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真正对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比斗很快就开始了,也许是为了节约时间,五组人的比斗同时开始,显然这是比斗双方商量的结果,不过元虚子并没有不近人地予以阻止。

    孟翔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到了蝠翅青年和那个披白纱的女子上。在元始魔门实力为尊的思想影响下,他们能够成为这一次围堵元虚山的主导者,他们的实力可想而知。

    看了一会,孟翔发现自己的判断是对了,蝠翅青年和白纱女子的实力果然十分出众。蝠翅青年除了攻击十分诡异和犀利之外,最可怕的还是他的速度,他的对手每每以为自己已经得手了,结果却是他击中的根本只是他的影子。

    白纱女子修炼的应该是元始魔门中最适合女子修炼的《天魔功》,虽然脸上蒙着一块面巾,看不清楚相貌,但是若隐若现之下更能够发挥出天魔功的威力。

    孟翔只是远远地看着,眼前都不出现了幻觉:藕臂粉弯、温香软玉、莺声燕语、暗香浮动……恍如置于众香国中,让人沉溺之中不愿醒来。

    摇了摇头,孟翔将眼前似幻如真的幻觉甩掉,同时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浊气,将体内的燥和心灵上的躁动全部吐出了体外。

    这时一个声音在孟翔耳边响起:“小友,何必如此呢?魔门弟子就应该率而为。再说了,小友,你正当年少,太过压抑了对体也不好啊。”

    “前辈说笑了。这完全是因为晚辈修为不够,无法做到心如止水。倒是前辈可以如此淡定自若,修为真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炉火纯青的地步。”

    “谈不上什么修为,只是见的多了而已。小友,我是真心的,做人就应该率而为,这才不枉为人,也才不负荷本门功法的精神。强行压抑,时间久了,难免会在修行上出现一些滞碍。”

    “多谢前辈指点。晚辈曾经听说了一句话,叫做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晚辈认为太夸张了。但是今见到前辈,晚辈才知道此言不虚。”

    “小友,你太客气了,我说的这些只不过是经验之谈而已。”元虚子捋着长长的白胡须,眯缝着眼睛,显得颇为惬意。

    “前辈,此言差矣!先辈的经验其实都是宝贵的财富,我们这些晚辈如果不是继承了先辈的经验,恐怕现在还要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呢。前辈,您……”

    “好了,小友。不说了。”元虚子罕见地打断了孟翔的话头,“小友,你如此认真地观察其他人是不是害怕他们对你不利啊?”

    “不敢隐瞒前辈,晚辈确实有这样的担心。”

    “小友,你心中是不是有些埋怨老朽啊?”

    “前辈,您说错了吧?您让我直接获得进入大的名额,晚辈感激还来不及呢,又如何会心生埋怨呢?”

    “我让你轮空,其实那是你应得的,毕竟你早已经打败了你的对手。再说了,以你的实力获得一个名额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我这么做虽然出于一片好意,但确实对你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

    “前辈,话不能这么说。那些人晚辈都看了,他们的实力都不弱,我要是和他们比斗的话,未必就有必胜的把握。”

    “小友,人可不能够太过谦虚了,过度谦虚就是虚伪。如果是换作在你战胜你的对手之前,你要想胜过其他人确实没有那么容易,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这个……”孟翔愣了一下,不过他马上就释然了。他是在元虚山中打败尖角大汉的,而元虚子作为元虚山的器灵,了解他的动向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们能够谈得如此投机也算是一种缘分吧。那我就简单说一下我对那些人的看法吧。”

    孟翔回过了头,看着元虚子,问道:“前辈,你这么做难道就不怕对他们不公平吗?”

    “不公平?哈哈……小友,你太天真了,这世间哪里来的公平?所谓公平都只不过是一些弱者提出来的借口而已,你看那些强者哪个将公平挂在嘴边的?”

    “前辈,难道这世间就真的不存在公平吗?”

