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恃强凌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黄色光柱直接撞在了孟翔的上,不过却没有出现血横飞的景象,他就像一座水晶雕刻的雕像,碎裂成了无数的小块,四处飞溅,而那些小块再纷纷碎裂成更小的小块,小块再持续碎裂,直到完全消失。

    黄色光柱完成了凌厉的一击之后,显出了暴戾之外的柔和一面,黄光一闪,它居然化作了一只大手,轻柔地托起了受伤的黄衣青年。

    紧接着,从那座黄色山峰中再次飞来一道淡淡的黄光,是一颗拇指大的圆球,晶莹剔透,闪着润泽的光泽,一看就是高品质的灵丹。它径直飞到了黄衣青年的嘴边,黄衣青年勉强张开了嘴,将它吞了下去。

    几乎是瞬间,黄衣青年的上就腾起了一蓬柔和的黄光,而他的体上的伤居然以眼可见的速度在复原,那些断掉的骨头和双腿,居然自动接续到了一起。

    不一会的功夫,他居然站了起来。虽然还显得有些虚弱,但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看出来,他已经没有大碍了,稍做休息就应该可以完全复原了。

    黄色大手将黄衣青年轻轻地放到了地上,同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那座黄色山峰传来,虽然距离很远,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听得十分清楚:“孟翔,给黄阅磕三个响头赔罪!否则,我定然让你受到严厉的惩罚!”

    这时人们才陡然发现,在他们的印象中应该已经烟消云散的孟翔并没有死,就站在距离黄衣青年不远处站着,他们都被黄色光柱以及发生在黄衣青年上的异象吸引了全部注意力,而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孟翔抬起了头,看着远处的黄色山峰,目光深邃,仿佛已经越过了他和黄色山峰之间的距离,看到了那个说话的人。

    “黄师叔,晚辈有一问题想问你。”

    过了一会,那个救下了黄阅的人才有些不愿地吐出了一个字:“说!”

    “黄师叔,刚才发生在我和黄阅师兄之间的事,您老全部都了解吗?”

    “了解。怎么了?”

    “那您还要坚持让我给黄阅磕头赔罪?”

    “孟翔,你不要拖延时间。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给黄阅磕三个响头,否则我就严厉惩罚你。”

    “哈哈……”孟翔发出了响亮的大笑,“我终于知道黄阅为什么会是现在这副德行了。俗话果然说得不错,上梁不正下梁歪!”

    “找死!”孟翔口中的黄师叔显然被孟翔的话激怒了,一道更为粗壮的黄光色光柱激而至,笔直地向了孟翔,巨大的冲击力居然凌空在功德前坚硬无比的石质广场上留下了一条深度超过了两丈的沟槽。

    广场上一些距离孟翔比较近的五行宗弟子都感觉到了自己的口好像被巨锤狠狠地砸了一下,很多人都不自地喷出了鲜血,其他受到波及小一些的人则慌忙后退。

    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直面黄色光柱的孟翔已经绝无幸免的可能了。即便前一次他不知道用什么躲躲过了一劫,但是这一次黄色光柱上已经透出了强大的锁定力量,他就是有再多手段也将毫无用武之地。

    事实也像众人的推测的一样,孟翔这一次果然没有躲过黄色光柱的猛烈一击,被它直接撞到了上。不过人们很快就发现了异常,孟翔并没有被黄色光柱撞得血横飞,似乎只是被它推着向前飞。

    显然发出黄色光柱的黄师叔也发现了这个况,伴着一声冰冷的哼声,已经将孟翔推出去近百丈远的黄色光柱先是一顿,拉开了一些和孟翔的距离,紧接着黄光大盛,以比之前高出两倍以上的速度再次撞向了他。

    这一次黄色光柱爆发出来的力量更是惊人,隆隆作响,散发出来的暗劲撞击到石质广场上居然发生了一连串的爆炸。

    功德前的所有人几乎都将心提到了嗓子眼,这一撞的对象如果换做了是他们,他们能够幸免吗?答案都是否定的。

    几乎化作了实质的黄色光柱向孟翔高速推进,而孟翔也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神。随后众人就发现了他的体在发光,而且是炫目的白光,在黄色光柱撞到他的时候,他上的白光陡然爆发,发出了耀眼的眩光,几乎所有人的眼前都变成了一片雪白。

    等眼睛稍微恢复了一些视力,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将目光投向了孟翔原来所在的地方,完全没有孟翔的踪迹,甚至连一片衣服残片也没有留下。

    死了!而且是尸骨无存!众人的心中都泛起了五味杂陈的感觉,几乎同时他们都想起来了孟翔说过的话。

    “窝里横的东西!”

    “……本宗衰弱自此,一些人却不思自强,反而将矛头对准自己的同门,以戏弄嘲讽为乐事。我真为本宗有你这等目光短浅之辈而感到悲哀,以为与你等败类处同一宗派而感到耻辱。”

    “……俗话果然说得不错,上梁不正下梁歪!”

