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拔毛洗髓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严实将一株药材轻轻地用竹铲从地下挖起,放到了背后的药篓之中,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笑着说道:“孟哥,就差透骨钉和双尾蝎两样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就差一样了。”孟翔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一处石缝,压低了声音回应道。

    “真的?孟哥,你发现了什么?是透骨钉还是双尾蝎?”严实的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迈步就要向孟翔边靠近,后来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住了形。

    透骨钉和双尾蝎都是活物,而且十分的警觉,一旦被惊扰到了,就会立刻逃之夭夭,而且见缝就钻,要想再捉住它们可就相当困难了。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孟翔的右手突然探出,两根筷子模样的东西闪电般插/入了石缝之中,收回来的时候,“筷子”上面已经夹着一条鲜红似火的大蜈蚣,足有六七寸长。

    严实看见孟翔已经得手,快步抢到他的边,双眼盯着被夹住的大蜈蚣,兴奋地说道:“是透骨钉!而且是七年的透骨钉!”

    其实透骨钉就是一种蜈蚣,不过它比一般的蜈蚣更毒,药效也更大,能够很轻松地将一些药物送入病人体平时药物很难达到的地方。双尾蝎的效果和它基本相似。它们在拔毛洗髓汤中的效果就是将其他三十四药物送入体的深处,让体的每一寸地方,即便是骨头也得到滋养和强化。

    孟翔熟练地将透骨钉放入了事先准备好的竹筒里面,塞好塞子,摇了摇头:“一锅拔毛洗髓汤需要十条透骨钉,我们两个人就需要两锅,现在只抓住了一条,还差十九条,早着呢。”

    “孟哥,其实你只要准备一锅就可以了。我嘛,我看……”

    “你什么?”孟翔瞪了严实一眼,“你难道怕我害你不成?”

    “孟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孟翔看严实有些急了,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石头,你真不经逗!我和你开玩笑你也当真了?好了,不说笑了。我们还是快一点将剩下的透骨钉和双尾蝎抓齐,回去。我看着天快要下雨,一旦淋了雨,药材受了潮,烂掉了可就麻烦了。”

    接下来,两个人不再说话,开始仔细地寻找透骨钉和双尾蝎的踪迹。还别说,他们的运气还不错,当头略微偏西的时候,还真让他们抓齐了剩下的透骨钉和双尾蝎。

    天公也作美,虽然看着滴溜溜要下,可是一直等到天擦黑,孟翔和严实回到了家中,才哗啦啦地下起了雨来。

    匆匆吃完了晚饭,雨势一停,严实就背着一个药篓将李大爷委托他们采摘的药材送了过去,而孟翔则留下,按照药方,开始配置拔毛洗髓汤。

    严实去了没有多长时间也就急匆匆地回来了,显然他是想看一看那个所谓的拔毛洗髓汤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两人忙到了半夜,终于将各种药材按照要求制作好了。不过他们也遇到了一个难题,那就是没有可以盛放药汤的容器。要知道它不但要能够承载药汤,还要能够盛下一个人。按照药方上的说明,人可是要浸泡在药汤之中,吸收药效的。

    最后还是严实想到了办法,将他的两口大水缸搬了过来,一试,还别说,正好合适。

    将配好的药材放入了两口大缸之中,放水,然后点上早就准备好的桑树枝,开始加。一开始,严实还能够和孟翔有说有笑的,当过了一段时间后,他就开始打瞌睡了,最后被孟翔勒令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严实睁开了眼睛,鼻子隐隐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他顺着香味来到了一间空房子里,发现发出香味的正是那两个口装着拔毛洗髓汤的大缸。孟翔正在小心地掌控着火候。

    严实揉了揉眼睛:“孟哥,药汤快够火候了吧?”

    “再过半个时辰就可以用了。”孟翔正在调整大缸下的火势,并没有抬头。

    “嗯。”严实点了点头,并没有去准备早饭。按照药方上的说明,泡拔毛洗髓汤是需要空腹的,如果吃了饭,效果反而不好。

    围着两口大缸转了两圈,严实的眼睛突然瞪大了,指着大缸的上面吃惊问道:“孟哥,这……这上面怎么有蓝色的雾气?”

    孟翔放好了桑树枝,站起了来,没好气地瞟了严实一眼,淡淡地说道:“蓝雾就蓝雾,有什么好奇怪的?”

