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ijia1948 书名:戏疯子外传
    第三章

    长栓虽躺下了,却怎么也合不上眼,在黑暗中盯着炕那头。女人虽然面朝里没有听到鼾声,只有均匀的呼吸声,凭直觉也没睡着。屋里的气氛静谧的似乎连掉根针都能听到。过了好久,长栓翻了个。只听那边女人也翻了个。随后听到轻轻的一声唤:“大哥,你没睡着吗?”长栓故作朦胧态地咕哝了一声。又听那头唤了一声:“大哥,你过来啊。”长栓的心一阵狂跳,嘴里却又咕哝一声。那头又说:“过来啊,大哥。”那声音很急促。长栓再也按捺不住地嗯了一声,就势爬了过去。刚刚靠近女人的体,忽然对方一个翻将他抱住了。呼吸急促地说:“大哥,这都是天意,老天爷成心撮合你我,大雨天留下了你,活该你我有缘分,你说是不是?”此刻真好比干柴遇到了烈火,互相都无法自制了。长栓已经完全陶醉在了突来的幸福之中,嘴里只是嗯嗯地应对着。那个柔软而温暖的子忽然贴在了自己上,那两团的富有弹团紧贴在自己前。长栓真有点晕眩了。紧接着女人的两片嘴唇也贴在了他嘴上,焦渴地吸着。从没接触过异体的长栓就像个雏儿本能地接受着,两只手在女人的背部抚摸着滑动着,由上到下滑到了隆起的高峰上用力地揉捏着,是那么光滑,瓷实富有质感。女人不住地发出愉悦地呻吟。忽然女人一翻躺平了,声音急促地唤道:“大哥,上来啊。”长栓马上明白了,急手架脚地扒掉了裤子趴了上去,进入了那块水草丰美的福地尽地奔突着,冲撞着。就像久旱逢甘露一样,他喘息着,不住啊啊地叫着,子底下的女人扭动着,呻吟着……。完事,女人的双手依然搂住了长栓的脖子,气地问道:“大哥,好吗?”长栓还没从兴奋中缓过神来随口答道:“好,好。”女人用手在他也算宽厚的前抚摸着,忽然嘤嘤地啜泣起来。长拴一时慌了手脚,摇晃着女人的肩膀不安地问:“你咋了,咋了,是我混球……”他抽打着自己的脸颊。女人忽然停住了啜泣,泪眼婆娑地抬起头拉住了他的手:“大哥,你犯啥傻?我是高兴的,好久没这么高兴了,大哥,你知道我也是个女人,可老天偏偏叫我成了寡妇。你知道寡妇的子多难熬啊?今个是你又叫我做了回女人,我可成了你的人,大哥,你不能扔下我啊。”长栓懵懂地问:“那你跟我走?”女人在他脯上拧了一下:“你傻,你就不会留下,我不要你别的,就要你这个人。”长栓几乎不假思索当即点点头:“那没说的,我是个老爷们,哪能吃完一抹嘴就走了。”

    女人把脸贴在他大声说话,俩人亲时故意大声呻吟,成心叫那些趴墙头溜墙根的无聊之徒听。那天黑下,俩人正在亲,忽然,哗啦一声,是什么东西泼在了窗户上,窗户纸破了,一股呛人的臊味弥漫进了屋子,显然是泼的尿。忽然,凌花一跃而起,也顾不得体冲着外面大声喊道:“无赖们,你们听着,老娘和谁过子是老娘心甘愿,甘你们事,你们吃饱了撑的,狗逮耗子多管闲事,再来,我可没好听得了!”一改平那柔声柔气,变的那么泼辣。说实在的刚开始长栓有点胆怯,但见凌花一个女流之辈竟这么胆大,不由胆子也壮了起来。她在窗口站了好久,院里再也不见动静,墙头上的黑影也不见了,她才坐了下来。由于激动,脸红红的。她瞅着长栓,问道:“你怕吗。”长栓犹豫了一下答道:“怕啥。”忽然凌花一下子扑上来搂住了他激动地说:“你别怕,为了你,我啥都不怕,这辈子我就要和你在一起,我不想再过一个人的苦子!”说着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长栓就是一块石头也被那灼的火焰考了。他替她抹去了脸上的泪水,拍着她的背:“别哭,别哭,这辈子我不离开你不就得了吗。”凌花破涕为笑,把脑袋偎在祂怀里:“你可说话算数,不许反悔,咱俩得拉钩。”俩人真的拉了钩。

    第二天,长栓照例外出做活儿,刚走到村口,忽然一个人拦在了路中央。他用目一望,此人材矮粗,面似煞神,一双敌对的目光瞅着他,路边还站着仨人。长栓心里暗说,不好,准是来寻衅找茬的,他想从一旁绕过去,谁知那个拦路人恶声恶气地开了口:“哪里走,劁猪的。”长栓只得站住了脚,问道:“我与你往无仇,近无冤,大青白你拦我做啥?”。那人呵呵两声冷笑:“好你个野汉子,偷腥吃出甜头来了,还赖着不走了,拦你做啥,要跟你说道说道。”那目光中露出两股凶恶。长栓想起了昨晚的事儿,想起了凌花的表现和她所说的话,不由内心升起了一股

