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09 霸王硬上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花冉叶 书名:[网王]家有萝莉
    VOL.09  霸王硬上弓

    ——>>「老公,我原谅你扒我裤子了!」

    打了五天的针,在家里休整了一个星期,千熙比吕奈终于又能像只兔子那样活蹦乱跳了。

    千熙在家休息的这段时间,迹部景吾一直陪在她边,主要任务就是盯着小萝莉吃饭和在打针的时候提供自己的脖子让她抱让她咬以便减轻小萝莉被针戳的痛苦。

    千熙每次咬都咬在同一个地方上,一个星期下来迹部景吾白|皙的脖颈上有了一排深深的牙印。

    迹部每天早上起来刷牙洗脸,照镜子的时候总会瞧见千熙在他上留下的痕迹,伸手抚上那块印子,他觉得小萝莉的两颗虎牙简直比吸血鬼还尖,脖子上竟然有两个孔啊!

    牙印这种东西通常要很久才能愈合,还有可能会留下一辈子,千熙由美对此很高兴,抱起比吕奈亲两口:“小奈你的虎牙真是长得太好了!以后碰到坏人就咬死他!”

    千熙爸爸听完千熙由美的话瞬间有一种老婆把女儿当动物养的感觉。

    第三周的星期一去学校上课,周围的同学明显都表露出了对迹部脖子上的那一排牙印很感兴趣的样子,想要上前询问,在看到迹部景吾那张晴不定的脸时吞了口口水把要说的话也一并咽了下去。

    迹部景吾不和千熙比吕奈一起去学校。他每天都很早起来去学校的音乐教室练钢琴,原因是只有那段时间音乐教室里的人才不会很多,也不会有很多的女生在音乐教室外面看着他弹钢琴对他发花痴流口水,而千熙有赖的习惯,通常时间卡的正好在大门关闭的前一分钟进学园。

    中午饭点去饭堂,桦地去打饭,迹部则找了一张空桌落座,其他网球部的正选球员进饭堂时看见迹部便会走过来和他坐在一张桌子吃饭,这样方便他们在吃饭的时候谈谈训练,谈谈比赛,谈谈新进生的况之类的。

    忍足侑士对那块牙印也很有兴趣,边吃饭边张嘴问:“小景,这块印子是小奈弄出来的吗?”

    猜的真准。

    迹部心想,却不去搭理忍足,继续吃饭。

    “你是不是对小奈做了什么?”忍足一针见血。

    “……”

    为了保持华丽,外表一定要平静,于是迹部一声不吭继续吃饭,心里却在腹诽:本大爷能对那只小萝莉做什么啊喂——!

    “小景,你悠着点,小奈她还小……”

    忍足说完,正好吃饭吃到一半,迹部抬眼便看见了那抹灿烂的金色从外面一蹦一跳地进了饭堂。

    小萝莉冲他这个方向跑过来,迹部以为千熙是要跟他打招呼,结果千熙比吕奈跑过来在自己眼前站定,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创可贴来,动作利索地撕了外壳,再动作温柔地贴到了自己脖子上的那个印子上,贴完了还在伤口处亲了一口,自个儿很满意地点点头,千熙比吕奈说:“老公,我原谅你扒我裤子了!”说完小萝莉羞涩了,转头以鼠窜一般的速度饭也不吃地逃走了,留下在饭堂里所有人下巴嘣脆的声音。

    小萝莉的动作行云流水之间好似一个人每天都要吃喝拉撒那样自然纯熟,却让周围的同学内心开始激动澎湃波涛翻滚不已。

    “啊啊,刚刚的那只小萝莉好像叫迹部sama老公诶!”女生A说。

    “不是好像!我听到了就是叫‘老公’!”女生B肯定地说。

    “虽然迹部sama有喜欢的人了……我很伤心……但是看在那只小萝莉那么可的份上……呜呜呜呜……我决定祝福他们好了……”女生C哭泣。

    “原来迹部sama脖子上的牙印是小萝莉咬出来的啊!男生A说。

    “难怪三年来对迹部sama告白的人那么多,迹部sama才交往了没几个……原来迹部sama喜欢小萝莉这种类型的……”男生B八卦。

    “……”

    其实八卦绯闻这种东西并不是只有女生擅长,男生有时候也会一样三八。

    四周很廖噪,迹部景吾脸黑了。

    小萝莉刚刚丢下的那句话让他觉得这种况搞得好像他霸王硬上弓还成功了一样!

