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以臂代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第606章以臂代刀

    看着像一块石头从高处滚落的将易,很多修行者的眼中都透出了一丝不忍,这其中甚至包括支持孟翔的修行者,虽然他们希望孟翔可以过他,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因此前功尽弃,一败涂地

    孟翔也看着滚落的将易,并做好了准备,如果他在到他面前还没有稳住形,他就出手帮他一把然他们之间是对手,但是他对他还是有一些钦佩的,即便他现在已经明白仙气灌顶的巨大价值,但是他恐怕也做不出为了得到第一名而去戕害本源的疯狂举动

    片刻之后,那些支持将易的修行者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在他下落大约五十阶之后,他上只剩下淡淡一层的金光蓦地一亮,紧接着他的喉头中就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吼叫,双手手臂齐伸,体向前一扑,就像是一只壁虎一般,贴在台阶上

    虽然双脚双脚都磨出了血,在通天台上留下刺目的红色痕迹,但是他总算是一点一点地稳住了体,落在了下一阶的台阶上,骨碌轱辘滚到台阶边沿,但是他最终还是制止了下落的势头

    不过很快那些支持将易的修行者的心再一次提了一起来,将易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台阶的边缘,而通天台的台阶都是有坡度的,虽然不是特别大,但是一般也很难搁住东西

    此时,如果将易无法爬到台阶的根部,只有那里是平的,他很有可能会再一次滑落届时,他能不能够再一次止住下落的势头就不好说了,因为通天台对攀爬者是有一个排斥力的,虽然算不得特别大,正常况下,攀爬者都可以轻松抵消,但是问题是,将易现在的况根本一点都不正常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那些支持将易的修行者明白自己的担心并不是无的放矢,将易果然开始向台阶的边缘滑落,并且度还在慢慢地加快,因为越靠近台阶的边缘它的坡度就越大

    相较于将易的下滑,那些支持他的修行者担心的是他的体状况,如果他的状况良好的,即便他从他现在所在的台阶滑落了,他依然可以在下一个台阶上稳住形,但是如果他的体已经吃不消了,那么……他们已经不愿意再想下去了,不过似乎结果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坏

    就在将易要从他所在地台阶上滑落的时候,一直一动不动,不知死活的他终于有了动作,开始奋力向前爬,虽然动作很不好看,就像是一条蠕动的毛毛虫,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修行者会这么想了,他们都被他的拼搏折服了

    将易是修行者,而且是僵尸修行者,恢复能力和生命力都算是很强的,时间不长,他就爬到台阶的根部,并且依靠着台阶坐了起来,并且开始打坐了,显然他的况已经稳住了此时他所在的阶层是三千九百四十七阶,一个让很多通天界道果期高人都要仰视的高度

    很多的修行者立刻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接着他们的精神都震动了一下,目光游移,他们开始寻找什么,不错,他们是在寻找孟翔的影,他们刚才都被将易吸引住了注意力,还不知道他的况究竟如何了

    当修行者,特别是关注孟翔的修行者看见他的时候,他们的心陡然平静了下来,因为他的表现依然是如此的稳健,甚至于他攀登的动作都没有出现大的变化,他依然采取的是跨越的攀登形式

    为关键的是,此时的孟翔早已经越了此前将易所在的三千五百八十九阶的高度了,来到了三千六百九十九,距离再一次玩命的将易已经不足二百五阶了虽然他现在的神显出了些许的凝重,每攀登一阶的时间又拉长了一些,但是几乎所有的修行者的直觉都告诉他们自己,孟翔这一次一定可以越将易

    事实证明围观的修行者的直觉是相当准确的,在一段时间之后,孟翔果然和将易处在同一阶层了将易睁开了眼睛,看着孟翔,眼神中充满了不甘,但是却没有嫉妒和仇恨,此时他已经完全明白了他与孟翔的差距是多么的大了

    一个人会妒忌一个比他稍微高一些或者高的不是太多的人,但他一般不会去妒忌一个比他高出特别多的人,因为他知道那种妒忌是毫无意义的,那形就像是一只去妒忌一只雄鹰一般无聊

    孟翔站在将易所处的第三千九百四十七阶的台阶上,也是他攀登的过程中第一次停止了脚步,他对将易做出了一个动作,举起了一根大拇指虽然他们是竞争者不错,但是他觉得他没有必要掩饰自的真实想法,尽管他很可能永远也不会做出他那样疯狂的举动,但是他上体现出来的拼搏精神却是他钦佩的

    让孟翔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个动作无论是对将易本还是对那些支持将易的修行者都一种激励,也让他们对他的观感大为改善,不过他并未太过在意此时的他已经不再在意别人对他怎么看了,一部分是大无相功帮他解除了重重的束缚,另一部分则是他自己想开了,何必压抑自己,何必活得那么累呢?

