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jia1948 书名:戏疯子外传
    (第三十二章)

    其实他心里有数,不可能那么想当然,这当口正是这行手艺人的淡季,大多数人家都是年初抓猪仔,年底或宰或卖出栏,如今圈里的猪都成了大克朗,就等着揣肥呢。当然也有一些精明人会错开这个锋口,一来年初集中抓猪仔,价钱就贵好些,等到猪仔落价后再抓,出栏时也正赶上生猪短缺的时候,还能卖个好价钱,谁知翠茹有没有这个心气?。心里琢麽着,缓缓地移动着位置,嘴里不住地吆喝,眼睛还四处扫着,渴望着她在某个巷口活院门口出现。连着吆喝了十几声之后,转到了一条东西走向较宽的大胡同里。只见前边不远一个院门里出来了个十几岁的姑娘朝他张望了几眼一声没吭就又缩回去了。像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似的,杜茂似乎觉出了什么,忙推着自行车溜达了过去。是一个不大不小严严实实的院子,临街东南角一座青砖门楼,两扇大门敞开着。可以看见院里的三间青砖北房,东西两面还各有两间厢房,看得出主人是曾比一般庄稼户殷实。杜茂又吆喝了一声:“劁猪哦!”功夫不大,北屋里出来了一个妇女,在屋门口朝外张望了两眼,便朝外走来。杜茂不由的一阵激动,那形,那走路姿势分明是她,只是脚步不再那么轻盈了。杜茂稳住乱跳的心,故意往前挪了挪,闪开了大门。这时她已到了门口,冲他“嗳”了一声。他回过头来四目一相对,俩人几乎是同声喊出来:“是你!”杜茂故作喜出望外地感慨道:“真是巧啊,不偏不斜咋就正好走到你家门口来了,是不是老天安排的?。”翠茹说:“甭管谁安排的,你到了俺家门口,咋也得进屋去坐坐喝口水吧。”杜茂说:“我还得做活呢,等有功夫吧,反正这回认得家门了。”翠茹说:“不就是少挣两块钱吗,这么会功夫都舍不得吗?”说着上前来拽自行车后架。杜茂连忙说:“别,别,叫你当家的看见不合适。”翠茹说:“有啥不合适,又没干偷鸡摸狗的事,再说了他也看不见。”杜茂到了还是掰开了翠茹的手。:“不,不。能看见你就高兴了,就在街上说说话吧。”他这才仔细端详了对方几眼,比上次看戏见面又显老喽,长年的风吹晒脸面黑红,净是褶子,头发里也显了白丝,手很粗糙。旧花棉袄外面罩件灰不啦叽的外衣,下是条蓝裤子,裤脚那儿露出里的红秋裤。杜茂憋吃了半晌才冒出一句:“如今过得好的吧?”翠茹说:“嗨!你看我这样像过好子的吗,天生受苦的命,全靠两手紧抓挠求个饿不着冻不着没灾没病就算烧高香了。”杜茂又问:“你公公呢,还在当经纪人?”翠茹的脸立刻沉了下来,迟疑了片刻才沉沉地说:“老东西早没了,还是前几年打击投机倒把时说他坑蒙拐骗给逮进去关了几年,出来时就剩了一把骨头,没多少子就死了,也算是报应吧。”杜茂哦了一声,接着又问:“那当家的呢?”翠茹语气又变的愤愤的了:“不争气的玩意,还能干啥,成天扎在牌局里,被抓了好几回,罚过斗过,游过街,可就是狗改不了吃屎。”杜茂心里沉甸甸的了,几年不见满以为翠茹的光景早有了起色,看来还是外甥打灯笼照舅(旧),子窄窄巴巴很不舒心。他不想再让她难堪,于是把话题一转:“刚才出来的那是你闺女吧,都那么大了。”翠茹点了点头,随即却又唏嘘道:“命不济啊,没给他家生个小子,就落了仨闺女,就为这他老跟我翻着车,那如你,得个大儿子,快当公公了吧?”杜茂又摇了摇头:“你当得儿子就命好了?那如你啊,仨千金,将来仨姑爷,一个姑爷半拉儿,你也一个半儿子呢,都得围着你转,你就神气吧,你快熬出头来了。那像我,儿子一大,事也就来了,还得为他当马牛啊。”翠茹说:“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骑驴的不知赶脚的苦。儿子能给你顶门立户,传宗接代,闺女就不值钱喽!”杜茂说:“咋那么说啊,这儿女又不是物件,还轮那个值钱,将来你可以招养老女婿啊。”翠茹破涕为笑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紧接着话茬说:“你倒会甜哄人,那把你儿子给我做女婿吧,你肯不肯?”杜茂也来了个顺竿爬,还一本正经:“和你做亲家,那敢我求之不得,可我也就一个儿子,咋也没法把他劈两半吧。”翠茹一撇嘴说:“我知道你就舍不得,不当上门女婿,就当姑爷也行啊。”杜茂被到墙角了,他心一横说:“那好,没的说,咱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许反悔,这亲家和你当定了。”翠茹也信誓旦旦地说:“敢跟你拉钩,谁要是反悔谁遭报应。”杜茂说:“眼下孩子们还小,过几年咱就托媒人下定,咱也算门当户对。”翠茹却又扑哧一乐,半真半假地来了一句:“这么一来,咱不又成了包办代替了?这不又破坏了婚姻法嘛,刚才忘了这个茬。”杜茂愣了一下一拍脑门说:“那就管不了那么多了。”翠茹却又摇摇头:“不行啊,强扭的瓜不甜,咱们虽然有这个心愿,可成不成全看孩子们的缘分呢。”杜茂反问道:“你咋有点含糊了?泼出来的水咋又想往回收啊?”翠茹说:“不是我含糊,是咱不能干那牛不喝水强按头的蠢事。”杜茂一挥手:“咱可砸实了,说出的话可不兴往回收,说是不包办,可爹娘也得做多一半的主,不能全由着他们的子。”说完忽然把话锋一转“咱先不说这事了,我想问你,还记的那回事吗?”翠茹迷惘地看着他:“啥事啊?”杜茂迟疑了一下才说:“那年我在台上演何支书……”翠茹哦的一声,想起来了。她问:“那回咋回事,咋马失前蹄了?”其实她心里有感应,就是因为看见了她,不过是明知故问罢了。杜茂也不忌讳直截了当地说:“还不是为你。”翠茹心说,果然如此,可是装作疑惑地瞅着他,杜茂说:“那天我一眼看见了你,眼面前立刻就跳出个活脱脱的刘巧儿来,就啥都给忘了,眼前只有刘巧儿。”杜茂将窝了好久的心结终于解开了,真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翠茹的眼睑往下一垂,似乎是有点责怪,实则是一语双关道:“你就那么看重刘巧儿,这么多年了还放不下?,也许我不该去看戏,要不你也不会出丑。”杜茂赶紧说:“那怪不得你啊,只能怪我。”顿了顿又感慨万千地来了两句:“掏心窝子说,演刘巧儿那阵是这辈子最快活的子,俩人配戏那么出彩,刘巧儿在我心里扎了根呢,再也遇不到那么好的搭档了,那以后总盼着能和她再同台呢,可就是咋就再没那个机会了。”翠茹脸上飞起了两片少见的红晕,含几分嗔地瞥了杜茂一眼,但很快红晕就消失了,语气变得有些心灰意冷:“是啊,刘巧儿早成了老黄历,演刘巧儿的人也没遇上刘巧儿那样的好姻缘,在苦水里受着煎熬,早死了那份心,这辈子是不会有那个机会了只能等下辈子了。”这句话似乎给杜茂许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愿。同时心里也变得沉甸甸的。是啊,翠茹那么心气高的人到了也没挣脱明的摆布,莫非真是好人没好命?脸上不免就显出几分失落。翠茹却把话头一转:“那后来哪,你为那挨尅了吧?”杜茂不愿再细说,把头一摆:“行了,过去的事了,不再念叨了,今个见着你,能把那两句话说出来心里就痛快了。”翠茹说:“看来,这点事你憋了好久了?”杜茂点了点头。翠茹轻舒一口气:“那这回你心里的疙瘩解开了,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就得了。”

