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诡异攻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

    咚咚的鼓声、啪啪的脚步声、嗒嗒的马蹄声、哗哗的甲叶摩擦声、呼呼的喘息声……一起汇成了一条洪流,向孟翔席卷而来,让他心跳加速,脸色酡红,不过同时也让他血沸腾,斗志勃发。

    时间不长,小胡子指挥的军队已经完成了对孟翔的包围,他们看着他,一动不动,而鼓声也停止了,整个擂台上变得一片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在孟翔的感觉中,这突然的安静甚至比之前军队向他包围过来时还要有压力,空气似乎凝固,不但锢了他的体和呼吸,甚至连他的思维都锢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无论是围着他的军队还是小胡子本人都没有丝毫的动静。孟翔知道他们这在挑战他的耐心,只要他稍微露出了一丝支撑不住的迹象,甚至是他的气势稍微有一丝的衰落,他们就会对他发动雷霆一击。

    如果换在孟翔进入试炼场之前,他也许有可能率先对小胡子和他指挥的军队发动攻击。但是经过三年独自一人行走的磨砺,他的心已经得到了极大地提升,小胡子想跟他比耐实在是不自量力。

    又过了一会,小胡子的脸色微微变了,因为经过对峙后,孟翔的气势不但没有减弱分毫,反倒他自己一方的气势有些衰弱了。

    咚!小胡子一咬牙,蓦然举起鼓槌在大鼓上狠狠地敲击了一下。鼓声就是命令!鼓声刚刚响起,围在孟翔周围的军队就有动静,最先出手的弓是箭手,向前紧跑两步,从长枪步兵让开的缝隙中穿了出来,瞄准开弓放箭,一气呵成。

    嗖嗖嗖……密集的箭雨就像一片乌云,向孟翔罩了过去,以他为中心,方圆超过了十丈的范围全部被覆盖了进去。

    孟翔看着扑向自己的箭雨,他还感觉到了一丝异常,他周围的空气这次真的出现了异常,而不是他的错觉,他就像陷入了泥潭,寸步难移。

    裂空!长刀斩过,孟翔面前的空气顿时裂成了两半,但是那些长箭就像不存在一般,丝毫不受影响,依然向笔直地了过去。

    难道只是幻觉?孟翔感到一阵错愕,不过他还是本能地在箭雨的缝隙中穿梭,不让它们落到自己的上。但是箭雨实在太密集了,而且他的移动也受到了一定的限制,他的左胳膊还是被一支长箭中了。

    一股剧痛立刻袭上孟翔的心头。他急忙闪目向左胳膊看去,中箭的地方完好无损,没有丝毫的伤痕,但是他却感到了被真实长箭中后一样的疼痛。

    这是怎么一回事?就在孟翔思忖出了什么事的时候,那群弓箭手再次将长箭搭上了弓弦,一起向他出了蝗群一般的利箭。

    形就像鬼魅一般地快速闪动,转瞬之间就移动了数十次的方位,他的后留下了一串串的残影。这一次由于他全戒备,箭雨并没有伤到孟翔。不过他丝毫没有喜悦之色,如果他不能够破解那些弓箭手的诡异攻击,躲避终究解决不了问题。

    趁着第三波箭雨来之前,孟翔向远处的小胡子喊道:“你这是什么攻击?”

    小胡子冷冷地回了两个字:“秘密!”随着他声音传来的还有第三波箭雨。

    这一次孟翔的处境愈加的危险,那些弓箭手根据他的反应做出了新的调整,无论是角度还是力量都已经和之前的两次不一样了,更刁钻,更猛烈,也更加难以躲避。

    使出了全的解数,孟翔终于避开了第三波的箭雨,但是他受伤的左胳膊还是被一支长箭擦了一下,火辣辣地疼。

    接下来的时间,孟翔又接连躲避过了好几波箭雨,虽然没有大碍,但是在越来越刁钻的攻击下,他还是受了几处伤。这让他极为郁闷,在那些弓箭面前,他好不容易炼成的无漏真似乎失去了作用。

    不过在他的细心观察下,他还是发现了一个让他比较欣慰的况,无漏真并不是一点作用没有,它一开始没有起作用好像是因为无法识别长箭的攻击。但是随着他受到攻击的次数的增多,它慢慢地开始发挥了作用,他中箭后的疼痛感开始明显减轻。

    同时,经过他的一番思考,他也已经对那些弓箭手的攻击有自己的判断,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动手破解,而是让那些长箭持续到他的上。

