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5 威武番外君②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花冉叶 书名:[网王]家有萝莉
    VOL.75 威武番外君②号

    002 竹内高史

    英语是我的弱项,而且是所有的科目中我最薄弱的一项,当然我其他科目的成绩也不好。每一次在课堂上的英语小测验我总是班级里的倒数第一名,试卷发下来我总是会拿个鲜艳的五十三分。妈妈告诉我说,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有志者事竟成,意思是说只要努力就会得到自己想要的成果。可是我每一次在英语考试前的一天晚上复习,就连睡眠时间也放弃,我还是考不到一个理想的分数。

    我的成绩总是在六十分左右徘徊,不及格的次数居多。这次是统考,我有些害怕。因为班导说这次考不及格就会影响到毕业前的评语,而且这学期的期末是没有补考的。补考要等到毕业。一学期的英语塞进大脑已经足够让我头疼了,让我再到毕业来考一年级的英语?天啊,还是杀了我吧!

    为了这次统考的成绩能够好看一点,我又是熬夜喝了很多咖啡复习了一整晚,可是……我觉得自己一点都没看进去啊喂——!

    我想我一定是对英语有过敏体质的人群,尽管英语只有二十六个字母但我还是不会。

    本来我还有想过要打小抄,但是等我萌生这个想法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我意识到一个问题:我就是想打小抄也没这个时间了!

    我急得抓耳挠腮,半跪半坐在阳台上仰望上帝爷爷,恳求他指给我一条明路让我不至于无路可走,结果眼前真的一片光明!

    •••

    国文考试后,我出了考场等待第二场的英语考试。

    “叮铃铃——”打了预备铃,预示着中场休息的十五分钟已到,大家都进去考场准备第二场的考试时,我在角落处抓住了我们班一个英语成绩特别拔尖的女生。

    她可能是因为人长得特别小的缘故,被从考场里出来的考生挤到了角落里,不过这也正好让我的下手变得更为方便。

    她回过头看着我,脸上的表十分惊恐:“我们家没有钱……你别绑架我……”

    她说着说着好像就要哭了,双眸里似有一汪清泉在奔涌。

    我皱着眉头看她,心想:我不至于长得像个绑架犯吧?就算我是个绑架犯好了,那冰帝学园门口的保全大叔会放我进来吗?

    我靠!怎么一下子就承认自己长得像坏人了?

    我生平说了第一次脏话。

    “哇……救——”好像是我看着她的眼神太过犀利赤|,她一着急就想大喊,可是被我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了嘴巴。

    我把脸凑到她面前,把声音压低,说:“千熙同学,我也是一年A班的,我的英语不太好可能考试要不及格了,你能不能看在我们是同班同学的份上,在考试的时候传个小纸条给我?”

    我觉得我的态度非常以及极其的好,完全是一个央求别人帮自己忙的人所应该有的。但是千熙同学很为难地婉拒了我,并告诉我说作弊是不好的行为。

    我挑了挑眉:世界上果然是没有白吃的午餐。

    “我请你吃棉花糖。”

    关于千熙同学英语成绩好,那是一年A班众所周知的,关于千熙同学喜欢吃棉花糖,那是我几天前偶然得知的。我觉得千熙同学是一个乐于助人友善诚恳的好人,在惑面前一定抵抗不住自的原则,所以她是一定会答应我的。

    也就是牢牢地抓住了这一点,所以我才会去找千熙同学来帮我作弊。不过我没有料到的一点是,她居然还在踌躇。我把价码抬高了一点,咬咬牙说:“二十根!”

    虽然二十根棉花糖可能抵上了我一个星期的零用钱,但是为了我不要补考,我还是狠下了心肠。

    “成交!”她答应的干脆。

    •••

    这场英语考试似乎是集齐了天时地利人和,我简直想仰天大笑三声来表达我的欣喜之

    千熙同学就坐在我的前座,她写完了考卷之后立即传了小纸条给我。我接过,写得飞快,卷子上的字母像是飞起来了一般。不过等我写完抬起头,想环视一圈周围还在奋笔疾书的同学,顺便炫耀一下我已经写完了的时候,我却看见监考老师走向了我。我连忙把写满答案的小纸条放在鼻间假装擦鼻涕用力哼了几下佯装自己感冒了。

    我在赌,赌老师有没有勇气摊开那张纸。不过最后老师还是无可奈何地走开了。

    哦耶!英语考试圆满成功!

