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快意恩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哈哈……”娄无量和娄德水父子看见孟翔向深不见底的山谷下落去,发出了得意的大笑,至于幸存下来的严实根本就不放在他们的眼中。

    严实就是想找他们报复,隔着那么宽的大裂谷,他也无法奈何他们。更何况他们根本就不会放过他。

    在笑声中,娄无量和娄德水齐齐向严实击,也许是受到了孟翔坠崖的打击,他对娄氏父子的攻击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等他落到山崖上的时候已经被中了数枪。

    要不是他存的山崖比娄氏父子所在地位置要高出不少,遮挡住了他们的视线,他中的枪恐怕还会更多。

    与山崖上坚硬石头的撞击和上的枪伤让严实从巨大的打击中稍微清醒了一些,发现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之后,摘下了上的强弓,向娄氏父子击,准备将他们干掉为孟翔报酬。

    奈何,猛虎弓在在孟翔的上,他手上拿着的虽然是四牛强弓,但是由于方的距离过远,接近三百丈,再加上是以一对二,虽然他很像马上就杀死娄氏父子,但是一时之间却很难做到,而且由于报仇心切,没太注意防护,反倒中了娄无量一枪。

    双方隔着一道近四十丈宽的大裂谷,距离三百丈进行了猛烈的攻击。双方的心都很急切,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对方干掉。

    严实自然是报仇,而娄氏父子则是怕严实将事告诉镇长他们。如果镇长他们知道他们暗杀了孟翔,加之他们原本就背负着重罪,绝对不会放过他们,很有可能是将他们一家当众处决。

    奈何天不从人愿,双方虽然心急切,但是一刻钟的功夫过去,双方依然奈何不了对方,直到一声奇异的弓弦震鸣的响起才打破了僵局。

    几乎在那声奇异的弓弦震鸣声响起的同时,娄德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一支通体黑沉沉的长箭几乎完全洞穿了挡在他们前的石头,深深地插入了娄德水的右肩窝,将他牢牢地钉在了石头上。

    “啊!”娄无量第一眼看见那支伤了娄德水的黑色长箭就不自地发出了一声惊呼,脸色更是在一刹那变得苍白如纸,目光呆滞,泥呆呆发愣。

    直到娄德水发出了求救声才惊醒了他:“爹,爹,你快救我。我疼死了。疼死了。”

    娄无量顾不得心中的惶恐,开始帮娄德水将黑色长箭起下来。可惜,他一时之间根本就做不到。

    箭头已经穿过了娄德水的肩膀,根本就无法直接拔出来,同时箭羽部分嵌在石头中也无法拔出。

    截断箭杆吧,它却是合金制作的,坚韧异常,很难弄断。想用蛮力将箭杆砍到,但是箭杆的震动却让娄德水发出了一声声惨叫,娄无量一时之间也下不了手。不过他很快就后悔了,同时也让他深刻理解了什么叫做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和长通过不如短痛了。

    铮!那种奇异的弓弦震鸣声再次响起,而在娄无量听见声音之前,他的眼前就黑光一闪,一支黑色的长箭就像穿豆腐一样,洞穿了挡在他和娄德水面前的大石,深深地入了娄德水的左肩窝。

    看着和之前穿娄德水右肩窝一模一样的长箭,娄无量如遭雷击,脸色惨变。如果第一支长箭还让他抱有一丝幻想的话,那么第二支长箭就将他的所有幻想全部击碎,让他暴露于残酷现实之中。

    铮!铮!两弓弦震鸣声几乎同时响起,而娄德水上又多两样东西,他的左右膝盖上,分别深深地插入了两支黑色长箭,与前面两支一模一样。这一次娄德水没有再发出惨叫,他痛昏了过去。

    看了一眼脸上惨白的儿子,娄无量一咬牙,高声喊道:“孟先生,请饶小儿一命吧。我知道我们父子偷袭你和严先生是滔天大罪,但是是人就有慈悲之心,还请先生大发慈悲吧。先生,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你能够放过小儿,我什么都答应你。”

    “迟了。从你们父子偷袭我和石头的那一刻起,你们的命运就已经决定了,我要杀了你们,而且是让你们痛苦地死去。你们父子作弊,虽然镇长处罚了你们,我并不满意,但那是在枫树镇,我不好动手,没有想到你居然敢来偷袭我和石头,真是不知道死活。”

    说话间,在严实和娄家父子的印象应该坠入谷底摔死的孟翔在娄氏父子正对面的一棵大树后面走了出来,看着大约五十丈外隐藏着娄氏父子的大石,眼露杀机。不过他丝毫没有隐蔽的意思,似乎根本不怕娄无量来个鱼死网破,不顾及娄德水的死活,直接向他击。

    原本听见孟翔的声音还有些不敢相信的严实在看到了孟翔之后,立刻露出了狂喜的神色,兴奋叫道:“孟哥,你没有死?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孟翔转过了头,看着严实,微微摇了摇头:“石头,你还是欠缺锻炼,遇到一点事就慌慌张张的。如果你刚才的对手不是娄无量和娄德水这两个废物,即便我现在站在这里,你恐怕也看不见我了。”

