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背后隐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黄石和黄阅师侄回到了厚土峰之后,黄阅愤愤不平地说道:“这个姓孟的小子居然如此狡猾,竟然想到将整个事的经过用留影石录制下来?否则,我今天一定让他死无葬之地。我……”

    啪!未等黄阅将话说完,黄石就狠狠地抽了他一个耳光。黄阅看着黄石,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说道:“你……你……你打我?”

    “黄阅,你知道今天的事有多危险吗?要不是刘定风师弟为你我竭力开脱,要不是那个鬼见愁曹大炳在闭关,你认为我们可以逃过这一劫吗?”

    “那……那……那你也不应该打我啊。我去找那个姓孟的麻烦还不是你授意的?否则我去惹他干什么?”

    “我只是让你试探他一下,探一探他的底。谁让你将事闹得这么大了?”

    “我哪里想到那个姓孟的胆子那么大,居然无视我们厚土峰的威严?”

    “好了,好了,好了。”黄石摆了摆手,认真地看着黄阅,“阅儿,你对姓孟的小子提出的生死决斗怎么看?你有把握战胜他吗?”

    “绝对没有问题。如果不是他偷袭我的话,我一定打得他满地找牙。”黄阅昂着头,一脸的骄傲,就像一只刚学会打鸣的小公鸡。

    “哼!”黄石冷笑了一声,“你就这么自信?那我问你,你说姓孟的小子是靠偷袭胜了你,那你可以在我的手下逃生吗?”

    “这个……这个……”

    “还有了,你难道没有发现那个姓孟的小子对你动手时,一直用的是拳脚功夫吗?”

    “这又能说明什么?说不定他只会拳脚功夫呢?”

    “胡说!他既然已经结成道种了,就绝对不可能不学习一些道术。”

    “那他为什么不肯使出来?”

    “那是因为他不想杀死你。他比你懂得把握分寸。知道以烈阳峰现在的处境,即便他站在理上,一旦杀了人,他都难逃严惩。”

    说到这里,黄石突然变得语重心长起来,“阅儿,你是大哥的独苗,而大哥又是为了救我而死。我答应过大哥,一定要好好照顾你。所以我事事由着你,事事惯着你,结果却是害了你,让你养成了眼高手低的毛病。以我的眼光,那个姓孟的小子很不简单,六个月后,你和他之间的生死决斗,你连三成的胜算都没有。”

    “叔叔,我……我……我该怎么办?我可不想死啊。”黄阅真的有些慌了。他和黄石朝夕相处,他知道叔叔有一个本领——眼光狠毒,他说他没有多大胜算,他就肯定没有多大胜算。

    “阅儿,你放心!你是大哥的独苗,而大哥不但救了我,而且为了整个家族吃了很多苦,所以我是不会让他断后的。你先出去,我想一想,等我想到了办法,我再告诉你呢。”

    黄阅走后,黄石躺在躺椅上,微微眯缝着眼睛,似乎是在假寐。不过事实并非如此,因为他的双眼间不时透出了冰冷的光,和蛇的眼眼的反光是如此的相似。

    几乎在黄石黄阅叔侄谈话的同时,孟翔正在向师叔曹大炎辞行。曹大炎有些担心,说道:“小子,我知道你心中有气,出去散散心是好事,但是你已经向黄阅下了决死书,这样你出去就不安全了。”

    “怎么了,师叔?你怕他们下黑手啊?”

    “小子,你知道宗主为什么这么偏袒黄石和黄阅吗?”

    “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隐?”

    “现在的厚土峰的峰主虽然是卢定月,但是真正的主事之人却是黄石,可以说他在厚土峰中具有说一不二的权力。”

    曹大炎叹了一口气,“黄家原本只是一个依附于五行宗的修仙世家,虽然实力还算不错,但是倒也不放在五行宗的眼中。但是随着五行宗在论品大会上连续失利,特别是地盘逐渐缩小之后,黄家在五行宗的眼中地位就不一样了,因为黄家所占据的地盘是属于黄家的,并不受五行宗在论品大会上成绩的影响。”

    “现在整个五行宗,每年消耗的药材、矿石和灵石等各种资源差不多有两到三成是出自黄家。而各种资源,特别是灵石更是各大宗派的命脉,所以黄石黄阅叔侄才会如此的嚣张。”

    “师叔,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即便黄家人对我动手了,即便我死了,宗派考虑到黄家对宗派的重要作用,结果也会像今天这样选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小子,我个人是不想承认这个事实的,但是现在五行宗的况确实像你说的这样。现在的五行宗早已经不是以前的五行宗了。”曹大炎摇头叹息,一脸的挫败感。

    “师叔,谢谢你让了解这些况。你还是回去吧。”

    “怎么?小子,你还坚持要走?”