    •••

    我是个言出必行的人,答应了千熙同学要请客她吃棉花糖当然一定会做到。

    我带着她走了很长时间的一段路之后到了一条全部都是‘庶民小吃’的小吃街。别看里面卖的那些东西都那么廉价,其实样样都是美味,正所谓‘物美价廉’在我心中指的就是这些。

    千熙同学好像是从来没到过这种地方,看到什么新奇的东西都要问一问我是什么,我都一一耐心地回答她。直到我的肚子不恰当地发出奇怪的声音之后,我拉着千熙同学去了一家汤面店。

    吃汤面用的是一次筷子,千熙同学不会拆,我想帮她拆但是筷子太脆弱了,让我给一折折断了。汗,不过我当然是不会告诉她的啦!于是我编了个谎言说是她手短,本来就应该这样掰,说完后我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唉,我说谎的技巧还是不高啊。

    出面店时,我在台阶上不小心绊了一跤很糗地差点摔倒。真是没想到说谎的报应来的这么快啊。不过我嘴硬地对千熙同学说我这叫不走寻常路。

    嘛,有没有很牛

    •••

    饭后甜点是千熙同学期待已久的棉花糖,我带着她去了我老爹开的棉花糖铺子。进店后,千熙同学明显对那个棉花糖制造机特别感兴趣的样子,但是我假装没看到,省的她开口问我要把我们家的机器给搬到她们家里去,我会不好意思不给她的!

    在店里溜达了一圈,没发现我老爹,我们就等了一会儿。

    我爹回来后,我跟他说我要请客同学,结果千熙比吕奈却跑到角落里躲起来打电话。我把她揪出来之后,千熙同学伸出两根手指给我老爹看说只要两根。我瞬间就怒了:难道我们家是请不起二十根棉花糖吗?答应了别人的事不做到我还是竹内高史么?你是看不起我还是怎么地?

    我本来想拍一下旁边的桌子来表达我此时的慷慨激昂和义愤填膺,但是我忘记了我老爹昨天刚刚把放在这里的那张桌子给移走了,结果我用力过猛趔趄了一下把站在自己边的千熙同学给扑倒在了地上,而且嘴唇还好似不死地黏在她的脸颊上。

    这个时候非常戏剧化的一幕出现了。迹部学长竟然进来了。联想起刚刚千熙同学在角落里偷偷摸摸讲电话,我想应该是千熙比吕奈把迹部学长叫来的。不过迹部学长来的这个时候还真是不巧,我刚刚把千熙同学给‘扑倒’在地上来着。

    只见迹部学长施施然走到我边,用优雅无比的低沉嗓音说:“你可以站起来了。”

    看他表面那么波澜不惊,实则搞不好内心正汹涌澎湃着。

    关于迹部学长和千熙同学是一对的传闻早就在冰帝学园炸开了锅,只不过我不怎么去关心。我本就不是个喜欢八卦的人,那些东西我根本就没兴趣。但是今天来了这么一出戏,我看着迹部学长的脸色也不太好,估摸着他是误会了,而且我肯定了千熙同学绝对跟迹部学长有一腿。

    “老公你来了啊……”

    迹部景吾朝千熙比吕奈伸出手,千熙同学却一骨碌自己爬了起来,她表十分纠结地看着迹部景吾,道出来的一句话被我震惊了个皮脆嫩的。

    老公?

    难道千熙比吕奈是迹部景吾的童养媳?

    莫名的,我体里的恶趣味分子开始到处乱窜。

    “小奈,不是说有棉花糖吃吗?”

    就在大家都觉得气氛很尴尬的时候,迹部学长说话了。我老爹经过他的提醒像是想起来了接下去该干嘛,然后他就干嘛去了。

    •••

    千熙同学吃棉花糖的时候都是大口大口地咬,吃得像个大花猫一样脸颊上都是糖果丝。我就站在她旁边,看她那个样子,不经觉得有些好笑。

    “小丫头真笨!糖都不会吃!”我嘲笑她。

    接着,我竟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抚上她的脸。

    说实话我真的不觉得这样的动作有哪里不妥,我和我哥们还互相喂过东西吃呢。可是迹部学长好像生气了,他扔下了手里还未吃完的棉花糖,甩甩袖子走出去了。背对着迹部景吾的千熙比吕奈还没瞧见,我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她一下便咳嗽了两三声。千熙同学转头去看,急忙把手中的棉花糖一下子抛给我。

    棒子上的糖丝都黏在了我的衣服上,我看她要走,拉住她问:“你不吃了?”