    “孟哥,对不起。我又忘记了你的话,遇事太过慌乱了。我……”

    “好了。”孟翔摆了摆手,“石头,你也不太过自责。没有一个人天生就能够遇事不乱,都是锻炼出来的。你只要……”

    就在孟翔说话的时候,严实突然露出了惊恐的神,大声喊道:“孟哥,小心,有……”不过已经晚了,大裂谷对面的娄无量已经一跃而出,一手拿着一把连珠枪,枪口全部对中孟翔,左右食指一起扣下了扳机。

    啪啪,两声枪响几乎同时响起,一大一小两颗黄澄澄的子弹撕裂了空气,一颗向了孟翔的太阳,一颗向了他的颈部动脉。

    子弹飞出枪膛之后,娄无量露出了狂喜的神,而严实却陷入了呆滞,他有心去救孟翔,但是也来不及了,五十丈远在高速飞行的子弹跟前,似乎是不存在,一闪就到了孟翔的要害近前。但是,下一瞬间,娄无量和严实都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睛看到的一切。

    孟翔似乎早就预料到娄无量会开枪,在子弹向他飞来的时候,他的左臂已经抬了起来,张开了手掌,向那两颗子弹抓了过去。

    相较于子弹的疾速,他左臂的动作却出奇的缓慢,他的每一个动作在严实和娄无量的眼中都比普通人的动作还慢,但是就是这么缓慢的动作却让将两颗子弹抓到了掌心。

    还没等娄无量从震惊中缓和过了,孟翔眉头一挑,向着他一甩手,两颗被他手掌抓住的子弹激而出,一闪之下,就穿越了整个大裂谷,直接打碎了他的左右锁骨,速度甚至比从枪膛中飞出来的时候还快。

    “啊!”娄无量惨叫了一声,转就跑,也不管掉在地上的两杆连珠枪和被长箭钉在大石上的娄德水了。

    “想跑!晚了!”孟翔并没有用猛虎弓去娄无量,尽管那样他可以轻松将他死。

    只见孟翔轻轻一跃,跳起了大约一丈来高,双脚在一棵合抱粗的大树使劲一蹬,整个就像一枚出炮膛的炮弹,嗖地一声,就向大裂谷的对岸了过去。

    四十丈的距离虽然远,但是孟翔双脚蹬出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加上他所在的这一边比另一边高出不少,他还比较轻松跃过了大裂谷,而且落在地上还十分的轻松。

    就在他落地的瞬间,那颗被他借力的大树终于受不了了,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整个树干突然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痕,而且越来越密,越来越宽,紧接着发出了砰地一声闷响,它化作了漫天的木屑,就像树干之中被塞入了一大包的火药。

    孟翔落到地上,看着娄无量狂奔的背影冷笑了一声,探手在边娄氏父子之前藏的大石上抓了一把,就像抓豆腐一样,一下子就抓下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头。

    手指一阵快速转动,面粉般的石屑从他的指缝中纷纷落下,张开手掌,掌心之中出现了两个浑圆的龙眼大小的石球。

    屈指连弹,嗤嗤两声,两颗小石球飞而出,精准地命中了娄无量的脚踝。咔咔两声几乎同时响起的碎裂声之后,娄无量惨叫一声,翻着跟头摔了出去。等孟翔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已经满脸满都是伤了。

    孟翔以居高临下的姿势看着娄无量,淡淡地说道:“娄队长,你和你儿子准备暗算我和我兄弟的时候,你恐怕没有想过会有现在的下场吧?”

    娄无量看着孟翔平静无波的眼睛,他真的害怕了,面对敌人还能够保持这么平静的只有两种况,一是准备放过他,二是下定决心要杀了他,显然孟翔不可能是前者。不过他还是准备搏一搏,他要掀开最后一张底牌。

    “孟先生,你……你不能够杀我。否则,我死了,你也会大祸临头。”

    “哦?”孟翔挑了挑眉头。

    “我堂弟是铁木城西门守城官。你杀了我,他也不会放过你的。不要看你能够轻松打败我,我堂弟要杀你就跟碾死一只臭虫一样轻松。”

    “铁木城西门守城官?”孟翔的眉头略微皱了一下,突然他的眼中暴出浓烈的杀机,似乎铁木城西门守城官这几个字犯了他什么大忌。

    孟翔抬起了右脚,一下子踩在了娄无量的膛上,缓缓说道:“铁木城西门守城官?我好怕啊。我最怕被人威胁了。我怕死了。”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他的脚下却毫不留,不断加大力量,让他体内发出一连串枯树枝断裂的脆响。

    收回了右脚,看着娄无量口鼻之中还在向外涌血的脸,冷冷地说道:“我正准备找那个该死的铁木城西门守城官报仇呢。你居然是他的堂哥?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