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营救行动(四)

    众所周知,股票的涨跌一般况下,老的都是公司的红利,赚多少决定的,像刚里面的小头目所说的所谓的暗箱作,也就是俗话说的坐庄,那是属于犯法的行为,严重甚至可以枪毙。

    所以,里面的小头目放话出来,让田胜义将天诚集团的股票上升二十个百分点,那只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他已经不想要活了,想要同归于尽,但是却想要用这种办法来拖田胜义下水,只要他敢擅自做主将股票上升二十个百分点,那么警察绝对会让他后半辈让国家照料生活;至于另一种状况,那就是里面的人已经疯狂了,已经无所谓什么规则,只要能够把他损失的钱赚回来,那么他就无所谓!

    “田胜义,你个王八蛋,我知道要纵幕后坐庄需要一点时间,所以我也不是不讲理,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让你们将股票上升这么多,让老的钱赚回来,那么你我就两清了,否则,这间超市里面所有的人质都要给老陪葬,而且我警告你们这帮臭警察,我兰花社的老窝不是你们想要查就查得到的,所以,在这个半个小时内,以你们的能力,好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好,不然的话,你们要是轻举妄动,敢擅自救人的话,那一切就都免谈了!”里面的歹徒说道这里,切断了广播。

    这时,田胜义很是沮丧的走回了凉亭,看见一帮警察,忽然间像是抓住了后的救命稻草,连忙道:“警察同志,我求求你们了,救救我的女儿,里面的那人竟然叫我擅自坐庄,这犯法的事我一个手法好公民怎么可能干嘛,所以,警察同志,我求你们了,希望你们尽力将我女儿救出来!我田胜义必定重谢!”

    “田先生,你别这么说,里面的人质我们自然会看重,你不说,我们也会尽我们所能将里面的人质救出来的,您就别担心,现在我们暂时找到了一个办法,不过从时间上来讲的话,需要你拖住里面的歹徒一段时间,他不是要你坐庄吗?那你就纵给他看好了!”高天九看着田胜义,慢慢的说道。

    田胜义是什么人,一个商场生意上的巨无霸,大人物,绝对是人精级别的,高天九话里的话他那里听不懂,当下连忙点头,“是,是,高局长说的是,我明白该怎么做!”

    这个时候,高博在超市的旁边,慢慢的观察着,这家超市从平面图上已经可以初步看出结构,超市正门的右侧,是一片人工树林,是北海公园建造的时候就已经栽植的,现在已经过了十几年,那些树木早就已经长成,起码疏密程度很适合隐藏,要是把歹徒急了,他们既有可能将超市右侧的墙壁炸开,逃进树林里,不过对于这一点,警察局早有了安排,已经安排了飞虎队密布在树林里,要是歹徒选择这条线路逃跑的话,那么会在第一时间被打成马蜂窝…

    超市的后方与左侧,在过去就是高达十五米的高度峭壁,因为这家超市建造的时候,是位于半山腰偏下(北海公园是以整座山为基础建造的),下层通往上面就只有一个石质阶梯,除此之外,其余的部分都是峭壁,歹徒要是真的悍不畏死的话,从这里跳下去,那也就真的省事了,就着高度,起码也是四层楼的高度,跳下去不是起码也是一个是三级残废,这还算是轻的,摔死都是有可能的,因此警察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布防,巴不得他们跳下来呢。

    从总体上看,警方已经彻底掌控了里面的歹徒的逃跑路线,根本不怕那群歹徒会逃跑,现在需要关心的问题是储物室里面的况,在高博的透视眼下,一览无余,这个储物室的后面一整面以及右侧一半全都被筑成了储物室,如果使用俯瞰的话,应该是呈“L”行,而里面的五个人质全都被他在了“L”型竖着一笔的上面,在“L”型竖与横的交点处,站着三个黑西服,正用着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五名人质,让他们安静点儿!

    而进入储物室的门就设在了“L”型的一横处,在门口有两个黑西服守着,预防外面的警察有什么动作,可以速的做出回应,至于那名满脸横的胖则坐在了横着区域那边,边并没有一个黑西服。

    看完整体的大致分布之后,高博松了一口气,很显然,这群歹徒还是抱着一丝幻想,并不是真的如他们所说的那般视死如归,他们其实还是想要捞一笔钱,然后再逃掉的。

    不过他们却忽视了,首先他们的选地就非常的不对,这家超市一旦进入,想要在出来,就难上加难了,基本上已经被警察层层围住,除非他们可以空间转移,否则插翅难逃,但是他们对外面的况似乎还不怎么了解,是以有恃无恐。

    高博却是暗自松了一口气,首先,看住五名人质的那三个黑西服距离人质的地方有些远了,如果能够从后面的墙壁偏右的方向强行攻入的话,以他们之间的距离,高博完全有把握在一瞬间之内将三名黑西服制服,只要预防这三名黑西服狗急跳墙的开枪,完全有很大的空档,其次,那名满脸横的小头目所在的地方并不能看到五名人质所在的地方,所以即便他感觉到不对劲,走过墙角看向这边来的时候,也是来不及,问题的关键是怎么进到后面去,要知道,后面可是高达十五米的峭壁,就连高博都没有把握可以爬上去,而且即便爬了上去,又如何能够不受人注意,要知道,自己一旦展露出手,那么就众人皆知了,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回到凉亭一看,田胜义正坐在一旁焦急的等待着,刚里面的小头目的话高博自然也听到了,当下对于这名田甜的父亲的这副表,也知道他正在配合着警方的某种计划。

    高天九看到高博回来,当下讶异了一下,问道:“高同学,刚你去哪了,你不是说要参与拯救计划的制定吗,怎么跑了?”

    “他呀,我看八成是感觉到了救人的难度,知道自己干不了,所以就溜了,现在回来不过是为了不给我们借口罢了!”任元龙从刚高博的无理要求的时候,就一直非常不爽,现在忍不住涮了高博几句。

    高博也没有理他,直接问了一下高天九:“高叔叔!我可以知道你们制定出来的方案是怎样的吗?”

重要声明:小说《全能透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