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火中取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孟翔将简单处理过了的动物皮毛卖给了一家皮草行,一共得了大约五百文钱,虽然价格低了一些,他也没有斤斤计较,他这一次到谷阳城可不是为了单单卖了那几件动物皮毛,他有着更大的企图。

    在城中前前后后转了一遍,之后又在茶楼中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头西沉的时候,他才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

    客栈的住宿条件很一般,价格却不便宜,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因为他看中了它的位置。它和黄家之间只隔着一条街,在他选择的二楼靠近街边的房间里,足不出户,就可以看清楚黄家大部分的动静。

    接下来的几天中,除非必要,孟翔根本就不出门,吃食都让伙计送到房间之中,时时刻刻都在监视着黄家的况。

    为了保险起见,也为了事后不引起怀疑,他故意摔伤了腿,还请了郎中包扎一番,只不过他的伤势远远不如表面上表现得那么严重。在前世,他为了生存,受伤根本就是家常便饭,伪装一下伤口根本不成问题。

    他腿上的伤即便简单包扎一下,基本也不会太影响他的行动,患处表面虽然看起来是比较的怕人,其实只是皮外伤而已。特别在用了那个神秘中年人留给他的生肌接骨膏之后,短短不到一个时辰,就基本上恢复如初了。

    这一等就是三天,孟翔依然没有发现黄家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他心中也不泛起了嘀咕:难道前世的记忆出现了错误?不过随后他又否定了。

    通过此前种种,前世所发生的事虽然会受到一些因素的影响,但是大体之上还是不会变的,像黄家被灭门这么大事应该不会出现意外才对。他决定继续观察下去。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第五天的上午,他终于发现了端倪:先是多了一个卖糖炒栗子的老妇;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又出现了一个卖馄饨的老头;到了下午再次多了一个卖杂货的中年货郎;到了头偏西的时候,又来了爷孙两个耍猴戏的;在天擦黑的时候,又来了一个唱戏班子,人数更是达到二十多人。

    按理说,这些人的到来应该很平常,临近黄家的那条街原本就是谷阳城中比较闹的,各色人等来来往往并不足为奇。但是要是那些人都无一例外将目光不时投向黄家大宅,而且一个个都隐隐透露出精干肃杀之气,那就不正常了。

    在前世,孟翔虽然混得比较惨,但是他毕竟也是经过世面的,特别是对杀气最为敏感,虽然没有靠近,但是只是远远地看上一眼,他就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显然和那些人的份是不相称的。

    在看见那个唱戏班子被黄家的管家迎进去后,孟翔就从窗子前面离开了,叫来伙计,让他准备了比平时多出了一倍的饭菜。吃完之后,他就熄灯躺到了上,闭目假寐。

    时间很快就到了午夜,虽然是在谷阳城中,人们睡得比较迟,但是绝大部分的城区还是陷入了黑暗之中。毕竟人们都是普通人,还需要明早起为生机奔波。

    不过也有例外,那就是黄家,依旧灯火通明,还不时传出嬉笑吵闹的声音。自然少不了唱戏的声音,咿咿呀呀的,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听得明白。

    这时,早早就睡下的孟翔却翻上坐起来,搬过一把椅子,轻轻地放到了窗户边上,缓缓地坐下,将窗户推开了一条细缝,向闹非凡的黄家看去,眼睛之中闪着异样的光亮。

    在他的刻意打听之下,他早已经知道了黄家如此闹的原因。今是黄家的家主黄天霸的二儿子黄阅成亲的好子,而且对象还是城主的小女儿,自然是一件值得大肆庆祝的子。不过他们不会知道,喜事马上就要变成丧事了。

    又过了大约一个时辰,黄家参与庆祝的人似乎也累了,三三两两地离开了,最后黄家中的灯火也次第熄灭了。然而,过了不到半个时辰,黄家就燃起了冲天的大火。

    居高临下,孟翔看得很清楚,火是从黄家大宅各个方向同时燃起的,而且火头多达十几个,并且燃烧的速度很快,几乎是刚刚点燃就迅速蔓延了开来,显然不是自然走火的。

    孟翔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意:黄家的末到了。果然,事处处透着不正常,即便黄家人睡得很迟,人比较疲乏,出现了这么严重的火,也断然不可能只有那么少的人出来救火啊。

    接下来,发生的事更是印证了孟翔地猜测,就是那些出来救火的人也没有落得一个好下场。在他们走动时,不时会有全黑衣,黑巾蒙面的人从暗处跳出,将刀子插入了他们的后背,鲜少有人可以逃过偷袭。

    大火持续蔓延着,由于没有人救火,分散在各处的火势很快就连成了一片,整个黄家似乎变成了一片火海。

    由于孟翔选择的客房算是处在黄家的下风了,他除了可以听见物体燃烧时发出的噼噼啪啪的声音外,他还可以听见凄厉的惨叫声,而且是一声接着一声,显然黄家人没有被一下子杀死,而是被凶手夺去了行动的能力,正在大火的焚烧下缓慢而痛苦地死去。