    “存在,怎么会不存在呢?只不过我对公平的理解跟一般人不同。所谓的公平在我看来,就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你要想得到什么就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千万不要等着别人来施舍。”

    “多谢前辈的提点,晚辈受教了。”

    “好了,不说。小友,你看你注意那个修炼《血影魔功》的小子和那个修炼了《天魔功》的丫头的,那我就从他们说起。《血影魔功》虽然可以靠吸取别人的元神精气快速提高修为,但是百丈之台起于累土,本门功法也是很注重根基的,不过很多人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这点。至于《天魔功》,色/相虽然能够让人目眩神迷,但是实力才是根本,否则再好的色/相都只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元虚子停了一下,说道:“小友,你注意的两个人的实力固然很强,但是我觉得你应该真正注意的并不是他,而那个一脸漠然的家伙。”

    “他?他有什么不同吗?”孟翔也注意到了元虚子提到的那个人。

    那是一个比较老气的家伙,从相貌上看,虽然只有大概四十岁的样子,但是上却透出了一股沉沉的暮气,就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而且神木讷,漠然,似乎世间的一切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打动他的心了。

    他也是其他十个人中唯一一个对他没有表现出敌意的人,不过这并不是说他对他的迟到和受到优待没有反应,而只是他觉得他不值得为这些事生气。

    “如果我老眼不花的话,他修炼的应该是《无间大/法》。”

    “《无间大/法》?”

    “不错。《无间大/法》是一个几乎和我们元始魔门历史一样长久的古老宗派——地狱门的镇派功法,极是可怕。”

    “那《无间大/法》究竟可怕在什么地方呢?”

    “在地狱门中有一个说法,人死后灵魂都会进入一个叫做地狱的地方,然后通过审判,根据前世的所作所为给出不同的处理方案。如果是犯了罪的,就会被带到一个叫做十八层炼狱的地方,依据罪孽的轻重,分别投进十八层炼狱的相应层数,接受严厉的惩罚,只有洗脱了上所有的罪孽,灵魂才能够重新投胎。但是在十八层炼狱的下面据说还一个十九层,叫做无间炼狱,是指专门为那些罪大恶极的人准备的,里面比前十八层加起来还要可怕万倍,而且一旦被投进去就将永远没有超脱的可能,将遭受永生永世的惩罚。”

    说到这里,元虚子的眼睛中透出了一丝深深的恐惧,“而《无间大/法》就无间炼狱的真实写照。一个人一旦修炼《无间大/法》成功了,他就可以模拟出,甚至召唤出真正的无间炼狱,将对手投入其中,让他永陷沉沦,永世不得超脱,实在是可怕之极。”

    “前辈,照你这么说,修炼了《无间大/法》的人岂不是天下无敌了吗?”孟翔的神也变得慎重了起来。

    “话虽如此,但是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必须修炼成功之后。”

    “前辈,你的意思是说《无间大/法》是很难修炼成功的喽?”

    “不是很难,而是根本不可能。”

    “为什么?”

    “要想驾驭无间炼狱,就必须经历无间炼狱中的一切,并且最终得到超脱。你想想无间炼狱是如此可怕的,什么人可以承受其中的种种可怕惩罚并得到超脱?所以从古自今根本就没有将《无间大/法》修炼成功的例子,那些修炼《无间大/法》的人几乎每一个都死于非命,而且死状极惨。”

    “这么说我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啊?”

    “小友,你错了。虽然修炼《无间大/法》的人的最终结果都是不得善终,但是在他们未死之前,他们还是能够发挥出一部分《无间大/法》的威力的。和他们交手一定要小心再小心,一旦被卷入了他们模拟出来的无间炼狱中,那就要经历他们所经历的一切,一个扛不住可是要死道消、魂飞魄散的。”

    “谢谢前辈的提醒。晚辈一定多加小心。”

    “小友,你能够这么想我很高兴。不过除了那个修炼《无间大/法》的人之外,我还想要你注意一个人,就是那个一脸欠揍的家伙。”

    “前辈,他又有什么问题?”孟翔同样注意过他,他和那个修炼过《无间大/法》的人截然相反,对于他的迟到和受到元虚子的照顾表现得最为激烈。

    他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如果当时元虚子不在现场的话,他一定二话不说,冲上来就对他动手。

    “我让你注意的不是他的人,而是他修炼的功法。”

    “功法?他修炼的功法很特别吗?”

    “不错。他修炼的是一种极为诡异的功法,叫做《千灾万劫功》。”

    “《千灾万劫功》?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功法?晚辈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小友,你没有听说这很正常,如果你听说过反倒不正常了。”

    “前辈,你还是跟我说一说这个《千灾万劫功》吧。对它有所了解了,晚辈也好事先做好防备啊。”

    元虚子捋了捋胡须,笑了:“小友,莫急。我既然开了头就一定对你说清楚的。”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