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血手人屠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第290章血手人屠

    金辉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已经将对手到一块方圆不到两丈的平台之上,周围都是超过五六丈宽的沟壑,完全形成了一座孤岛。

    只要对手从那个小平台上跃起,在他失去了平地上的速度和灵活况下,他就可以轻松将他击杀,至少可以将他击败。

    长剑缓慢下压,而由剑芒组成的大网也在缓缓下落,向他的对手的头顶罩了下去,封死了他几乎所有的退路。

    金辉的眼睛中闪动着恶毒的光亮,他原本可以直接将剑网压下,一下子就将对手打败的,但是他不愿意,他要将这个过程中尽量延长,让他饱受煎熬,从而发泄他在他上所受的气。

    看见金辉此种做法,孟翔对他的恶感更增加了一层,不过他并不担心那个胖子会败在金辉的手下,因为他看似已经处于绝境了,但是他却没有从他上看到真正的惊慌,他现在的表应该都是装出来的。

    随着剑网下压的高度越来越低,金辉的对手就像一个遭到了很多人踢打,无法自控的球,到处乱滚,狼狈异常,惹得金辉大笑不止。

    金辉为了加深他对手的痛苦,不断将一道道的剑芒向立的平台,将原本就不大的平台一点一点地剥蚀掉,让它变得越来越小。

    与此同时,他还将一部分剑芒向对手的体,将他上的衣服一点一点地摧毁,露出了圆滚滚,白呼呼的体,从精神和**上一起摧残对方。

    在平台剩下大约五尺见方的时候,那个胖子的全几乎不挂寸缕了,而这个时候他头顶上的剑网距离他已经不足两丈了,他站住了,放弃了抵抗。

    金辉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用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对手,淡淡地说道:“阁下,你已经无路可逃了。想翻盘更是没有一点希望。你就不要再垂死挣扎了。投降吧只有你投降了,并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就放过你。毕竟我们要分出的只是胜负,并不是生死。”

    胖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用近乎呆滞的目光看着金辉,一言不发。这时百宝商行这边已经欢声雷动了,而四海商行那边则完全相反,如丧考妣,毕竟一个储量达到二十亿斤下品魔石的矿脉的的价值实在是太高了。

    金辉对对手的表现极为不满,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冷声问道:“怎么了?你不同意?我不彻底将你击败是因为我想给你留下最后一点的面子,你不要不识好人心。我最后问你一遍,你究竟是答应还不答应?我给你十息的时间考虑,十息过后,我可真要动手了。”

    看到这里,孟翔暗暗地摇了摇头,为的是金辉的睚眦必报,心狭隘,不过更多的还是为他的愚蠢,就是因为他为了要尽最大的可能羞辱对手,却不知不觉地丢失了他最宝贵的东西——胜利。

    就在金辉不断数数,从而企图增加他对手的痛苦时,他自己并不知道他已经走到了失败的边缘。在他数到十息的时候,他的背后大约两丈的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圈圈淡淡的涟漪,紧接着一个人从涟漪的中间浮现了出来。

    这时几乎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因为那个从地上浮现出来的人居然就是金辉的对手,那个看起来相当憨厚的胖子,可问题是,此时,金辉的面前明明站着一个胖子啊。

    显然,那个胖子并没有给众人解惑的意思,至少暂时没有,只见他如飘风,一下子就欺到了金辉的后背上,而金辉却恍若未觉。

    当然了,如果他不是将全部精力都集中到前的那个胖子的上,他也许可以从围观者的表中发现一些端倪,可惜他实在是太专注了。

    胖子举起了胖乎乎的手掌,抡起来对准金辉的后心恶狠狠地拍了下去。这时的胖子显示出了极为强悍的对力量的控制力,在下拍的过程中,掌风丝毫没有逸散,直到他的手掌就要触及到了金辉的后背了,他都没有察觉出来。

    噗地一声闷响,就像手掌拍在了棉被上,而胖子只拍了一掌,就借助掌力反弹,像一片柳絮,轻轻地退了回去,正好落在地面上那个尚未散去的涟漪上,沉入了地下。

    下一瞬间,他就在金辉的面前出现了,和之前那个胖子站在一起,连表都一模一样,相映成趣,特别逗乐,但是金辉却是绝对不会有可乐的感觉的。

    只见他的眼珠鼓了起来,一脸不敢相信的神,涩声说道:“你……你……你……”

    不过至于他想具体说什么,围观的人和他的对手已经都已经听不见了,因为在他说出第三个“你”字的瞬间,他已经瘫软在了地上,就像一条鼻涕虫,全的骨头似乎一下子都被抽掉了。

    其实实际况和人们看到的并没有太大的差别,胖子修炼过了一门极为特别的掌法,叫做化骨绵掌,而且已经被它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只要被他的掌力击中了,目标全的骨骼就会瞬间化作齑粉。

    按照金辉现在的况,如果不出现奇迹,或者是大能级别的高人给他医治,很有可能他的一生就只能够这么一副软趴趴的模样了。

    胖子怜悯地看了金辉一眼,抬头轻轻地一拍边那个自己,无声坍塌了,化作了一滩白色的粉末,原来它只是一个惟妙惟肖的石像而已。

    胖子向前跨了一步,就如一片随风飘摆的柳絮,轻灵地跃过了横亘在他和金辉面前的那道宽近十丈的沟壑,轻飘飘地落在了金辉的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淡淡地说道:“阁下,你的眼力太差了。还有,你的废话也太多了。如果你的废话少一些,说不定你已经战胜我了。”