    虽然他嘴上说得很不在意,但是他心中也犯嘀咕,不过他自问他完全是按照药方作的,应该不会出现问题。

    很快半个小时就过去,到了进入大缸中的时候,也许是因为缸口漂浮着的蓝色雾气,严实虽然很想先测试一下药效,但是临到头来还是有些发憷。

    孟翔也没有想过让严实先下去,毕竟药方是他的。看了严实一眼,沉声说道:“石头,你掌握火候,我先下去试一试。”

    “孟哥,这真的没有问题吗?要不要先将火撤了,等药汤凉一些再进去。”严实问的其实也是孟翔担心的问题。不过他最后还是决定按照药方上嘱咐的,在药汤煮沸时下去,并在整个泡药浴的过程中始终保持着加状态。

    孟翔脱去了上的衣服,只留下了一条裤衩,想了想,迈上搭在大缸口上的一架简易梯子,来到了缸口,略微犹豫了一下,他直接跃入了缸中。他有过经验,冬天下水,如果不能够一下子直接跳进入的话,根本无法下去。

    “嗯!”虽然有了心理准备,孟翔还是忍不住闷哼了一声。一时间,他有一个错觉,似乎他跳进了煮沸的油锅之中,体的皮肤都已经被烫掉了。

    “坚持!一定要坚持!你可是要成为大人物的,怎么可以被这小小的痛苦征服呢?”在自我催眠似的心理暗示下,他咬着后槽牙,承受住了一开始的痛苦。

    就在他慢慢适应了之后,更大的痛苦随后而至,体外的灼很快就从毛孔钻进了他的体,化作了一条条火蛇,到处乱窜,肌、骨头、内脏……无处不在。他似乎产生了错觉,好像听见体内发出了烤的嘶嘶声。

    相较于体外面的痛苦,体内的痛苦无疑是更加难以忍受的。孟翔脸色变成了紫色,额头上的青筋根根暴起,就像一条条小蛇,腮帮子上的肌突突直跳,牙齿也咬得格格作响,全也像得了疟疾一般,不停地颤动,大缸中墨汁般的药汁被激起了一层层波浪。

    人体的耐受能力是极为强大的,承受了开始的火蛇钻的痛苦之后,他慢慢就没有那么难受了。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更大的考验还在等着他呢。

    突然之间,没有给孟翔一丝一毫的准备时间,第三波痛苦就毫无征兆地来临了,那是比疼痛更为难以忍受的痒,奇痒。体内好像出现了千万只蚂蚁,不停地爬动,不停地啃咬,又痒又麻又疼,而且是从内脏深处和骨髓中痒起,想抓都抓不到。

    短短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孟翔还是忍不住了,什么心理暗示,什么注意力转移,全部不好使了。他现在经受的痛苦是从他开始坐入大缸之内到现在的所有的痛苦的累加。

    咚咚,孟翔拿脑袋直撞大缸,不过他还算有一丝理智,没有从大缸之中跳出来,因为他知道只要出了大缸,虽然痛苦会立刻得到缓解,但是之前承受的痛苦可就白费了。

    严实一见发生了这种况一下子就慌了,惶急在孟翔的耳边呼唤,见他对他的呼唤听而不闻后,先是想将他从大缸中拖出来,接着又想到要将大缸下的桑枝撤掉,但是当他想到孟翔在进去大缸前对他的嘱咐,无论遇到什么况也不能够打扰他时,他最后还是选择听他的话。

    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将孟翔脱下的衣服卷成了一卷,垫在了孟翔头部撞击的地方,防止他的头在大缸上撞坏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孟翔感觉已经过去了一万年,上所有的痛苦开始慢慢地减弱,药汤的颜色也变成了透明。但是全酸麻胀痛,体发软,如果不是严实将他扶出来,他甚至连爬出大缸都做不到。

    严实拿出一块干净柔软的白布,帮他轻轻地擦去了上的水迹,帮他披上一件柔软的内衣,扶他到上躺下。不一会的功夫,他就闭上了眼睛,发出如雷般的鼾声。

    一觉醒来,孟翔从上跳了下来,活动了一下体,体内就发出了爆豆一般的脆响,全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仿佛面前放着一座山,他也可以将它举起来。此外,他自己还不知道他的高也增高不少,足足有二寸之多。

    严实听到了动静,连忙跑进了房间,看见孟翔没有事,虽然脸上满是浓重的倦色,还是极为的高兴,兴奋地叫道:“孟哥,怎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当然没有。我感觉体从来就没有这么好过。不信你看。”说着,孟翔试着挥出了几拳,发出了呼呼的风声。

    效果之好似乎也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孟翔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老头子说的话果然没有,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那个拔毛洗髓汤虽然让人有些不舒服,但是效果却是没得说。”

    说着,孟翔将头转向了严实,严肃地说道:“石头,为了你好,不管这个过程有多么的痛苦,你一定泡拔毛洗髓汤。

    岂料听了他的话,严实却露出了异样的神,似乎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感到很意外。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