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 古城悲风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走在古城之中,孟翔、严实和铁紫云都有做梦的感觉。孟翔虽然活了两世,但是他见到过最大的城也就是铁木城而已。

    严实就更不用了说了,如果不是随着孟翔出来,他这一辈子见到的最大的城也许就是谷阳城了。

    至于铁紫云应该算是三个人中见识最为广博的人,除了铁木城之外,她曾经随着戚长征也到几座和铁木城差不多的城市。不过它们和铁木城相比都要稍逊一筹,否则各大仙门也不会将龙门大会的地点设在铁木城了。

    三人现在行走其中的古城,虽然极为残破,几乎已经找不到一座完整的建筑了,但是就仅仅凭借着那些残垣断壁,他们依然可以感觉到它的雄伟高大。

    他们曾经见到一根柱子,虽然已经断裂,只剩下了两三丈长的一截,但是它却粗得惊人,需要十几个壮汉才能够合抱过来。由此不难想象,用它做支柱的建筑又是如何的雄伟了。

    整座古城遗址在如血的夕阳映照下,让三人分外有感触,似乎壮丽,又似乎是沧桑,还似乎是悲壮……他们也说不清楚,好像壮丽、沧桑和悲壮兼而有之,但又好像用这一些词来形容它都不准确。反正他们的心头都沉甸甸的,思想也在悄然地发生着变化。

    在心中那丝奇异的感触缓缓地消退后,孟翔拿出了一张地图,颜色有些发黄,边角和折痕处也出现了一些破碎,显然这张地图已经有些年头了。

    孟翔一边看向古城的周围,现在他们三人处在古城中间的一块广大的空地上,应该是古城的广场,一边不时低头看向地图,似乎他在寻找什么。

    站在一旁的严实和铁紫云忍不住好奇,向孟翔手中的地图看去。渐渐地,他们露出了惊讶的神,因为孟翔手中的地图居然是就是关于古城的,而且画得很精细,至少他们所走过的地方和地图上相比,分毫不差。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孟翔收起了地图,随手放入了怀中,一边向广场旁一条还算整洁的街道走去,一边说道:“我们走吧。天黑之前,我们一定要找一个存之处,否则天黑后我们就有得受了。”

    这时严实和铁紫云并没有明白孟翔话中的意思,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他们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呼呼……藏在一件还算完整的石头房子中的三人突然听了一阵呜咽之声,就像有一个妇人在哭,很伤心。

    除了孟翔之外,严实和铁紫云都露出了骇人之色,白天虽然没有将古城走遍,但是明明没有人迹,现在怎么有人在哭?难道城中有鬼不成?

    就在他们心头发怵的时候,黑暗中的石头房子中突然亮起了两点淡淡的金光,是孟翔的眼睛,这是他融合那滴龙血之后的后遗症。

    在夜晚,他只要睁开了眼睛,他的眼中就会发出金色的亮光。现在已经好了很多,如果换作他刚融合龙血的时候,他的两只眼中的金光就像两盏小灯笼。

    孟翔的目光极为犀利,就是在漆黑一片的房间中,他也可以看见严实和铁紫云脸上最细微的神变化,淡淡地说道:“你们不用害怕。这不是鬼,而是悲风刮起的声音。”

    “悲风?孟哥,什么是悲风?”

    “我也不知道,是那个卖给我地图的人告诉我的。他说在古城之中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刮起奇怪的风,从天黑到天明,而且只在古城范围内盘旋,声音如泣如诉,就像人在呜咽悲鸣,所以他叫它悲风。”

    孟翔略微顿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忆那个卖给他地图的人告诉他的说辞,过了大约十秒钟,他才接着说道:“这种奇怪的悲风不但听着很悲伤,而且它本也有古怪。人只要被它刮中,不但体上就像针扎一样疼痛,而且还会引起人的悲伤绪,即便是心如铁石的人也会大哭不止,而且哭得时间长了,甚至会流出血泪。这个时候,如果还不找一个避风的地方躲起来,全的气血就会化作了血泪流失掉,导致体亏空。更严重一点的,甚至可以哭瞎眼睛。”

    听了孟翔的叙说,严实和铁紫云都感到十分的惊奇,不过在惊奇之余他们也有一些怀疑,但是他们都并没有走出房子去印证,只是找了两处小小的缝隙向外看去。

    这时房子外面的呜咽声更加清晰了,而且范围也更广了,似乎四面八方都有了。严实和铁紫云刚刚看了一会,他们就看了悲风,不错,是看见。

    一般的风的是看不见的,他们之前见到的唯一可以用眼看见的风就是铁木城外不定期刮起的黑风了,它是淡淡的黑色。而现在他们看到的悲风却是红色的,虽然很淡,但是它本似乎会发光,泛着着淡淡的荧光。

