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对峙

    高博看到老主持普度禅师的一瞬间,心里极度惊愕,没想到在这个城市里还真是卧虎藏龙,就在这么一座不起眼的破庙里,竟然居住着一个起码修炼了上百年的老妖怪,就那直径十厘米左右的蓝色光团,就能够判定老者的功力有多强。

    最关键的是,老者的功力光团颜色竟然与刘心湖等人一模一样,都是质偏,属于水系之类的功法,还有一个不可思议就是,高博对于刘心湖等人一见面就能够明显感觉到一种本能上的抵触,源于体内的火系功力,可是对于眼前的老主持,竟然生不起这样的抵触,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这位老人的武功造诣已经达到了一个很恐怖的程度,才能够变得这般自然。

    “嗯!凯瑟琳他还好吗?”老主持问了这样一句话,证实了他就是几人要找的人,刘心湖当下道:“前辈!老师她老人家在檀香山生活的很好,教授了我们武艺,她老人家嘱咐过,一旦我们回过,就尽可能的来找你,她说前辈是她的救命恩人!”

    “唉,都是过往的事了,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当年的凯瑟琳只是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女孩,被一班山寨土匪抓了,我恰好经过,就顺便将她救了下来,得知她父母已经被山寨土匪杀害,就收养了她,说起来到还真是有点怀念这个女娃呢!”老住持捻了捻已经垂到前的白色长须,很是感慨地说到。

    老住持望过高博这边,却忽然间顿住了,双眼睁得老大,一直怔怔的盯着高博,也不言语,那双本来古井无波的眼眸变得有着一丝忌惮。

    被老主持一直盯着,低着头的高博也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抬起头来与老主持一对眼,瞬间,便感受到一股清凉的气息朝着自己涌来,高博恍惚间感到了一头巨大的蓝色玄龟自老主持后飞出,正将自己吞噬。

    不容多想,高博本能的开始抵抗,其实是丹田里面的功力在做抵抗,一个极,一个焰阳,两者水火不容,不待高博运转真气抵抗,一股磅礴的内力自丹田里面涌出,在高博的体表形成了一圈淡淡的红色光晕,将迎面而来的玄武气息彻底排除在外。

    高博也不想反抗,因为他知道老主持并无恶意,这样做完全是出于试探,但是此时自己体内的磅礴功力已经不受自己控制,开始自卫。

    老主持见到自己外方的气息竟然被焚烧殆尽,当下一闭眼,再次睁开眼来时,双目隐隐间带着一点蓝芒,而那种清凉的气息已经变得有点刺骨了,下一刻,高博全滚烫,两百年的功力化作一层红色光罩将其罩住,不受一丝伤害。

    与此同时,高博发现,来主持的体一股蓝色的气流正沿着一个特别的路线在全筋脉运转着,这景象与自己修炼的时候一模一样,只不过运行的路线不同,颜色也不一样,当下高博醒悟过来,这分明就是老者所修练得武功的真气运行的路线啊,说白了,就是这门心法的修炼法门,当下也不再想其他的,一心一意的盯着老住持的筋脉,默默地将那运行路线给记录下来。

    除却老主持与高博外,其余的人却是处于冰火两重天,一方面突然感到一阵彻骨的寒冷,本来就是冬天,但是防寒的措施做得很到位,一点都不会觉得冷,可是此时却好像有一股活着的冷气无视外面的衣物,直往骨子里钻,令其余几人忍不住打颤。

    另一方面,在冷得打颤的时候,却突然间感到一阵温暖,紧接着是燥,恨不得脱下衣服来,已经忘记了外面的寒冷;这种极寒与极的双重感受,令得众人觉得极为的难受。

    林文龙与田甜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觉得高博与老住持之间的气温变化的很诡异,当下急忙退开,另一边,刘心湖与柳诗音几人虽然也无法承受,却是知道是何原理,本就懂得武功的他们,自然是知道这是内力的比拼,可是有点不解的是,这为什么会发生在高博与老主持之间,这高博究竟上隐藏着何等的秘密,为何会与老住持对峙,而且是势均力敌。

    这样的对峙整整持续了一刻钟,老住持似乎开始有点不支,当下深吸一口气,将自己外放的气息强行散掉,紧接着,一股浪席卷整间佛堂,所有人都感觉到风扑面,险些窒息。

    老住持更是夸张,直接从佛堂门槛上被一阵风掀飞出去,好在最后终于站稳,却也是脸色有点苍白,这就好比是拔河,两方都在使尽全力,一方突然撒手,另一方自然会受到强烈的反作用力,但是此时两人是在对峙,所以结果自然是老住持被震退。

    老住持功力深厚,这样的震退自然伤不了他,但他却是震惊异常,看着高博,嘴里喃喃道:“炎龙山,炎龙山,传人,炎山”这几个字眼。

    刘心湖与柳诗音都是有些明白,但还是不敢相信,高博竟然能够将他们老师的师傅,也就是师祖震退,这太不符合逻辑了,他们的师傅有多强,他们是见过的,这位老住持作为她的师傅,那自然是更加的可怕,瞬间秒杀他们都不在话下,却在一个高三学生面前被震退。

    “前辈!”高博没有了老住持施加的清凉气息,体内那股内力终于开始安分了,开始沿着四肢百骸瞬间回到丹田里呆着不动,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高博急忙走出佛堂,将老住持扶着,关怀的问道:“前辈,你没事吧!刚才我也是无法控制自己,全被体内的东西支配着,不小心误伤了您,实在是罪过!”

    “老住持急忙摆了摆手,道:”没事没事,老朽尚且承受的住,只是有一些事不知道可否与施主进入后院详谈一下?”

    “这个?”高博看向林文龙,田甜等人,意思很明显,你们此次是来找他的,有什么你们就说吧,我可不想喧宾夺主。

    “没事,他们的事等一会儿我自然会找他们谈的,不知道施主可否愿意?”老住持问道。

    “嗯!晚辈也正有一些事邀请教前辈呢!”高博点了点头,表示诺。

    看着一老一小进入了后院,林文龙还没缓过劲来,傻傻的问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一会儿那么冷,一会儿那么?”

    “哦,可能是因为中海市工业污染比较严重,令得气温变得异常吧!”柳诗音道。

重要声明:小说《全能透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