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章 勾心斗角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孟翔居然沿着石阶直接走到了山顶上,而且是一步不停地走上去的,似乎幻境根本没有对他造成丝毫的困扰。

    脚步还未站稳,一道白色的人影就来到了孟翔的眼前,是白展鹏。他激动地拍着孟翔的肩膀,大笑说道:“孟大哥,我第一眼见到你就觉得你不简单。现在果然应验了,你居然可以直接无视惑心考验,真是了不起啊。”

    “白老弟,你太夸奖了,只是侥幸而已。”

    “孟大哥,你可不可以说一说你是如何通过惑心考验的?当初我可是差一点吓软了腿。”

    孟翔眨了一下眼睛,说道:“当初?白老弟,你也已经经历了惑心的考验?”

    “孟大哥,我说过这个话吗?你一定听错了。”白展鹏的脸皮微微一红,急忙岔开了话题,“孟大哥,你还是跟我说一说你是如何通过惑心考验的吧。”

    “其实很简单。也许我的胆子比较大,我看见的东西我都不怕,所以我直接将它们打翻在地。等我打败了所有的对手,我就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峰顶上了。”

    “这……这……”白展鹏半天说出话,最后他好不容易挤出了一句话,“孟大哥,还是你厉害。兄弟佩服!”

    当然了,孟翔在幻境中经历的况远比他讲的要复杂很多,也要惊险很多。他一进入幻境,就看见老头子上吊自杀了,而他却根本无法阻止;接着他看见他因为杀死了戚慕风,戚长征和他的师父一起找到了他和严实,打败了他们,用各种可怕的酷刑折磨他们;随后戚长征和戚慕风的师父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赵雪竹,将她也抓了,并将她放在了一个堆满木头的柴堆上,要在他眼前将她活活烧死;就在他眼看戚长征亲自点燃了赵雪竹脚下的柴堆时,上天似乎也知道到了他重生的秘密,降下万道雷劫,要将他轰成了齑粉,永世不得超生……

    虽然孟翔都知道他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但是他依然无法不为之所动。幸好关键时刻,通天藤抽取的灵气起了大作用,他将它们化作一场大雨泼洒在自己的意识海中,让他及时清醒了过来,挣脱了幻境的纠葛,让他成功登顶。

    就在孟翔和白展鹏闲聊的时候,远处飞来了一条数丈长的碧绿大蛇。蛇上站着一名着青衣的少年,衣袂飘飘,配上俊朗洒脱的外形,让他颇有几分出尘之气。

    青衣少年落到峰顶之后,他脚下的碧绿大蛇光华一闪,化作了一柄闪着青光的三尺长剑,自动飞起,插/入了他背后背着的剑鞘中。

    他向四下看了看,朗声说道:“谁是孟翔?请站出来!”

    在青衣少年刚一出现的时候,和孟翔交谈甚欢的白展鹏的神就有一些不自然了。这时听见他要找孟翔,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转分开了人群,看着他,冷声说道:“方师兄,不知道你找孟大哥有何贵干啊?”

    青衣少年看见白展鹏,先是微微愣了一下,随后笑道:“我说是谁呢?原来是白师弟。真是幸会啊!”

    说着,方师兄扫了一眼站在白展鹏背后的孟翔,语调之中多了一丝调侃:“怎么,白师弟?你又在为你们烈阳峰寻找弟子?说起烈阳峰,有了你和秦师叔真是运气。这些年要不是秦师叔竭力维持,你们烈阳峰恐怕……”

    方师兄虽然没有讲话说完,但是言下之意只要不是傻子都听得出来。旁观者中一些知道内的人都对白展鹏投去了同的目光。

    白展鹏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说道:“方师兄,你来这里不是专程奚落我和烈阳峰的吧?”

    “白师弟,言重了,言重了。小兄哪里敢奚落你这这个烈阳峰的后起之秀啊?”方师兄故作慌乱地说道,“哎呦呦,你瞧我这个记!我光顾着和白师弟亲/了,居然忘了正事了。白师弟,虽然孟翔是你先找到的,但是还请你给小兄一个面子,让我带他去见我师父。”

    方师兄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眼神在白展鹏和孟翔上扫过,最后落到了白展鹏的脸上,说道:“白师弟,这个薄面你不会不给小兄吧?”

    “江师伯的面子小弟自然不敢不给。不过孟大哥愿不愿去你们青木峰,那就要他看他自己的意思了。”

    “白师弟,你……”师父的面子他不敢不给,他的面子他白展鹏就不用给了喽。方师兄听出了白展鹏的言下之意,眼睛中冒出了怒火。

    “怎么,方师兄?你对小弟的说法有意见吗?门规第四十八条第一款可是清楚写着:通过升仙道的试炼者具有完全自主的选择权,其他任何人不得加以任何干涉。方师兄,你不会将门规忘了吧?”

    “这个……这个小兄当然没有忘。”方师兄眼珠转动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既然白师弟你说要给孟翔完全自主的选择权,那么在他做出选择之前就有必要让他分别到五峰看一看喽。当然了,这也是为了体现门规精神,毕竟他只有知道了各峰的真实况后,他才能够做出最符合他心意的选择。白师弟,我的提议怎么样?”

