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包间玩梭哈

    本来看见高博那普通的装扮,想必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见识也必定高不到哪里去,鱼子酱这种尚且引入不久的西式玩意儿,也就自己知道而已,到头来却是自己显得低俗了。    饭桌上,众人开动,这鱼子酱加上香槟确实是回味无穷,只不过一小碟子的量实在是太少了,要不了几口,就全部被吃光,林文龙带来的那帮纨绔子弟,一个个跟饿鬼似得,拿起碟子了起来,这让林文龙何以堪,连忙继续叫了一桌中国菜,西式这玩意儿品尝还行,当饭吃,那恐怕把林文龙整个人都赔上了,也是出不了酒店…    饭桌上,众人都狼吞虎咽,只有高博与林文龙注意到了田甜的惊人食量,一桌三十几个菜,她一人几乎吃了三分之一,看的林文龙都傻了,这几年不见,田甜的食量又大涨了不少啊,自己终于知道摆出鱼子酱是一个多么大的错误…    饭后自然是去休息一番,众人又来到了酒店三层的KTV,说实在的,高博对于这K歌实在是不怎么感冒,在一个房间里,唱着各种歌曲,美其名曰发泄,其实喊破了喉咙也找不到那种快感,不过既来之,则安之,高博也只有无奈摇摇头,跟着田甜走。    在包间里,众人唱歌唱累了,便开始寻求一些小游戏娱乐娱乐,虽说是纨绔子弟,但也就是抽烟酗酒,对于很多玩意儿还是接触的不多,比如梭哈,这班愣头青就丈二和尚了。    林文龙毕竟在国外待了五年,对于一些新潮的东西还是很有认知的,玩一把梭哈就是他提出来的建议,要说你高博对于饮食方面了解的深刻,未必就对娱乐游戏方面深刻,所以林文龙提出玩梭哈的时候,其余的纨绔都是一阵茫然。    看向了高博,“高博兄,这梭哈你应该没有见过吧,很好玩的,我教教你,然后我们再来玩几把,这是国外一种比较新潮的扑克游戏…”    “梭哈?我玩过,想要怎么玩,以什么做赌注,你说吧!”林文龙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高博打断了,看到他拿出扑克,说出梭哈这个名词的时候,高博就笑了,这家伙真是太自以为是了。    “额…想不到高博兄对这个也有涉猎啊,倒是我疏忽了,既然高博兄弟会玩这个游戏,那么就以钱做赌注吧,每次的筹码不能少于一千块,如何?”林文龙又一次自找没趣,当下只得岔开话题,提及赌注。    其实他这么做,是因为他看高博,就觉得高博不是那种有钱公子哥,而且是一个高三学生,上的钱应该不会太多,这一点就不能与自己相比了,既然见识方面比不上高博,总得在物质方面胜高博一筹才觉得能够挽回一点面子。    “一千块作为最低赌注?”高博用了疑惑的语气,让林文龙一阵窃喜,果然是个穷蛋,“没问题,我就是担心经过刚才的高额花销,现在又赌这么大,你上还有多少闲钱?”    说到上还有多少闲钱的时候,林文龙显然一愣,刚才的鱼子酱和香槟就已经花去了他的一半闲钱了,又吃了一顿中国大餐,现在又来KTV,上的闲钱确实已经不多了,保守估计最多也就四五千块了。    “额…没问题,我上还有闲钱多的是,没问题,倒是你…”林文龙话未说完,高博一拍桌子,“好,就这么定了!”    众人把薯片饮料都搬到另外一张桌子,留下一张桌子作为赌桌,拿起一副扑克牌,请了田甜当荷官,还别说,田甜这样一个大美女,当起荷官来,确实有模有样的,看得在场男直咽唾沫,惹得一干富家女孩很是不快。    直到这时,那班纨绔子女还是不明白梭哈怎么玩,一个个瞪着大眼看着牌桌,林文龙这次不但自己丢了面子,单是这群没见过世面的纨绔就让他感觉大煞风景。    赌局开始,照旧是一人一张牌,高博对于这种屡屡挑衅自己的纨绔子弟,自然不会手软,看了看林文龙的底牌,一张红桃A,自己这边是一张红桃K,自己依靠透视眼,便能够提前看清牌局,选择是否下注,当下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田甜接着发第二张牌,高博与林文龙都很专业的捻起了牌角,而后翻开牌来,林文龙是一张方片Q,高博则是一张红桃8,牌面林文龙比高博大,由林文龙先下注。    “好!我压一千块!”林文龙说着将这里现成的筹码推了出去,看了看高博,说道:“跟还是不跟?”    “跟,当然跟了,这么好的牌,怎么不跟?”高博说完将一千块的筹码推了出去。    这是,旁边一个富家千金睁着大眼睛,看着牌面,问道:“你们怎么不把最底下的那张牌翻出来啊,还要等到最后翻,这不是麻烦吗?”    “扑哧”高博当场就忍不住又笑了,这群富家子女也真是逗,不知道就不要随便发问,否则只会被人们认为不懂装懂,贻笑大方。    林文龙当场脸就沉了,看了看她的男朋友,她的男朋友自然会意,当即把她拉到一旁,开始小声的嘀咕开了。    接着发第三张牌,两人同时翻牌,林文龙是一张方片K,高博是一张红桃J,按照规则,还是林文龙先下注,只见他又推着一千块的筹码出来,想了想,又推出了一千块筹码,“我压两千块筹码,跟不跟!”    高博看着自己的牌,有三张都是红桃的,运气好的话可以同花顺,差一点的话也是个同花,虽然对面的牌看起来是AKQ,连成一线,既有可能是顺子,但是林文龙的牌最大也就只能是顺子,自己要是可以博得同花的话,那也是稳赢。    “好,我跟!两千就两千!”场面上已经有了六千赌注,“荷官大人,发牌吧!”高博笑着看着田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田甜甜甜一笑,玉手接着发牌,两人拿到牌,几乎同时翻开,林文龙那边是一张方片J,而高博这边是一张红桃Q…

重要声明:小说《全能透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