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病房里的争执

    待到高博醒过来的时候,入鼻闻到的是一股既熟悉又不好闻的消毒药水味道,刚要起来动一下,只觉得左臂一阵刺骨钻心的疼痛传进神经中枢,痛的他龇牙咧嘴。

    “别乱动,你的左臂被砍刀给砍得很深,深入骨头里,想要痊愈还要好久呢,现在好好的躺着吧!”一个滑腻入骨的女人声音从边传来。

    高博往右边看过去,竟然是被自己救走的萝莉美女,其实说是萝莉美女有点不合适,人家只不过脸型长得比较萝莉而已,材那是一个“赞”字了得。

    “哦,原来是你啊,你不是已经逃走了吗,怎么会?..”高博很惊讶,自己是怎么到的医院,这位美女又是怎么在自己边的。

    “以后叫我田甜吧,谢谢你救了我,要不是你,估计我这一生就完蛋了,你也太彪悍了,我赶到的时候,那群该死的小混混已经不见了,只有你倒在血泊中抽搐,鲜血满地,警察还没有到,就只有先把你背起来,跌跌撞撞向医院走来了!”萝莉美女声音甜甜道。

    原来人家叫做田甜啊,果然是个很甜美的名字,好听!不过,事的经过高博还是有些连贯不起来,通过一番谈话,才了解了一个大概。

    田甜美女跑了之后,马上到了一处比较远的公话亭报警,而后想要折回,看看高博这边的况,不想,那店面已是人去楼空,于是就在附近寻找,终于找到了高博,接下来就是背着高博去医院,再然后,就醒了~

    “哦,对了,你是背着我来到医院的,看不出来啊,你还健壮的嘛!”高博露出吃惊的神色,一副眼睛简直要瞪出来了。

    “去你的,人家可没有那么强的体力,从那里到医院可足足有八里路呢,我是背着你到主路段,搭出租车才到的,打车的时候,人家看到你满鲜血差点都不愿意载了,要不是我的人格魅力,你这小命就没了,还弄脏了我一件衣服…!”田甜说的绘声绘色。

    “人格魅力,不会是那位出租车司机也对你..?”高博露出疑惑的神色,双眼不断的看着田甜的前巨物。

    “才不是呢!你想到哪里去了,那是一位老大叔,人很好的,是他帮忙把你抬上担架的,要不我哪有那么大的力气,你个小色鬼!”田甜锤了高博一下,痛的高博再次龇牙咧嘴。

    “哇~~~口味还不是一般的重,老大叔啊!”

    两人经过这样的事件,总算是认识了,而且,高博发现田甜原来也是一名高中生,而且还是中海市第一中学的高三学生呢,只不过为什么会遭到不法分子【河蟹】扰,而且还会成为体育彩票内部的‘托’,这些就不得而知了,高博也不想问,人家想说自然会说。

    就在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调笑着的时候,门开了,一个人影快步冲了进来,脸色苍白,脸上写满了担忧之色,高博一看,正是施诗。

    “施诗?你怎么来了?”高博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不过待大脑运转,立时变了脸色,由那种带着一点惊喜,惊喜之中带着一点疑问的表转变为平淡,而后像是没有看到施诗一般,继续与田甜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

    田甜也是那种聪慧的女孩,高博的脸色变化她全看在了眼里,心里自然多少也猜测出了一点东西,当下起道:“现在快十二点了,我到下面去买点补体的东西来给你,还有,我已经通知了你的爸妈,他们应该快到了吧!你们聊哦!”田甜说罢起出去了,留下施诗与高博两个人独处。

    施诗刚想说些什么,房门又被打开了,高博的爸妈还有刘平快速的走了进来,脸上写满了惊惶之色,“小博,你没事吧,怎么样了,左手怎么缠了这么一大卷的绷带啊~”老妈担心道。

    老爸虽然没有说什么,不过也是双眉紧蹙,盯着高博的左手臂上面厚厚的一圈绷带。

    “我说小博啊,你怎么一出去就遇到了这个事呢?不是说好了是去见小诗的吗?你一出去就是整晚,手机也没有带,把我和你爸急的,中午一个陌生的女孩打了电话给我们,我们这才慌忙赶来,怎么样,你体其余地方没有伤着吧!”老妈不住的那里看看,这里摸摸,慈母之溢于表面。

    医生来了之后,几人详细询问了高博的伤势,得知问题不算严重,只要多补充一些钙质的营养品。应该会恢复得很快,就是血流得多一点,体会比较虚弱,需要好好的休养几天。

    至此,爸妈总算是稍微松了一口气,他们最怕的就是高博被砍到那些什么器官啊,那就悬了,本来老爸老妈还想多留一会儿的,不过,看到自刚才就一直默默站在一旁的施诗,心下都明白一些微妙,也就都退了出来,顺便把刘平也给拽了出来。

    病房里,就剩下施诗与高博两个人,屋子里短暂的陷入了一种很是压抑沉闷的气氛之中,最后还是高博率先开口,“坐吧,有什么事就说!”

    施诗这才一咬牙,坐到了椅子上,憋了许久,才说到:“高博,昨晚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与文志真的没有什么,他只不过是听说了我体不太好,到我家来看我而已,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的!”

    高博听到施诗称呼陈文志为‘文志’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这称呼都变了啊,还说没有什么,而且她这一来开口就急于解释,如果真的没有发生什么的话,以她大小姐的格是不会这般做的,就好像那种做贼心虚一般,因此,这番话听在高博耳朵里,显得是那么的格外刺耳,简直听不下去。

    “我什么也没说,你说这么一大堆话又是什么意思,我也很好奇,你为什么一来就急于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你与陈文志有什么与我无关,你这般解释,又有什么意义!”高博脸色冷淡的说道。

    施诗第一次这般像做错事的孩子在一个大男生面前解释,不曾想就遭到了高博这般冷言相对,心里不由得升腾起了一股火气,再一想起刚才高博与那位姿色容颜不逊于自己的女孩说的那般高兴,开心,心底深处一股酸酸的感觉涌了出来,无法遏制。

    “我好言好语来与你解释,你却如此的态度冷漠,你什么意思?是我欠你的吗?”施诗撅着嘴,脸色很不好看。

    “你不欠我的,你我从来就没有过什么交集…”高博还想说一些什么的时候,那双透视眼瞟到了门外,赫然看见一个令他火起的人物——陈文志,这一下子心里联想到了许多,当下闭上了眼睛,“我累了,要睡觉,没有什么话的话,就请出去,外面还有人在等着你呢!”高博说完把头偏向一边,理也不理施诗。

    施诗被搞的莫名其妙,外面有人等她,会是谁呢,记得自己是独自前来的啊,再听着高博冷漠的逐客令,怒而起,看着高博,咬牙切齿,恨不得想要从高博上咬下一块来,心里五味杂陈,两人的关系怎么会变的这样,一系列的复杂绪击的施诗心头起火,却又不知该怎么疏导,以什么理由来疏导。

    “哼…!”留下一声气哼,施诗气呼呼的夺门而出。

    高博睁开眼来,眼睛里是一种无比灰暗的颜色。

重要声明:小说《全能透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