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心生觊觎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孟翔看了其他五个人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就算是打招呼了,然后一转,向左手边的一条山岭走去,方向与他来时正好相反。

    “站住!”一个冷冷的声音让孟翔停住了脚步。他转过了头,循声望去,是那个蝠翅青年。

    “有什么事吗?”

    “你就准备这么走了?”

    “难道不行吗?”

    “当然不行。元虚山是我们联合众人拦下来的,你没有出任何一点力就进入了元虚山,而且占有了一个进入元虚大的名额,你难道不觉得这不公平吗?”

    “以阁下之见,如果才算公平呢?”

    “拦截元虚山之前,我们已经做了约定,能够进入元虚山的人要给其他帮忙的人一定的报酬。所以阁下你要留下一点东西才能够走。”

    “哦?你想让我留下什么?”

    “看我们是同门的分上,我的要求并不过分,你只要将在多宝阁中得到的宝物交出来就行了,其他你在元虚山中得到的宝物你都可以带走。怎么样?我的要求并不过分吧?”

    “确实不过分。”

    “这么说你是准备交出宝物来喽?”蝠翅青年的脸上掠过了一丝喜色。

    孟翔的目光先在其他四人的脸上一一扫过,最会才落到蝠翅青年的脸上,淡淡地说道:“阁下不用着急。在我做出决定之前,我想问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如果我将宝物交出来,我应该交给谁呢?你还是其他人?”

    “当然是我。”蝠翅青年脱口而出。

    “是这样。”孟翔点了点头,将头转向了其他四个人,“你们也同意我将宝物交给他吗?要知道拦住元虚山你们都是出了力的,而且大家萍水相逢,你们真的都这么相信他吗?万一,我是说万一。我将宝物交给了他,他万一独吞了怎么办?你们岂不是白干了?”

    “你……你居然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蝠翅青年神色一紧。

    “挑拨?你可不要乱说话啊。我只不过阐述一个事实而已。你如果能够证明我的话说错了,我立刻收回我所说的话并向你道歉。”

    “他说得对,我信不过你。他要是将宝物叫出来,我强烈建议将宝物放到我这里。”那个修炼《千灾万劫功》的人第一个表现出了对蝠翅青年的不信任。

    “你……你……”

    “我也觉得他说的没有,拦下元虚山大家都是出了力的,凭宝物什么一定要交到你的手中?”那个俊美得有些过分的青年一边用一把小刀修着指甲,一边说道。

    蝠翅青年将头转向了白纱女子,说道:“秋娘,难道你也不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但是拦下元虚山确实是大家一起出的力,而且大家都还是同门。我觉得为了不伤了和气,我们还是商量一个更为稳妥的方法为佳。”

    “秋娘,你……你……”蝠翅青年点指着白纱女子,脸上涌现出了愤怒的潮红。

    孟翔看几人起了内讧,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淡淡地说道:“阁下,我见你们一时也拿出主意。我看这样吧。我现在先去寻找宝物,等你们商量出了一个稳妥的办法,你们再通知我。毕竟能够进入一次元虚山很不容易,浪费了就实在太可惜了。”

    “你想开溜?没门!你要想走就必须将宝物都留下来。”蝠翅青年好像被针扎了股,一下子跳了起来。

    “阁下,你的胆子也太小了吧?你们五个人,我一个人,而元虚山又不大,你们还怕我跑了不成?当然了,我不去寻宝也可以,你只要弥补我的损失就行了。自然了,大家都是同门,我的要求也不过分,只要将你进入秘境所得到的宝物全部交给我就行了。怎么样?我很厚道吧?”

    “你……你……你耍我?”这时蝠翅青年似乎品出味来了。

    “阁下慎言。我这个人从来不喜欢耍人。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刚才说到了公平,你们呆在这里浪费时间,却让我这个不相干的人陪着,你觉得这又公平吗?”

    孟翔摇了摇头,一转,向他刚才选定的山岭走去,不过他还没有走出两步,一道红光从他的后迅速超过,拦在了他的面前,“站住。我说过了,你想离开就必须将宝物都留下来。”

    “我要是非离开不可呢?”孟翔看着闪动血蝠翼悬浮在空中的蝠翅青年,双眼微微地眯了起来。

    “那你就问问我手中的伙计答不答应?”蝠翅青年手一摆,掌中出现了一把长度超过了五尺的长刀,其上红光缭绕,虽然刀还未出鞘,但是距离老远就能感觉到它散发出来的浓重的血腥气和煞气。

