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意外沟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第639章 意外沟通

    这惨叫声是怎么一回事?所有的修行者都不愣了一下,不过他们马上就开始了寻找那声惨叫的来源,经过回忆,他们依稀感觉到它是来自于通天台的深处,只是一时无法完全确定。

    “啊!”又是一声惨叫响起了,这时修行者终于可以确定了,它确实是来自于通天台的深处,不过他们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疑问,通天台的内部为什么会发出惨叫声,而且还十分的凄厉,显然遭受了极为严重的伤害。

    很快,一些修行者就猜到了其中的关窍。修行者不乏聪明人,他们立刻就将那两声惨叫和孟翔对通天台发动那一次显得十分诡异的攻击联系起来,他们已经猜到他那一击是另有玄机的,所有力量都被他送入了通天台的内部,才让那一记攻击看起来是如此的绵软无力。

    至于发出是谁发出惨叫的,很多修行者也都已经猜到了,应该是通天台的器灵。不过当他们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其他之中的一些人,特别是攀登过通天台的已经被惊呆了。

    孟翔居然已经具有了击伤通天台器灵的能力了。这对那些讨厌孟翔,甚至准备等他下来从他上榨取好处的修行者而言简直就是一个晴天霹雳。虽然看起来他也为此付出很大的代价,受了不轻的伤,但是他创造的战果却不是他们可以望其项背的。

    孟翔没有管其他修行者如何看他,笑完之后,他就几步走到了他当前所在台阶的根部,靠着坐了下来,然后闭上了眼睛,在其他修行者看来,他是在疗伤,但是实际上他却是另有目的。

    如果他的预测没有错的话,马上就可能会有一场大的风暴,虽然未必会波及到他,但是他还是不愿意大意,毕竟他为了留在通天台上已经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他可不希望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

    看着孟翔苍白的脸,嘴角和鼻孔中拖下的血迹,一些讨厌孟翔的修行者露出了遗憾之色,虽然没有靠近他,但是他们依然可以确定现在的孟翔绝对是十分虚弱了,只有有人愿意出手,不论是还留在通天台的哪一个修行者,他都有可能将他轻松打败,甚至是直接将他扔下通天台。

    当然了,通天台上受到关注第二多的修行者就要数刚和孟翔打过架的夏冰如了,那些关注她的修行者一部分是关心她的况如何了,而另一部分修行者,也就是讨厌孟翔的修行者,则是期盼着她能够把握机会,趁他的病要他的命,将孟翔彻底击败,甚至是将他杀死。

    不过这一部分的修行者注定是要失望了,自动被长刀斩和孟翔融为一体的巨刀击中之后,她就站在原地一动未动,神色极为平淡,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变化,让人根本猜不到她在想什么,甚至是搞不清楚她的况怎么样。自然就更不要指望她去攻击孟翔了。

    在两声惨叫之后,就在修行者纷纷猜测通天界的器灵受到了孟翔多大的伤害时,突然通天台出现了大动静,这也让修行者将目光从孟翔和夏冰如上撤了回来,很多靠近通天台的修行者更是忙不迭后退,但是一些反应慢的修行者还是落得一个粉碎骨的下场。

    几乎是毫无征兆地,通天台发生了剧烈地震,一股股恐怖之极的大力不断从它的内部爆发出来,一道接一道,一波接一波,不过却毫无规律可言,但是它发出的力道却都是极为的强悍,只要是被它门扫中了,即便一些修为很高的修行者也难逃或伤或死的下场。

    通天台发疯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只有短短一盏茶的功夫,不过呆在通天台上的修行者却减少了十之**,让原本经过重重考验就所剩不多的修行者更少,有些有心的修行者对通天台上的修行者记了点数,只剩下了不到一百个,准确地说是八十七个。

    在通天台发疯的过程中,一些心思比较细腻的修行者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况,在通天台发疯的时候,虽然发出了很多道恐怖的大力,而且覆盖了整座通天台的几乎每一个角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它却对对四个修行者手下留了,甚至可以他们四个一点也没有遭到它发出的大力的攻击。他们分别是孟翔、赵雪竹、严实和夏冰如。

    如果是其他人,那些修行者还会以为是一个巧合,但是现在他们不会了,因为他们之间都是相互有联系的,特别是孟翔和其他三个人,所以他们认定这其中是一定有问题的。

    通天台为什么不攻击他们呢?按照常理,是孟翔击伤了它,它应该对他极为仇恨才是。即便不会攻击和孟翔有关系的人,但是孟翔本人却是绝对不应该放过的,更何况他现在看起来还是如此的虚弱,正是下手的绝佳时机。

    不过很可惜,那些有心人虽然发现了异常,但是他们想破了脑袋也不会知道实的,但是通天台的所作所为却瞒不过孟翔的眼睛,甚至可以说是一目了然。当然,这倒不是说孟翔就比其他的修行者都聪明,只是因为他得到的讯息要比他们多得多而已。

