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白虎拦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

    看着脚下的道路渐渐地变成了白色,纯白色,孟翔的神慢慢地变得凝重了起来,他的直觉告诉他麻烦马上就要出现了。这里距离他看见的黑色石碑已经超过了五十里。

    直觉其实并不是像人们想象得那般虚无缥缈,其实在一定程度上讲,它就是人的智慧、经验、判断等各种因素综合之后,对着某一个现象或事物做出的快速判断而已。

    孟翔的直觉是正确,在他踏入白色路段大约五分钟后,几乎是毫无征兆的,他的脚下突然出现了很多银白色的尖刺,闪着金属的光泽,尖端极为锐利,寒光闪烁。

    出于本能,孟翔飞跃起,飞到了差不多十丈高的空中。而在他飞起来的同时,那些急速攀升的银白色的尖刺却停止了生长,并且缩回了地下。

    孟翔使出了一个千斤坠,向地面落去,因为在试炼场中,他发现他已经失去了飞行的能力,所以他更加渴望脚踏实地的感觉。

    在他落下来的过程中,地面上的白色开始消褪,就像暴露于阳光的冰霜,只是速度快了很多。不,其实并不是消褪,而聚集。

    孟翔的双脚落到了实地,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只雪白色的老虎,是由所有的白色聚集变化而成的。虽然它只是简单地站在那里,却显示出了一股孤高与高贵的气质。

    白虎看着孟翔,口吐人言:“回去!否则死!”

    孟翔看了长超过五丈的巨大白虎一眼,举步向前,说道:“我不能!”

    “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选择了。”

    “那你就为你选择付出代价。”

    白虎抬出了粗大的左前爪,向地上轻轻地一按。刹那间,一道白光透地而出,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刃,直接斩向了他的腹。

    孟翔挥刀下劈,体向后倒退三步。那道白光碎裂,化作了无数的碎片,就像一群见到了鲜花的白色的蝴蝶一起向他飞了过去。

    长刀一拉,就像拉开了一块幕布,挡在了他的前。白色碎片就像投火的飞蛾纷纷地撞在了刀幕上面,粉碎骨。

    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白色碎片穿了刀幕,飞向了孟翔的面门。他一张口喷出了一道白色刀气,准确地中了它。

    白色碎片就像落入了水中的冰块,快速溶化,但它依然前飞,从刀气透出,依然向孟翔的面门。他将头侧了一下,躲过了,但是它携带的锋锐之意依然在他脸颊上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血痕。

    “回去!否则死!”白虎看着孟翔,眼神冰冷。

    “我不能!”孟翔的眼神坚定如大山。

    “好!”一股强大气势从白虎上猛然透出。气势之中透出了无坚不摧的意念。光靠着意念,它就瞬间切碎了周的空气,形成了一片绝域,一旦侵入必将粉碎碎骨。

    “我来了!”孟翔恍若未见,大踏步地向白虎走了过去,脚步坚定如山。目光越过了白虎,看向了远方,仿佛它根本就不存在。

    “找死!”孟翔的蔑视让白虎暴怒,上的气势就像灼的岩浆猛然爆发出来,然后一起向孟翔碾压过去,天地为之变色。

    “斩!”孟翔手中的长刀化成了从天而将的雷霆,以一往无前之势,对准白虎的头颅,一劈而下。

    轰!一声剧烈的爆炸在孟翔和白虎之间炸开,泥土乱石四处飞溅,不过无论是泥土还是乱石,抑或是空气,都在瞬间化作了粉末,就像有无数把锋利却无形的刀子切割着一切。

    那些无形的刀子还切割大地,一道道深不见底的沟壑凭空蔓延向了远方,似乎要跑到视野之外。

    尘埃落定,孟翔和白虎的神再次显现了出来,白虎上的毛发凌乱,有着好几道深深的伤口,不过正在以很快的伤口愈合。

    孟翔的衣服碎裂成了乞丐装,露出了健壮结实的躯,上面密布着一条条细而长的伤口,不过伤口全部贴合在一起,所以流血并不多。

    “回去!否则死!”白虎第三次发出了警告,不过眼神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漫不经心,变得凝重起来。

    “我不能!”孟翔同样第三次拒绝了,语气一如既往的坚定。

    啪啪啪……孟翔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荒野中回响,配上他衣服碎裂、密布伤口的强壮躯,一股野彪悍之气油然而生。

