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 恩将仇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众人依然在谷中,不过已经安全了,至少是暂时安全了。不过所有人都忘不了孟翔带领他们脱离险境的形。

    雪花,更准确地是刀光幻化的雪花,浓稠的雾气都遮蔽不了的雪花,似乎每一朵雪花都具有自己的生命,哪怕倏忽如流星也要绽放自己的璀璨。

    孟翔挥动着长刀,速度似乎不快,但是无数的雪花却从刀上飞出,源源不断,似乎无穷无尽。而在雪花飘飞的范围内,一切的一切都被同化,更准确地说都和雪花一起碎裂,化作比面粉还细的粉末,无论是那个死而复生的人、已经变成了骨架的杨荣,还是那些将他们团团围住的骨架。

    在这个过程中,众人在被孟翔刀锋上飞出的雪花惊艳的同时,也发现了一个秘密,那些死去的人和骨架可以自己行动的秘密,既不是他们所认为的鬼魂附体,也不是所谓的某种灵异的力量在引导,它们是一种被他们从来没有想到的东西控了。

    蚂蚁,不错,杀死那些人和控那些骨架的真凶就是小小的蚂蚁,不过不是普通的蚂蚁,而是食人蚁进化而来的噬魂蚁。

    它们不但可以在眨眼的功夫将一个活人连皮带骨吞噬一空,甚至可以通过同心协力,控被害者的尸体,做出死人复活的假象,让它们可以利用死人杀死和伤害更多的人。

    所幸,噬魂蚁还不算妖兽,整个蚁群中只有蚁后是妖兽,不过在蚁后的指挥下,它们配合默契,神出鬼没,特别是对一些不知的人来说具有极大的杀伤力。

    就像不久前,如果不是孟翔出手的话,在鬼魂想法的惊吓下,他们之中能够支撑到天明的人恐怕没有几个。

    当然了,这也和谷的环境有关,迷雾重重,视线不清,加之他们遇到的噬魂蚁和一般的噬魂蚁不同,是白色的,而且个头极小,他们才没有发现其中的蹊跷。

    在惊魂不定中,众人终于迎来了黎明,虽然在浓雾的笼罩下,谷中的光线依然显得比较暗淡,视野范围也小,但是光明总是可以给人带来勇气。

    草草地吃了早饭,但是基本上所有人都觉得原本就不算可口的干粮就像是蜡一样,没有一点的味道,不过为了有体力,他们必须吃。

    吃完饭,众人聚在一起商量一下,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不论能不能够找到和杀死钻地蜈蚣,今天天黑之前一定要出谷。昨天晚上是可怕的噬魂蚁,谁知道今天晚上他们还会遇到什么可怕的东西。

    为了扩大搜索范围,也为了避免失散,众人想出了一个很笨,但是也还算颇为有些的办法,那就是用绳子将所有联系起来,谁有了发现就拉动绳子,其他人就赶去和他汇合。这样也许会比较危险,但是为了早一点出谷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商量一下之后,也是为了遇到危险可以有自保能力,戚慕风将人分成了两拨,一拨是他自己、戚荣、铁紫云和他的手下,而另一拨则是孟翔和严实。虽然铁紫云竭力反对这种分配的方法,不过还是争不过戚慕风,因为这一次戚荣也站在了他那一边。

    不过作为补偿,戚慕风交给了孟翔一瓶补气丹,十颗,每一颗价值两千两白银,可以有效地补充真气的消耗。另外他又给了他一个黑色的木头哨子,遇到危险的时候,只要他一吹,他们就会听见,及时向他靠近。

    看着盘在地上的绳子快速减少,孟翔并没有移动,而是看着手中装着补气丹的瓷瓶和那个黑木哨子,微微皱起了眉头,似乎在想什么。

    严实自然看出了他的异样,问道:“孟哥,这丹药和哨子有什么问题吗?”

    孟翔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石头,你认为戚慕风恨不恨我们?”

    “当然恨。”严实想也没有想,冲口而出,紧接着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孟哥,你的意思是说这两东西有问题?”

    “我也不敢肯定。”孟翔摇了摇头,“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不用它们为好。”

    看了一下地下已经缩小了不少的绳堆,严实问道:“孟哥,我们也走吧?”