    老公,我原谅你扒我裤子了。

    老公,我原谅你扒我裤子了——

    老公,我原谅你扒我裤子了……

    这句话在他的脑海里回想了好多遍,迹部景吾很头疼,揉了揉太阳

    网球部众人看到迹部景吾那张云密布的脸时不敢吭声,而此时忍足侑士毫无影响地拿起一边的餐巾优雅地擦了擦嘴角,眼眸里的戏谑和好奇透过了鼻梁上那双没有度数的椭圆形眼镜直到迹部景吾的脸上,他微笑着开口:“小景,原来你对付小奈的方式,是霸王硬上弓啊……”

    迹部觉得自己青筋都要暴出来了,他深呼吸好几下,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忍足微笑,继续调侃他:“小景,小奈给你贴的创可贴很可很别致,上面都是心呢,还有,是斜着贴的哟~”

    表面上的波澜不惊,不代表内心也如出一辙。

    “这样的小景,看起来很明呢。”

    迹部在心里咆哮:忍足侑士你个魂淡——!

    ——————————————————

    放学后的网球部有部活训练,千熙比吕奈以被针戳的股疼不想剧烈运动为缘由,成功推掉了今天的捡球生活坐到一边的休息凳上看他们训练。

    网球部的众人千熙还不怎么熟悉,但本的自来熟个让小萝莉和大家很快就混熟了,递上几瓶水拿出了几个蛋糕就一口一个前辈、学长叫的大家极其舒心。

    一个半小时后训练结束,芥川和向一个跑着一个跳着到千熙边吃她带来的蛋糕和零食,宍户,凤,吉,桦地则在一旁用毛巾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忍足和迹部正绕着场跑圈。

    “桦地叔叔,为什么你们都训练完了老公还在那里跑步?”

    “……是。”

    “向前辈,为什么你们都训练完了老公还在那里跑步?”

    “吧唧吧唧——啊?小奈你说什么?我刚刚在吃栗子蛋糕没听到诶,你再说一遍啦!”

    “芥川前辈……”

    “小奈你做的蛋糕好好吃哦!明天再做几个带过来给我吃好不好?”

    “……”

    “我要哭了!”

    大家都不理千熙,小萝莉觉得很苦恼,于是比吕奈在大叫一声之后成功吸引大家的注意。

    “小奈怎么了?”

    “啊?迹部前辈吗?他和忍足学长在比赛跑步哦……”凤摸了摸后脑勺,略带歉意地看了看千熙,随后跑到宍户边。

    “小景在和小侑讲悄悄话……”芥川脸颊胀鼓鼓的,嘴里塞满了栗子蛋糕。

    “……”

    小萝莉复回坐到休息凳上,把视线注目在远处跑圈的迹部上。

    橘黄色的夕阳斜着倾洒下来,把远处正在跑步的少年的影子拉的长长的。

    ——————————————————

    小萝莉看着他们跑圈,默默地在心里计数,直到眼前出现了另一个少年把她的视线遮住。

    杂贺寻野站在坐在休息凳上的千熙比吕奈面前,微胖的材把远景给堵得严严实实。

    千熙说:“同学你让开好吗?你挡着我看我英俊潇洒才高八斗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的老公了。”而且你把我计的数都搞乱了,我不记得自己数到哪里了……TUT

    眼前的少年听了她的话,费力地把那些形容词都消化掉,他说:“小奈,你体好点没?”

    小萝莉头也不抬:“嗯嗯,谢谢这位同学的关心!在老公的照顾下我恢复的很快!”

    “咳咳,小奈我……”少年刚想说些什么,小萝莉从凳子上一跃而起兴奋地穿过他边跑向站在他后的人。

    杂贺寻野转,看见千熙比吕奈正抱着迹部景吾的大腿,仰着头朝迹部绽放出柔软的笑容,而迹部此时正把手放在千熙的发顶,揉着她那一头金色的长发。

    看着他们,他忽然就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了。

    忍足侑士含笑走到他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见过你,你是上次帮小奈搬箱子的那个杂贺同学吧?”

    他慌忙地用敬语回答:“啊,忍足前辈!”

    忍足说:“你是来找小奈的吗?”

    杂贺寻野犹豫了数秒,点了点头。

    “小奈,杂贺同学来找你哦!”

    他看着那只小萝莉回过头,眼睛里闪过名为疑惑的神,然后苦思冥想了许久,千熙比吕奈瘪嘴,她说:“对不起……我好像……根本不认识你……”

    某少年在温暖的橘黄色夕阳的包裹下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从而泪奔了……

    『to be continued』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家有萝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