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失去的东西

    高博一看,傻眼了,信件是在那天紫萱走的时候留下来的,也就是说,自己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机会,里面的内容,高博没敢看,也不想看,此时的他脑海里乱作一片浆糊,坐在沙发上,却不知如何是好…

    沉默半晌,高博终究是忍不住,即便自己失去了最后的机会,也应该看一下岳紫萱留下来的东西,算是一种留念吧,当下颤巍巍的将信件拆开来,却闭上了双眼,久久不敢看…

    睁开眼来,看见眼前的东西,高博顿时愣住了,呆愣愣的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的双眼潮红,里面并没有写什么信,也没有什么诅咒,有的是一大叠相片…

    高博仔细的将这足足有近二十张照片一张一张的翻看着,全部都是他的常照,有的是正面,有的是背影,在做作业的时候,在与人聊天的时候,几乎全方位的记录下了自己的生活轨迹,高博认得,这些照片是从高一到高三的照片,每张照片的背部都写着:“我最的高博!”五个字,除了照片,还有一张短短的纸条,上面写着不多的话语:“高博!我走了,我知道你的心里根本就没有过我,不过,我并不吃亏,因为你我都把第一次给了对方,这样一来,让我还能够记住你,起码,我曾经得到过你,第一次让我永生难以忘怀…如果你觉得心怀愧疚的话,就打下面的电话吧!不过我不一定会接…”

    高博仰望天花板,尽量不让自己的眼泪留下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此刻,他却是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愧疚…令得他的心好痛…

    一直呆在这间房子里,直到了两点,高博才慢慢的平缓下心,重回学校考试,他问过保安室,这几天的出行记录,更加确信了心中所想。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林悦一人在主导,岳紫萱并没有打电话向林悦诉苦,也没有故意让林悦转达给他,一切都是林悦自作主张,她提前看到了这栋房子里岳紫萱留下的东西,所以才会找上高博,为了让这一切顺理成章,才以岳紫萱的名义来说…

    下午的两场考试,高博考得不是很理想,一直心不在焉的,心差到了极点,早早做完就交卷出来了,一个人在场漫无目的的闲逛着,心低落是一回事,不过答应了人家田甜的事还是要办的。

    直到下课铃声响起,高博才看到一个漂亮窈窕的影向他这边走来,看着走来的田甜,高博恍惚间又想到了岳紫萱。

    田甜走近,注意到了高博的脸色有点难看,当下关心到:“高博!你是不是体不舒服啊,要不要我取消今晚的聚会,不去了!”说这话的时候田甜并没有一点不高兴,反而倒是很为高博的体考虑。

    高博摆了摆手,说道:“不用,我体没事,就是心有点跌落,没事的,我答应了你的事,怎么可能反悔,冒牌就冒牌吧,我不在意,走吧,你们聚会几点开始?”

    田甜却是一个很敏感的女孩,高博的表明显不对,告诉了她肯定发生了什么事,当下问道:“你是有什么烦心事吧!说出来,看看我可不可以帮你!”田甜一反常态的语气异常柔和。

    高博看了看她,从她的眼里看出了一丝关切的眼神,苦笑着说道:“如果我告诉你,一个人失去了之后,才知道原来那个是最珍贵的,你说,这种心谁能够体会?”

    田甜听得一愣,眼神一黯,好半晌才说道:“这个,也许你要自己去找答案,很多人都会说直到失去了,才更应该珍惜眼前的…”说完这句话,似乎察觉到了这话好像另有含义,急忙想要改口,却发觉高博似乎没有在意。

    当下说道,“今晚七点,在普渡招待所,这次你去的时候尽量适可而止,因为文龙的那位铁杆兄弟的背景是有着政治背景的,我怕像上次那样,你太过出风头,我怕会对你有些负面影响!”

    “适可而止?”高博当下就不乐意了,“说清楚了,我只是去做个招牌,他们要是玩的太过的话,别怪我不给你面子,我只要自己不吃亏,管他们呢!”

    其实一听到普渡招待所,高博就下意识的心中一紧,这普渡招待所可不是一般的招待所,堪称全中海市最高级的招待所,豪华程度不下于五星级酒店,却是低调异常,因为这里只招待一些政治背景大的人物,平常对外不开放,许多人也没有见识过里面什么样子,但是偶尔从一些侧面便可了解到这家招待所的不平凡;而且为什么叫做招待所,很多人都是心照不宣,作为国人嘛,简朴是一向的作风,名字当然不能够取得多么的豪华,越简单越好…

    晚上七点,田甜特意叫了她们家的司机载着两人到了这里,下了车,发现这里林文龙已经早早的来临,都在这招待所的门口几人靠着车在闲聊。

    看到田甜与高博下车,林文龙的脸色先是一阵尴尬,高博看见他这样,也只是投以会心一笑,并为多说什么,因为在路上的时候,田甜已经告知了,此次并非是林文龙的主意,他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是其他的几个纨绔在外乱讲,让这位铁杆听到了,在非要搞这么一个聚会的。

    当然,现场当中之前的那十来个富家子女都没有出现,想一想也释然,那几个确实都是属于社会上的渣滓一类,即便家里很有钱,早晚也会把家产败光的那种败家类型,与这种有着政治背景的人是很难有交集的!

    在林文龙旁边,有一个穿的很是朴素,却无形之中透露出一股上位者的气质,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这位应该就是所谓的林文龙的铁杆兄弟了。

    田甜不用说,穿什么衣服都好看,气质与美貌集于一,至于旁边的高博,穿的简朴更自己有得一拼,还穿着运动鞋来,他却只是微微一笑,并未说些什么,反而在心里对高博的这个举动略有赞许。

    “你好,我叫刘心湖,跟文龙是在国外认识的拜把子兄弟,听说有一位很是了得的朋友,就想认识认识,顺便大家也可以络!”刘心湖道。

    “你好,其实没有什么,只是文龙兄高赞罢了!我叫高博!”高博不卑不亢的与之握手道。

重要声明:小说《全能透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