    又观察了一会,二人发现孟翔并没有骗他们,悲风确实很奇怪,它只在古城的范围内盘旋,并且速度越来越快,同时呜咽声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悲切。

    在一缕悲风掠过他们藏的石头房子时,铁紫云将手伸出了窗户,让它掠过她的手掌。而那缕悲风也似乎有感觉了,知道她手掌和一般石头不同,围绕着她的手掌不停地旋转,半晌才恋恋不舍地飞走了。

    铁紫云收回了手掌,手掌除了微微有些发红之外并没有任何的损伤,不过无论是孟翔还是严实都可以看见她脸颊上流淌下的水迹,她哭了。不过他们都聪明地选择了视而不见。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孟翔等三人都在古城中转悠,几乎走遍了古城的每一个角落,不过包括孟翔在内,他们似乎都没有具体目标,他们在古城中走动似乎只是为了体会古城的沧桑和雄浑,自然也有打发时间的嫌疑。

    当然了,三天的闲逛,他们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最先收获的是铁紫云,她在他们看到的那根粗大的残柱上发现了一柄断剑,历经时光的侵蚀依然光滑如新,削铁如泥,不过剑的尖端怎么也找不到了。但是残存的部分也不算短,接近三尺长,如果将断处磨尖也未尝不能当作一柄好剑用。

    在距离铁紫云得到断剑之后大约半个小时,严实也有了收获,也是一柄残剑,不过这一次残损的不是剑尖而是剑柄。剑柄整个没有了,只剩下了剑,不过剑的样子很奇特,坑坑洼洼的,剑刃也不锋利,就一柄没有锻造好的剑。

    如果按照铁紫云的审美,它完全就是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废品。起初,严实也有这种感觉,而且他的兵器是刀,但是他的手和它接触之后,他就改变了主意,他突然喜欢了它,而且它的分量很沉,足足有上千斤。

    铁紫云和严实先后都得到了“宝贝”,但是孟翔的运气似乎要差了不少,随后很长时间,他都一无所获。当然了,他本人并不在意。

    直到第三天傍晚,就在三人准备回那间石头房子休息时,孟翔的目光无意之间扫过了一面被风雨剥蚀得坑坑洼洼的矮墙,在夕阳的映照下,他发现了一丝深沉的反光。

    出于好奇,他一拳砸开了矮墙,一个奇异的东西从石墙中掉了出来,是一只笔,一支黑乎乎的提笔,比一般的毛笔长一些,大约有一尺半长,又比一般当做兵器用的判官笔、魁星笔短了很多,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幸好它的尖端还很锋利,在坚硬的石头上一划,就像钢刀剖豆腐毫不费力,这才让他没有将它扔掉。不过他也只是将它直接扔到了储物手镯中,并没有用心去研究,因为当天晚上他有更为重要的事要做,那也是他来到古城的根本原因。

    大约深夜十一点半的时候,孟翔将背靠着墙壁打坐的严实和铁紫云叫醒了。这时他的双眼比平时更加亮了,声音也变得严肃了:“石头,铁姑娘,跟我走。”

    严实一边从地上坐起来,一边好奇地问道:“孟哥,我们这是要到什么地方去啊?”

    孟翔向门口走去,头也不回地说道:“我要带你们去得一个机缘。当然了,你们能够得多少就看你们自己了。”

    “机缘?什么机缘?”严实紧走了两步,赶上来孟翔,歪着头好奇地问道。紧跟在他们后面的铁紫云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脸上也是一脸的好奇。

    “不要问。时候到了,你自然就明白了。”

    这时三人已经走出了房间,这时严实和铁紫云才发现外面并没有悲风的踪迹,而且天上正挂着一轮满月,就像一个大大的银盘,反着皓洁的光芒,将周围的一切涂成了一片白色,好像被撒上一层银粉。

    啪啪……三人的脚步声在空旷而静寂的街道上回响,很快他们就走到了一座高塔近前。在进入高塔之前,严实和铁紫云不对视了一眼,眼神中都透出了一丝了然和释怀。

    他们之所有会这样的神,并不仅仅因为那座高塔是整座古城中保存最完好的建筑。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它是孟翔唯一阻止他们进入的建筑。

    跟在孟翔的后,顺着螺旋形的台阶向高塔最高一层攀爬的过程中,严实和铁紫云心中都忍不住产生了好奇:高塔之上有什么?孟翔口中的机缘又究竟是什么东西?

    然而,当严实和铁紫云真正登上高塔最高一层后,却不有些愕然,偌大的一片空间内居然干干净净,一目了然,什么东西也没有。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