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玻璃碎片惹的祸

    今晚,高博的心不怎么好,他约施诗出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要问清楚那天为什么没有去看望他,不过结果令他很是失望,施诗竟然一个字都没说,只是以沉默应对,想来并不是因为某些事而无法来看他,纯粹的就是不在乎他。

    想到这里,高博的心里竟然涌现出一股又酸又痛的感觉,说不出的难过,看来这妮子是真的喜欢上了五班的那个陈文志了,也对,人家什么背景,,长得又不比自己差,青梅竹马与两相悦差别可不是一般的大,那是四个字的差距,自己有点自作多了。

    回到家里,顺手拿起一本《全方位复习总纲》就随便的看了起来,这是老妈从门外走进来,端来了一杯刚刚泡好的,唉,还是爹妈最亲啊!

    “小博啊,高三了,要多多注重体,现在寒冬腊月的,你又刚出院,子虚,还乱跑,喝杯,早点睡,以你的功底,不用这么拼命的!”老妈关怀道。

    “老妈!你有见过一米七五的健硕男骇倒下么?你儿子的子结实着呢,不用心,我也就看看而已,毕竟一星期没摸书了,找一找那种感觉!放心吧,我等一下就睡!”高博对于母亲,说话很是乖巧。

    第二天虽说是星期六,可是因为是高三,还是要去上课的,只有星期天才是真正的放假,不过这一次高博学乖了,再也不敢去坐校车了,听说学校好像要取消校车制了,为什么?开玩笑,一趟校车单程的而已,就让学校付出了十几万元的医疗费和补偿费,在这么开下去,想想就慎得慌。

    所以高博自然是选择坐公交了,一上公交,想不到的是,这里竟然都是中海市二中的同学,看来传言是真的,校车真的没人敢坐了。

    “高博,到这边来,这里有一个位子,留给你了!”一个留平头的大个子在向高博招手,这是高博读高一和高二时的同桌,叫刘平,因为现在是高三,所有人都分开来坐,不过两人的感确实很铁,高博笑着走了过去。

    “诶,休养了几天,体还好吧,那天看你之后,你就出院了!”刘平问道。

    “你看我像是那种弱不风的人吗,早就好了,要不也不会这么早就出院了,倒是听说还有几个同学躺在医院里,怎么回事?”高博想起了那些仍然昏迷不醒的同学。

    “唉,算他们倒霉,坐的那一边据说就是校车翻到的那一边,粉碎骨折,没有几个月是别想下了,其中就有五班的班花林苏苏呢!这几天一放学就有很多她的追求者跑去看望她,你也知道,高三的时候,很多没有恋的都会自动组合,为了不让人生留下遗憾,他们觉得这是个大好机会,把门槛都踏破了!”刘平说话的时候双眼有点痴迷。

    “呵呵,你也不用装纯了,我想你也是其中的一份子吧,这种事怎么可能少得了你,看你那迷离样!”高博直接揭穿。

    “要不这样,放学了,你陪我一起去看她,我已经去过三次了,再去的话就没有借口了,你陪我去一趟,如何?”这才是刘平想要说的话。

    “行,不过午餐我要吃牛排,你请客!”

    “…成,就这么定了!”

    下了校车,高博与刘平并肩走在一起,两人一个一米七五,一个一米七八,长得又都很健硕,那些平时在校门口乱逛的校园小混混看了都不敢上前,也就只会欺负一些弱小的同学罢了。

    “吱呀”一轻微的刹车声,一辆黑色雪佛兰景程停在了校园门口,一个动人的倩影走了出来,没错,是施诗,他老爸送她来上学。

    看了一眼施诗,施诗也看到了高博,正想要打招呼,却见高博一把拉着刘平直接往校内走,压根就不等她,气得直咬牙。

    “诶,我说你们俩怎么回事啊,闹矛盾了,不可能吧,你们俩青梅竹马,从小战到大,还真没有见过你们闹得这么僵的,出啥事了?”刘平也是这个关系圈里的,虽然没有高博与施诗的那种关系,但也是好朋友。

    “没有,人家现在已经名花有主了,我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懂了吧!”高博很是不耐烦。

    “名花有主了?可惜了!”

    “可惜什么?你想怎么样?”

    “哦,没有,我说可惜了你这么帅,他却没有看见!”

    高三的课程还真的是很无聊,整个早上就一直坐在教室里写习题,用老师的话来说,就是题海战术,这是最老也是最有效的办法,所以,就命令全体学员死命的做习题。

    放学了,刘平精神焕发,第一时间拉着高博上了71路公交车,“市中医院!”

