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直面大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第633章 直面大敌

    光华流转,击中了通天台之外,那柄长达万丈让人望而生畏的巨刀的表面上出现了水一样的波纹,似乎显得很不稳定(百 )紧接着,它就开始快收敛,眨眼的功夫,它就缩小到了不到十丈长

    光波漾,巨刀的刀面之上浮现出了一个人影,接着那个人影从刀中走了出来看清楚了那个人的模样之后,所有的修行者都不倒吸了一口冷气,居然是被通天台发出的力量洪流吞没的孟翔

    虽然他们在那柄巨刀出现的时候就有了预感,但是当他们真的看见了他之后依然无法保持淡定,毕竟那道恐怖的力量洪流是他们都看到的,不要说他只有道花期的修为,就是他晋升到了道果期,他们也不认为他可以平安无事,尽管现在他的状态看起来并不是特别好,但是他终究是活了下来

    孟翔一探手,长刀斩自动跳入了他的手中,就像一个充满了灵的宠物横刀四顾,所有修行者都不自觉地错开了他的目光,不管他们是什么修为,即便是道果期的大能也是如此,他们从他的上看到刺目的光芒,让人无法视,而实际上,孟翔这时全上都透出了一股虚弱的感觉

    “哈哈……”突然孟翔发出了一阵大笑,笑得腰都弯来了,最后是需要用刀尖拄在地上才能够维持体的平衡,但是他依旧没有停止大笑,哪怕鲜血从他的口鼻溢出

    看着孟翔近乎癫狂的举动,很多修行者都露出了理解的神色他们很多都活得够久了,什么况都看见过,知道一些人在遭遇了巨大的刺激后,会有一些看似不可理解的表现或者变化,而孟翔能够死了逃生,所受到的刺激之大自然就不言而喻了

    可惜,那些修行者还是不了解况,孟翔经历过比这一次大的危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那时他都没有表现失常,现在就不会了,他会发出发笑是因为他击伤了一个对手,一个看起来似乎不可能被打败的对手,它就是通天台的器灵

    修行者们看到的只是他和通天台攻防数次,虽然激烈,但是却未免显得过于简单了,但是实际况却不是如此,要远比他们看到的复杂太多就算他们看到的他被力量洪流吞没的景也不是真的,而是他刻意营造出来的,目的是为掩饰长刀斩爆发出来的气息

    孟翔可以在力量洪流攻击到他之前完成变和取出长刀斩,他根本不会没有时间发动攻击,要知道作为一个对武技有着极深造诣的修行者对时间的把握能力可是极强的,又怎么会不知道怎么分配时间,从而被力量洪流吞没?再说了,即便他真的错过了攻击的时间,他也不是没有其他手段予以补救,总之他是不会在力量洪流的攻击下毫无还手之力的

    实际上,在修行者看到他被力量洪流吞没的时候,力量洪流根本没有碰触到,甚至距离他还有一段很远的距离他对空间道纹的掌握已经相当熟练了,利用空间制造的临时空间足以将他和力量洪流隔开

    虽然临时空间在力量洪流的碾压下,几乎一瞬间就碎裂了,但是不断出现的临时空间却足以为他争取到一些时间,尽管在普通人眼中,它还不足够打一个哈欠,甚至未必够他们眨一下眼睛,但是对他而言却已经足够了修行者对时间的利用效率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而他对时间的利用效率是远远地过了绝大多数的修行者

    孟翔利用到他争取到的时间就做了一件事件,那就是完成了他和长刀斩融合,变成了一柄放大版的长刀斩,而这个过程就是他刻意不让修行者看到的,因为他要是在其他人面前完成这个过程的话,绝对会给他造成极大地麻烦

    在孟翔和长刀斩融为一体的时候,长刀斩暴发出了开天刀意,这可是蕴含着剖开混沌,早就世界的真意,虽然他已经参悟很长时间的开天刀意了,甚至已经做到了可以有限模拟的地步了,但是长刀斩爆发出来的可是货真价实的开天刀意,虽然威力不足真的开天刀意的亿兆分之一,也远远无法表现出开天刀意的全部精髓,只是长刀斩只是吞噬了开天之光留下的烙印凝练而出的罢了,但是它却也不是他,至少不是现在的可以完全驾驭的

    一旦让开天刀意释放了出来,而他又完全收拢住,它能够造成的破坏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至少现场的修行者会死掉一片一片的,它攻击的可是修行者的灵魂,一旦抵抗不住,灵魂就会直接斩杀,那可是会死到不能够再死了

    孟翔坚持力量洪流覆盖了他才完成和长刀斩的融合其实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让通天台的灵魂完全承受开天刀意的伤害虽然在一般修行者看来,力量洪流只是通天台发动的一次攻击而已,即便被击溃了也没有任何问题,应该不可能伤害到它的本体,但是实际上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一旦攻击上升到意境之上,就已经不可以用常理去衡量了

