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泥偶挡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

    孟翔一挥刀,一颗巨大的鸟头顿时被砍得飞了出去,不过他的脸上并没有丝毫喜悦之色。

    几乎在红色巨鸟的脑袋被砍飞的瞬间,一颗新的脑袋就从脖颈上冒了出来。转瞬之间,红色巨鸟就有了一个全新的脑袋,和它之前被孟翔砍掉得近十个脑袋一模一样。

    孟翔再次砍掉了红色巨鸟的脑袋,脸色略微有些凝重。在红色巨鸟的脑袋被不断被砍掉的过程中,它并没有停止动弹,还在不断向远离道路的方向移动。

    如果不是它将几乎所有的精力都用于脑袋的再生,它恐怕早就离开道路很远很远了。不过他要是不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将它彻底诛杀,他恐怕就要放弃了这一次绝佳的机会了,毕竟他现在无法飞行,离开道路太远了,他就很难回去了。

    孟翔举起了左手,在他的食指指尖出现了一团黑色的光团,幽深内敛,仿佛可以将人的灵魂吸进去。

    红色巨鸟感觉到了不安,体上红光大盛,渐渐地腾起了赤红色火焰,要将孟翔淹没其中。

    “白费功夫!”孟翔冷笑了一声,手中的长刀一挥,将红色巨鸟的脑袋再次砍掉。它上泛起的红光自动流向了它的断颈处,而随着红光的流失,它体上升腾起的火焰快速消失了。

    “去死!”孟翔挥刀在红色巨鸟的背上砍了一刀,留下了一条又长又深的伤口。闪躲过从伤口中喷涌而出的火焰,食指一点,一点黑色的光芒直接从伤口的最深处灌入了它的体,

    孟翔双脚在红色巨鸟的上使劲一踏,巨大的力量将它压得砰地一声卧倒在了地上,而他本人则接着这一踏之力飞到了三百丈之外,轻飘飘地落到道路之上。

    就在孟翔弹开的瞬间,红色巨鸟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体从地上猛然跃起,痛苦地扑通着,烟尘四起,火焰横飞,不一会的功夫将偌大一片土地变成了火海。

    过了大约五分钟,它上的红色慢慢地退去,而它也渐渐地无法动弹了,最后它发出了一声哀鸣,倒地死去。虽然孟翔体内的癸水之气并不算多,但是一旦和刀气集合起来,而且灌入了体内部,还是足以产生致命的伤害。

    红色巨鸟的精粹进入了孟翔的心脏,不过孟翔却听见自己的体发内出了一声惊叫。他赶紧对体进行了内视,他惊奇地发现他的心脏中居然有两只红色的小鸟。

    其中一只稍小一些的红色小鸟围着另一只大的不断打转,不时用嘴巴却试探地触动它,不过它始终没有反应。过了一小会,小红鸟化作了一道红光,直接入了大红鸟的体内。

    孟翔并没有阻止,因为他已经从那只小红鸟的气息上感觉出了它的份,它就是他激发的朱雀真火化形成的朱儿。

    两只红色小鸟融合之后,孟翔感觉到了心脏一,然后快速地跳动了起来,沉浑有力,咚咚作响,好像战鼓雷动。紧跟着血管中也发出了隆隆的声音,就像大河奔流,滔滔不绝。

    孟翔顿时感到全气血奔涌,充沛丰盈,皮肤变得通红,一股气从他体内散发出来,让他周围的空气的都像水波纹一般波动了起来。

    等红色巨鸟化作的火焰将长刀灼烧成了赤红色之时,孟翔已经感觉到之前连番恶战和长途跋涉所消耗的精力都得到了恢复,连刚才战斗时所有的内伤也都基本上痊愈了。

    孟翔一把抓过了滚烫却锋芒初露的长刀,一转,迈开大步,沿着古旧荒凉的道路走了下去。

    四千里路,必须一步一步地走,而且还要尽最大的努力保留尽量多的体力,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孟翔面对的最大敌人还是寂寞。

    一成不变的荒原、一成不变的道路、一成不变的天空、一成不变的色彩、一成不变的步调,再加上一个孤零零的人,孟翔从来没有感到过如此的孤单和寂寞,仿佛苍茫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渐渐地,孟翔开始怀念起之前被他杀死的骷髅、干尸、白虎、青龙、黑人和红鸟,虽然和它们战斗时也很危险,一个不慎就有可能会命丧当场,但是至少那时他并不觉得寂寞和空虚。

    走啊走啊,时间对他而言仿佛已经不存在了,连行走也变成了一种下意识的行动,只是沿着道路向前走着,走着。

    当孟翔看见眼前的景色发生变化时,他的心是如此的激动,甚至顾不得再保留体力,发力向前奔去。

    一个小时之后,孟翔已经站在了一个枯瘦老者的不远处。老者脸色焦黄、眼窝深陷、颧骨高耸,皮肤紧紧地绷在骨头上,和他之前遇到的那些干尸很相像。

    老者正在用泥巴捏东西,有人、有走兽、有飞禽、还有一些怪物,个头有大有小,小的比指头大不了多少,大的高达数丈。它们都被整齐地码放在道路上,将整条路面都占了,不要说是一个人了,就是一只老鼠也过不去。

    平复了一下心绪和涌动的气血,孟翔看了看那些泥塑,说道:“老先生,我可以过去吗?”

