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最新更新

    荒神在手,左伯阳轻轻一震,枪上便蛇血尽落,随即枪锋一转——

    坚如精钢的蛇皮,此刻好似豆腐一般,被荒神无声点破。.左伯阳枪尖一挑,一颗蛇胆划着弧线落入他展开的手帕中。

    枪尖,恰停在容云眉心前。

    静,明明毫无声威的招式,却让人感到巨大的压力。

    容云安静地站在荒神的枪锋前,看着作为师公好友老前辈,黑深的眼中并无波澜,然后,他规矩地垂下视线,双手做出一个等待接枪的动作。

    微妙地,随着容云的动作,气氛似乎从凝滞中恢复了正常。

    这样的景,左伯阳不着痕迹地顿了顿,不由暗暗观察容云。

    “……好吧,”依旧慢条斯理地开了口,左伯阳横过枪,将荒神交回了容云手上,同时对容熙没诚意地道了声“谢了”。

    左伯阳中毒多年,比在场其他人更难解毒,既然还有一颗蛇胆可用,老人家就没气地取了。容云明白这一点,也就没有动作。说起来,根据最初夺命飞斧试探的结果,容云本以为“左东灵”没有中毒的,后来他渐渐发觉“左东灵”的真气很微妙,两相结合,才很有些惊讶地认识到,左东灵可能是东灵鬼手左伯阳,且确实中毒在。非常文学

    “北海派洪大海见过鬼手前辈。敢问前辈想晚辈做什么呢?”这时,与罗天佑同属正道三大派、天南海北队的北海派派主洪大海忍不住壮着胆子出了声。左伯阳是否中毒,并无法解答他们最大的疑问。根据之前罗天佑的说法,云一是被陷害的,而左伯阳明显跟云一间有□。那么,左伯阳到底是不是幕后黑手?几百武林精英坠入秘境是不是他的安排?最重要的是,他们能不能安全离开这个危险的秘境。

    当然了,洪大海也不敢直接问东灵鬼手这些问题,他变换了另一个说法旁敲侧击。

    左伯阳扫了一眼洪大海与罗天佑,对他们目的心知肚明,很没精神地道:“老夫没有想法,各位随便。”

    “那……晚辈几天前偶然听闻的消息,前辈认为到底……?”罗天佑适时插言,他这话充满了陷阱,悬钩引鱼。要知道,因为面子问题,他还一直没有说出幕后黑手要给秘境中的江湖人下傀儡蛊的事

    “老夫不知道你听闻了什么。”左伯阳答得滴水不露,他不会让巫半月的信息从他这里泄露。

    巫半月让众人坠入秘境的用意,左伯阳多少了解些。面对亲见的宝藏,相信很少有人能不起贪念,巫半月是给坠入秘境的数十门派一个“名正言顺”争夺宝藏的借口与契机。她要的,是江湖乱战。至于下傀儡蛊的说法,真真假假吧,都是她的仇人,不过她本人到是并不十分倾向于这种近乎杀鸡取卵的手段,她可以用几十年布局报仇,自然更喜欢擒故纵,放长线钓大鱼。

    左伯阳无意与罗天佑等人纠缠这点,索堵住了这个话题,继续道:“秘境是真,宝藏也是真,萧渊没有欺骗江湖。相信诸位都是自愿前来,什么都不做当然最安全,有所行动的话,产生危险不要跟老夫罗嗦。至于老夫跟行侠仗义队,跟云小子确实有些私人恩怨,但我想具体内容诸位是管不着的。”

    罗天佑洪大海被堵了个结实,心理一堆话,却都憋了下去。事实上,此时此刻也不许他们再说什么了。因为左伯阳取蛇胆,自然停止了挡蛇。

    被巨蛇亡的血腥刺激的蛇群,越来越疯狂,一波一波汹涌而至,在场大多数人已经没有那个余豁停留在原地了。众人互相看了看,纷纷抽出兵刃,决定杀向另一边出口了。看上去,左伯阳,容云,容熙,暂时都没有要动的意思。众人虽然非常好奇,但留下来无异于坐以待毙,他们不至于为了好奇心连命都不要了。

    容熙看向小义女与老部下,发现不知何时,司徒枫已经站在两人边掩护。收到司徒枫“您要放心,他们先交托我吧”的示意,容熙点了点头。

    众人离开,顺便引走了一批蛇,左伯阳面无表地看着眼前跟他同样留下来的容熙与容云,三人的真气形成了一个看不见的安全区。

    左伯阳,是杀烈亲王的“刺”吗?蛇群汹涌,三人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弦绷紧到了极限,就在容熙决定当机立断兵来将挡,对决一触即发时——

    “父亲,”容云用他温和好听的声音称了一声,“容云刚刚又惊吓长辈,您要罚我吗?”

    “……”左伯阳。

    “……”容熙。

    作者有话要说:发觉被咖啡与云朵星辰砸了,星辰还砸了一大下啊,摸包,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