    通天台这么做是为了达到两个目的,第一是通过发泄,从而减轻孟翔对他的攻击所造成的伤害的痛苦,第二也是最为重要的原因,它想借此将通天台上的修行者都赶下去。

    它这么做是为了将孟翔和其他修行者隔开来。这样他们受到通天老祖的影响就不会被孟翔破解掉了,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通天老祖对他们的影响就会侵入他们的灵魂,使他们成为通天老祖最忠实的信徒。

    同时这也是它没有攻击孟翔的原因所在。孟翔对留在通天台上是如此执着,如果它趁着这个机会将他赶下去,他必然会出现极大的反弹,他一定会将那些受到了通天老祖影响的修行者恢复正常。

    即便他将那些受到了通天老祖影响的修行者留在通天台上保护起来,但是他们终究不可能一辈子都呆在通天台上,只要他们一下去,势必就会遭到孟翔的破除,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最佳办法就是将他留在通天台上,而将尽可能多的修行者都到下去。

    可惜,通天台的器灵对孟翔还是不够了解,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只要和他没有太大关心,即便他可以破除通天老祖留下的气息对修行者的影响,他也不大可能去出手帮助那些人的,他们成不成为通天老祖的傀儡和他有什么关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孟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眼神极为充足,温润明亮,脸色也恢复了平时的红润,最为重要的是他上的虚弱感已经完全消失了,透出了一股浑厚沉凝的气势,显然他是完全恢复了。

    这时,密切关注他的赵雪竹和严实都不微微松了一口,即便是站着一动不动的夏冰如,眼神也动了一下,。

    孟翔缓缓地站起了,活动了一下体,体内立法发出了一连串清脆的响声,就珍珠落入了玉盘,高低起伏,快慢不一,充满了韵律感,就像是一首美妙的曲子,悦耳动听,不过知者却知道那些脆亮根本就不是乐曲,仅仅是他的骨骼等部位发出的声音而已。

    同时也让那些识货的修行者暗暗心惊,孟翔体中会发现如此清越动听的声音就说明他的体已经达到了一种相当完美的状态了,也昭示着他的潜力无穷,除非能够保证将他一下子杀死,否则千万不要去招惹,要不然后患无穷。

    孟翔没有太过关注那些落下了通天台的修行者,而仰头看了看,显然他是准备继续攀登了,从每两阶的之间的隔膜中截取通天老祖留下的气息,进而解读他留下的修行心得。

    就在他抬腿就要向更高一阶台阶攀登的时候,一个声音突兀地出现在了他耳边:“阁下,我有一件事想和你谈论一下。”是通天台器灵的声音,他一下子就听出来了,不过他可以感觉到他的况并不好,很可能是被他发出的那一记猛攻攻击造成的。

    孟翔虽然诧异于通天台器灵的举动,竟然在刚刚被他击伤后就找他沟通,但是他也不愿意拒人于千里之外,淡淡地回应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答应你的条件,你可以留在我的上,而且我还可以保证,只要你不是主动离开的,我绝对不对你进行驱赶。”

    “嗯。”孟翔只是应了一声,让通天台器灵根本搞不清楚他的意思。

    “阁下,你觉得我的条件是不是很优厚?”

    “不,这是你你承诺给我的,不要将自己说的多么慷慨一般。”孟翔不冷不地回了一句,噎得通天台的器灵差一点说不话来,“你找我不要就要告诉我这个的吧?说出你的要求来。”

    “我的要求很简单,你可以在上任意停留,也可以任意研究我主人留下的修行心得,但是不可以再有任何攻击我的举动,也不可以对其他修行者进行干预。怎么样?你答不答应?不要以为我是在求你,我要是不顾后果,将你赶下去也不是做不到的,这一点你应该清楚。届时,我想你再要上来恐怕就很难了。”

    孟翔的眉毛微微一挑,眼中闪过了刀锋般的寒光,冷冷地说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威胁倒谈不上,我只是提醒你认清楚当前的形式而已,不要做出不明智的举动,免得后悔。”

    停顿了大约十秒钟,孟翔才缓缓地地说道:“你说的还是有一些道理的,不过你下一次说话的时候最好改变一下语气,要知道现在是你主动找我的,不要将我惹毛了,否则我说不定会改变主意也未可知。”

    “好。”通天台器灵似乎松了一口气,“阁下,你我这就说定了。以后我们就在按照刚才的约定而行,我会严格遵守我的诺言,不过我也希望你一样可以做到信守承诺。”

    “不,不,不。我想你是我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没有答应过你任何事。”

    “什么?你不赞同我的提议?”通天台器灵的语气中透出了一丝惊讶,而还略微带着一些怒气。

    “我赞同。”

    !@#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