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青牛哥请帮忙

    根本想了一会儿,索不再去思考,但是有一点事可以确定的,老爸目前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才对,否则一切都说不通,提醒老爸以后多提防点就是了。

    回到家里,时间已经九点多了,看到高博回家,老妈脸上终于舒展开了,急忙去准备水,倒是老爸,很镇定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看见高博回来,对着高博招了招手,示意他坐下。

    “小博,你这几天老是里里外外忙个不停,跟老爸说说,都去干了些什么啊?”老爸饶有兴趣的问道,看他的样子却又像明知故问。

    “爸,你这是什么眼神,你儿子一没去偷,而没去抢,用不着审犯人一般这样看着我吧!”高博笑道,“我知道,你是想问我今晚干嘛去了,对不对?”

    “嗯!不愧是我的儿子,竟然能够知道老爸想的是什么,那好吧,你就说说你今晚去干什么了?”老爸还是那副眼神,微笑着说道。

    “爸!那位埋尖刀的装修工已经差不多废了,没有三个月是下不了的!”高博郑重说道,“还有,关于幕后是谁,我已经调查清楚了!”

    “调查?你又不是警察,怎么调查,拿什么去调查?”老爸眉头皱了起来,不解的问道。

    “爸,你就别问了,我自然有我的方法,但是你放心,绝对是正当手段查的,不会涉及到人安全的!”高博信誓旦旦的道。

    “正当手段?难道你的同学是警察还是私家侦探?小博,我跟你说,老爸的事老爸自己有分寸,但是我绝对不愿意把自己的儿子牵扯进来,你懂吗?”老爸的神色变得有些凝重。

    父子俩在客厅你一言我一语交谈半天,最后高博总算是说服了父亲,打消了父亲心中的大半疑虑,心里却在不断的嘀咕,父亲看起来在平凡不过了,这个家庭也很普通,高天雄为什么不直接对付来得更为简单,在这般思考中高博渐渐沉沉睡去…

    第二天,高博一来到学校,还没到教室门口,就看到楼道里围着许多人,什么事呢?这么闹,一路走过,许多人看见高博,便开始低语起来,“诶,这不是高三三班的高博吗?这家伙估计真的跟她有很大关系呢,都到他们班里去了,不离十啊…”、“这不是那天被垂青的那位高三的吗?真想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诸如此类话语,高博听得莫名其妙,什么他跟她,说了半天,自己愣是听不懂一句,读到高三了,连句人话都不会说,说出去也不嫌丢人…一路来到了教室门口,竟然有很多自认为长得帅的班草徘徊在三班的走廊前,有的跟本班的女生聊得很欢,像这种百草齐发的现象是不多见的,五六个都是这个样子,在高博眼里看来,这都是装出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吸引某些或者某一个女生的注意,太烂俗了…

    进到教室里,高博终于明白了是一种什么况,刚开始还很兴奋,以为是岳紫萱回归了,因为她的座位上正坐着一个女生,文静的翻着书本,对外界的一切置若罔闻,旁边林悦表很是郁闷,正趴在桌子上装死…

    那位女生不就是田甜吗?高博终于明白为何今天高三三班人气会这么高,敢是这妮子转到本班来了,而且不偏不倚,就代替了岳紫萱原来的位置,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林悦会那么郁闷了,虽然都是美女级别,可是同一级别也是有所区别的,就好比秋月和骄阳,都是会发光的物体,可是两者之间同时出现的话,那一个会更加的引人注意呢?相信不是脑残的话,都应该会作出正确的答案。

    高博的座位是第四排第三桌,岳紫萱原来的位置也就是现在田甜坐的位置乃是第三排第四桌,也就是两者间距离很近,这不?看到高博到来,班里就有人想要趁机会展现一下了,班里公认的最帅的佟飞走到高博这边,拿着一本厚厚的书籍,美其名曰请教问题,高博一看,差点两眼一发黑,这本书他哪里找来的,这二货要问的问题竟然是数学史上最著名的“哥德巴赫猜想,1+1为什么等于二…这不摆明了坑爹吗,再看看他本人,正在看着自己上穿的崭新非主流装,皮带都斜到大腿了…

    “我不会,你去找老师吧!”高博直接盖上书本,心道老子可不是你泡妞的牺牲品,佟飞刚想要说什么,脸一瞬间就红了,他也看到了自己问的问题,假装咳嗽了几下,灰溜溜的到后面去了,佟飞到后面去了之后,田甜才合上书本,看向高博这边来,对着高博甜甜一笑,而后继续阅读她的书。

    高博的脸瞬间就跟苦瓜一样苦,这田甜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是个九天玄女转世,不食人间烟火,自己可是连人家几罩杯都知道,深知这个女孩的不简单,她可以变极品尤.物,也可以变出尘圣女,可是明明认识的,你这么一笑又是为何想要让焦点转移到这一边来么…

    果然,一笑过后,高博缩了缩脖子,周围的温度又降了许多,明显的感觉到一群男的目光变得冷冽异常,目光可以杀人?目光可以杀人!

    就这样,高博整个早上在这种冷冽的目光中艰苦的上完了课,一下课,狠狠的瞪了田甜一眼,才忿忿的离去,可是田甜的一个无辜的表,让高博差点就走不出教室门口…

    走在场上,高博边走边踢着地上的石子,无聊到蛋疼…

    “我到死心塌地…”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高博拿起来一看,竟然是青牛哥,奇怪了,自己已经没有在委托他办事了,他打电话里是为何事?

    “喂!青牛哥啊,早啊…”高博随口说道。

    “……嗯,早!”电话里青牛哥差点被噎到,“高博啊!说实在的,这次轮到我有求于你了,这个忙还请你务必帮啊!”

    “嗯…请我帮忙,青牛哥,你不是说笑吧,以你的实力都有搞不定的事?”高博有点不明所以。

    “唉,据易的事,还是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再说吧,电话里说不太方便,还有,我已经叫小秦开车去二中接你了,你中午就过来一趟,如何?”

    “别,千万别,我自己去就行,不劳烦小秦了,我现在就去,你叫小秦折回吧!”高博一听还专车接送,当场就吓了一跳,要让人家知道自己与的关系,管是父母那一关自己就过不了了。

重要声明:小说《全能透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