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 城主邀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啪!肩头上轻轻地一拍让孟翔从回忆中惊醒了。www.76zw.com 七路中文他转头一看,发现原来是店老板认为他和严实待得时间太长,影响了他的生意。

    孟翔并没有因为店老板的势力而生气,在桌子上丢了一块银子就和严实一起挤出了饭店。深深地看了一眼赵雪竹,和严实走出了窄街,大踏步地离开了。

    他知道他现在不适合和赵雪竹接触,也不应该和她接触。在他启动元始魔门的传承之器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将会走上一条何等凶险的道路。

    如果他表现出对赵雪竹感兴趣,或者他们之间产生关系的话,他的敌人,更准确地说是他未来的敌人一定不会放过这个通过伤害她从而伤害他的机会。

    在走出窄街的那一霎那,孟翔突然感到眼睛有些发涩发酸,他知道这一步踏出去之后,他和赵雪竹之间虽然算不上是永别,但是也是咫尺天涯,相见难相识了。

    孟翔领着严实来到一家豪华旅店——悦宾楼,订下了两间上房,虽然价格不便宜,一间上房一晚要一百五十银子,但是他根本不在乎,因为他再也不是前世那个为了几个大钱都会斤斤计较的孟翔了。

    订了房间之后,虽然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不过孟翔依然没有立刻回房休息,而是在大堂的桌子旁坐下,要了一壶上好香茶,和严实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他才和严实一起去了客房。

    关门之前,孟翔对站在门口的严实说道:“石头,我明天会起来晚一些。如果有人找我,不用和他们客气,就让他们等着。”

    “有人来找?会是什么人?”

    孟翔一边关门,一边说道:“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不过他们来了你自然就明白了。”

    就在门将要完全合上的时候,严实用手撑住了门,问道:“孟哥,我们杀了那么多的人,我们晚上是不是要小心一些?”

    “石头,你是怕铁木城的人晚上偷袭我们吧?你放心吧,他们是不会这么做的。铁木城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地方,他们不会为一个已经死掉的李耀庭而冒然得罪我们两个有可能为铁木城卖命的高手的。”

    第二天,孟翔起来得果然很迟,头都开快到头顶了他才从房间中缓缓地走了出来,一开门就看见严实站在门口,他一点也不奇怪,直接问道:“有多少人来找我?”

    严实回答道:“只有一个!”

    “一个?”

    “不错,是一个老头,干瘦干瘦的,一阵风都可以吹跑了。不过他上好像有一股气息,靠近他就觉得全不自在。”

    “哦?”孟翔露出了一丝好奇,“带我去看一看。”

    不到一百息的时间,孟翔就见到了严实口中的那个瘦老头。他确实极瘦,上的袍子虽然很窄了,依然显得空空的,似乎里面没有东西可以支撑它。不过他的穿着很整洁,连下巴上的白胡子都梳理都整整齐齐。

    瘦老头看见孟翔走下了楼梯,用一双和他的年纪极不相称的、显得极为年轻的眼睛看着他,不动声色将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

    等孟翔距离他还有大约一丈远的时候,缓缓地向他迎了过来,一边走,一边笑着说道:“这位就是在西城门大发神威的孟翔孟先生吧?没有想到你还这般年轻,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老先生太客气了。在长者面前怎敢称先生?老先生,你还是叫我小孟吧。”孟翔笑容满面,意态从容,不过在他看清了瘦老者的眼睛之后,眼底掠过一丝淡淡的凝重。

    “孟先生太谦虚了。老朽只不过比你痴长一些岁月而已,哪里有资格成为你的长者啊。”瘦老者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减。

    突然,孟翔脸上的笑容一收,沉声地说道:“老先生,你真是好手段!我原本以为我一觉睡醒至少有十拨人在等着我。但是我现在只见到老先生你一个人,想必其他人都被你挡回去了吧?”

    “孟先生,你还是太看轻了自己,来找你的人不是十拨,而是十五拨。至于你说的拦挡,我确实做了,不过我也是为了你好,那些人良莠不齐,你们见了面也未必会相处愉快,与其如此,倒不如不见。更何况,他们能够答应你的,我的主人一样可以答应你,而且一些他们不能够答应你的条件,主人他也可以答应你。”瘦老者显得相当从容,丝毫没有破坏了孟翔好事的不安。

    “是吗?那我倒是要谢谢老先生你了。”孟翔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然后双手抱拳,向前轻轻一推。与此同时,一股无形的大力从他上涌出,向瘦老者压了过去。

    刹那间,空空的大堂中就响起了隐隐的风雷声,而且整个空间包括建筑本和地面都在微微颤动。

    “客气,客气。”瘦老者眼神一凝,不过脸上依然保持温和的笑容,紧接着他采取了和孟翔同样的动作,抱拳还礼。

    而在他完成抱拳动作的同时,他消瘦的体中也涌出了一股大力,向孟翔发出的力道迎了过去,在大力移动的过程中,发出了潮水涌动的声音,一波接一波。

    嘭,就像两个巨人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发出了一声沉闷有力的闷响。大约过了两息的时间,一股强大的冲击波从孟翔和瘦老者的中间爆发出来,向四面八方滚滚而去。

    首先遭殃的是大堂四周的墙壁,轰然炸裂,除了一些粗大立柱之外,几乎所有的墙壁都被冲击波蕴含的巨大力量压得粉碎,而那些立柱之上也出现了刀劈斧剁的沟槽。

    孟翔掸了掸衣袖,看着退出了五步,并在地面上留下了五个深达二寸脚印、脸色发白的瘦老者,淡淡地问道:“老先生,你现在可以告诉你的主人和你的姓名了吧?”