    可怕的气势在他的上不断攀升,引得旋风围着他不断地打着旋,发出揪揪的尖啸。

    白虎的眼神更加凝重了起来,仰头发出了一声大喝。啸声中,它的上白光大盛,每一道白光就如一根钢针。

    在白光中,在它体上方突然出现成百上千柄白色的长剑,并且每一柄长剑都在急速变大,寒光闪闪,剑气激,让人胆寒。

    在孟翔缓缓地举起手中的长刀时,白虎上方的白色长剑也开始了移动,纷纷将剑尖顿准了孟翔,每一柄都超过了一丈长的长剑上全部透出了强烈的剑气。

    随着白虎一声大吼,千百柄长剑一起向孟翔了过去,拖着长长的尾翼,就像一颗颗从天而落的流星,绚丽却极端危险。

    “斩!”高举过顶的长刀力劈而下,既无华丽的光芒,也无惊人的气势,甚至比普通不会武功的人劈下的一刀还要平淡。

    看着那平淡无奇的一刀,白虎的眼中却透出了隐隐的恐惧,脊背上的鬃毛都高高的炸了开来,那是动物遇到强敌和危险时才会有的本能反应。

    千剑飞到,长刀落下,白虎和孟翔似乎约定好了一般。宝剑过处,一切都碎裂无痕,包括风,包括声音。长刀落下,同样斩开一切,包括风,包括声音,也包括宝剑。

    长刀斩开了拦在它前面的一切,也解除了孟翔的危机。不过那些从他边掠过的长剑上激发出来的剑气,依然在他的胳膊、腰侧和双腿上留下了一道道的伤口,鲜血激

    那些越过孟翔体的宝剑,继续向远处飞起。所过之处,地下留下了一条条笔直而深刻的沟壑,一直延伸向远方,似乎要到达天地的尽头。

    长刀落到地面上,刀式已尽,不过它所蕴含的刀意却没有尽。孟翔面前的地面陡然无无声无息地裂开,出现了一条笔直的沟槽,向白虎的面前笔直地延伸了过去。而沟槽所在位置的泥土和石头则凭空消失了。

    白虎将双爪一起按入了地下,上残余的白光闪电般地流到了它的双条前腿上,并顺着它的双爪没入了地下。

    一道比白虎第一次攻击孟翔要明亮百倍的白光破地而出,准确撞在了那道从孟翔面前向它快速蔓延的沟槽之上。

    不可一世的白光从中间被剖成了两半,沟槽依然向白虎蔓延过去,只是速度稍微慢了一些。

    在孟翔被裂开的白光携带的锋锐之意在体切出好几道伤口的同时,那道沟槽撞在了白虎的膛上。

    伴着一声惨叫,白虎庞大的体腾空而起,一道细长的伤口从它的前一直蔓延到尾部。它落地的时候,脚步已经踉跄不稳了,银白色的液体喷涌而出,将地面染成了一片银色。

    孟翔拖着长刀,向白虎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在它面前两丈处站定,缓缓地说道:“回去!否则死!”

    “我不能!”银白色的液体从白虎的嘴角、鼻孔、耳朵和眼睛中一起涌了出来。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的职责!”

    “好!我送你!”孟翔在迈动了脚步。在他距离白虎还有五六尺远的时候,长刀划出了一道玄奥的轨迹,掠过了它脖子,下一瞬间,它卧倒在地,恍若睡去。

    孟翔绕了白虎的尸体,向前走出了大约二十丈,突然他的体一阵摇晃,要不是靠着插/入了地下的长刀支撑,他说不定就会栽倒在地。

    红色的血液从孟翔的口角和鼻孔流出,就像蜿蜒而下的小蛇。与此同时,他上闭合的伤口全部崩裂,血雾飞溅。

    在红色的血雾之中,一道道同样从伤口飞而出的白光显得格外的醒目。它们飞而出,将他体周围的地面切出了一道道深深的沟槽。

    孟翔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抬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叹息地说道:“庚金之气果然名不虚传!”

    平复了一下心绪,孟翔拔出了长刀,就要迈步向前。但是他刚刚迈出了两步,他就听见他的后响起了一声响彻天地的虎啸,紧接着一股强大威严快速近了他的后背。

    孟翔的体滴溜溜一转,同时长刀挥出,发出了一道炫目的刀光,向后袭来之物狠狠地劈了过去。

    长刀准确地命中了那道映入他眼帘的白光,不过他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触感,似乎那道白光只是一个虚幻的影子,但是它透出的强烈威压和锋锐之气却是千真万确的。

    孟翔顾不得多想,借着长刀挥动的惯,脚下同时用力配合,向一边闪去。但是体上突然一痛,让他输出的力量减少了三分,躲闪的速度也不慢了一些,加之那道白光的速度极快,他被白光撞了正着。

    孟翔心头陡然一紧,从那道白光透露出了的气息看,它一定和白虎有关系。而白虎的每一下攻击都携带了庚金之气,而且极为纯粹,他的无漏真虽然已经大成了,但是对它的防御并不是很理想。这一次却被正面击中,恐怕……

    下意识地,孟翔摸了摸被白光击中的地方,却没有发现一丁点的伤痕,而且体中也没有出现什么的不适。

    这是怎么一回事?是自己看花眼了?孟翔被搞得有些懵了。直到他感觉到体内残存的庚金之气齐齐地向一个地方流动,他才发现了事的真相。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