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隐藏秘宝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在孟翔的眼睛中,看似空无一物的天幕上确实有东西存在。就像晚上仰望天空,看到的星星固然有很多,但是看不到的星星更多,他遇到的况与此颇有一些类似。

    障眼法吗?虽然孟翔知道放置宝物的人使用了障眼法,但是他依然不得不佩服他的高明。

    如果选宝人在天幕出现晃动之前就选齐了他应该得到的宝物,他就会立刻被从房子送出去,根本没有机会发现被隐藏起来的宝物。

    即便有的选宝人和他一样,等到天幕动了起来。那时绝大多数的人反应恐怕也会像他最开始的反应一样,随便挑选,以免落得空手而回的下场。这部分也不可能发现隐藏起来的宝物。

    就算有人一进来就将道气贯注双目看向天幕,他也同样发现不了隐藏的宝物。那时三百六十颗星星都高悬天幕中,亮度太强,而隐藏的宝物又太过不起眼,几乎没有被发现的可能。

    所以,能够发现隐藏的宝物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非事先就知道了天幕的秘密,否则要想获得隐藏宝物就需要运气了。孟翔相信就是有百个人参与了选择宝物,能够有一个人发现隐藏宝物就是很大的几率了。

    孟翔深邃异常的目光在八件被刻意隐藏起来的宝物游动,每一件宝物都像被蒙山了一层烟雾,几乎和天幕融为了一体,只能够依稀看见它们的轮廓,至于它们的气息则一点也没有显露出来。

    孟翔也曾经尝试过用神识将它们牵引到自己的面前,进行仔细而全面的观察,但是他的神识根本起不了作用,它们都像将根深深扎入地下的老树,一点也无法撼动。

    过了一会,孟翔基本上辨识出了八件宝物都是些什么,一刀、一剑、一枪、一琴、一钟、一鼎、一面具和一画,后两样是他比较没有把握的,他只是六七成把握可以确定。

    又过了一会,孟翔对着两件选中的宝物发出了确定的意念。很快,两道淡淡的流光就飞到了他的面前,是一张银灰色的面具和一幅古画,正是他最没有把握的两件宝物。如果光从他的猜测上,他的猜得无疑是很准的,他猜测的结果和实物完全相符。

    其实孟翔选择这两件宝物的动机很简单,对于面具他是需要。他渐渐地觉得隐藏相貌是十分必要的,于是他就选择了面具。他觉得它能够被放置宝物的人煞费苦心地隐藏起来,一定不凡,至少他戴上它,它一定可以帮助他遮蔽容貌不被人发现。

    孟翔拿到面具之后,从它上面得到的信息让他很高兴,他没有选择错。它的名字很简单,叫做幻面,戴上它佩戴者既可以自己设定一张脸,也可以变化成特定目标的样子。

    佩戴者自己设定一张脸之后,只要向幻面传输该张脸的虚拟信息,比如格、气质、份和职业等等,它就会在佩戴者上拟化出来,让别人不会发现破绽。

    如果将脸设定为特定目标的相貌,只要佩戴者将该目标的形象输入幻面,它就会帮助佩戴者向选择的目标靠拢,不仅相貌一模一样,就是体貌特征,乃至最难模范的气质也会一模一样,让人难辨真假。

    然而,幻面最让孟翔觉得满意的地方还在于,即便他的份被识破了,只要他不将它拿下来,别人也基本上不可能得知他的相貌。

    孟翔将幻面收入了怀中,然后将目光转向了那张古画,神变得有些凝重。如果说选择幻面是他的意思,那么选择这幅古画则非他所愿。按照他的意思他是准备选择那座鼎的,但是他却不能够不选。

    进入房间选择宝物时,孟翔曾经通知了墨瞳和红雪,希望她们可以给他做参谋,选出最好的宝物,但是结果让他很失望,他根本就联系不上她们。

    他先是吃了一惊,以为墨瞳和红雪出了什么问题,不过在一般试探之后,他就明白了原因。可能设置秘境的人是为了防止出现作弊的况,在房间中设置了制,切断了他和她们的联系。

    不久之前,孟翔权衡了一下,选定了要获取的宝物,但是就在他要通过神识进行确定时,他意识海中的那道刀光晃动了一下。下一瞬间,他知道它的意思,它让他选择那幅画。鉴于它的神奇,他立刻舍弃了鼎选择古画。