    “刀?我倒要见识一下。”孟翔眼底闪过了一丝兴奋的亮光,左手一伸,长刀斩就凭空跃入了他掌心,而他前进的脚步则丝毫不停,甚至连节奏都没有一丝的变化。

    “站住!再不站住我可要动手了!”蝠翅青年被孟翔视他如无物的态度激怒了,右手已经搭上了刀柄。

    其他四个人站在原地没有动,静静地看着孟翔和蝠翅青年,不过神都十分专注,显然他们想从二人交手的过程窥伺出他们的实力和擅长的手段。

    孟翔没有应答,不过他依然向前一直走。啪啪……轻重和间隔完全一样的脚步声说明他的心绪十分平静,并已经下决心要走了,根本不会因为蝠翅青年的阻拦而停下。

    “站住!”孟翔的近让蝠翅青年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他感到口中有些发干。

    “找死!”孟翔距离蝠翅青年不足三丈的时候,他终于出手了。闪耀着血光的长刀蓦地跳出了刀鞘,随着蝠翅青年急速前掠的形向孟翔斜肩带背劈了过去,刀还未到,血红色刀芒就已经到了,大有将孟翔一刀劈为两半的架势。

    站在孟翔后十丈之外的其他四人在蝠翅青年长刀一劈出去的时候,就感到了一道强大的压迫感,同时鼻子中闻到了一股中人呕的血腥气,让他们的头脑感到一阵眩晕。

    与此同时,他们也紧张了起来,他们要看一看在他们眼中一直很神秘的孟翔能够带给他们什么的惊喜,不过他们只看到了一道淡淡白光,一闪而过。

    虽然那道白光在他们的瞳孔中停留的时间极短,只是一闪而逝,但是却对他们的眼睛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他们都感觉到自己的眼珠好像被尖利的钢针插了一下,剧痛难忍。

    等他们恢复了视力,时间已经过去一小段了,虽然很短暂,但是孟翔和蝠翅青年的战斗却已经结束了。

    他们只看到孟翔用和之前一模一样的步调继续向前走,而蝠翅青年则保持着双手擎刀下劈的动手,一动不动,就像被施了定术一样,直到孟翔走出去超过了十丈远,蝠翅青年才像一只中箭了的鸟儿从空中落下。

    蝠翅青年距离地面只有一丈来高,但是当他落到地上时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这让其他四人感到很奇怪,不过他们很快知道了他惨叫的原因。

    让蝠翅青年惨叫的是他上的一道刀伤,一道恐怖的刀伤,从右肩头一直到左跨,贯穿了他的整个腹,而且极深,可以清晰看到被斩断的骨头,甚至是蠕动着的内脏。伤口也极宽,向两边翻翻着,就像久旱的大地裂开的口子。

    蝠翅青年恶狠狠地瞪了孟翔一眼,目光中蕴含了刻骨的仇恨。孟翔似乎脑袋后面长了眼睛,“收起你无聊的仇恨!我这一次是看在同门分上,下一次可就没有这么便宜了。”

    蝠翅青年体颤动了一下,伸出左手,手掌之上很快就冒出了血红色的光芒,在伤口上轻轻地一抹,伤口上立刻就发出了红色的光芒。

    在红光照耀下,不但流出的鲜血自动流回了伤口中,伤口边缘也以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了很多粉红色的芽,然后那些芽相互交缠拉扯,居然让又深又宽的伤口转瞬闭合了,只留下了一道窄窄的细缝,接着细缝也消失了,最后只剩下了一条淡红色的细痕,不注意看根本看出来。

    蝠翅青年一把抓住了长刀,一跃而起,背后的血蝠翼快速闪动,显然想去找孟翔的报仇,不过他的双脚刚刚离地,他就发出了一声压抑不住的痛哼,重新落到地面上。

    距离他最近的白纱女子眼睛很尖,立刻就发现了蝠翅青年上的问题,那道似乎已经完全愈合的伤口再次裂开,而且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严重很多。

    上一次的伤口虽然又长又深又宽,但是它毕竟是笔直的,很好处理,但是这一次不同了,不但伤口的宽度达到了半尺,而且创面也变成了一片血模糊,就像被被什么猛兽又抓又咬过。

    蝠翅青年故伎重演,再次用冒着红光的手掌去抹伤口,但是效果却很差。虽然从伤口流出的血液流了回去,并且伤口之上也长出了芽,但是这一次伤口之中却多了一些奇怪的小东西,正是这些小东西让伤口久久无法愈合。

    一些只有绣花针十分之一长度的亮光不停在伤口中游动,就像一群在水中自由自在畅游的小鱼。可惜,它们所过之处只留下了一片狼藉,无论是新长出来的芽还是原本还完好的皮都瞬间化作了碎末。

    看见这种况,无论是蝠翅青年还是其他四个人,看着孟翔渐渐远去的背影,眼深中都充满了忌惮。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这时的孟翔的心中也不平静:能够进入元虚山的人果然个个都不简单。

    他原本想利用蝠翅青年对他的不熟悉,利用拔刀术一举将他斩杀,掠夺他上的所有宝物,但是最终他还是利用极快的速度和丰富的战斗经验逃过了一劫。

    当然,他可以继续出手,蝠翅青年的体内还残留着他的刀气,而这势必会影响他的发挥,他要杀他也许花费不了太多的力气,但是他知道他根本杀不死他。

    只要他继续对他动手,那四个看闹的家伙就一定不会继续袖手旁观,一个搞不好他自己还会陷入被围攻的境地,所以在一番权衡之后,他果断选择了放弃。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