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饥饿难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第634章饥饿难耐

    不停地走,不停地拐弯,不停地走……孟翔发现自己走进了通道之后就等走进了一条永无尽头的迷宫,渐渐地,他的心绪再一次出现了波动,虽然很细微,但是他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虽然孟翔已经借助开天刀意将冒出来的负面绪都斩除了,但是这并不代表他的心中就不会萌生的负面绪,只要作为负面绪源头的他还在,负面绪就不会绝灭,开天刀意的斩除也就像剪除了地面上的野草,只要条件成熟,它们就会再一次生长出来

    其实孟翔也不是不可以根绝负面绪,当然了,那需要耗费不小的力气,开天刀意的功效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只不过根除了负面绪之后,他也不再是纯粹意义上的人了,没有了七还能够算是真正的人吗?

    再说了,负面绪虽然在一般况下是有害的,但是就像毒草一般,在高明的医者手中,它们却可以变成治疗各种疾病的良药,负面绪也可以起到正面作用,关键就要看控者的水平了,而孟翔对这一点还是有一些自信的

    又走到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虽然孟翔的步伐看着不快,但是却蕴含着缩地成尺的神妙,从他进入通道算起,他已经最少走了上万里了,但是他却依然没有走到尽头,就不要到这一次的对通天台的器灵了

    突然,孟翔停住了脚步,目光四下打量一番,淡淡地说道:“阁下,你这么做未免太不通理了?”

    “此话怎讲?”那个被孟翔疑是通天台的器灵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虚无飘渺,根本无法确定他的位置

    “你说你要见我,结果却让我在这里不停地兜圈子你觉得你这么做合适吗?”

    “我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啊你要只要沿着这条通道一直走,你终究是会见到我的,只不过多走一些路而已再说了,我也是为你好”

    孟翔不说话了,脸色微微变得有些沉,过了一会才说道:“你明明就在附近,但是却避而不见,让我原地乱转,你是不是在耍我?”

    “呃……”那个声音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想到孟翔能够揭穿他的把戏,不过他很快就轻描淡写地回应道,“没有想到阁下居然还是一个聪明人,被你看出了我的一些小手段嗯,既然你是聪明人,那我就给你一个特权,你可以不沿着通道一直走,只要你能够找到我就行了不过我奉劝你还是不要这么做,因为一旦迷了路,后果可是十分可怕的”语气中微微透出了一丝挑衅

    “那就不劳阁下费心了”孟翔冷冷地回了一句,显然他对那声音是十分不满的,不过他也终究没有从通道之中离开,一直沿着它向前走,似乎他也知道进入灰雾的危险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的时间中,孟翔在通道中走走停停,不时驻足四下察看,好像是在寻找那个说话的人的踪迹,不过从他渐渐变得烦躁的表看,他应该是没有什么收获的

    “开”突然孟翔停止了脚步,接着猛地一转,向后侧方用手掌劈了过去刺啦一声,就像撕裂一卷布帛,浓稠的灰雾从中间裂开了一道大大的口子,紧接着灰雾就像害怕了一般,向两边飞快地避让了开来,留下一条宽阔的甬道,一直延伸到远方

    在孟翔劈出来的通道延伸到了大约一万丈的时候,突然有一条人影闪动了一下,度极快,立刻就消失在了灰雾之中,如果不仔细看恐怕很难发现他的存在,不过灰雾却没有出现一丝波动,就像那个人只是一道没有体的影子

    “阁下,既然现了,又何必再躲躲藏藏的呢?难道阁下是无脸见人吗?”孟翔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那个人影消失的地方,脸上浮现出了鄙夷的神色

    孟翔目光锁定之处并没有出现什么变化,直到过了大有有十秒钟的样子,一个声音才幽幽地响了起来:“阁下,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运气是真的很不错这样也可以发现我的踪迹”正是那个孟翔怀疑是通天台的器灵的声音

    孟翔没有说话,眼睛依旧盯着那个人影消失的地方,不过那话音刚刚消散的时候,他的右侧的雾气就突然出现一阵波动,然后灰雾就是被什么大力排斥着,自动向四周扩散开来,露出了一片方圆数千丈的空地,而在空地中间站着一个人,只不过他的位置和孟翔目光锁定的位置相距过了五千丈

    孟翔的脸色浮现出了一丝尴尬,显然他最终还是搞错了对手所在的位置,不过他的表落在了那个站在空地中心的人的眼睛中,眼神中去透出了一丝冷笑

    虽然他知道孟翔的眼睛锁定的位置是对的,从孟翔的劈开中的通道中躲入了灰雾之中,他却没有走远,就在他目光锁定的位置,直到孟翔出言挑明了,他才利用特殊的手段悄然离开的,不过他是绝对不会告诉孟翔的实

    孟翔的目光在那个现的人的上移动,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不过当然他看清楚了他的相貌之后,他的心还是忍不住抽动了一下,通天台的器灵居然和通天老祖长得一模一样当他想起了通天老祖的强大,心微微有些紧张

    通天台的器灵看见了孟翔的神,淡淡一笑,说道:“阁下,你好像对我惊讶的样子,是什么原因,可不可以跟我说一说?”