    孟翔透过窗户的细小缝隙,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黄家,他断定要不了多长时间,一定会有别的事发生。

    时间不长,在火光的映照下,孟翔终于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东西:一些黑影或是直接跃过院墙,或是从大门中冲出,不过他们都有一个比较明显地特征——背上都背着或大或小的包裹。

    不过那些人的运气很不好,他们刚刚从黄家中出来,还没有跑出去多远的距离,就从城主府的方向跑来了很多的士兵。他们显然是来缉拿凶手的,看见那些黑衣人,抽出刀剑就狠狠地砍了过去。

    孟翔依然没有动,只是静静地看着,看着事任何发展。不过显然他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到发生在各处的战斗上,大多数的时候,他的目光都投放在几乎完全变成了火海的黄家大宅上。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等所有人的目光都几乎被凶手和士兵的战斗吸引住了之后,几个显得鬼鬼祟祟的人影从黄家的后角门钻了出来,贴着墙根,在影的掩护之下,悄然无声地向远处退去。

    看见了那几个人出现之后,孟翔的眼睛亮了一下,不过人还是没有动,嘴角更是浮现出了一丝冷笑。

    眼看那几个人就要脱离士兵包围黄家的包围圈,鱼入大海,鸟上青天的时候,嗒嗒,一阵清脆的马蹄声骤然响起。一队盔甲鲜明的骑兵从街角的影中猛地冲了出来,向那几个人冲了过去,手中高高举起的马刀闪着森冷的寒光。

    那队骑兵很快就和那几个人交上手了,战斗出乎意料之外的激烈。那几个人都是一等一的好手,虽然骑兵有着人数和马匹的优势,依然无法占到丝毫上风,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被斩断马腿,落下马来。

    渐渐地,孟翔皱起了眉头,口中喃喃自语道:“我的推测难道错了吗?”

    就在孟翔陷入了沉思的时候,一声大喝传入了他的耳朵:“兄弟们,我们上当了。东西没有在城主府,还在黄家。”

    孟翔循声望去,一个比普通几乎高出半截的大汉从远处飞奔而来,速度甚至比奔马还快,手中提着一根差不多接近一丈长的狼牙棒更是狰狞可怕,无论是谁只要挡住了他的去路,只要轻轻一挥,就会立刻嗖地一下被砸飞出去。

    巨汉扫开一条大路之后,和后面五六个人一起冲到了黄家大宅的近前,然后一挥狼牙棒,在院墙上砸开了一个宽达两丈的巨大豁口,冲入了已经成了一片火海的黄家。

    巨汉一行人刚刚进入了黄家,就又有一群人衔尾追至,也从院墙上的豁口冲入了进去。

    这时,一些孟翔之前觉着不正常的况都得到了答案。原来那伙人的目标不是黄家,而是城主府,他们在黄家这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只是为了将城主府的人吸引过来,好方便他们同伙下手。

    可惜,天不从人愿,他们原以为他们想要的东西已经到了城主府,其实却还留在黄家。而他们却将黄家变成了一片火海,即便东西还在,他们要想取得也要花费更多的力气,真是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孟翔叹了一口气,他原本亲自看一看黄家毁灭的过程。当然了,如果有什么便宜可占,他也是不会放过的。但是以现在的况看,他是没有多大可能得到好处了。

    自然了,下面那些黑衣人背着的包袱里面应该也有一些好东西,如果能够得拿到手中,也能够发一笔横财。不过这远远没有达到让他冒险的地步。

    就在孟翔决定将这一切当做一场好戏看的时候,突然一个况吸引住了他的注意力:一个黑影从黄家大宅的一处不起眼的墙角一拱一拱地钻了出来。

    一开始,孟翔也没有太过在意,他记得很清楚,那里应该是黄家特意留出来的狗洞,他自然而然地将那个黑影当做是狗了。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那个黑影虽然姿态很低,但是绝对不是狗,而是一个人。

    孟翔心中一动,抓起了放在桌子上的长刀,轻轻一跃,抓住了房梁,一翻就上去了,然后掀开了他在房顶之上早就做好了的开口,悄然无声地翻上了屋顶,贴着屋脊的影处,快速向远方跑去,并在一个隐蔽的地方跳下了屋顶,远远地坠在了那个黑影的后面。

    等到那个黑影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巷,他立刻加快脚步,向黑影快速迫了过去,但是迎接他的却是一蓬密如雨丝的飞针。几乎是出于本能,长刀出鞘,划出了一道冷冽的寒光,劈开了飞针,去势不减,径直斩中了那个人的头颅。

    孟翔侧躲过了飞溅的鲜血,快步来到那个少了半边头颅的黑影边,将手探入了他的怀中,很快就摸出一个巴掌大的小袋子。

    在发现没有其他可疑的东西后,他顾不得查看袋子中具体是东西,就急急地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