    孟翔发现自己放开之后,整个人变得极为轻松,就像卸下了一个极为沉重的包袱,虽然不是体上的,但是却让他感觉到比卸下体上的重负为惬意的感觉,他喜欢这种感觉

    孟翔继续向通天台上方攀登,以坚定的步伐向第四千阶一步一步地近这时所有围观者,甚至是包括各大宗派的掌门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他的上尽管他们其中不乏道果上人,但是他们之中能够攀登到四千阶并且将之突破的却并不多

    孟翔虽然可以杀死魔皇级别的邪魔,但那只能够说明他的实战能力极为强大,而攀登通天台却是需要真实修为作为支撑的,达到了一定的阶层就需要相应修为作为支持,否则就无法抵抗通天台对他的巨大的排斥力,会直接被从通天台上撵下来

    特别是第四千阶这道屏障,从通天台被通天老祖炼制成功至今,登上它的各种天才不计其数,其中也不是没有惊采绝艳之辈,但是却没有一个可以在修为达到道果期之前突破它,从来没有,他们也不相信孟翔可以

    似乎况真的那些通天界的各大宗派的掌门猜中了,孟翔在第三千九百九十九台阶上他停止了脚步,举头上望,神透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看到了孟翔的这种表现,那些通天界的大佬心中泛起了复杂的感,其中既有他未能够上一层,在其他世界的修行者面前为通天界争脸的遗憾,不过多的是一种安心,他的表现虽然出了很多的修行者的想象,但是他终究还是处在一定的范畴内,还没有达到让人无法接受的地步

    孟翔这个时候停下了形,望向第四千阶,实际的况其实并不像那些通天界大佬想象的那样,他根本不是没有办法突破挡在他面前的屏障,而是看到一件十分有趣的事

    虽然没有打开天眼,但是他还是看出了四千阶以上和它下面的区别,他甚至看到无数道纹碎屑在飞舞,就像是大风扬起的烟尘通过观察,他已经可以确定这些道纹碎屑应该是无属的,也就是说它们被吸收后,完全可以作为构建修行者自己体内的道纹的材料

    孟翔可以肯定,修行者如果吸收了那些道纹碎屑的话,他的修为度一定会得到极大程度的提升,不过这些道纹碎屑对于一般没有达到道果期的修行者而言却是完全无法利用的,因为它们虽然只是碎裂,但是它们却已经是实体了,而实体道纹却只能够是晋升到了道果期的修行者才能够拥有的

    在心境中仔细推演了一番,虽然消耗了一下时间,但是孟翔的脸上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然后围观的修行者就看见他举起了手臂,接着他的手臂就在他们的眼中消失了,化作了一柄寒光四,仿佛可以斩开了一切的长刀

    他要做什么?他这是要破开通天台第四千阶的屏障吗?通天界的道果期大佬的心中陡然抽动了一下,涌起了一丝说不出的不安至于其他不知道其中奥秘的修行者倒没有表现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在他们看来孟翔这一次仅仅是又一个突破罢了

    不管围观的修行者是怎么想的,当手臂举到最高处的时候,孟翔就毫不犹豫地劈了出去,透出了一股强烈的劈开一切的意念,是如此的强烈,强烈到围观的修行者都可以清楚地体会到他此时此刻的决心,坚定不移,不可改变

    一道光华闪过,在空中留下了一条玄妙的轨迹,让人无比视,围观的修行者中绝大多数都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他们感觉自己的眼睛如果不闭起来的话,它们就会被切开,所以他们并未能够看见孟翔劈出的那一刀的全过程,不过他们却有幸看到了结果

    当那些闭了眼的修行者重看向刀光劈过的地方时,他们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破洞,一个长而窄但是却足够一个人通过的破洞不,说起“看”是不准确的,第四千阶的屏障凭借眼是看不见的,但不知道是为什么,只要将目光集中到刀光劈过的地方,他们就都能“看”见了那个破洞,尽管他们这种绝大多数连破洞所处的屏障都没有看见

    那道被孟翔以臂代刀劈开的破洞的愈合度显得很慢,如果不仔细看,甚至发现不了,这又让那些通天界的大佬感到很震惊,因为通天台的屏障和空间壁垒具有同样的特,表现出来就是愈合度极快,但是孟翔劈出来的那个破洞,显然是违背了这种规律

    不由自主地,他们都再一次回想起了,孟翔发出的斩开屏障的那道刀光,虽然他是以臂代刀,但是它却是他们有生以来看到的最为可怕的刀光如果它刚才不是劈向屏障,而是劈向他们,那么……他们下意识地拒绝给出了答案,但是他们体上突然发出的一丝颤栗却似乎又已经给出了答案

    孟翔看着被他斩出来到破洞,一股股夹杂着道纹碎屑的狂暴能量从那个破洞中冲下,就像躁狂的沙尘暴,急于拓展自己的地盘,但是它们却像被关进了一个无形的牢笼,只能够在他的头顶上咆哮怒吼,却无法逸散分毫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