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jia1948 书名:戏疯子外传
    (第十六章)

    杜茂匆匆回家,一进门先把剩下的两张红票塞给了凌花,叫她去看戏。凌花问长栓去不去,长栓绷着脸子说:“谁看我呀,我去看他,你们谁去就去,别打我的主意。”那话有点像横着出来,凌花瞪他一眼,又对风莲说:“要不你和大乐娘俩去吧。”可是四处一踅摸,大乐早不见了,不知啥时溜了。风莲说:“还是咱娘俩一块去吧,大乐早跑了,不定想啥招数钻窟窿跳墙去呢。”凌花说:“那你们的管管他,钻窟窿跳墙是啥光彩事,万一戳着腿,崴着脚不麻烦?”风莲支吾了一句:“嗨,管不了他。”杜茂匆匆扒拉了两碗饭,顺便陪着娘和风莲去了戏场。此时戏场里已坐了多一半人,大都是些婆婆们和和妇女们。台口四盏汽灯把整个戏场照得明晃晃的。杜茂安顿好那娘俩,站在边上四处踅摸一遍,想找到翠茹的影子,可人头攒动,那里还看得见,他倒希望翠茹能看见他。张望一阵,又怕风莲起疑心,只得赶紧去了后台。头天黑下打炮戏是全本蝴蝶杯。杜茂烧开一大锅水把火封好,就挤在在人群后面看了起来,他觉着那位小生田玉川田公子无论是扮相,唱功,做派都不咋地,自己要是露一手都比他强。倒是那位青衣胡凤莲,不光扮相俊俏,嗓子也好,做戏也好,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是戏,他不由心里赞叹:“好青衣!”甚至他还为她带头叫了几个好,心里竟还有点想入非非起来,要是能和这样的角儿配一回戏该多过瘾。这人啥模样我得认识认识。

    转天上半晌是场戏,杜茂也得早早预备好开水。吃过早饭他就到了戏场,先把水缸挑满,然后桶开火烧起水来。蹲在灶前,想起了昨夜的戏,直觉着嗓子眼直发痒,不住就唱了出来:田玉川来到这龟山上举目望眼花缭乱,三江口桃似火绿柳如烟,果然是好风景名不虚传……。越唱越起兴,不由放开了嗓子。唱着唱着一扭头,只见几步外一个人正出神地在盯着自己,显然是在听他唱,或是被他的唱吸引住了。细一看,是位女士,高挑个,模样俊俏,一头黑发高高盘在脑顶,越发显得俏丽,穿条灯笼裤,眼睛上似乎还带着黑眼圈,一看就是个演员,手里拎个暖瓶,看来是来打水的。忽然,她冲他嫣然一笑,口吐莺声:“唱吧,咋不唱了,我听得正是劲。”杜茂似乎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腼腆地笑了笑:“瞎哼哼,上不了台面,叫你见笑了。”谁知对方却款款向前两步,很认真地说:“不,你嗓子真豁亮,唱的是有板有眼,字正腔圆,像是做过科。”杜茂赶紧摇头:“那里啊,我这是碱地里拔罐子,生嘬卤,天生就迷戏,对戏特有瘾,还特唱。”对方笑着说:“你说话还逗,这就是你的天赋,当初咋没去学戏啊?”一下子又勾起杜茂的心病,但他不想多说,只故作轻描淡写地来了句:“命里不该我吃这碗饭啊。”女演员好像是伯乐发现了千里马一样,却紧追不舍地问:“到底是为啥?”杜茂迟疑了一下才说:“俺家老子死脑筋,死活不让我吃开口饭,说吃这碗饭下。”女演员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摇摇头:“见识太陈旧了,糊涂啊!误人终生啊!”随后又不无惋惜地叹口气:“唉!太可惜了,一块金子给埋没了。”几句话说的杜茂心里乎乎的,他觉着是遇见了知音,他抬头仔细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女演员,估计最多也就二十七八岁,因为长年练功的缘故,显得亭亭玉立别有一番韵致,尤其是那双眼睛顾盼流彩。他鼓了鼓勇气说道问道:“甭用问,你是从小做的科吧?”对方点了点头,又轻叹一口气:“咳!生在穷人家,为了有碗饭吃,从小学了戏。”杜茂来了精神,接着问:“那你学的啥行当?”“青衣。”对方轻声答道。杜茂忽然想起了昨夜的胡凤莲,赶紧又问:“昨黑下的胡凤莲是你吧?”女演员莞尔一笑,点了点头,又问了句:“你觉着咋样?”杜茂翘起了大拇哥:“没的挑。”对方问:“是吗?你可是内行,不许抬着说。”杜茂说:“不会,我天生不会给人戴高帽。”

    自打有了那一次接触之后,那女演员每次见到杜茂总是莞尔一笑,点点头,或是说上一两句话,在杜茂心里留下了一种说不出来的亲近感,遇到她拎着暖瓶或端着脸盆,他总是抢过来给灌满,他也总想和她多聊聊有关戏的话,他把她视做了知音,要是一天见不着,心里就空落落的。

    第二天黑下的戏码是杜十娘,又是一出青衣戏。天一黑,杜茂就烧开了一大锅水,止住了火,不自地溜达到化妆室窗外趴在玻璃上往里张望。演员们有的在勾脸,有的还在往脸上抹油彩,有的在包头。他一眼就看见了她,已然化好了妆,正在包头,他想,甭用问,今黑下她又是主角。这时台上锣鼓响起,帽戏开场了,他无心去看,只是出神地盯着她。