    “棉花糖不要了!我要去把我们家老公找回来……TUT”千熙同学的表很焦急,又是下午我拦住她时那副好像完全要哭出来的模样。我一怔,捏住她衣角的手松了松千熙比吕奈便跑走了。

    •••

    第二次见到千熙同学是在冰帝学园对不动峰的友谊赛的胜利的聚餐上。那次的聚餐可以说是庆功宴,应该是网球部的正选和榊监督才能参加的,但是因为千熙前几天来找我代替三年级的星野辛前辈担当代理的网球部经理几天,于是这场聚会我也参加了。

    迹部学长看见我很不爽,问我为什么要跟着他们。千熙同学替我说了原因,他似乎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就不再说话了。

    庆功宴无非是包个包厢大家喝喝酒谈谈天发发疯而已,于是网球部的个位都有多high就闹多high,不亦乐乎各种找不着北。我在旁边看的想发笑,但是强行忍住了,我想要是我哈哈大笑,搞不好我会像动物园里的大猩猩一样被围观的,到时候我怪不好意思的。

    期间向岳人前辈有叫我和他们一起去喝酒,但是我以‘不会喝’的缘由拒绝了。不过其实我心里想的是如果大家都喝醉了,谁来送他们回家呢?一个个的都倒在包厢里会给人家服务员增添烦恼的。

    光是这点我就觉得我这人特别有中国人所说的雷锋精神。

    “干一杯!来!小奈干一杯!”

    我坐在包厢的角落里,千熙同学正好跟我坐对头,我们俩之间的距离远。我看见忍足侑士前辈拿着酒杯硬要她喝酒然后千熙同学在那边推辞。

    我其实想在这个时候冲上前去一把抢过酒杯,接着霸气测漏地来一句:“我替她喝!”就像电视剧里男主角替女主角解围那样,豪气万丈闪瞎别人的狗眼。

    可惜千熙比吕奈是电视剧里的女主角,而我却不是她的男主角。她的男主角是迹部学长,人家迹部景吾还什么都没说,我又有什么资格说要代替她喝酒呢?

    看我这个人多有自知之明。

    顿时有些醋溜溜的东西划过我的心口。我拍了拍脯把不该有的东西丢出去。

    “本大爷喝。”

    就在忍足前辈趁着醉意想灌千熙同学喝酒的时候,迹部学长发话了。忍足前辈有意无意地刁难说如果迹部景吾代千熙比吕奈喝酒的话就要喝十杯,迹部学长竟也毫不反抗地喝了十杯下肚。

    不过就在几个学长喝酒的空隙,千熙同学跑到我边来了。我太激动了,以至于感觉自己的膀胱霎那间充盈了。我去厕所逛了一圈回来后发现服务员上的果酒居然都被千熙比吕奈喝掉了,桌子上都是空了的果酒瓶。

    我囧了个半死:小丫头片子难道是真人不露相?酒量不可斗量?这也太能喝了点吧。

    “我没醉哦……再来一瓶……”小丫头伸出爪子又想拿酒喝,我一个激动拦住她,顺势一股坐到了沙发上把她抱在了怀里。

    “老公……”

    千熙小萝莉似乎是醉的不轻,眼神迷离无法固定,连对人也开始乱叫了。不过……我觉得她这样叫我还满好听的。

    就在我想拿杯水给千熙同学喝几口定定神的时候,迹部学长一个大步跨越过来从我的怀里把千熙比吕奈给捞了出去。他怒气冲冲地对着我吼:“不准碰本大爷的女人!”不过说完他就倒在了沙发上。

    我坐在沙发上愣住,接着看到了自己非常不想看到的一幕。

    酒后乱|……果然是恒古不变的真理吗?

    •••

    醉酒事件之后,我觉得自己都有些无法面对当事人了。但是迹部景吾学长和千熙比吕奈同学又完全不知道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我要是刻意地躲开他们,搞不好更会让他们了解到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能见面了后会显得更尴尬,于是我就假装若无其事地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不过这些天看千熙同学一直萎靡不振,我看在曾经她帮过我还有老师说同学之间要友互助的份上,我上前询问了她一番。千熙同学告知我是迹部学长快要过生了,她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好,我便毛遂自荐地说我带她去挑,这件事包在我上一切OK。

    •••

    千熙同学叫我棉花糖君,我以为是她给我取的昵称。她左一个棉花糖君右一个棉花糖君叫得我觉得体有些轻飘飘地浮在了空中。

    我带着千熙同学去了一条学园后面拐角处的商业街,她挑中了一把西洋剑。不可不说,这只小萝莉的眼光非常好啊,但是……她居然要我付钱啊喂——!

