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攀爬天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第603章 攀爬天台

    “闭嘴”就在静虚宗的修行者叫嚣着要将她驱逐出宗门的时候,赵雪竹蓦地睁开了眼睛,喷出两道金色的光芒,照在那几个叫嚣得最凶的修行者上!d赢Q币

    顿时,那几个修行者上就着火了,飞蔓延,还未等她们反应过来,她们就已经被金色的火焰完全包裹了起来,吓得她们大声尖叫,有的甚至满地打滚,希望可以将火焰熄灭了,可惜,一点用也没有

    静虚宗的弟子开始救火,结果不但没有将火救下来,反而将自己也搭上了那些包裹着修行者的金色火焰似乎有灵一般,只要有人企图靠近它们,它们就会飞腾起,疾扑过去,就像一只只金色的飞鸟,度极快,不及躲避,人就抱火焰包裹住了

    过了一会,赵雪竹的眼中掠过一丝厌恶,低低地骂了一声:“废物”接着她的眼中一亮,那些金色火焰从那些静虚宗修行者纷纷飞起,化作一只只金色的小鸟,飞入了她的眼睛中,不见了

    赵雪竹犀利的目光在静虚宗修行者上一一扫过,每一个人都不敢和她对视,不是低下了头,就是侧过了头她摇了摇头,冷声说道:“一群没用的东西连虚火和实火都分不清,真是丢静虚宗的脸”

    不少静虚宗弟子露出了愧色,她们发现那些从赵雪竹眼睛中出的金色火焰确实是虚火而所谓的虚火,则一种由精神力幻化成的奇特火焰,虽然不具有什么直接杀伤力,但是一旦沾染上了虚火的人没有能够分清楚,做出准确的判断,他就会感觉到被真实火焰灼烧一样的痛苦,尽管不会造成实质的伤害,但是也足够让人痛苦了

    赵雪竹略微想了想,说道:“我知道你们排斥我,是因为老宗主有意将宗主之位传给我,但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的是,我已经拒绝了,所以你们根本不用担心我抢了你们的宗主之位还有,我有一件事一直没有告诉你们,我离开宗门根本不是因为什么所谓外出历练,而是被静白那个老妖婆害的,她要吸我的血,所幸我逃掉了”

    略微停顿了一下,似乎是等待那些静虚宗弟子消化她的话,接着说道:“我已经将静白那个老妖婆亲手斩杀,这也是我会再一次回到静虚宗的真正原因,否则我这一生都不会再踏入了静虚宗一步我原本想等这次登临通天台之后就去向老宗主请求脱离静虚宗的,但是既然你们都等不及了,那好,我今天索就成全你们我,赵雪竹,今天郑重宣布,我脱离静虚宗,今后再也不与静虚宗有任何瓜葛”

    赵雪竹的目光再一次在那些静虚宗弟子的脸上掠过,淡淡地说道:“不要再来烦我,否则休要怪我辣手无”说着,闭上眼睛,似乎在也不愿意搭理她们了

    其他的修行者都对静虚宗弟子投去了惋惜的目光,不久之间,静虚宗宗主为了拯救一些为邪魔围困的弟子而受了重伤,现在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绝世天才,却有当众宣布脱离静虚宗,真是可谓是雪上加霜

    为重要的是,静虚宗让外人窥探到总内人心不和,嫉贤妒能,这可是很不要的信号,如果不是现在通天界的大敌是邪魔,一些靠近静虚宗的宗派恐怕就会因此而萌生蚕食它的地盘,甚至是将它整个吞掉的想法了

    这一些邪魔入侵对于静虚宗而言也许是一件好事,给了她们调整的时间,如果她们能够在修行者和邪魔之间的战斗结束前整顿好内部的各种矛盾,未必就不可以保持住现在的威势当然了,前提是修行者可以打败邪魔,否则一切都是面谈

    静虚宗的弟子在被赵雪竹一番抢白后,脸色都变得很难看,恶狠狠地盯着她,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特别当她们的眼睛掠过就像哨兵一般守卫在她边的仙器长剑时,眼神透出了嫉妒和贪婪的光芒,不过一想到她的实力,她们也就只能够选择隐忍了,但是心中的火焰却没有熄灭

    一转眼,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过去了顿时,功德榜上有名的一万修行者向通天台聚拢过去,围着它均匀散开,虽然一万个修行者看似不少,但是通天台也是足够大,他们围着它散开,每两个修行者之间的距离还是相当远的,根本不会造成什么干扰,可以保证绝对公平

    当当……三十六高亢悠扬的钟响宣布了攀登通天台比赛的开始在第三十六声钟声响起的一瞬间,很多修行者都纵飞起,就像节燃放的烟火,一个劲向通天台上方疾飞而去

    以孟翔为首的获得前十名的修行者却没有一个急着向通天台上面冲,虽然这一次比试的胜利标准是看谁能够攀爬的最高,但是时间却是很充裕的,一共有整整三天的时间,根本就不需要这么着急

