容云:……)

    于是,容云陛下以他强大的行动力,直接去西弘枢密院跟御书房了解了一下前线的第一手报,觉得这是个一箭双雕的机会,便再次夜兼程地赶回了两国边界。(玄墨麒麟驹:你够了吗……再来一次,好马也要咬人了!)

    容云陛下来到两国边关,以“战势焦灼,前来帮忙”为由,直接以烈亲王亲子容云的份求见西弘主帅卫靖远。卫靖远虽然不能一下子相信容云,但观容云的神采与相貌,再加上确实战势不乐观,卫靖远并没有将容云拒之营外,而是暗中修书一封送往京城烈亲王府给老上司容熙。当然,当容熙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容云已经把该做的都做了,这次,半点拒绝的机会也没有再给他留下。

    话说,容云陛下在边关,先用最快的速度暗中对东霆主将传下中|央军令,使东霆军队出奇致胜,对西弘军队步步紧,来便于他自己“演戏”。所谓“演戏”,就是容云自己在卫靖远军危急的时候,没有军令直接提枪冲进阵中救人,终于取得了卫靖远的信任,也顺便打压了东霆自己军队过于高昂的士气。经过这次,全军都知道了烈亲王之子如何英勇,卫靖远更直接陈表,将容云的功绩奏到中央。

    接下来,容云考虑到“好事不出门,坏事才容易传千里”,为了让全西弘上下关注他这个烈亲王的儿子,再加上他不能继续帮着西弘折腾自己人,于是,以“着急回家探望父亲”的理由,不顾军|依旧“紧急”,留书告辞了。——东霆那边是容云陛下自己亲自安排的,他自己知道这仗之后是打不起来了,但是,卫靖远这里大家不知道啊,容云这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行为,便实在显得是不负责任儿戏军法了。于是,一如所料,容云的“恶行”,比容云“功绩”,在更快的速度下,被传到了京城,无数人“津津乐道”。

    可以想象,某个做人父亲的王爷为此有口难辩,备受奚落。

    ……

    容云离开边关后,再次前往长毅。这次他没有再夜兼程,因为,据报,沈傲天此刻似乎已经进入西弘境内。

    考虑到自家那边那几个动不动就“臣等无暇,请陛下圣裁”的好友,以及自己到父亲边后的“艰巨任务”——保护父亲,获得父亲的喜欢——容云觉得自己还是先有备无患地安排一下比较好。

    获得父亲的喜欢,如果说这天下间让他最没把握的事是什么,估计就是这个“艰巨任务”了。不过,即使目前局势不乐观,能见到记忆中的父亲,他自己是真的很高兴的。

    说起来,因为对“艰巨任务”没有把握,容云在离开安瑞的时候,顺便向宣明旭、庄仪讨教了一下,结果,宣明旭面无表地告诉他什么“要得到一个人的喜欢,就要先得到那个人的胃的喜欢”,庄仪则是一脸“吾家有X初长成”地,教了容云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容云事后回想了一下,庄仪的废话可以暂时不予理会,宣明旭的意见还是很有意义的,嗯,也很符合宣明旭对美食的偏执好,可惜时间紧迫,他没有时间直接向宣明旭讨教厨艺。

    于是,容云觉得,他放慢速度,沿途一边安排下对沈傲天势力的监视与调查应对,一边学习一下厨艺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

    就在容云陛下一路“闲逛”之时,他遇到了他命运中的第四个人。(容云:喂。)

    尹昭云,也就是未来的左相——兰昭。

    后来史书记载:帝左相兰昭,面容姣好,不苟言笑,博闻强识,尤善音律,兼宫廷首乐。

    当然,其实史书也是一种“据传”。许久后,如果问起左相兰昭最大的特点,估计熟悉他的人会想到的,不是他的万年冰山,也不是他的“不务正业”,而是包括容云陛下在内、上上下下众人对他说的频率最高的一句话:“左相息怒。”

    这是后话了。

    初见当时,尹昭云一席素雅白衫,头戴白色纱帽,单手抱琴,与黑发低束,同样一白衣的容云,相对而行……

    其实,容云远远就看到了抱琴的白衣人,也想起了江湖中一个有趣的传闻:“如果你见到一个白衣纱帽,单手抱琴的贵公子,千万不要去搭讪,因为这个人多半是再次逃家出走的、那个脾气古怪的惊鸿山庄的少庄主,前武林盟主的公子——尹昭云。”同时,容云也想起了司徒枫在盘点天下江湖时,曾经对他说的话:“尹昭云啊,见过几次,这人博学多才,是个比传闻中……还有趣的人。”能得到鬼才司徒枫如此评价,天下间实在难有几人。

    容云很想知道,这个传闻中让尹老盟主头疼不已,不武功却音律成痴,三天两头离家出走,喜欢到各个酒楼花楼义演,却又沉默寡言、脾气古怪的贵公子,是否真如司徒枫所言一般——比传闻中还有趣。说来,有一点他现在就能知道传闻不实了,那就是——他可以感觉出,这位白衣贵公子,其实手不凡。

    于是,容云果断做出了一个决定——搭讪“冰山”。

    于是,容云认识了一个有趣的“冰山”,跟着他开始了,以义演为名的沿途顺路、在各大酒楼花楼的“闲逛”。

    于是,两人一路培养感到京城,可谓“投意合”。

    于是,在容云对尹昭云说“昭云,请做我的左相吧”时,尹昭云,笑了,说“等你有了九霄环佩,我为你出仕”。(注:九霄环佩,上古名琴。)

    我们放下容云怎样拐到未来左相的先不说,只说,容云频繁出入酒楼花楼的举动,为京城某位早就对他“咬牙切齿”的王爷的头上,又加了一把火。当然,等后,这位王爷在偶然的境况下知道了自家宝贝儿子做的全部壮举之后,早已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

    ……

    容云与尹昭云还没到长毅时,就发现什么烈亲王独子“儿戏军法”、“流连勾栏”的八卦在流传,及烈亲王教子如何如何云云,容云有些苦笑,不知是该感叹事比想象中的还顺利,还是该感叹自己父亲“人缘太好”,在朝在野无不关注。容云心中愧疚,如非势所迫,他真不愿也不会做下这样忤逆的事

    于是,这次容云直接“回家”,请罪。

    当时,烈亲王容熙在众目睽睽之下,笑着,对长跪请罪的容云说了三个字:“你、很、好。”

    然后,盯着容云的脸与容云腰间的冰火锦看了片刻,容熙闭上了眼睛,抬手抽出冰火锦甩了容云一鞭,随后扔给一旁的老部下何远,道:“看着办,打到你满意为止。”

    拂袖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