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鬼屋探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吃晚饭,看着磨磨蹭蹭不愿意回房休息的严实,孟翔露出了戏谑的神:“石头,你难道还真怕晚上有鬼找你不成?你一个堂堂男子汉,怕什么鬼呢?再则,老头子不是说过嘛,不做亏心不怕鬼敲门。石头,你这么还怕,难道做过什么亏心事不成?”

    严实被孟翔戏弄的有些恼了:“孟哥,你胡说什么呢?我们一直都在一起,我做没有做过亏心事,你还不清楚吗?”

    “啧啧!”孟翔摇了摇头,“石头,你这人真是的,一个玩笑都开不起。”

    “好了。孟哥,我们不说笑了。你买下这座‘鬼屋’真的不怕吗?要知道前三任贪图便宜的房主可都死了。”

    “石头,你真相信有鬼吗?”

    “孟哥,你不相信?”

    “我相信,但是我不相信这座宅子中有鬼。”

    “可是明明前三任房主都死在这座房子中,每一个都被吸尽了血,一夜之间十几个人都变成了皮包骨头的骷髅,并且根本找不到任何凶手的踪迹。如果不是鬼杀了他们,他们又是怎么死的,而且还死得这般诡异可怕?”

    孟翔抬起了头,向房子外面黑沉沉的夜色中看了一眼,突然用一种幽幽的语调问道:“石头,你有没有胆?”

    “胆?我当然有了。孟哥,你问这个干什么?”

    “既然你有胆,你今天晚上陪着我,我们一起将那只害人的‘鬼’找出来怎么样?”

    严实的脸色有些晴不定,说道:“找鬼?孟哥,这是不是太刺激了?”

    “怂了?石头,我告诉你,我们要在这座房子中住几年时间呢。如果不将那只‘鬼’找出来,之后的几年时间内,你每天晚上可就都要担惊受怕。当然了,你不愿意找,我也不强求,反正遭罪的又不是我。”

    严实思考了一会,一咬牙,说道:“好吧。孟哥,我就和你一起去抓那只鬼。”

    “这才是是男子汉。”孟翔重重地拍了拍严实的肩膀,露出了赞许的神色。

    就在严实想询问孟翔如何去寻找那只鬼的时候,突然他听见后院马棚中的双峰飞驼发出了不安的叫声,似乎受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的惊吓。

    “‘鬼’出来了。”孟翔的眼睛露出了一丝兴奋的光亮,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向后院的马棚快速赶去。严实看着孟翔快速远去的背影,一咬牙,急忙跟了过去。

    等到严实赶到了后院,他发现除了孟翔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任何碍眼的东西,自然更没有什么所谓的“鬼”!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不对,不知道为什么,孟翔居然直直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难道孟哥已经遭到了那只害人的“鬼”的毒手?严实的心中一下子抽紧了,感觉有些喘不过气了。过了大约五秒钟,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转到孟翔的前面,准备去看他的脸上有什么变化。

    就在他准备看清楚孟翔的时候,一只有力的大手将他拨到了一边,同时一个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石头,我让你是让你帮忙的,你挡在我眼前干什么?我可是正在寻找那只‘鬼’留下的痕迹呢。”

    “这个……”严实露出了讪讪的神,“孟哥,你……你难道已经找到那只害人的‘鬼’了?”

    “‘鬼’我是没有找到。不过蛛丝马迹我倒是发现了一些。你看那只飞驼的后腿。”孟翔指着一匹显得有些不安的双峰飞驼的左腿,并走了过去。

    严实跟了过去,并且很快地发现了孟翔所指出的异常之处,在飞驼的左腿后侧出现了一些芝麻粒大小的小红点。如果不是他的目力过人,在漆黑的夜色中他根本看不见。

    然而,一时之间,他也猜不出那些小红点是什么东西。不过孟翔并没有让疑惑太长的时间,他伸出了手指,在那些红色的小红点一抹,他的手指立刻变红了。

    “血?飞驼的腿上怎么有血呢?”严实向四下看一下,神顿时紧张了起来。

    “不用怕,那些都是飞驼自己的血。”

    “飞驼自己的血?”严实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那些血滴为什么会出现了。

    孟翔扒开了飞驼的毛,可以清楚看见,它的皮肤上布满了针孔大小的小洞,血液正从那些小洞向外缓缓地流淌。

    “孟哥,难道那只所谓的害人的鬼并不是真正的鬼,而是一种会吸食血液的怪物?”严实露出了所有所思的神

    “石头,算你还没有笨到家。”孟翔点了点头。

    “孟哥,那究竟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怪物?速度也太快了吧?我们刚刚听到动静就赶来了,眨眼之间,它却早已经没有了踪影。”

    孟翔没有搭理他,而是小心翻开了马棚旁边的草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过了大约五分钟的样子,他在一根支撑马棚的柱子下面停住了,目光盯着地面,仔细观看,似乎有了什么重大的发现。

    严实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走了过去,同样将目光投向了地面,但是看了半晌,他却什么也没有看出来。在他的眼中,那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地面,没有任何不寻常的地方。

    “孟哥,你究竟发现了什么?”