    “当然可以。这一条路又不是我的,你当然可以走啦。”有些出乎孟翔预料的时,他刚刚发出声音,老者就给予了明确的答复。

    “多谢老先生!”孟翔道了谢,又看了看那些占据了整条路面的泥塑,“可是老先生,你的这些泥塑挡住了路面,我没有办法过去啊。”

    “过不去?年轻人,你在说笑吗?我的东西只占了那么小一块的地方,你怎么可能过不起呢?年轻人,你该不是看我老了想欺我吧?”

    “老先生,你误会了。我确实没有办法过去。”孟翔虽然语气平和,但是心中却对老者泛起了一丝杀机。

    他刚才移动脚步的时候发现,他的脚已经被牢牢地粘在了地上,要想移动必须有一只脚碰触地面。也就是说,他现在只能够走动,根本无法跳跃了。

    如果不是出现这种况,那些泥塑虽然很多,只要他纵一跃也可以从它们上跳过去,但是现在他根本就做不到。虽然道路两边都可以走,但是鉴于考验的规定,他根本不敢涉足。

    更为重要的是,孟翔可以十分肯定,他的双脚不能够一起离开地面一定是那个瘦老头搞的鬼,因为他从远处跑过来的时候还没有出现这种况。

    “年轻人,路两边不都是空地,你绕过不就可以了吗?”瘦老者疑惑地看着孟翔。

    “老先生,很抱歉。我必须从路上走过去。”孟翔神色坚定,没有丝毫的转圜余地。

    “唉,年轻人啊,就是不知道变通。”瘦老者摇头叹息了一声,“年轻人,要是你非从路上走不可,你就将我做的那些小玩意挪一下位子好了。不过我老了,活就要你一个人干了。人老了就什么都不行了。”老者捶了捶后腰,站起来,沿着道路慢腾腾地向远处走去。

    “老先生,你……”孟翔刚要叫住瘦老者,却发现老者已经走出了很远,他行走的实际速度比他走动的速度快上了很多。

    孟翔看着老者消失在了起伏的道路上,收回了目光,又一次看向了那些泥塑。这一次他注意到了更多的细节,那些泥塑不但做得惟妙惟肖,而且极为传神,似乎它们都是活的一般。

    孟翔向那些泥塑走了过去,在一堆狼形泥塑前停住了脚步,想了想,用手中的长刀去拨拉离他最近的一头狼形泥塑。

    突然一道黄光在孟翔的眼前亮起,晃的他眼眼一花,紧接着一声接一声的狼嚎在他耳边响起,响亮有力,煞气外露。

    在孟翔还没有完全恢复清明的视野中,依稀看到有几条黑影向他扑了过去来。出于本能,他挥刀布下了一层刀幕。那些黑影撞到刀幕上都被弹了回去,但是他也清晰了感觉到了它们的力量,很大。

    孟翔的视力恢复得很快,很快就能够看清楚东西了。自然,他也看清楚了攻击他的黑影是什么了,居然是好几条淡黄色皮毛的大狼,目光犀利,气息凶悍,不过他第一眼看见它们就觉得眼熟。

    很快,他就想起了原因,那些黄毛狼居然和他之前看到狼形泥塑几乎一模一样。他向那些狼形泥塑放置的位置看去,果不其然,那些狼形泥塑都不见了。

    在孟翔的目光从那些黄毛狼上离开的瞬间,它们似乎找到了他的破绽,纷纷跃起,向他扑了过去,配合默契,攻击有序,它们的攻击囊括了他全所有的要害,而且角度刁钻,防不胜防。

    “找死!”长刀飞舞,划出了一条条玄奥的亮光,似乎遵循亘古不变的轨迹斩向了那些黄毛狼,刀刀俱是要害。

    黄毛狼有着超越一般野兽,甚至是妖兽的灵敏,在空中闪转腾挪,甚至比脚踏实地还要灵活,然而它们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任凭它们如何躲避,最终还是自己撞在了刀口之上。

    看着以不自然姿态飞出去的黄毛狼,孟翔微微皱了皱眉头。从刀上传回来的感觉到告诉他,他并没有将它们全部杀敌,已经极为锋利的长刀在击中它们的时候居然出现了迟滞的况。

    六只黄毛狼三只摔倒了地上,不动了,黄光一闪,重新化作了狼形泥塑,上布满了蛛网状的裂痕。起源是它们的心脏部位,那里有一道深深的切痕,是孟翔长刀斩中的部位。

    其他三只狼,一只已经站不稳了,卧在地上,另外两只守护在它的边,弓腰下腿,一副攻击的模样,不过它们的腿和体都在颤抖。

    孟翔提刀上前,准备将它们也给结果了。那两只站立的狼也有了动作,却不是向他发动进攻,而是向那只受了受伤的狼扑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