    忽然一个人像提溜小鸡子似的将一个孩子提溜进了化妆室,那人他认得,也是戏委会的,专门管台看墙根防止有人跳墙的。可是当他看清被拎进屋子的孩子时不吃了一惊,竟然是自己的儿子大乐。当时就觉着脑袋轰一声,心里暗骂:“这小兔仔子,准是跳墙叫人逮了个正着,丢人现眼。”他恨不得立马冲进去搧他几个耳光才解气。可是转念又一想,不就是个孩子调皮,还能有多大罪过,我倒要看你们怎么个发落法。但见大乐那小子倒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在那里东张西望摸摸这儿捅捅那儿。只见看墙根的那人又把大乐揪到了一个正在勾脸的演员跟前说:“这小子是跳墙的,给他画个花脸叫他在台上亮亮相,看他害臊不害臊。”杜茂原以为儿子要吃苦头得挨几下揍,他还准备护犊子呢,没想到竟落个如此发落,心里的气也就消了一半。只见那个演员用手里的彩笔胡乱蘸着油彩胡乱在大乐脸上画了个大花脸,倒看不出本来面目了。然后被那个看墙根的拎着脖领子直接拎到台上去了。杜茂也赶紧转去看,只见儿子被拎到台口上,那人指着他说:“大伙看看啊,这小子是个跳墙的,叫大伙认识认识,那个小子敢再跳墙就这个下场。”顿时台下哄地一片大笑。谁知这小子毫不怯场,反而嘴一咧,模仿戏台上花脸,发出一串呜,呀呀呀呀的叫声,逗的台下更是笑成一片。连杜茂也差点没笑出来,嘴里骂道,这小兔仔子脸皮倒厚。估计台下的凌花和风莲也看个正着,谁知她们是啥感觉。儿子最后还是被像拎小鸡一样从入场口给搡出去了。杜茂心里终究还是生儿子的气:“就为看场戏,受此羞辱,丢人不丢人,爹娘老子的脸都叫你给丢尽了,回去再跟你小子算账。”待正戏开了演,原本杜十娘这出戏他也早烂熟于心,但就想看看她。台上锣鼓铿锵,丝竹悠扬,可他被儿子闹得没了心气,守着大灶闷头蹲了好半晌才又踅到戏台底下去了。待散了戏,要卸妆的演员们纷纷端着脸盆来打水,正是忙乱的时刻,。杜茂手持大水舀子在锅边伺候,正忙着,旁那个甜甜悦耳的声音又响起,向他道了声辛苦。杜茂一扭头一眼就认出是她,就只见她已褪去行头头饰,依然带着满脸脂粉,端着一脸盆,面带微笑地望着他,口中问道:“看戏了吗?”杜茂忙朗声答道:“看了,哪能不看啊。”她又接着问:“外行看闹,内行看门道,你觉着咋样?”杜茂故作一本正经地说:“你要叫我说啊,那杜十娘比小香水一点不差,我是挑不出刺来。”她也一脸正经:“是吗,我可不听那虚假意的恭维话。”杜茂杜茂拍了拍口:“我这人可天生不会恭维人,有一是一,有二就是二。”她垂下了眼睑一本正经地说:“你不知道,凡是唱戏的下了台都想听听下边人的反映,希望内行人挑挑毛病。”杜茂说:“我说的是心里话,可我挑不出毛病。”她只是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顺势把手里的脸盆往前一伸,杜茂忙舀了两舀子水,说心里话,他真愿意她再多停留一会多聊几句,可是人家端起盆款款地走了。

    这时有人在背后捅了他一下,回头一望,却是翠茹,他有些慌乱地冒出一句:“你,你又来了?”翠茹故意一板脸:“瞧你这话,好像我不该来似的,你不知道是戏迷吗?”杜茂忙改口:“不是,我是说你你还走。”翠如说:“再看你一眼不行啊,嫌我添乱了?”还没容杜茂赶开口,她就又接上了:“你行啊,怪不得你要揽这份差事啊,这么快就跟角儿拉呱上了,过两天还不手拉了手。”那话里带几分醋意。杜茂有点急扯白脸了:“你这人,舌头底下饶饶人好不好,别老口无遮拦。”翠茹撇撇嘴:“捅着心窝了吧?”杜茂赶紧把话叉开了:“要不忒晚了你就在我家里宿一宿,明儿再走。”翠茹说:“我倒想,可你把我搁那儿啊,总不能和你两口子睡一条炕上吧?”杜茂心里说:“你说话倒直来直去不拐弯。”嘴上却说:“那有啥?咋不能凑合一宿。”翠茹一撇嘴:“得了吧,别惹事了,我还是走几步吧。”随后又说:“我就是想看看你在做啥,你这差事倒是看人打脸方便,离着近。”杜茂只是讪讪一笑”接着有关切说:“有伴没伴,要不我送你去?”翠茹又是一撇嘴:“得了吧,哪能再劳动你啊,自己开路吧。”说着转就走。杜茂又问:“明黑下还来吧,我给你准备票。”翠茹眨巴眨巴眼:“那可没准,有兴致就来,没兴致就不来。”杜茂说:“别没兴致啊,你来还是那个地方等着,咱们不见不散。”翠茹沉吟一下,说了句:“看吧。”

重要声明:小说《戏疯子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