    没有立刻回应通天台器灵的问话,过了大约十秒钟,才说道:“阁下,你这种过河拆桥的行径真的让我很不齿”

    “过河拆桥?”通天台器灵的脸色略微有些难看,不过很快就换上了一副茫然的神色,“阁下,你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啊”

    孟翔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讥诮的冷笑:“听不明白?明明是我让你有机会去控制那些登临通天台的修行者的,而你却因为我的觉醒,不再愿意受到你的控制,你居然就处处针对我,这不是过河拆桥又是什么?”

    “阁下,你究竟在说什么?我怎么还是一点也听不明白呢?”通天台器灵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局促之色,但是依旧做出了一副茫然无知的神

    “嘿”孟翔冷笑了一声,“你不愿意承认就算了不过我们之间终该有一个了断了?”

    “了断?我们之间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一定要动手拼一个你死我活呢?”通天台器灵摇了摇头,“嗯,你们相见也算是一份缘分,我们不如把酒言欢,畅谈一番如何?”

    不等孟翔有所反应,通天台器灵轻轻一挥手,顿时他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座高大的八角亭,而在亭子中间还出现了桌椅在白玉为质的桌子上,摆满了珍馐美味,有一些甚至还冒着淡淡的气,而他就站在桌子边上,抬手相邀

    孟翔距离通天台器灵的距离虽然很远,但是他依然可以清晰地闻到酒菜的浓烈香味随着香味不断向他的鼻子中钻,久已不是烟火的他居然感到腹部一阵饥饿,最后是不听他的控制,咕咕地叫了起来

    孟翔知道这一定是通天台器灵使用的手段,但是他的腹中的饥饿感却是越来越强烈了,而且随着饥饿感的加深,他甚至感觉到上的气力正在快流逝,虚弱感一点点地侵袭着他,这时他的似乎不再是一个修行有成的修行者,而是一个一为三餐忙碌的普通人

    通天台的器灵似乎没有看到孟翔地窘况,先是抓起了象牙包金的筷子,将白玉桌上的每一样佳肴都吃了一大口,又将白玉壶中的美酒倒出了大大的一杯,一仰脖子喝了下去

    通天台的器灵一边向孟翔高高地举起了杯子,一边朗声说道:“阁下,你千万不用担心,我是绝对不可能在酒菜中下毒的下毒乃是下三滥的小人所为,非是我辈可以做出来的”说完话,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衣袖摆动了两下,将酒菜的香味向他推送了过来,让孟翔食指大动,肠鸣如雷

    这时,孟翔感觉到的饥饿感愈加强烈了,而饥饿感对他造成影响也变得加严重了,头晕眼花,四肢乏力,体绵软无力,意识也有一些模糊,就好像马上就要饿死了

    孟翔的体虽然出现了轻微的晃,但是他却没有向通天台器灵走去他的脸上浮现出了挣扎的神,显然他正在为去不去赴通天台器灵的宴请而犹豫不定其实他是正在和饥饿感作斗争,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虽然通天台的器灵还有表现出什么恶意,但是绝对不能够吃他的东西,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通天台器灵一点也不着急,一边吃着美味的佳肴,一边喝着美酒,时不时会拿眼睛瞟了孟翔一眼,一副有成竹的样子,似乎他相信孟翔一定会忍受不了饥饿的煎熬,自动走到他的面前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孟翔的忍耐力出通天台器灵的预期,他已经将桌子上的菜完全吃尽了,将一大壶美也都喝完了,他依旧没有向走过来,尽管他已经被强烈的饥饿感折磨得筋疲力尽了,体不停地晃悠,就像秋天枝头上的一片黄叶,随时都可能坠落尘埃

    眼睛中闪过了一丝惊异的神色,通天台的器灵没有想到在他的控制下,孟翔居然可以扛上这么长的时间,不过很快他的神色就恢复了平静,一挥衣袖,桌子上重摆满了各种美酒佳肴,数量甚至比之前多了整整一倍还嫌不够,他又暗中使用手段,将酒菜的香味都送到了孟翔的鼻子前,就像那一桌子美酒佳肴就放在他的

    又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孟翔终究忍受不了美食美酒的惑,迈步向通天台轻灵走了过去,不过他还是太过虚弱了,走了没有几步,就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不动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通天台的器灵露出了一丝愕然的神色,看了孟翔一眼,犹豫了一下,迈步向孟翔走了过去,几步就走到了他的面前,不过就在他伸手去抓他的时候,孟翔突然睁开了眼睛,眼神充足饱满,哪里还有一丝快要饿昏了的样子

    !#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