    孟翔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伸手从旁边折断了一根细细的草茎,轻轻地插/入了那片空地的左上角。严实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跟了过去,并且将目光聚拢起来,看向草茎插/入的地方。

    这一次他终于发现了异常,在草茎插着的地方以及它的周围密布着着一些比草茎还要细一些的小洞。

    突然一个念头闪过了严实的脑际,他脱口而出:“难道吸食飞驼血液的怪物来自于地下?”

    这一次孟翔终于有了反应,不过不是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拔出腰间的长刀向双脚砍了过去。

    严实双脚用力,一边往上跳,一边大喊:“孟哥,你在干什么?为什么砍……”话未说完,他就发现他的双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根本跳不起来。

    与此同时,孟翔中的长刀化作一道游动的寒光绕着他的双脚快速地转了一圈,然后刀光一闪,长刀就被收入了刀鞘。

    严实活动一下重新恢复自由的双腿,发现了在他的脚掌上、脚腕上以及小腿上缠绕着很多比头发丝粗不了多少的黑褐色的线状物。

    扯了扯,他发现了那些细线模样的东西极为结实,甚至于比同样粗细的铁丝还要结实。他使劲扯断了一些,拿到手中,问道:“孟哥,这是什么东西?”

    孟翔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指了指飞驼的受伤的腿,这让严实惊叫起来:“难道……难道这些东西就是吸血怪物?”

    孟翔看了他一眼,突然再次将刀拔了出来,对着他的膛刺了过去,严实立刻一惊,慌张向一旁闪去。

    几乎与此同时,孟翔向前迈了一步,长刀穿过严实原来所在的位置,然后手腕连动,长刀劈出了片片刀光,紧接着,就是一连串切割端东西的嚓嚓声。

    刚刚站稳脚跟的严实用眼睛的余光发现,刀光过去,一些挥动着的、好像蛇一样的东西被切断了,落在地上。

    孟翔走过去,用刀尖挑起了一根被长刀斩断的长条状的东西。严实这一次终于看清楚了,它应该是一种植物的根,大约小指粗细,上面还有很多和之前缠在他脚上一模一样的黑褐色的线状物。它们的份应该是根上的根须。

    想象到那些根须扎入皮肤吸食血液的形,严实全打了一个冷颤,急忙将手按到了刀柄上,四下张望,防止那些可怕的根和它上面的根须突然从地下冒出来发动偷袭。

    这时孟翔却将长刀收回了刀鞘,淡淡地说道:“石头,不要再紧张了。怪物已经走了。”

    鉴于那些和根和之上根须的诡异,严实虽然相信孟翔的判断,但是他依然不敢放松丝毫的警惕,在孟翔在院子中来来回回寻找什么东西时,一直按刀跟在他的后面,保持着随时出手的架势。

    事实证明,孟翔的说法是正确,接下来的大半个小时,无论是诡异的根,还是它上面的更细小的根须都再也没有出现过。

    渐渐地,严实放松了下来,问道:“孟哥,那究竟是什么东西的根?怎么这么可怕?”

    “这个我也不知道。”孟翔摇了摇头,“不过从刚才的形看,之前三任房主和他们的家人应该就是被这种嗜血的怪物吸干血液而死的。”

    说到这里,孟翔抬起了头,指了指不远处的偏房:“石头,你去将我买的铁锹、铁锨、镐头以及装土的大筐拿来。我要将这吸血的怪物给挖出来。”

    难道孟哥早就知道怪物是什么?否则他怎么会提前购买了挖土的工具?严实没有多问,去拿挖土工具了,不过孟翔在他的心目中却变得愈加高深莫测起来。

    其实严实猜对了,孟翔确实知道在宅子中搞鬼的是什么东西,不过不是孟翔本人高明,而是得益于他拥有的前世记忆罢了。

    在前世,孟翔刚来到铁木城不久就知道这座“鬼屋”的存在。他是从那些流浪的无家可归者口中知道的,因为曾经有一些无家可归者进入过这里,而后就再没有出现了过,最后只发现了被吸干鲜血的骷髅。

    至于“鬼屋”秘密的真正解开还要等到几年后的龙门大会。参加龙门大会的有一个仙门叫做静虚宗,该宗的修仙者都是女,不愿意住在城主戚长征安排的迎宾馆中,就相中了这座“鬼屋”,也正是通过静虚宗的女修们才解开了其中的秘密。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