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硬物

    第二天,大约到了六点半左右,两人才没有在缠绵,“紫萱,话说我建议单真的应该洗干净,要不等那些钟点工来了,智商高一点的可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智商低一点的没准就认为是凶杀案的现场物证了,再说了,这两者也是半斤对八两,都不是什么好事,啊,听话,去把那单洗了,然后一起去上课!”高博躺在沙发上,挑弄着旁边的岳紫萱道。

    “不去,要洗也是你去洗,我从小到大就不会干多少事,你以为蛋花面真的是我最拿手的啊,那是我临时抱佛脚,这几天学的,味道还不错吧!”岳紫萱道。

    “嗯!味道确实不错,买一送一,吃一碗蛋花面,还送了一个水灵灵的人,倒贴的也将就了!呵呵…”高博调侃道。

    “去你的,谁倒贴了,我这叫报恩,以相许,你非但不感动,还这么说,这世道,哎呀…我说你的猪蹄能不能别乱摸了,去…”岳紫萱把游上的猪蹄打开,起穿好衣服就进了卧室。

    高博心想这还有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呢,还可以再睡一会儿,继续疲懒的躺在沙发上。

    “咔咔咔咔咔”随着这一连串的声音传来,高博的睡意全无,这声音怎么听起来那么刺耳,“哎呀,这是什么东西在抽风啊,叫声这么难听!”

    寻觅声音的来源,声音是从浴室里传出来的,打开浴室门门一看,只见岳紫萱披头散发,穿一件单薄睡衣,看起来骖人的,旁边的洗衣机一个劲的哆嗦,“我说你这是在干什么啊,你家洗衣机还真是不同凡响啊,声音这么响,最起码也是个战斗机级别的吧!”高博已在门框上,双手抱臂,笑着说道。

    “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里面就是那单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把整张单都塞进去了,没弄错啊,也不知道声音怎么这么响,怪事啊!”岳紫萱郁闷道。

    高博眼睛瞪得滚圆,“我说你这有没有加水进去啊?”

    “没有,直接就塞进去了,这单还真是分量足,塞进去满满的,还用得着加水么?”岳紫萱回道,就像个不懂世事的小姑娘。

    高博一个箭步跑过去把插头拔了,一摸,还是滚烫的,打开洗衣机,真是不出所料,冒烟了~“我说你以为这是干洗啊,怪不得叫的那么响,晚拔一会儿,估计你家这电路也就废了”

    在等车的途中,高博抽空给爸妈打了一个电话报平安,一夜未归,这是人之常,“妈!是我,我现在就在路口等车要上课呢,没什么事儿,报个平安,嗯,我吃过了,好,拜拜!”

    旁边,岳紫萱搂着高博右手,小鸟依人,表很美,“我说紫萱,用不着这样吧,这前脚我们才刚好上,用不着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吧,低调点,行不?”高博皱着眉,被这样挽着,确实感到从心底里头的别扭。

    再三劝说,总算是松手了,不过不用说,就岳紫萱今天这态度,坐都要坐一起,那脸跟喂了蜂蜜一样甜,是个人就不难看出两人的关系。

    刘平依旧在后面,不过看到两人的关系发展的这么快,还是有点讶异,偷偷凑了过来:“高博,这单独辅导就是辅导那个吗?你们直接跳过中间的那些追求的步骤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这张嘴别给我乱八卦,我可是不想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高博还想说下去,旁边岳紫萱的脸色已经是晴转,就快雷阵雨。

    到了学校,岳紫萱的心是不错了,单相思了三年,总算在高三的时候得偿夙愿,不过高博却还有疑问,这对象不是别人,正是岳紫萱的好姐妹,好同桌——林悦。

    按照岳紫萱的话说,饮料里最多就是维生素片,再狠一点就是泻药,可是那分明是强劲的伟.哥啊,岳紫萱骗自己那是不可能了,也就是说林悦在说假话,可是她又为什么要瞒着岳紫萱说谎呢,给自己喂那东西有什么作用?

    瞥了好几回,都被岳紫萱给瞪了回来了,这林悦看起来正常的啊,高博也搞不清楚她那样做目的何在,索不再去想。

    还好,今天早上没有罗吟湘的英语课,不过回想那一幕幕难堪的同时,对于昨晚尝过了那种美好感觉的高博来说,他倒希望那天真的能够再坚一点,这罗吟湘虽说已经生过孩子了,但是保养得好,脸蛋材都不逊于岳紫萱,而那种成熟御姐的风是岳紫萱再怎么弄也搞不出来的,一个早上就这样胡思乱想度过了。

    中午,岳紫萱和她的姐妹圈去吃饭,本来是要拒绝的,想要和高博一起单独吃,侣之间吃饭那是一道程序啊~

    不过高博说要回家一趟,也就没有勉强,打了公车,高博却没有往回家的路子去,而是绕过了天桥,来到了大圆环地带,看着外面车水马龙,一段六米宽的路,要走个十来分钟才过得去,可想而知这里的繁荣程度。

    大圆环就是在中部建有一座标志的‘凤临霄汉’的雕像,一头使用简体风格铸造的高达五米的金属凤凰,下面还有直径二十米,高七米的圆墩台,是中海市的标志建筑,取其意为中海市宛如这头凤凰一样一飞冲天,直达霄汉。

    【传说这个圆墩下面便是整个中海市的‘地眼’【注:一个城市阳二气交汇的地方】,虽然是一些名气极大的‘神棍’所言,但是这种事宁可信其有,按他们说,在这地方建上一座阳气旺盛的凤凰,镇压地眼,因为凤凰浴火重生,阳气自然大,便可令城市发展蒸蒸上,此为题外话,毕竟透视这个话题要想写出点新意,就必须加点东西的,呵呵~】

    来到了父亲盘下的店面,只见父亲正忙着告知哪些装修材料应该在哪里摆放,忙得不亦乐乎,估计装修也就是这两天的事吧。

    “爸,装修队什么时候来啊?”高博冷不丁从背后冒了一句,让父亲吓了一跳。

    “你这倒霉孩子来也吱个声啊,吓我一跳…诶,小博,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逛啊,来,看看,你也来给一些小意见,看看哪里怎么弄…”说起装修,父亲话不绝口。

    高博哪里懂得什么建议,不过老爸正在兴头上,不好悖了老爸的雅兴,就随意看了起来,这店面还是虽说是第二次看,前一次老爸远远指给自己看的,这里面还真是第一次来,这里面分为上下两层,楼下两间,楼顶两间,楼顶一间是作为在这里休息,吃饭用的,其余的都是要作为摆放货物的空间。

    本来高博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就四处乱看,地面之前已经先叫了一直装修队弄好了,不过楼顶作为休息吃饭用的那一间,已经有一张摆在那里了,估计老爸这几天就是在这里午休的,“爸,以后装修完了,你还把那样放吗?”高博随口问道。

    “不用,这一件不用怎么装修,贴贴瓷砖,吊吊顶,就很舒适了,以后也摆那里,毕竟放在那里不占位置!”老爸指了墙角的一张软

    高博继续到楼下乱看,当踩过一片瓷砖的时候,高博的教下意识的感觉到里面好像有什么硬物,因为此时的瓷砖虽说基本铺好,可是地下还是一层沙子啊,有什么硬物的话,只要踩在受力点上,就会有所感觉。

    高博觉得奇怪,下意识的开启了透视眼,看了一下这块瓷砖下面,不看还好,这一看之下,顿时英眉倒竖,怒从中来。~

重要声明:小说《全能透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