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广场上的不可理喻

    手术进行了整整两个小时,等到林苏苏的父母赶来的时候,那些来探望的男生早就走的七七八八,只有高博和刘平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他们也只是来献殷勤的,若是一不小心,林苏苏有什么三长两短,在场的这些人都逃不了干系,虽然说他们也没有做什么,可是人家的父母会信吗,所以很多男生都找了各种理由借口逃也似的跑了。

    刘平本来也想走,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拉着高博一起走,果然没好事,想要走,却被高博給拉住,有你这么不讲义气的吗,你既然要追求人家,就得拿出一点诚意,若是学刚才那些家伙一样跑路的话,估计以后也没戏唱了,高博这是在为他“着想”呢!

    “这两位应该是苏苏的同学吧!哎哟,真是多亏你们了,刚才我们也从值班医生那里了解到了一点状况,只不过苏苏现在怎么样了?”林苏苏的妈妈一脸着急,在原地打转,倒是林苏苏的爸爸一看就是一个做大事的人,在这样的时刻还懂得基本礼数。

    “叔叔阿姨!你们放心吧,苏苏她问题发现得早,应该会没事的,就是动手术的地方涉及到动脉,可能会相应的麻烦一些,所用的时间比较久而已,我想应该会做好了吧!”高博平静说道。、

    林苏苏的爸爸还要再说些什么,“吱呀“一声,手术室的门开了,两个护士推着手术车走了出来,林苏苏的母亲马上跑过去,神紧张的不得了。

    “对不起,病人现在还处于麻药期,我们会将她送入加护病房,让她好好休息!不能受到打扰!”护士的声音很是甜美,高博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啊,仔细想了一下,哦!原来就是那天在施诗病房门口的那位。

    林苏苏的爸爸上前去,看似很随意的掏出一个红包,非常自然的塞到了那位主刀医师的手里,虽然说送红包在做手术前比较好,但是手术后再送也不迟啊,至少以后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需要到别人开刀,那也比较好使。

    “你们就是病人的家属吧!你们放心,病人的手术很成功,还在大腿内侧的动脉中,那碎片就已经被我们给取出来了,说出来还是我们的责任呐,竟然在当时没有处理好,险些酿成大祸,现在病人由于打开了动脉,所以子比较虚弱,不过已经没事了!”这位主刀医师看样子确实是一个老手了,技术那肯定是了,高博指的是在对人方面,先收下了对方的红包,脸不红心不跳,而且对方会送红包,说明了是有背景阔绰的人,不会在意先前医院的过失,这才说出是他们的责任这样的话,看来做人也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呐。

    林苏苏的爸爸一个劲的道谢,当然了,只要是厉害点的人都能够知道,这世上最可怕的人是什么样的人,也许你会说是小人,或者说是伪君子,其实都不是,最可怕的人就是医生,再强悍的首脑人物也有生病的时候吧,这个时候可以主宰他们生死的自然只有医生,手术刀稍微一偏,或者是药量给你稍微一改,都是不可挽回的。

    “哦,对了,我差点忘了,其实你不应该谢我的,这是我分内的事,你真正应该感谢的是那边那位小伙子,要不是他,恐怕令就真的有生命危险了,当时只要再晚那么几分钟,碎片就会随着动脉血液流进心脏,到时候…”那位主刀医师好处也得到了,面子也挣了,自然想要一边清净去了。就把林苏苏的爸爸推到自己这一边来。

    高博这边自然就烦人了,那个林苏苏的爸爸非要拉着自己与刘平两个人去医院旁边的那家“雅人馆”吃上一顿,表示感谢,你说见过的,没见过这么的,过头,就会过火,这是常识啊!

    高博委婉的拒绝了,“林叔叔,我们两个现今已经是高三学生了,学业为重啊,下午还有课呢,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改天聊!拜!”拉着刘平走了。

    公车上,“诶,你说今个儿怎么是这么多啊,不偏不倚,刚好拉着你去看望林苏苏,她就抽了,你说是不是你气运太差了,谁见谁倒霉啊!”刘平在旁边嘀咕着。

    “你还说,我午饭还没吃呢,还牛排呢,现在连面包都吃不上,马上就要上课了,要不是你非要拉着我去看她,能发生这么多事吗?你还有理了,你跟我坐这么近,就不怕我把煞气传染给你,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高博饿着肚子,说话没好气。

    “好啦,我知道是我不对,不过这也不能全怪我啊,是吧,你想啊,要不是我差阳错的拉着你一起去看望那个林苏苏,那么她体内的碎片发作了,又有谁知道是什么况,也许一个鲜花一般的生命要就此凋零,说起来你我都机缘巧合的救了她一命呢,他老爸不是使劲的谢你了吗?这种感觉肯定很满足吧!”刘平正说着,忽然想起了关键问题,“诶,对了,话说我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你刚刚在病房的时候不是一口咬定她体内的碎片就在大腿动脉吗,你怎么知道的,连医生都惊讶了,都没照X光啊,你就那么肯定,还真让你说中了,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呀,很神奇呢!”

