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jia1948 书名:戏疯子外传
    (第十五章)

    听说这回是县里的国营梆子剧团,不光角儿齐,还有不少女演员,行头新,还有新式布景。杜茂又犯了戏瘾,心想,自己摸不着上台的机会,最起码能和这帮演员近距离地接触接触也过瘾啊。于是他硬着头皮去找了戏委会的头儿。戏委会的主事人也是个六十多的老头,打年轻时就衷于唱戏这门子事,常为村里去写戏。他开门见山地跟老头说:“我想在戏委会里找点事儿做。”老头上下瞄他一眼才说:“我知道你迷戏,可戏委会也没玩票登台的机会啊。”,杜茂连连摇头:“我不敢打玩票的主意,我只想开开眼,看看这新式剧团到底啥样,求你给个打杂的差使就成。”老头儿还是达理的,他托着下巴琢磨了片刻才说:“要说在后台功夫长和演员打交道多,除非烧水这个差事,老得在哪儿伺候着。”原来按照合同约定,村里得负责供应演员卸妆和饮用的开水,村里早在后台一隅垒起了一台大灶,和两口大缸,还得设一个专人,因为老的挑水,所以还必须是年轻力壮的。杜茂一听,连忙高兴地说:“那好嘞,这差事你就交给我了。”于是老头便做了个顺水人,然后又郑重其事地叮嘱一句:“说是说,可不能误事。”杜茂说:“这你就放心吧,没差。”杜茂得了这份差事心里自是很美。长栓听说后却又拉长了脸子数落说:“还不趁着冬闲出去做点活儿,耽误那功夫去伺候戏子,那也算过了戏瘾?”杜茂只好低眉顺眼地说:“不就几天的事吗,过了这几天我该干嘛干嘛。”长栓才捏着鼻子没再说什么,他也明白,本来,儿子也小三十的人了也不好死管了。

    你别说,这国营剧团就是比过去的私人戏班子阵势大,接箱那天全社每个生产队出了一辆大车,连戏箱带人和行李才接了来。戏台早就搭好了,选在一处严严实实的大院里,用去了好几百领苇席整个一大席棚。戏台后面是几间屋子算是后台,屋子外面一隅就是烧水的大灶。这天杜茂早早就把两口大缸挑满了,又烧开了一大锅水。果然,演员们装好了台,又都安顿好了以后,纷纷拎着暖瓶和脸盆来打水。杜茂眼见水缸里又空了半截,赶紧挑满又烧开一锅水。趁着有点闲空,杜茂信步遛哒到了戏台上。记得早先的戏班子的台上,只是台前脸挂块帐子,台后也是块帐子,有出相入将俩帘子,就算齐活。再看如今,台口是紫红色的大幕,后边是绿色的二道幕,两边还垂着墨绿色的侧幕,后边还有假山大树,画着亭台楼阁的布景,台上还铺着地毯,首先一看就是比早先的戏班子气派多了。杜茂用力颤了两下,台子都是用一寸多厚的柳木板搭成,弹很好。一站在台上,杜茂就来了精神,不由自主地嘴里响起了家伙点,也迈起了方步,他此刻觉着自己成了游龟山的田玉川,披公子氅,手里还拿一把大折扇,英姿勃勃风流倜傥,走到台口还来了个亮相,他觉着台下有无数双眼睛再盯着自己,这一亮相就赢得了一个碰头好,心里那个满足啊!不由想起少年时那回自己跑到台上去折跟头被班主看见的往事。此刻他倒也希望剧团里有伯乐,能发现他这匹千里马,最起码能聊聊戏过过嘴瘾。于是他用眼角向后扫去,果见有俩男演员手里提溜着暖瓶在那里用异样的目光瞅着他,他似乎听到了那眼神后面的讥讽:“哪来这么位二百五,跑到关老爷面前来耍大刀。”他心里先生出几分不服:“哼!别小瞧人,真要登台你们还不见得是对手。”

    就在这时只听台侧真的有人嘿了一声。杜茂回一望,只见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穿一蓝色中式裤褂的光头老头在盯着他,看样子像团里管台的。他住了手,老头又冷冰冰地来了一句:“你那儿的呀?”杜茂迟疑了一下,没说自己是烧水的,说是戏委会的。老头的语气缓和了一些:“看这架势还是个瘾家子。”杜茂趁机显示了一下:“不瞒你说,本人也登过台。“啊!玩过票吧?”老头有点惊奇。杜茂笑了笑没再多说。老头又说:“可惜如今不兴玩票了,要兴的话,那天我们这儿缺个底包或跑龙的,我给你举荐一下叫你过过瘾。”老头的话里带着明显的奚落和嘲讽,杜茂瞥了他一眼没理茬。