    孟翔迈步直接走到了通天台近前,伸出手掌去触摸它古朴厚重的表面他的手指刚刚触碰到它,他全就是一颤,就像触电一般,然后他居然缓缓地合上了眼睛,化作了一尊木雕泥塑,一动不动

    其他获得攀登通天台资格的修行者,看见孟翔的举动,也跟着做出了同样的举动,但是他们却没有任何感觉,最后只能够摇了摇头,选择直接攀爬通天台了

    时间不长,其他九个和孟翔一起获得前十名的修行者也一一开始向通天台上攀登了,赵雪竹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她原本是准备留下陪着孟翔的,远远看着就好,不过她意外地受到了他传递给她的神念,告诉她他一切都好,让她不用担心同样想留下来的严实也得到了孟翔的发出的神念

    转瞬之间,一天时间过去了,孟翔却依然站在通天台最下面的一层,一只手轻轻地抵在它的外表上,一动不动这让围观的修行者十分纳闷,纷纷猜测他在干什么,但是都没有结果,直到过去了整整一天半的时间,他才有了动静

    孟翔睁开了眼睛,睁开了闭合了一天半的眼睛而就在孟翔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原本觉得他很平静的修行者立刻发现他的变化,他的上居然透出一股奇异的气息,感觉和通天台十分的相似虽然从外形看,他和通天台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但是从气息讲,他们却是如此的相象,如果他站着不同,甚至会被认为是它的一部分

    围观的修行者虽然不知道孟翔上为什么会透露出和通天台一样的气息,但是他们的直觉告诉他们,他也许已经从通天台上得到很大的好处,尽管没有人知道是什么

    实际况和围观的修行者猜测得很相似,孟翔确实从通天台得到了不小的好处,不过他得到的好处很特别,是记忆,有关通天台的所有记忆,从它被炼制直到他的手掌触碰到他的那一刻位置,只要是和有关的事,他全部历历在目

    虽然只有影像,没有声音让他感到一些美中不足,但是这些记忆对他而言依然一次巨大的收获,而其中一个最大的收获就是通天台的炼制过程,尽管匆忙之间无法搞清楚它的全部秘密,但是一旦等他搞清楚了,说不定对他通过它进入灵界都会有帮助

    孟翔压抑着研究的冲动,决定向通天台的顶端攀爬既然杀死多了邪魔可以得到仙器奖励,那么所谓的仙气灌注的奖励也应该相当不错,至少不会比仙器差太多才是何况,炼制通天台的过程十分的复杂也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研究出什么结果的

    孟翔开始尝试攀登通天台,发现相当的容易,一步一阶,很快就上去很高了一开始孟翔的举动并没有引起围观的修行者太多关注,毕竟他刚刚得到第一名,既然能够杀死那么的邪魔,甚至连魔皇都可以干掉四个,攀登通天台快一些根本没有什么

    时间一长,围观的修行者却不这么看了孟翔攀登通天台不但快,而且所用时间和采取的姿势就是一样的,就像上楼梯一样,一步跨上去就是一阶,但是通天台并不是楼梯,因为没有什么楼梯一阶会九百九十九丈高的

    攀登过通天台的修行者都知道它并不仅仅是台阶高而已,每两阶之间都有一层隔膜,要突破隔膜才能够进入上一阶,而且每上一阶,体就会增加很大的重压,就像有人不断将重物放到他们的上,到最后,每阶九百九十九丈的高度都会让攀登者生出咫尺天涯的喟叹

    可惜,围观的修行者都不知道孟翔曾经在颠倒大陆呆过三年,那里最大的特色就是重力级大相较而言,登临通天台所增加的压力就不算什么了,至少在比较低的地方对他是如此

    至于横亘在每两层之间的隔膜对孟翔而言是不成问题,甚至不用他亲自动手,只要心念一动,刀意就会帮他将它轻松斩开,甚至不对他造成任何阻碍

    渐渐地,围观的修行者的目光已经差不多都集中到了孟翔的上了,因为他已经攀登到了过一千五百阶了这倒不是说,通天台上已经没有人比他攀登的高,比他现在所在地方位置高的修行者大有人在,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是一口气攀登到这么高的,很多人都是中途歇息了若干次,恢复体力和体内的能量自然了,就不要说登上每一阶所采用的姿势和时间都是一模一样的了

    看着孟翔依旧不紧不慢向通天台高处攀登的影,很多修行者都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能够在道花期斩杀魔皇的人真的不可以用看平常的人看待当然了,他们并不知道那些魔皇都不是他单独杀死的,至于他能不能一个人就杀死魔皇,他并不知道,很多事只有试了才知道了

    嗯,不对,孟翔应该单独杀过一个魔皇,而且还是各种邪魔极难缠的角色——蜃魔皇,但是蜃魔皇的可怕是针对别人的,对他而言,他却是十分好对付的

    蜃魔皇之所有让修行者们谈之色变,完全是因为它强大的制造幻境的能力,但是孟翔偏偏有一只天眼,无论是什么样的幻境对他都没有任何作用,而幻境失去了作用,他就等于老虎没有了牙齿和利爪,也就只能够任他宰割了

    !#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