    孟翔如果是用普通的攻击方式去攻击力量洪流,确实只会破坏掉力量洪流本,当然了,他也不会这么做,因为用普通的攻击以他现在的实力还无法做到击溃力量洪流的地步,但是开天刀意不同,它会自动寻找力量洪流的本源,也就是通天台的器灵进行攻击

    在一定程度上讲,当孟翔用开天刀意发动反击时,他和通天台战斗依然上升到了一股的高意念上的交锋,一种比实际战斗危险千百的倍战斗方式,招招直指本心,一旦一方落败,重则当场死亡,而且是彻底死亡,即便只是受伤,伤势也会变得极难愈合,甚至是有可能完全无法愈合的,根本不是体上的伤害可以比拟的

    在完成了融合之后,在孟翔的眼中,通天台发出的力量洪流已经不是最主要的威胁了,以他对长刀斩的完全控,以长刀斩的锋利程度,即便无法击溃力量洪流,但是在它上面撕裂一道口子,逃出生天却没有任何问题

    不过在那一刻,孟翔的心不但没有放松,反而变得加凝重了,他一旦采取了意念攻击就意味要和通天台的器灵面对面了,而通天台的强大也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由此推断,通天台的器灵一定极为的强大,而意念上的战斗又容不得一点取巧,而且极为的危险,甚至没有转圜的余地

    孟翔一度产生了犹豫,但是他马上就用开天刀意将那丝犹豫给斩除了他很清楚在进行意念战斗之前一定不可以心有杂念,否则一点战斗了起来,它们就可能会成为他的致命弱点,为他战败埋下伏笔,幸好开天刀意不但可以攻击别人,也可以帮助他斩除负面清楚

    孟翔毫不犹豫,不但斩杀了犹豫,顺便也将其他可能影响到他的负面绪全部斩掉了,不但让他的心意变得极为坚定,也他将自的弱点全部清除掉了,让他进入无惧无畏的状态

    事果然就像孟翔自己预料的那样,开天刀意一释放出来,他就得到了对手的回应,眼前一花,汹涌的力量洪流完全消失了,他已经来到了一片奇特的空间之中,那是一片灰蒙蒙的世界,混混沌沌的,以他的视力居然只能够看到一千丈远而已,再远就模模糊糊什么也看不见了

    孟翔随意地四下看着,显得很是轻松,但是他自己知道他这只是内紧外松而已从他进入这片奇异世界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进入了通天台器灵预设的战场,也就是说他的对手很可能已经就在他的附近了,如何一点疏忽大意都是致命的

    不过他还是将通天台的器灵看得过于卑鄙了,因为他根本没有发动任何偷袭的意思,只见灰色的雾气一阵蠕动,在他的面前就出现一条宽达十丈的通道,一直延伸到远方

    孟翔顺着通道向内看去,发现通道十分的深远,居然一眼看不到头,不过他的心中却没有一丝犹豫,他知道这是对手在向他发出邀请,于是他迈步就向通道走去

    就在孟翔的脚就要踏入通道的一瞬间,一个晴朗平和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朋友,尽管请入你我之间虽然心有芥蒂,但是我也绝对不会因此对你发动偷袭的”

    孟翔当然不会完全相信他的话,甚至他已经意识到通天台的器灵已经对他发动攻击了他明明已经向通道走去了,不过对方说不说话,他都是一定会走进去的,但是对方为什么还要画蛇添足地发出保证呢,仅仅只是为了让他安心吗?不是

    在孟翔看来,通天台的器灵的意图正是相反的,他这么说就是为了动摇他的心智他们是敌人,而按照常理,敌人的话是不可以相信的,他的保证不但起到任何安慰他的的作用,相反还会让他产生怀疑,这是不是敌人在麻痹他,为的就是他走入通道时对他发动偷袭?

    在进行意念战斗之前,任何心绪的波动都是有害无益的孟翔神色不变,不过他的脚步显得有些迟疑,在通道前面略微停顿了一下,才迈步走进了通道,虽然停顿的时间不到半秒钟,但是他知道他的对手一定看到了

    看似不经意的一停顿好像没有什么,但那就是孟翔对他的对手的反击,明明他的心绪没有出现任何波动,却表现出了迟疑的表,这就会让对手对他的精神状态发生误判,虽然能够产生的作用可能很小,但是在关键时刻,它就有可能决定最后的胜负

    孟翔沿着通道缓步前进,不疾不徐,但是通道的长度却是格外的悠长,而且在走过了一段距离之后,它甚至不再是直的了,七曲八拐的,走着走着,甚至让人无法分清东南西北

    手段倒是多的嘛孟翔心中发出了一声冷笑,因为这条也是通天台器灵的攻击手段之一,走在这样无法看到尽头而且曲曲折折的通道之中,很容易对行走其中的人的心绪产生影响,这就会削弱他的气势,而气势在意念战斗显得尤为重要

    !#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