    众人只见金辉的脸色一白,嘴角沁出了暗紫色的血液,眼睛一翻,昏了过去。而胖子则迈着轻灵的步伐走回了四海商行本队,获得了英雄般的欢呼和欢迎。

    百宝商行这边的人愣了一下,才有人出去将已经化作了一滩烂泥的金辉接了回来,远远地放在了一边,并且很多人都不愿意再看他一眼,似乎他已经化作了一滩让人作呕的垃圾。

    不过在刘恒宣布第三局比斗的胜利是属于百宝商行后,所有的人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决定胜负关键的第三局上了,再也没有去注意倒霉的金辉了,似乎他已经被所有人给忘记了。

    在双方选手出场之前,城主府的大管家扫着了一眼被金辉破坏的支离破碎的场地,长长的寿眉略微挑了一下,抬起了右脚,在地上轻轻一踏,顿时一股淡黄色的光芒从他的脚下散发去,瞬间扩散到了全场。

    下一瞬间,那个呲牙咧嘴的沟壑瞬间就被抚平了,细心的人还可以发现,不但场地变得平整了,就连场地被破坏之前的种种特征也被一一复原了,简直和遭到破坏之前一模一样。

    孟翔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毫无疑问娄江对土属魔气的控制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高的水平了。

    不过孟翔很快就平复了心绪,心静如水,虽然他对胜利还是有把握的,不过他可不愿意沟翻船。

    这个时候,四海商行那边的选手已经出场了,他一出场,百宝商行这边就是一阵动,很多人都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其中又尤以图峰表现得最为明显,毕竟是利益的最直接关系方。

    孟翔通过自己一方的人的窃窃私语,知道了他的对手叫做涂元峰,外号血手人屠,不但为人凶残,而且实力凶悍,据说他一只脚已经迈入了五阶的门槛,曾经有过和五阶高手动手,伤而不死的辉煌战绩。

    同时也解开了孟翔心中的一个疑团,为什么在抽签的时候,涂元峰为什么会用斗篷遮住头脸了,原来他是为了不过早的显露份,从而不给百宝商行一方任何准备的机会。

    孟翔和涂元峰在恢复一新的战场上相对站立,虽然两者之间的距离超过了一百丈,但是孟翔依然可以从涂元峰上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狂暴的气息。

    他可以轻易地从涂元峰的气息中感觉到浓烈的血腥味和杀机,由此他可以推断出他一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血手人屠之名,名副其实。

    涂元峰看着孟翔,两眼放光,还伸出暗红色的舌头嘴唇,就像是一个恶狼见到了一头肥美的小羊,样子极为凶残,也极为嚣张。

    涂元峰拿眼睛斜着孟翔,眼中充满了不屑,冷冷地威胁道:“小子,投降吧否则我定将你的肚子剖开,将你的肠子抽出来,缠住你的脖子,将你活活地勒死。”

    从他散发出来的凶残嗜血的气息看,所有人都认为涂元峰的话绝对不会仅仅是恐吓,如果孟翔不投降,待他找到了机会,他一定会将他的话付诸实现的,这不仅让很多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孟翔的神色丝毫不变,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淡淡地回应道:“阁下,动手吧你以往该不会都是用嘴巴打败你的对手的吧?”

    “小子,既然你想找死,就休要怪我辣手无了。”

    涂元峰的双眼出了嗜血的光芒,上更是腾起了一股暗红色腥风,散发出了中人呕的浓烈血腥味。这时人们才知道他上披着那件暗红色披风居然是用人血浸染成的。

    涂元峰迈步向孟翔走了过去,不过还没有走出几步,包裹着他的那股暗红色腥风中就出现了各种凄厉的惨叫声,紧接着一条条半透明的红色影就从他的披风中升腾而起,围绕着他不停地旋转,却无法脱离。

    孟翔定睛一看,发现那些红色的影都极为凄惨,缺胳膊断腿的比比皆是,其他还还有被挖去眼睛的,剖开肚腹的,剥去皮肤的,最惨的还要数剔去全,化作一副血淋淋骨架的。

    一股浓烈的杀机从孟翔的心底升腾而起。他虽然修炼的是大无相魔功,是地地道道的魔功,但是他还没有成为铁石心肠的冷血动物。

    以孟翔的认知,他可以肯定那些围绕涂元峰盘旋的半透明人影并不是幻影,而是真实的存在,也就代表着他们生前确实遭受过了如此残酷的对待。

    不知道涂元峰使用了什么邪门的手段,将那些被他残杀的人的灵魂都拘住,并封印在了他的斗篷中,为他所用,强迫他们成为他作恶的帮凶。

    “给我去死”伴着涂元峰的一声暴喝,那些围绕着他的半透明人影从纷纷飞出来,汇合起来,形成了一股洪流,向孟翔潮涌而去。

    那些半透明的人影惨叫着,咆哮着,怒吼着……似乎这一刻孟翔已经成为了残害他们的凶手了,它们距离孟翔还有很远,他就感觉到了一股极为强悍的精神冲击向他撞击了过来,里面蕴含的浓烈到几乎化作实质的怨毒让他喘过气来。。.。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