    “好吧。”孟翔将补气丹和黑木哨子放入了怀中,牵着绳子的另一端,走进了浓稠的迷雾之中。眨眼的功夫,他们影就消失了,只剩下了绳子在下拖动的沙沙声。

    孟翔在前严实在后,两人相距大约三四尺远,他们中间有一根木棍,而在木棍之上又绑着一根二尺长的细木棍,两个木棍相互垂直,大概形成了一个十字,现在那个十字和地面平行。

    这个十字形的简易装置是孟翔想出来的。通过它两人就可以随时校正行走的路线,基本上保持是直线行走,虽然难免有误差,但是总比在迷雾中乱走强多了。

    通过老猎人的经验和他们的亲体悟,迷失了方向,特别是在雾气中迷失了方向,有时候会有走了很长时间,但是依然找不到出路的况,似乎是处在一片无边无际的空地上,而实际况往往是人在围着一个圈子打转。

    孟翔和严实,特别是孟翔,都可以肯定谷绝对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大,他们之所以找不到它的边界,很可能他们也是在谷中兜圈子。

    走,一直往前走,也不知道不是孟翔想出来的十字装置起作用了,还是他们的运气比较好,突然之间,他们发现前面出现了高大的黑影,而且是连成一片的。

    孟翔和严实对视了一眼,眼神之中都露出了一丝喜色:他们看到的那片高大黑影如果不是意外的话,它应该是谷的一处边界。

    而一旦找到了谷的边界,他们不论是顺着边界行走,还是从边界直接翻越,都会在不久的将来从谷中出去。

    两人加快了步伐,很快就拉近了他们和那片黑影的距离。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们发现他们的猜测是准确的,他们确实来到了谷的边界。

    黑色的、湿漉漉的石头并不起眼,甚至显得有些丑陋,但是当他们看到了它们,孟翔和严实的心中都由衷地涌起了喜悦。但是严实却发现了孟翔的脸色突然一沉,浓黑的眉头更是皱成了疙瘩。

    严实的心蓦地一沉:难道孟哥发现了什么问题?他急忙问道:“孟哥,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

    孟翔转过了头,看着严实,脸色有些沉,沉声问道:“石头,你还没有发现吗?”

    “发现什么?”

    “绳子。”

    “绳子?绳子有什么问题?”

    “石头,我们走了这么远,难道绳子还没有放尽了吗?”

    “这个……”严实的心这一下真的沉了下来,之前为了通过那个十字形的简易装置校正方位,并他没有太过注意绳子的问题,现在被孟翔一提他才感觉到得不对劲。

    短短一分钟后,孟翔的担心得到了证实——绳子断了。虽然严实还没有看到子的断头,但是手中越来越轻的触感却明白无误地告诉他,绳子确实断了。

    不久之后,绳子的断头出现在了严实的手中,而当他仔细查看了绳子断头的况后,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孟哥,绳子的断口有些不对劲。”

    孟翔接过绳头,当他发现绳头之内夹杂极少量很容易被忽略的整齐断头后,神没有丝毫的意外,似乎他早就预料到了这种况,淡淡地说道:“石头,这并不出乎我的预料的。”

    “难道是戚慕风亲手割断了绳子,然后再将它伪装成被什么东西咬断的?”严实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也许是,也许不是,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一定是参与了这件事。”

    “孟哥,你是说还有其他人?”

    孟翔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石头,按照正常的反应,如果我们发现了绳子被野兽之类的东西咬断了,你觉得我们第一个动作会是什么?”

    “第一个动作?”严实只是略微想了想,就给出了答案,“当然是想办法和他们汇合啦。”

    紧接着,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接着说道:“但是戚慕风绝对不会想到我们能够找到谷的边界。如果他不割断绳子的话,所有人都可以出谷。他居然敢好害我们,就让他留在谷中好了。一旦到了夜晚,嘿嘿……真是印证了那句老话,自作孽不可活!”

    孟翔没有理会严实的幸灾乐祸,而是从怀中拿出了那个黑色的木头哨子,继续问道:“石头,我如果了吹了这个哨子,你觉得戚慕风他们会来和我们汇合吗?”

    “应该不会。既然他想害我们,就一定不会和我们汇合。”说到这里,严实突然露出了疑惑的神,“哦,不对啊。既然他戚慕风想害我们,而且在谷这种鬼地方人一旦走散了再相逢的机会就几乎没有了,他根本就不用担心我们的报复,那他为什么还要在绳子的断头上作伪装呢?”

    孟翔手中把玩着那个看不出是什么具体材质的黑木哨子,眼中泛起了一丝亮光,淡淡地说道:“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的,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达到一个目的。”

    “什么目的?”严实抬起了头,眼神中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孟翔将黑木哨子轻轻抛起,然后一把抓住,眼睛陡然一亮,沉声说道:“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我们吹这个哨子。”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