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五〇 比“坏”(一)

    陛下害羞?这个,想象不能。被人看到点体而已,你还指望那个笨蛋暴君来个什么“讨厌,都把人家看光了”吗?——呃,这个假设好恐怖——咳,总之,那个嚣张的笨蛋暴君连脸上带着伤主持国宴这种“不要脸”的事都干过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大家,国体这种东西,一般况下还是要保的吧……那个,“败坏”完国体后,记得收尾善后啊。不要说我没提醒,除了陛下,谁无故给本侯爷添麻烦增加公务,本侯爷一定让他每天都有“数不完的银票”!

    ——庄仪

    司徒枫看着容云那一脸弄不清状况的无辜表,有些郁闷。他不该指望迟钝的某人能主动配合,既然某人这么煞风景,那就别怪他“坏”了。司徒枫想到这里,索直接将手臂环到容云前,动手拉开了容云的衣带。

    “陛下,还记得你我初识时,为了解决与严国公的赌约,陛下你干的那一系列‘坏’事吗?我记得你说过‘阿枫,我不懂这些,如果我做了让你不高兴的事,你就随便……’”传音入密。

    容云没想到好友会突然说这个,他虽然茫然,但还是认真肯定地点了点头:“记得。”

    “当时,我们还没有算帐吧。”司徒枫传音入密,谆谆善道。事实上,他早就没想算帐了。

    容云从善如流:“嗯。”

    “陛下,不介意本相现在算那笔账吧。”

    “阿枫……”容云隐约觉得好友似乎有什么计划。“当然不介意。”

    “那陛下就听话吧。”司徒枫传音入密的声音中夹杂了一丝叹息。

    “来,面对墙壁,自己脱衣服。”司徒枫余光看了一眼通道拐角,不再传音入密,而是用他那迷人的低音轻声说了出来。

    容云没有说话,当真听话照做。抬手解开自己外衣与里衣的衣带,拉开自己的衣领……

    “云呆,你会让我随便的对吧。”司徒枫在好友耳边说着,另一只手抚上容云的衣领,就着容云已经解完的衣衫向下使劲一拉——

    容云任好友把自己的衣衫拉了下去,点点头,“嗯。”

    第一次看到容云后的伤,司徒枫皱了皱眉,他扶住好友的肩,向前一压:“自己扶墙撑好,让我看看。”

    容云依旧听话照做。

    看着好友素来完美而含蓄强力的体上,纵横的刑伤,司徒枫上的气息有些冷。比划着伤口,司徒枫道:“我本来以为让你去你爹边好处多多,没想到,他然如此对你。云呆,我然有些心疼你,心疼你这种本不该让人心疼的人。”

    “我决定了,要把你带回去。”司徒枫道。

    “……”罗力。

    罗力从刚刚开始就躲在拐角处,他本来想看看行侠仗义内讧后,魔教教主态度如何,没想到却看到这样一幕。难道云一跟枫公子表面上称挚友,实际上是魔教的人?接着父子之名被安插到文三爷边的?这次的幕后黑手是魔教?

    罗力自然知道自己看到的并不完全可信,但是,转念一想,云一对枫公子这毫不做作的百依百顺的态度,若是障眼法,也实在是假到没有常识了。

    “怎么,不想跟我回去?”

    “嗯。”容云点头。

    “呵呵。”司徒枫笑了,“还不想走?你看看你这伤!就你的武功,也就是骗骗外人还行,一遇到熟人,你看看,就是这种结果。你是吃定我不能把你怎么样,好吧,不如,我们请别人来帮这个忙,把这件事跟你爹挑明吧。”

    司徒枫没有说假话,不过这话听到罗力耳中,却就是另一种意思了——

    容云其实武功很差,只是在外人面前能装一下?果然,幕后黑手是这个前魔教教主吧!想利用我揭露云一的真面目,原来如此,难怪这么容易让他听到了。罗力觉得自己开始把握了事的真相与主动。而一想到对方对自己有利用之心,罗力的胆子也大了一些。——原本师父让他这小辈来探报,说被看到了装傻就好,但他还是很怕,现在终于有些底了。

    话说回来,没想到这个枫公子还是个多种子啊,看那温柔的动作与话语,刚刚说什么来着,对,说云一是“本不该让人心疼的人”,这算是浪子回头。

    心里有了底,罗力的心思也活络起来。到底是年轻人,火气旺盛,世道混乱人们纵也不是稀奇事,有权有势的人的玩物,不光有女人自然也有男人,罗力回忆了一下刚刚扫了一眼的云一的体,回味那堪称他见过的最完美的体上的残虐的刑伤,有些呼吸发沉,体发……

    “……”容云。

    司徒枫在罗力看不见的角度,唇角的笑容冷了冷。他把伸手,轻轻将好友转了过来,对上了容云清明深沉的黑眸。

    容云的眼中是温和,与“我会乖乖听话”的认真。

    司徒枫道:“云呆,我该拿你怎么办好。”

    容云用眼神回答:“不是随便怎么办么……”

    司徒枫叹口气,抬手沿着好友的咽喉,点上了左侧锁骨下三指处——这是容云的忏心之位。

    司徒枫看着容云。

    容云愣了一下,微勾了勾唇角……闭上了眼睛。

    “……”司徒枫抚额。

    算了,罗力应该误会得差不多了。

    司徒枫正这么想着,余光看到罗力在拐角那里好奇地张望,于是他很“坏”心地,抬手把好友一侧的鬓发撩到了耳后,露出了容云英美如锋的眉尾。然后他把容云的脸歪向罗力探头的方向……

    “?”容云有些莫名地睁开了眼睛。看到罗力,容云没什么表示,继续转头看好友。

    容云没什么表示,但罗力的表示就大了。美之心人皆有之,他对男人其实也有些研究,原本他想趁机看看魔教教主的新宠,然而,在与云一对视的一瞬间,罗力只觉得一阵心跳加速,浑发软,“扑通”一声,无力地载在了地上,同时毒发咳出一口鲜血。

    “……”容云。

    司徒枫好像早有预料一般,冷道:“可以的话,还行罗少侠识趣,行个方便。”

    司徒枫的话唤回了罗力的神志,罗力心中懊恼,他不该在毒发时胡思乱想。是的,一定是因为他中毒在才会对着一个玩宠这么窝囊的!罗力在心中告诉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比较忙,没有及时翻后台,于是又迟到了,谢谢小小,清英,黑白晴雨,染霜色,秀儿,我被结实砸到了

    --

    那个,本周末需要回家,不能码字。。。

    --

    这个是上一章的作者有话要说。。。orz,太着急了结果忘了贴,呃,我自我安慰之前有说过。。。汗>_<

    №4 网友:低眉夺命 评论:《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 打分:0 发表时间:2012-07-19 所评章节:158

    刚刚又停电了,电脑断网,更新会很麻烦,不急着更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安稳更过文了,每天抢时间,很郁闷。话说,最近各种事,我这两周末都需要回家,不能码字,我现在就属于满脑节,没时间写,每天坐在我自己的电脑前,也就两个小时,还给我停电。。。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