    未等白展鹏说话,围观者中的不少人就对他投去了同的目光:方师兄这一招很狠!如果真让孟翔参观了五峰,了解五峰的实际况,即便最后他不选择青木峰,他也绝对不可能选择烈阳峰。可以说,方师兄一举将他之前的努力全部化为了乌有。

    然而,结果却让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白展鹏居然一口答应了:“方师兄,你这个提议太好了。我也正有此意。孟大哥马上就是我们五行宗的人了,如果对自己的宗派都无法有一个透彻的了解,那就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白展鹏转过了头,看着孟翔,问道:“孟大哥,你已经听到方师兄说的话了吧?你有没有兴趣去参观一下五峰?”

    孟翔没有丝毫的犹豫,爽快地说道:“能够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我当然不愿意放弃了。我还从来没有从天空中看过大地呢。”

    白展鹏转过头,看着方师兄,眼睛中浮现出了一丝戏谑的神,说道:“方师兄,你已经听到了,孟大哥已经答应了。当然了,既然主意是方师兄您提出来的,那么参观路线就由您来决定。”

    看见方师兄似乎还在发愣,白展鹏眼底的戏谑之色更浓了:“方师兄,你怎么还不放出你的青蛇剑?再拖下去天可就要黑了。”

    天色快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一道绿光的亮光从南面一座高大的山峰飞出,直接向东方一座差不多高的山峰飞了过去,只不过绿光在飞行过程中有些晃晃悠悠的,好像喝醉酒了一般。

    时间不算太长,那道绿色的亮光就飞到了东面那座山峰的顶端,然后在一片方圆近千丈的广场停了下来,现出了一个人,正是和白展鹏关系很不友好的方师兄,他向一片灯火通明的宫群走去。

    一路上,有不少人主动和他打招呼,但是他只是微微地摆了摆手,脸色苍白,脚步漂浮,显得颇有一些疲乏。

    方师兄进了中间的大之后,向左侧一拐进入了一间偏,然后走进了一座栽满了桂树的院子,进入了正房,再拐进了书房。

    书房内灯火明亮,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中年人,正一边轻轻地捋着下巴上的黑色须髯,一边看着一本古籍,微微摇晃着脑袋,神态好不轻松惬意。

    方师兄见到那个中年人,扑通一声,双膝跪倒:“师父,徒儿该死。没有完成您老布置的任务,阻止那个孟翔拜入了烈阳峰。”

    “阻止孟翔拜入烈阳峰?”中年人一边示意方师兄站起来,一边有些奇怪地问道。

    “师父,难道您派我去试炼峰不是阻止孟翔拜入烈阳峰的吗?”

    “唉。”中年人叹了一口气,“谦儿,你什么都好,就是子太急了一些。不错,我是派你去试炼峰的,但是我并没有要你去阻止孟翔拜入烈阳峰啊。我只是想让你去看一看那个孟翔究竟怎么样而已。岂料你还没有等我将话说完,就急不可耐地跑去了。怎么样,又闹笑话了吧?”

    “师父,我……我错了。”方谦低下了头。

    “谦儿,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能够改一改你那急躁的脾气。哦,对了。我只是让你去看一看那个孟翔的况,你怎么显得这么累啊?是不是和白展鹏打架了?”

    “没有。师父,我绝对没有和白展鹏打架。师父,事是这样的,我……”

    接下来方谦说了事的经过,他放出了青蛇剑,带上了白展鹏和孟翔,开始在整个五行宗范围内巡游。

    为了让孟翔认清楚烈阳峰的败落,从他阻止他拜入烈阳峰,他可是没少花功夫。当然了,为了衬托烈阳峰的话,自然就应该让他孟翔却看一看其他四峰,特别是青木峰的好,所以他使出了全的解数。

    然而,方谦本人也就刚刚凝结成道种没有多长时间,虽然有青蛇剑帮忙,但是带着三个人也显得颇有一些吃力,一来二去,结果不但没有阻止得了孟翔拜入烈阳峰,反而消耗完了全部道气,将自己搞得差一点虚/脱了。

    末了,方谦还一脸不解地问道:“师父,我明明已经让那个孟翔看清楚了烈阳峰的败落和其他四峰,特别是我们青木峰的繁盛,他为什么最后还是选择拜入了烈阳峰呢?”

    中年人微微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谦儿,你想没想过那个孟翔明明独力通过了整条升仙道,为什么除了烈阳峰之外没有去争夺他啊?”

    “是啊。能够独力通过整条升仙道就证明他确实有过人之处。过去,如果遇到这样的试炼者,大家都会一窝蜂地去争,这一次怎么会这么异常呢?”方谦摇了摇头,一脸的不解。

    中年人伸手去拿他之前看的古籍,缓缓地说道:“因为大家,包括孟翔本人都很清楚他除了拜入烈阳峰已经没有第二个选择了。”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