    这倒不是他想自虐,而是他发现了无漏真的一个缺点。它虽然很强大,但它也不是万能的,对于一般的攻击它都可以发挥出很好的效果。但是对一些特殊的攻击,就像现在那些弓箭手出的长箭,它则需要一些时间来反应。

    所幸无漏真的底子很好,只要给它时间,它就会很快地完成自我完善,这无疑是一般的炼体功法所望尘莫及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后,当长箭到了他的体上再无半点感觉后,孟翔知道无漏真已经对这种诡异的攻击已经完全免疫了,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了。他决定进行反击了。

    小胡子也不时傻瓜,他也发现了发生孟翔上的异常,果断敲响了战鼓,发动了全面的攻击。反应最快的时位于他两侧的骑兵,就像两支离弦之箭,向他两侧直扑过来,骑士手中高举的长刀闪着刺目的寒光。

    孟翔挥刀迎战,刀光闪动就像一条条闪电,但是他马上就发现了不对劲,那些向他发动攻击的军队也像之前攻击他的那些弓箭一样,有形无质,长刀砍过却没有感到什么触感。而他们的兵器砍到他的上,虽然没有伤口,攻击却是实实在在的。

    幸好他早有准备,那些骑兵和步兵的攻击与之前弓箭手的攻击基本上是一样的,借着弓箭手攻击打下的底子,他很快就无视所有攻击了。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混战之后,孟翔发现普通攻击对那些攻击他的军队并不是完全没有作用。遭到他攻击之后,他们就会一点点地变淡,如果攻击多了,它们就会像肥皂泡一般破裂,从而彻底消散掉。

    旭东升!在搞清楚了那些被小胡子弄出来的军队的况后,孟翔发动了凌厉的反击。只见他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喷薄而出的红,金光万道,阳光普照。

    在红的光芒照下,无论是军队本还是那些对孟翔发动的攻击都像被泼了水的雪,瞬间溶化,消失了。

    等孟翔再次现出形时,小胡子弄出来的千余军队已经一个不剩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孟翔,一脸的不敢相信,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你是怎么破解了我的攻击的?”

    “很简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你用意念发动攻击,我就用意念破解掉你的攻击。就这么简单!”孟翔的表平静,似乎没有破解敌人攻击的兴奋。

    沉默了一会,小胡子说话,语气中透出了一丝感慨:“看样子,我确实是看低了你,也许你真的具有打败过的能力。不过我相信我一定可以打败你。迎接我最后的攻击吧。”

    小胡子突然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正好喷在了他面前的大鼓的鼓面上,将整个鼓面都染成了血红色。

    沾染了小胡子的血液之后,大鼓也有了新的反应,自动响了起来,充满了苍茫粗犷的气息,仿佛来自远古,自有一番动人心魄的力量。鼓声中,大鼓红光闪烁,本也在急速变大,不一会的功夫,它就扩大到了两间房子大小。

    小胡子纵跳到了大鼓之上,随手扔掉了手中的人骨制成的鼓槌,并将上的衣服撕破,露出了结实的上

    一翻腕子,小胡子的手中多了一把锋利的短刀。突然他跳起了一种奇怪的舞蹈。孟翔虽然没有见过这种舞蹈,但是并不妨碍他感应到舞蹈中透出来的气息,粗犷、彪悍、久远,和大鼓本散发出的气息是如此的相似。

    但是最让孟翔感到的诧异的还是小胡子的动作,他一边跳着舞,一边用锋利的短刀在自己上不停地划动。

    时间不长,一条条的刀口就布满了他的上半和面孔,鲜血淋漓,甚至恐怖!不过孟翔也可以感觉到他的上也渐渐地散发出和大鼓以及他自的舞蹈相契合的气息。

    一支舞跳完了,小胡子停下了形,站在了血红色的鼓面正中间,定定地看着孟翔,缓缓地说道:“这是我的最后攻击了。希望你能够多支撑一会,不要让我太失望了。”

    说罢,不等孟翔反应,小胡子一跃三丈高,然后重重地落到在大鼓的鼓面之上,发出了一声轰然大响。紧接着大鼓就有了反应,红光大盛,将大鼓周围笼罩在了一片红光之中,血红血红的,就像浸在一片血水之中。

    咚咚……随着小胡子的几次纵跃,大鼓发生了振聋发聩的大响,紧接着包围着大鼓的那片血红色光芒中有了反应,响起了一阵稳健的脚步声。

    一群手拿石矛石刀,赤/只在胯下系着一条兽皮的大汉从血光中走了出来.他们的脸上和体都涂着各色的颜料,充满了彪悍狂野的气息。他们是从雕刻在大鼓四周的战斗画面中走出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