    此时已是黄昏时刻了,杜茂在老头面前目不斜视地离开了戏台,看了看锅里的水,顺便又在戏委会里买了几张红票。这算是对戏委会成员的格外优惠吧,每张票比在窗口买的白票便宜五分钱,杜茂揣着票匆匆回家去吃饭。走在街上,忽然有人叫他:“杜茂,杜茂。”声音是那么熟悉,他循声望去,只见对面站着一个女人。细一揣摩,不由叫了出来:“翠茹!”果然是翠茹,只见她穿了件碎花布棉袄,下是条蓝裤子,脖子里系了条方格子围巾,昔的长辫子没了,变成了短发,头发没了昔油黑的光泽,显得有些干枯,在黄昏的余辉中看得出脸色也显得有些憔悴。他本想问:“你咋来了,有事吗?”可话到嘴边忽然又改了:“你是看戏来了吧?”翠茹不置是否,却盯着他反问道:“还能认出我来吗,我大变样了吧?”杜茂心里说:“是变了,昔演刘巧儿时的俊俏和姑娘的活力不见了,变成了一个似乎有些邋遢的妇女。”于是嘴里说:“敢是变了,你要不叫我,我都认不出来了。”并轻叹一口气,感慨岁月的沧桑。然后又问了一句:“早有婆家了吧?”翠茹说:“好几年了,都俩闺女了。”杜茂哦了一声没忘她曾经说过的话,于是半开玩笑地来了句:“那肯定是自由对上的相?”谁知翠茹的脸当即就黯淡了下来,眼皮也抹搭了下来:“你是在嘲笑我吧?”语气冷冷的。杜茂赶紧说:“没有啊,当年不是你亲口说的要学刘巧儿自己找婆家吗?”翠茹深叹一口气有点愤愤地说:“当年是这种心气,可现实不由你啊,心争不过命,俺爹就是个刘彦贵,只认财不认人。”杜茂又紧接下茬:“他真把你卖给了王寿昌?”翠茹依然语气愤愤:“不是王寿昌,赛过王寿昌,就因为他爹在大集牲口市里当经纪人能挣钱,俺爹就眼了,图人家彩礼给得多就把我给许了出去。”一听翠茹说她公公是经纪人,杜茂就想起了牲口市上手里攥把小鞭子的那类人物。是他们控着上市的卖家和买家,专门在卖价家和买家之间牵线搭桥,不通过他们难以成交。而经纪人在买卖双方之间都时暗箱作,靠袖里乾坤摸手来谈价钱,这行人是吃了卖家吃买家,除了正常的佣金外还要在双方上再拉一刀,不少赚黑心钱。老话说得好,车船店脚牙,没罪也该杀,就是说这几行人心太黑,经纪人就属于牙行,可见此行的都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杜茂却另有看法:“你管他爹是啥呢,他儿子正派就行了呗。”翠茹马上不屑地说:“得了吧,那样的爹还能有啥好儿子,长的尖嘴缩腮不当,还耍钱。”杜茂说:“那你就认了?”翠茹说:“不认咋着,俺爹寻死觅活地闹,说全凭着这笔彩礼给俺兄弟盖房子娶媳妇呢,得我走投无路,万一真闹出人命来咋着,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好认命吧。”杜茂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想,当年多么心气高的一个翠茹,没想到也挣不出命运的魔爪是这样一个结果,真是有点讽刺意味。他沉吟了片刻又故作轻松地来了一句:“他们这样人家娶了你这样媳妇还不拿着当宝贝。”谁知翠茹却鼻子里哼了一声想找点别的话岔开,想了半天才冒出一句:“他们家人那份德,恨不得拿你当马骑,偏咱又不争气,连着养了俩闺女没给她家生出儿子,更不招待见。其实我也不想当什么宝贝,心里能顺顺当当就比啥都好。”杜茂又是叹口气:“咳!看来这婚姻自由还是迈不过家里爹娘这道坎哦,那就熬着吧,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早晚会熬出头。”翠茹语气幽幽地接过话茬:“谁知啥时是头,这辈子也顺心不了。有时一烦,真想一跑或一死了之。可细一想,你跑能跑到哪儿去,即便跑了俩孩子不可怜了?一死倒是容易,可爹娘养你一场你就狠心叫他们伤心?”杜茂心里也沉甸甸的,他想换个轻松话题,想了半天才冒出一句:“就你一人来的,他和孩子没一块来?”翠茹明白这个他指的是谁,依旧愤愤地说:“他哪有这心气,早扎到牌局里去了,我一赌气把孩子扔给了她就自个出来了。”顿了顿,她又说:“我心里想着能碰见你呢,没想到还真碰见了,还算运气不错,跟你念叨念叨心里倒是松快了好些。”翠茹显得很兴奋。杜茂不由心里也乎乎的。于是嘴上忙诚心诚意地说:“那先上家里坐回儿,喝口水,要没吃饭,吃顿饭,离开戏还得一会子呢。”翠茹微笑着摇摇头:“家就不去了,别给你添麻烦了。”他忽然看见杜茂前挂着个红布条,便问:“你是不是也在戏委会里管点事啊?”杜茂讪讪讪一笑:“管啥事啊,给打杂呢,伺候着给人烧水,就因为有戏瘾,才求了这么个差事,说句难听话就是给人当差。”翠茹问:“还那么大戏瘾?”杜茂说:“没辙,这点嗜好得带到棺材里去了,你呢?没瘾了吗?”翠茹带着满腹忧怨:“我那里还有那个心气了?这回是心里烦实在憋不住了才跑了出来。”说着还孩子般地笑了笑。杜茂忽然想起怀里的票,忙掏出来扯了几张,塞到了翠茹手里:“家你不进,水你不喝,这两张票给你,也算一点招待吧。”翠茹把票往兜里一揣:“那我就不客气了,反正你买票也方便。”天色已经暗下来了,陆陆续续有急着占座的老婆婆和妇女往戏场子涌来。翠茹说:“那你赶紧回去吃饭吧,不是还得伺候差事呢吗,别误事。”杜茂心里似乎还有许多话想问,见她如此说,也就只好点了点头:“那好吧,你要有啥事在后台找我,我老在哪儿顶着。”俩人才分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戏疯子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