    “诶,我的牛排呢?你还没兑现呢,哥们我现在是饿着肚子呢?”高博怨念很深,还没吃饭就要去探望病人,实在是没有了能量,燃不起激

    “你放心,探望完,我们去牛排店吃一顿,比食堂里的好吃多了,嫩多了!”

    来到了市中医院,原来林苏苏病房是在五楼的510,一番折腾,总算是到了510,不得不说,这林苏苏的号召力果然够大,连市三中的都能够召唤来,这里已经有不下五位男生了,真不知道这些人坐的是什么交通工具!

    刘平早有准备,书包里已经准备好了探望品,献媚地走上前去,“林副班长,我又来看你了!”

    林苏苏涵养很好,依旧微笑着,不过还是能够从她的眼光里看出一丝不耐和厌烦,“谢谢你了,刘平!”

    “诶,这位是?不是你们班的高博吗?谢谢你也来看我!呵呵!”林苏苏看见高博到来,笑容很是灿烂。

    “额,想不到你认识我,这次来的有点匆忙,没有准备好探望品,不好意思了!”高博讪笑了一下。

    “没关系,我真的没想到你能够来看望我呢,我好高兴!”林苏苏毫不掩饰,笑容甜美。

    就在众人聊着天的时候,林苏苏突然面色难看,蹙眉呻吟了起来,不一会儿,光洁细致的额头已经密布了细密的汗珠。

    众人连忙叫来了医生,却观察不出有任何的症状,但是林苏苏的呻吟声越来越大,高博觉得事真的有点不对了,当下再次使用了他的一双“神眼”,开始注视着林苏苏的体,顿时,几天前看施诗的那一幕令人喷血的场景又出现了,剥糖果纸一般,层层剥开,一具美丽的出现在了眼前,让高博一阵口干。

    他继续加大马力,顿时那具又出现了变化,开始全出现了密集的血管纹路,以及骨骼,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比X光还要透彻,直达本源。

    上下扫视了一番之后,高博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在林苏苏全那些比较粗大的动脉血管,也就是大腿内侧的动脉,有三块细小的碎屑,看着细小,但是在人体内那绝对是致命的危险玩意儿,这三块碎屑竟然是玻璃碎片。

    这些医生还真是够行的,这么危险的东西竟然没有处理好,就残留在了病人的体内,要知道动脉血管的运行速度,一旦血液运行到了心脏,那林苏苏就完了,那三块玻璃碎片绝对是死神的召唤。

    “医生,快,赶快给病人做手术,她的动脉里面有异物,赶快,动脉的血流速度我想你们应该清楚,那些异物流到心脏会有什么后果!”高博急忙催促赶来检查的医生。

    检查的医生顿时手足无措,他只是个实习的,这方面根本不知道,也来不及疑问高博是怎么知道病人动脉里有异物的,“在楼道尽头,是外科主刀主任的办公室,你叫他给病人照一下X光,确认一下!”

    “还照什么X光啊,再不救就晚了!”高博不能眼睁睁看着一条生命就这样离去,于是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抱起林苏苏,直接夺门而出,奔向楼道尽头。

    那些探望的学生跟在后头,“主任!快点,这位病人的动脉里有碎片,需要即时开刀取出,快点啊,主任!”高博冲进主任办公室,喊道。

    “看着高博的神色如此着急,不像是乱说的,而且看病人痛苦的神色,确实不妙,不过他不敢擅自做主,只得道:“立即开刀动手术可以,不过需要有家属签字,否则我们负不起这个责任!”主任在这个时候都不忘这种程序。

    “我签,我是他表哥,你们快动手术,责任我来负!”高博信誓旦旦。

    “好,你们立刻去准备手术器械,小伙子,你,跟我来!”主任立马恢复了外科主刀的沉稳老练,从容吩咐。

    手术台上,一切准备妥当,外科主刀没有把握,因为病人的势确实很危急,而且关系到动脉问题,一个不妥,大出血,那可就有点悬了,不过没有照X光,连他也不知道该从那里开刀,当下也只能疑惑的望向高博。

    “小伙子,你刚才说是动脉里有碎片,在哪里,现在来不及照X光了,你知道准确位置吗?”主任虽然很疑惑这小子是为什么知道动脉里有碎片的,不过这种况也只有特殊处理。

    高博一直不断的锁定那碎片的流向,斩钉截铁地说到:“大腿内侧动脉偏上!”

重要声明:小说《全能透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