    “额…这个…我猜的啦!”高博不想解释太多。

    “猜的?…………………………..”刘平。

    还好,下午的公车客比较少,一路上几乎就没有停过,两人到班级的时候,堪堪打铃。

    又是三节枯燥的题海战术课,这些习题对于高博来讲真的没什么难度,不过却是极度的无聊,你试着连续张口闭口两百次,嘴酸不酸,那是肯定的啦,虽然很容易,但是量多了就受不了了,对此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像个机器一般不停的运转着。

    终于挨到了下课放学,高博整个人就像一阵风一样飘出了教室,沉重的枷锁得以解开,也随之得到释放,他现在的就是狠狠地吃上四碗饭,喝上一碗汤,太饿了,中午那么一闹腾,真的受不了。

    回到家里,妈妈已经做好了晚饭,哇!红烧鱼,烧带鱼,大闸蟹,墨鱼汤,天哪!晚餐好丰盛啊!…

    吃饱喝足,高博在卧室里无聊的浏览着网站,睡又睡不着,百般无聊之际,一个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来电显示,“大小姐”

    “喂!什么事?我睡了!”高博其实不太想接她的电话。

    “睡了也得给我起来,我有事要问你!”电话里施诗的口气强硬。

    “我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了,不想起,有事要问的话,就在电话里说吧!”

    “不行,一定要见面才说,到喷泉广场来,NOW!”电话里头施诗尖叫道。

    “你变.态啊!这么冷的天你怎么老喜欢往那里跑,上次去一次,我的整个脸都湿润了,风流涕淌啊!不去!”

    “你要是不去的话,我就一直坐在那里,等到你来为止!”电话里传来了嘟嘟的声音。

    “敢玩起苦计了,不行,要是这妮子真的那股执拗劲犯了,在那里坐上一个晚上,免不了要大病一场的!”高博终究是不忍心,马上出门,“妈!我有急事,可能会晚一点回来,你可以先睡!”

    赶到喷泉广场,只见到那丫头蜷缩在旁边的座椅上瑟瑟发抖,小脸都被冻白了。

    高博走过去,把外脱下来给她披上,“说你变.态你还不承认,这么冷的天你要冻死了,没有人会知道的!”高博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

    “你…不是…不来了…吗?怎么自己犯…来了!”施诗哆嗦着说道。

    看见她还在打哆嗦,高博那心疼的,一把将她楼过来,然后紧紧抱住,起码这样,她就不会那么冷了,“对,我就是犯.,要是你被冻死了,以后我可不敢再到这喷泉广场了,怕你会魂不散呐!”

    被高博紧紧的搂着抱住,施诗感觉特别的温暖,内心甜滋滋的,一股暖流流进心田,当下很自然的双手反抱住高博,好像这一刻两人终于放开,她不想错过这美妙的一刻。

    “我听说早上放学的时候,你去看了那个五班的林苏苏,还救了她一命,有没有这回事?“施诗在高博的怀里问道。

    “你这么冷的天叫我出来,该不会就是为了这事吧?”高博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你说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啊?”施诗紧抓着问题不放。

    “好,是有这么一回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我做的不对吗?奇怪了!”高博有点不理解。

    “可你就不应该为她那么着急,我听说你抱着她上手术台,还很是着急的叫主刀医师赶紧手术,甚至为她做了担保,她跟你究竟是什么关系,你为了她这么紧张?”施诗越说越激动,最后脱离了高博的怀抱,撅着嘴道。

    “诶,瞧你怎么说话呢,那种况,万分危急,换做是谁都会那么做的,我也想当时不在场啊,可是我既然了解了为其中的况,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嘛,大小姐,你也管的太严了吧!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我做什么还需要你来管我吗?”高博听她说的有点不靠谱,心底也升腾起火气来,这么冷的天就为了这档子破事儿,这不是脑子有坑嘛?

    “不对!你那样做就是不对,我怎么没见你那样紧张过我,她凭什么?”施诗依旧不满叫道,而且越说越让高博听的不太理解。

    “是刘平那家伙告诉你的吧,这混球,就是他把我拉去的,要不是他,我也不会出现在市中医院,话说,即使是这样,我也觉得我没有做错啊!”

    “对,就是他告诉我的,那又怎么样,你就是做的不对,你去死~~~”施诗歇斯底里的喊起来,以为高博会放下语气说话,不想他也越来越大声。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没什么事的话我要走了!”高博不耐烦了。

    “你走好了,你快从我视线消失!”施诗倩眸开始由一层迷蒙雾气泛起。

    “你,…再见!”高博转就走。

    “你要是走了,以后我们就斩断关系,形同陌路了!”

    高博也不爽,这女人真是有病,说话前后矛盾,大小姐脾气上来,谁也不管,当下头也不回地走了。

    “高博!你混蛋!”施诗说完这句话,泪水模糊了视线,蹲在原地哭了起来,在她认为,高博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她不容许有这样的事发生,可是为什么这个混蛋就是不认错呢?为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全能透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