    “师叔,握在一本书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我个人是非常认同的。”

    “什么话?”

    “修仙求长生乃是逆天而行之事,必须有一颗一往无前的无畏之心,披荆斩棘,破除万难,方有一丝成功的希望。如果这等小事我都退缩了,我怎么还能够在修仙之路上走远?”

    啪!曹大炎重重地拍了一下孟翔的肩膀,大声说道:“好!你小子说得好!不要说是修仙求长生这等逆天之事了,其实做任何事都会遇到困难,如果见到困难就退缩终将一事无成。小子,我也不阻拦你了。就将这件事当做对你的磨练吧。小子,我等你回来。”

    曹大炎哈哈大笑,转向烈阳峰飞去。不知道为什么,孟翔看着他的背影,心中陡然升起了一丝萧索,连他看似的豪迈的笑声中也透出了几许凄凉。

    孟翔摇了摇头,转向远处飞去。此时他的心很好,因为就在刚才他对曹大炎表明自己的决心后,他突然感觉到他和他意识海中的那道刀光的联系又亲密了一些,并且从它那里得到了一些反馈,是关于“斩”字的。

    孟翔相信只要将这一次的所得完全消化,并且将它融入到《万象刀法》中,他在刀法的造诣势必会有一个不小的提升。

    这时孟翔隐隐地有了一个感觉,要想和意识海中的那道刀光建立起来更为紧密的联系,他就必须让他思想和行为渐渐地向“斩”字所蕴含的意义的靠拢。唯有如此,他们之间才能够形成一种共鸣。

    如果今天他听了曹大炎的话,龟缩在烈阳峰不出来,直面危险,他不但不会和那道刀光加深联系,反而他们之间原本就不算紧密的联系还会进一步被削弱,自然也更不要想从它那里得到反馈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孟翔心中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因为他很清楚,他不仅仅知道了如何和那道刀光建立联系,而且明白了修仙求长生应该所具有的心态。

    阅读那么多的书籍,孟翔早也不是一个对修仙者一知半解的菜鸟了,至少他知道心态对一个人,特别当那个人还是从事修仙这个危险很高的行业时的重要

    修仙在初期,横亘在修仙者面前的最大问题其实只是修为的提高,但是到了后面,困住修仙者的东西就变成了境界。

    而境界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觉悟,就是对修仙的理解,而这种理解是一种比较抽象的概念,跟对具体功法和道术的理解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而一个修仙者想突破这种境界上的桎梏首先需要一个好的心态。当然了,有了好的心态也未必就能够突破境界,但是如果连一个好的心态都没有,那想突破就更加没有希望了。

    孟翔并没有驾驭金雕高速疾飞,除了为了节省一些道气以备应付突发况外,最主要的是时间。

    现在距离他要去做的事还有一段时间,虽然路程不近,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的遥远,但是他也并不需要太过着急。

    孟翔盘膝坐在金雕的背上,膝头上着平摊一张地图,不过说地图并不准确,应该说是藏宝图,就是那张导致穆晨风对他动手的藏宝图。

    根据帮他来到树界的赵天平留下的书信介绍,这是一处元始魔门留在树界的宝藏地的藏宝图,里面放着很多宝物,如果能够得到,将对修炼有很大的帮助。

    宝藏地一百年开启一次,只要得到元始魔门传承之器的人都会得到这么一张藏宝图,并且拥有一次进入宝藏的机会,而凭证就是藏宝图本

    当然了,这也是有限制的,得到元始魔门传承之器的人必须在一百年内进入宝藏,否则藏宝图将会自燃烧毁。而且每一张藏宝图都是和会和开启者建立一种神秘的联系,别人无法使用,这就在根本上杜绝了重复进入宝藏地的问题。

    孟翔再一次看了赵天平留下的信件之后,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个疑问。所谓财帛动人心!更何况藏宝地储藏的是价值不可估量的宝物,在取宝的过程绝对不可能不产生冲突,甚至于是厮杀。

    这就有一个问题了,每个人得到元始魔门的传承之器的时间可能都不一样,这就会导致各人的修为高低不同。如果一起进入藏宝地,岂不是修为的人可以掠夺更多的宝物和杀伤杀死修为的人吗?

    孟翔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如果解决这个问题。后来他索不想了,准备到了藏宝地看清楚况再说。

    但是当他真正到了藏宝地,才知道设置藏宝地的人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并想出了解决的办法,而且解决的办法十分的简单,不过却十分有效。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