    伴着似乎还在他们脑中盘旋着的孟翔带着张狂和嘲讽的大笑,众人心中都感到了一种悲哀和心灰意冷。

    孰是孰非,不言自明,他们都是整个是事的见证人。孟翔说的话其实是相当有道理的,别的不说,就说孟翔本人吧。

    不管厚土峰的黄石长老,也就是黄阅的叔叔使出了几成的功力,就凭他可以连连躲过的他攻击,就能够证明他实力非凡。

    更关键的是,他投入五行宗烈阳峰的时间很短,而在这么短的时间能够有这样的实力,则充分说明他的天资和潜力。

    如果给他时间,即便他不能够成为让五行宗重新崛起的雄才,但是至少也可以为五行宗增加一个高手。

    但是结果呢?黄石长老为了给他有错在前的侄子报仇,昧着良心,居然将这么一个人才给硬生生的扼杀了。这时他们都对五行宗产生了深深的失望:这样的宗派即便他曾经如何的强大,再想崛起恐怕也如镜中花水中月没有可能。

    一些人要不是碍于五行宗的门规戒律,甚至都决定离开五行宗,另投高明了。宗派选择弟子,弟子又何尝不选择宗派呢。没有一个人愿意在一个没有希望的宗派虚耗生命与年华。

    就在所有人的绪都陷入沮丧的时候,一阵喘息声传入了他们的耳朵,虽然声音不算大,但是在死寂的广场上却让众人感觉到它在重重地撞击他们的耳膜。

    众人循着喘息色看去,立刻发出了一片惊讶之声,甚至还夹杂着一些欢呼声。孟翔没死!仿佛能够创造奇迹的孟翔再一次创造了奇迹,尽管他脸色苍白,嘴角还有血迹,但他还是再次逃过了死神的召唤。

    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显得很突兀,是黄阅的,他用充满仇恨的目光狠狠地剜了孟翔一眼,对着黄色大山高声喊道:“叔叔,你一定要给侄儿报仇啊。千万不要放过了姓孟的这个无视尊长、出言不逊、诅咒宗派的恶徒。”

    见黄石久久没有回应,黄阅有些急了,眼珠转了转,再次高声喊道:“叔叔,您是高人,可以不与姓孟的这等小人计较。但是他蔑视的是厚土峰和和整个五行宗。如果就这般轻易地放过他,今后弟子们将怎么看待厚土峰和整个五行宗?门规戒律还什么作用?而没有了门规戒律,宗派又如何能够振兴崛起?叔叔,你就是不为了我,也要为整个五行宗的未来考虑一下啊。您老绝对不能够因为一时的心软而铸成大错啊。”

    在场的五行宗弟子心中纷纷大骂黄阅无耻,他明明想报私仇,却将说的那么样冠冕堂皇,一些厚土峰的弟子都感到无地自容。但是他这句话显然起了作用,或者说给他的叔叔黄石长老找到了一个再次动手的借口。

    “唉。黄阅,你说得对,我不能够因为自己一时的心软而坏了宗派的未来。孟翔,你不要怪我,虽然我也很欣赏你,但是门规戒律却是一个门派存在的根本,所有我只有得罪了。”

    黄石虽然是一副不得已而为之的悲天悯人的口吻,但是众人都感觉到了一股“猫哭耗子”的假慈悲和冰冷的杀意。同时他们脑海中也想起了孟翔光说过的一句话“我终于知道黄阅为什么会是现在这副德行了。俗话果然说得不错,上梁不正下梁歪”。

    黄石说完话,根本不等孟翔回话,一道黄光旧从厚土峰的峰顶飞了过来,罩住了黄阅,紧接着一枚黄色小山从他的怀中飞出,正是黄金山。

    同样是黄金山,但在在黄石的手中却发挥出了截然不同的威力,一飞冲天,化作了一个小点,然后从天而降。

    等到它落下时它的高度已经接近了百丈,风雷激,距离地面还有百丈高,所携带的暗劲就已经压得石质地面嘎吱吱作响,不断下陷了。

    这一次孟翔真的愤怒了,两眼之中升腾起来了两团怒火。伴随着怒火,他体内的道气也激了起来,并且这种震也影响到了他体周围的灵气。

    灵气好像不受控制一般,疯狂地向他涌了过去,形成了强烈的旋风,显然他准备动真格的了。

    就在黄金山距离孟翔的头顶还有不到二十丈的时候,一声暴喝在所有人耳边炸响,如炸雷一般:“黄石,你太过分了。”

    随着声音,一道红色的流光从南面一座高大的山峰飞来,是烈阳峰。那道那道红光是如此之快,居然抢在黄金山砸中孟翔之前撞在了它的上面。

    当!黄金山和红光相撞后,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响,爆发出来的强大冲击波将很多人都得吹飞了起来。如果不是修仙者体强悍的话,他们就不是吐血那么简单了。

    红光和黄金山撞在了一起形成一个奇怪的现象,居然黏在了一起,一动不动。当然,众人也看清楚了那道红光的真面目,是一柄大锤,红光灿灿。

    嘎巴巴,黄金山中突然传出了一阵脆响,然后众人就看见以被红色大锤撞击的地方为中心,它的上面出现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痕,很快就布满了整座山体。

    最后轰然一声,黄金山发生了爆炸,崩裂了成无数的碎块,落在广场上,化作了一大堆黄色的石头。

    在黄金山崩裂的同时,一黄一红两道光芒分别从厚土峰和烈阳峰飞向了青云峰,转瞬之间就到了广场之上,向地下一落,现出了两个人。

    从烈阳峰来的是炼器高手曹大炎,而从厚土峰来的则是一个一黄袍的中年人,脸色略显苍白,眼珠子呈金黄色,就像蛇一样,透露出冰冷的光芒。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