    豪气,稳住了神,反问道:“这是俺俩心甘愿,与你何干?你吃的是黄河水,管的那麽宽?”那人又冷笑两声:“与我何干?你倒理直气壮,你不认识我是谁吧?告诉你,凌花是我的人,被你占了去,我岂能与你善罢甘休。”长栓再次稳了稳神反问道:“你说话不怕大风扇了舌头,有啥为凭说凌花是你的人?”对方嘿嘿两声邪的冷笑:”,告诉你,她是我相好,我老婆,和我睡一个被窝。”长栓心里不由生出一股厌恶,也冷笑一声:“呵呵!白嘴红牙你说啥就是啥啊?凌花咋会和你这号无赖有粘连?”那人又干笑两声:“你还别他妈嘴硬,着脖子喝强的,我告诉你,识相的,快点擦擦鼻子给我滚蛋,要不没你好子过。”说着开始抹胳膊捋袖子,长栓心想,看来今个免不了要动手,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迅速瞄了四周一眼,见后不远处就是一道院墙,于是退步到了院墙根下,背靠墙,后背没有了被攻击的空隙。那人也了过来,恶狠狠地发出两句:“小子,你别想溜,今个不给你放点血,你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说时迟那时快,狠劲打出一拳给长栓一个黑虎掏心。长栓这些年走南闯北,摔打出了一力气,也摔练出一副敏捷的手。他一闪闪过了这一拳,随着飞起一脚踢在了对方的小肚子上,本来是想奔对方的裆部,又怕伤其命根,所以落在了小肚子上。对方哎呦呦搂着小肚子直叫,路边站着的仨人见势忙凑了过来。黑脸煞神冲他们喊:“这小子还狠,狠狠地楱他。”

    仨人围住了长栓,二话不说拳脚齐下一阵乱打。长栓奋力地招架着,虽说是手敏捷,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何况还是八只手呢。渐渐上已挨了几拳几脚,眼看着就要吃亏。正在这时,只听圈外一声大喝:“住手。”你别说,这一声还真镇住了几个人。长栓扭头一望,见也是位年轻的妇女,比凌花大约大那么几岁,材很健壮,红扑扑一张脸,脑后也梳个发纂,还别一根簪子,胳膊上跨个篮子。她又怒声斥责道:“你们凭啥欺负外乡人?聚伙欺负一个人算啥本事?”黑脸煞神又是嘿嘿两声冷笑:“嘿,还真有多管闲事的,俺们做事碍你哪儿疼了,你不是狗逮耗子?”旁边几个人都双手抱起双肩不怀好意地望着女人。女人脯一,怒目盯着黑脸煞神喝道:“丑五,你净干那籀寡妇门,挖绝户坟的缺德事,就不怕天打五雷轰?”叫丑五的一听被揭了老底子,恼羞成怒地把膀子一晃:“哎呀呵,和野汉子穿一条裤子,你是不是也和他有一腿啊,要不咋这么护着他?要是不干你事,赶紧干嘛干去,别仨鼻子眼,多出一口气。”忽然女人呸地一声,一口吐沫啐在了丑五脸上:“呸!不要脸,我叫你满嘴喷粪,我非撕烂了你这张臭嘴不可。”说着就直往前扑伸出双手直奔丑五的面门。吓得丑五连连后退,用手遮护着自己的脸面,嘴里却塞皮赖脸地说:“好一个玉葵,你好没意,我护着我的相好,你倒胳膊肘往外拐。”呸!又是一口吐沫朝丑五啐去,玉葵嘴里接着骂道:“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啥德行,谁跟你相好?别自己拿自己当人,有那功夫自己长点出息,多往人伦上走走比啥不强。”丑五抹了一把脸也有点气短了。玉葵又是一副教训的口气:“我还告诉你,丑五,你再敢难为人胡闹,我非跟你玩命不可!”然后又吩咐长栓:“你走你的吧,别怵他,他那两下子见不得头。”长栓冲玉葵拱拱手:“多谢了,大姐。”然后扫了丑五一眼走了。丑五嘴里咕哝着:“行,算你狠!”几个人灰溜溜地溜了。他们刚走,凌花就闻讯赶来了,一把抓住了玉葵的手。急切地问:“嫂子,咋回事?”

    玉葵嫂平静了一下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没事,丑五这个狗东西瞎起哄,叫我给骂跑了。”凌花一听又是丑五,顿时咬起了牙:“这个不要脸的赖皮,老跟我过不去!”玉葵嫂说:“你把腰杆直喽,别怕他,他是狗屎糊不上墙,咋样不了你。”凌花又问:“他没吃亏吧?”玉葵摇摇头:“还能吃啥亏。”顿了一下又说:“你俩既然都有有意,说心里话,我赞成你们的,我愿给你们做个证人,你就当坐地招夫清清白白做夫妻,磊磊落落过子谁管得着?那几个赖皮无非像苍蝇瞎嗡嗡,敢咋着?”凌花动地一把抓住了玉葵的手:“嫂子,那可就靠你给我做主了,你知道我心里有多苦吗?我不能没了他。”玉葵拍着她的肩头:“行了,妹子,我也替你高兴,你们就踏踏实实过子吧。”这玉葵嫂就住在凌花隔壁,也是从爷爷那辈从山西走西口过来的。比凌花大个两三岁,是个古道肠的人,平没少关照独守门户的凌花。今个一大早她是打算上庄家地里给猪拔草远远瞧见了丑五几个拦住了长栓,于是而出来了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凌花拉住了玉葵的手说:“嫂子,亏了你,要不他非得吃亏不可。”玉葵说:“这算啥,谁能眼瞅着恶人作恶假装看不见。”玉葵又说:“等黑下你那个长栓回来喽,我再敲打敲打他,既然他要了你,他就得实心实意地待你,不许三心二意,他得惜这份缘份。”

重要声明:小说《戏疯子外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