    瘦老者喉头动了两下才开始说话,声音中略带一些嘶哑:“我的主人,孟先生你在进城的时候曾经提到过,他就是鄙城的城主,姓戚,双讳长征,而老朽则是城主府的管家,老主人赐姓戚,单名一个荣字。”

    “原来老先生就是戚城主的大管家,在下真是失敬了。”孟翔看着戚荣,“既然戚管家来找我,想必是有什么事吧?”

    “我家主人得知有孟先生和严先生两位少年英雄来到了鄙城,想一睹二位的风采。主人已经在城主府中设下了酒宴,不知道二位可肯赏光?”

    孟翔透过大堂碎裂的墙壁向外看了看,说道:“看天色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既然戚城主愿意请我和我兄弟吃饭,我们就却之不恭了。戚管家请!”

    来到了悦宾楼的外面,门前已经停了一辆豪华的大车,由两只高超过了两丈的白象拉车,孟翔和严实也没有推迟,直接坐进了比一间房还宽敞的大车。

    戚荣向赶着的车夫一挥手,大车悄然移动了,居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看着大车行出去了十来丈远,他突然掏出了一块洁白的手帕捂在了嘴上,等手帕从他的嘴巴上移开时,上面已经殷红一片了。

    戚荣看着远去的大车,眼神变得冷而警惕,一边用手帕擦去了嘴角的鲜血,一边低声说道:“好可怕的先天真气啊。看样子,一切都要从长计议了。”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拉着孟翔和严实的大车来到了一颗虬枝铁干、不知道有多粗的巨树跟前,不,准确地说是来到了巨树根部的一个树洞前。

    虽然说是树洞,但是它高度也超过了两丈,宽度也达到了一丈六,而树洞的最顶端则挂着一面黑底金字的牌子,上面写着三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城主府。

    踏上五阶白玉石的台阶,孟翔和严实在戚荣的引领下走进了树洞。从外面看不见树洞内的况,不过等走进去了之后,二人发现了它和一般豪宅的布置并无不同,而且里面也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黑,到处都悬挂着人头大的、散发着明亮白光的圆球,比一般房子的光线还好。

    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戚荣将二人引进了一间大房子,长宽高都超过了三丈,从摆设看应该是一间客厅。

    孟翔和严实落座之后,戚荣让几个年轻貌美的女子给他们上了精致的各式糕点和香茶,并让她们在一旁伺候着,然后告罪了一声,向后堂走去,说是要去请他的主人。

    孟翔一边喝着茶,吃着糕点,一边目光移动,打量着整间客厅的摆设,神悠闲,而这个时候戚荣已经传宅过院,来到了一个八角亭。

    亭子中间只有一个人,是一个神态从容的中年人,拿着一本线状的古籍缓缓地翻阅,他的手边放着一只玉壶和一只玉杯,杯子中还有半杯香茶。

    在戚荣迈入了八角亭的一瞬间,中年人正好将手中的古籍放到桌子上,时间把握的丝毫不差。他看着戚荣,突然神色一变:“荣伯,你受伤了?”说着,人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两步抢到了他的边。

    戚荣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一点小伤而已,主人你不用担心。”

    中年人抓了戚荣的脉门,试了一下的脉搏,松了一口气:“确实没有什么大碍,休息几天也就没有事了。哦,对了。荣伯,你是如何受伤的?”

    “这事怨我。我将那些去找孟翔和严实的人挡了回去,目的就是想激怒他们,从而让他们和我动手,我也好借机试探一下他们的实力。如果他们的实力不算太强的话,我正好将他们抓起来,押回城主府交给你主人处置。虽然主人你想用他们,但是也不能够任由他们胡来。如果他们杀了我们铁木城的人,我们都不有所表示的话,难免会在人们心中丧失威信。奈何天不从人愿,那个姓孟的小子确实被我的举动激怒了,对我动了手,可惜老奴技不如人,不但没有抓住他们,反而受了伤。”

    “是姓孟的那个小子伤了你?”中年人的眼睛中露出了危险的光芒,“昨天他刚在城门口闹出了那么大动静,现在又敢伤了你。看样子,我是要给他一点颜色看一看了,否则他真不知道铁木城是谁的了。”

    “主人,你要教训他,我也赞成。要用他就要先折折他的锐气,不过主人你动手之前一定要做好万全准备。这个孟翔,我看很不简单。”

    “哦?他有什么特别之处?”

    “且不论他昨天杀死李耀庭他们的可怕刀法,就是他的真气也极为雄厚,一旦发动,滚滚如雷鸣,气势威猛,有无坚不摧之象。我有幸得老主人恩典,得以传授《碧潮诀》,虽然我天资驽钝,但是幸好我尚知努力,现在已经达到了第六重。而我和那个姓孟的较量之时,我虽然已经使出了全力,但是依然被他发出的真气轻易碾碎,而且我可以清楚感觉到他并没有使出全力,否则我恐怕就没有机会再见到你了。”

    “荣伯,他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可怕?”中年人的神首次凝重了起来。

    “只会比我说的更加可怕。”

    中年人开始在亭子中踱步,一脸的沉思。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在亭子外面响起了:“爹,你休要烦恼!孩儿我来帮你。”随着声音,从外面走进了一个二十来岁,神采飞扬的年轻人。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