    要知道我的零用钱可没有多少,而且千熙同学挑的还是店里面最昂贵的礼物啊!

    难道我长得很像冤大头,容易被她宰一刀子还不记仇么?

    “哥!”

    看我半天没反应,千熙同学些许着急了,一声软绵绵的嗓音从喉咙里蹦出来直接袭击我的大脑神经。

    “我、我付钱!”

    我就被千熙小萝莉的一句‘哥’给喊得傻了吧唧地去付钱了。

    •••

    出店后,因为小萝莉的感谢和暖暖的笑容让我也并不觉得花了这么多钱很懊悔,我还表示以后有什么忙我能帮到的尽管找我。

    我在心里犯嘀咕:当然我这只是客话,以后关于物质方面的问题还是不要找我帮忙比较好,我还是比较想帮忙精神方面的……

    出了商业街,我说要送她回家,千熙同学说打电话叫管家来接,我们等了许久也未看到有车来,千熙接了个电话,说是迹部学长会来接她。

    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些晚了,我怕她一个小丫头不太安全,说要陪她一起等。千熙同学说礼物现在还不想让迹部景吾看到,便托我带回家。

    •••

    几天之后我得知千熙同学骨折了,请了大半个月的病假。

    我心想:唉,这丫头真是够笨的……

    •••

    千熙比吕奈三个半星期后的回校上课,她不方便的地方我能帮的就帮了一把,正好也同时验证了我上次说的不是假话。

    星期六千熙同学和迹部学长同时打了电话给我,说是在学校门口见面,而且两个人约的时间也不离十相隔不长,我便准备两个都赴约。

    中午去了之后我把千熙小萝莉上次托我带回家的给迹部景吾的礼物还给了她,接着迹部学长也来了。让我更为惊讶的是我们三个人还没讲上几句话,那个在本赫赫有名的社会学专家旗上中泽竟然出现了。

    迹部学长寒暄了几句说要先走,就带着千熙比吕奈离开了,我也想走,但是被旗上中泽给缠住了。他说一定要我当他的徒弟给他传宗接代……

    = =。

    不,是给他传师道,普渡众生。

    •••

    ——我是来向你告白的。

    我一直想找一个机会对千熙同学说这句话,但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契机,而且,我也说不出口。

    不知道为何,我害怕。我害怕她对我说:我只是把你当哥哥。我害怕我把这句话说出口了之后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当我进了别墅后面的花棚,看着后跟着走进来的千熙比吕奈时,心里还是纠结万分。我随手摘了一朵花数花瓣,若是单数我便告白,若是双数我便告别。

    数了几朵,朵朵都是双数。

    我自嘲地笑笑:我果然只是是自欺欺人么……

    因为就算我告白了之后,我还是得离开东京,因为我要去神奈川了,跟在旗上专家的后当他的学徒。

    父母希望我去,那我便去了罢。

    •••

    “棉花糖君……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当千熙小萝莉用纯真的双眼看着我,双唇动了动吐出这句话的时候,强大的失落感把我整个人都包裹起来。

    原来……她连我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原来她叫我棉花糖君并不是给我取的昵称,而是她为了方便记忆人而给我取的绰号……亏我还那么傻兮兮地以为她其实对我也有好感……

    不过也还好,我为自己没有告白而庆幸。省的告白了之后糗得要死。

    “我叫竹内高史。”我说。

    其实我希望这个时候千熙小萝莉能说一句:“棉花糖君,你留下来好吗?”

    她不记得我的名字不要紧,她记得住我这张脸就可以。如果她说让我留下,我一定肯定以及确定自己会留下,只要她开口,只要她说,或者说她舍不得我走都可以……

    可是事实再一次证明了我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千熙同学只是冲我挥了挥手祝我一路顺风。

    我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迹部景吾学长和忍足侑士前辈,再一脸失望地看了看冲我微笑的千熙比吕奈同学,抬起步子,我转离开。

    也许……

    也许……

    也许迹部学长是唯一一个除了千熙的家人之外小萝莉能够记得住的人了吧……

    •••

    我对她的喜欢,来得快,却去得慢。

    呐,千熙同学,你一定要幸福。

    『to be continued』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家有萝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