    俩人又扯了会家常,杜茂便要走,翠茹拽着他不放,非要他吃了饭再走。杜茂是死活不肯,翠茹无奈也只得放了手。杜茂在洼里村没再停留,调头又奔了北。他没再走多远,往北转了十多里地做了几个活头还没压树梢就往回赶。

    第二天,他照例还是往北走,不过没重复昨天的路,转着转着不知不觉就偏了西。转完了一个村子,眼看着巳牌时了,他出了这村上了一条比较宽的土公路,又奔前面的村子。公路一侧是一条很深的水沟,不过这个季节里面是干涸的。杜茂只顾埋头往前蹬车,忽然路边沟里传来一声断喝:“站住,干啥的。”杜茂下了一大跳,差点没从自行车上栽下来。他第一意识是,不好,遇到劫道的了。他以前常听老头们念叨,早年间荒凉偏僻的地方常有剪径劫道的强盗。遇上过往客商行人,就跳将出来,挥舞着家伙大喊;“此树是我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其实他们也就是搜刮点钱财并不轻易害人命。这都是早年间的事了,咋如今又出来劫道的了,偏偏叫我给碰上了,真不吉利。何况以前强盗都是在人烟稀少荒凉偏僻之地出没,可眼下是在村庄密集,人来人往的大道上就公然劫道。他心里说着脑子飞快地转了俩弯。不行,得快跑,不能束手就擒。脚上正要用力,忽然,砰的一声,路边响了一枪。惊得他还蹬的动车,不由己地跳下了车惊殐地四下打量着。那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止,心说:“这劫道的来头不善啊,还放快枪。”这时从路旁沟里窜出俩汉子来,一高,还有点水蛇腰。一个粗壮,头上都箍着块白羊肚毛巾,脸面粗粝,典型的庄稼汉模样,上都裹件绿军大衣,每人手里却端支半自动步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同时厉声喝道:“干什么的,举起手来,老老实实地过来。”杜茂只好将自行车靠在了树上,乖乖地举起了双手蹭着往这边挪。脑子转了一圈,嘴里忙说:“好汉,我不是坏人,是劁猪的。”那俩人又喝道:“劁猪的你跑啥,我看你就是细。”杜茂又赶紧表白:“真的,好汉,我哪里是啥细就是个老实八脚的劁猪将”高个的冷笑一声:“谁是好汉,你把俺们当啥人了?告诉你,我们是响当当的革命造反派红总司的队伍知道吗?”

重要声明:小说《戏疯子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