    孟翔仔细地看着古画,想看一看它究竟有什么神奇,但是结果却让很失望,它不但没有主动给他传递关于它的信息,而且更为重要的是画面之中居然什么都没有。

    这么说有些不准确,不能说什么都没有,画面上还是有一样东西的,而且它充斥了整个画面,那就是雾,灰蒙蒙的雾气,整个画面上除了雾气之外什么都没有。

    起初孟翔以为那张画是玩和天幕一样的把戏,在画面上布了障眼法,但是经过他的一番尝试之后,画面上除了雾气之外,依然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想了想,孟翔就要将那张画放入储物戒指中,他之前因为星星的坠落发现了隐藏宝物的秘密,但是他可不认为这些隐藏宝物再消失了,他还能够发现其他宝物,他准备趁早将最后一个选择宝物的名额给用掉,防止出现变化。

    就在孟翔要将那张画卷起来的时候,意外的况陡然出现了,灰蒙蒙的画面突然出现了一丝亮光,而且那亮光极为特别,眼睛刚刚碰触到了它,他就感到了一阵剧烈的震撼,不仅是体就连意识都似乎一下子凝固了。

    下一瞬间,那道亮光陡然大亮,就像闪电撕裂了乌云,从画面上的重重雾气中飞而出,露出了峥嵘桀骜的形。

    紧接着,孟翔发现他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了那道已经变成了惊天长虹的亮光,它似乎已经脱离画面,笔直向他飞了过来。

    孟翔感觉到自己的体和意识都完全失去了控制,即便他看到了那道亮光是向他飞来,也清晰地感觉到了它上面蕴含着的斩开一切的强悍绝伦的气势,他依然无法移动分毫,就更不要提躲避了。

    孟翔突然感到全一凉,不自地激灵灵打了一个寒战。随后,白光,炫目的白光,他的眼睛只剩下了一片雪白。过了半晌,他的视力才得以恢复。

    几乎是下意识的举动,他向手中的古画看去,这时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蒙住整个画面的雾气彻底消失了,画面上的图案清晰地显现了出来,而且内容还是一派恬淡的田园风光。

    农舍、篱笆、菜畦、小溪、果园……和一副普通的田园画已经没有了什么区别。不过他还是很快发现了不同,那就是它太缺乏生机了,在一般田园画中差不多都会出现的农夫、孩童、鸡鸭鹅和耕牛它是一样也没有。

    整理一下变化后的画传递给他的信息,孟翔露出了惊喜的笑容,他手中这幅画居然是一件洞天法宝,叫做桃源图。

    洞天法宝是一类比较特殊的法宝,十分珍贵。它有些类似于储物法宝,不过它和储物法宝最大的不同就是,它可以将活物放入其中,并且还可以在里面生活。

    至于桃源图内为什么没有活物,他没有得到解释,不过他并不在乎,因为有了桃源图,他将能够做很多的事

    孟翔将桃源图卷了起来,然后放进了怀中,所幸它并算大,卷起占的地方就更小了,所以放到怀中也不碍事。

    刚一收好了桃源图,孟翔就开始立刻查看意识海中的况。在那道亮光从画中飞出向他的面门时,他依稀看见它从他的眉心进入了他的体。

    孟翔发现他的意识海中已经和之前不一样了,之前他的意识海中虽然有火系道种、通天藤,它们都会发出光亮,但是整个意识海中还是偏暗的,而此时在他的内视下,他的意识海中一片通明,甚至亮得有些刺眼,而光线的来源则是那道刀光,它放出了炫目的光华……

    在孟翔通过内视看到那道刀光的时候,它的光芒陡然爆发,然后化作了奔泻的洪水,流遍了他的全,让他体每一个部位都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银光,同时他也从刀光那里得到了一个信息。

    他得到的那幅古画叫做开天图,不是人为所画,是那道开天之光斩开混沌,开天辟地之时,留在天地之中的烙印,蕴含“斩”最原始的最本源的奥义。

    可惜它只是那道开天之光留下的诸多烙印之一,而且还属于很浅薄,很细微的那种。否则,不仅他脑中的那道刀光可以得到极大的壮大,就是孟翔本也会得到极大的好处。

    不过孟翔已经很满意了,能够得到开天之光留下的一道烙印已经是很幸运了了,更何况封存这道烙印的还是一件洞天法宝,可以说是买一送一。

    整理消化了那道刀光传递给他的信息后,在孟翔的内视下,那道刀光再次恢复了深沉内敛,只不过无论是它的体型还是它透露出的气息,都比之前增大了很多。

    孟翔没有多做耽搁,从意识海中退了出来,将目光再次投向了天幕,准备将那一只鼎搞到手,因为他刚刚得到了桃源图,所以他对那只鼎就更加渴求了。然而,当他的目光真正的落到天幕上的时候,他却愣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