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急转直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孟翔心中虽然吃惊,不过他表面上却没有显露出分毫。他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诧异地说道:“这位大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你啊。”

    彩衣年轻人从边女子的手中拿过一条洁白的丝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笑着说道:“二位小朋友,你们不认识我没有关心,我认识你们就已经足够了。请问你们两位就是严实和孟翔没有错吧?”

    孟翔悄悄打量了一下彩衣年轻人的神,知道他无法掩饰他和严实的份了。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认出他们的,但是他可以断定他一定认识他们。

    孟翔悄悄地递给了严实一个眼色,让他不要出声,一切都有他来应付。他故作惊讶地说道:“原来这位大哥认识我和严实。不知道你找我们有什么事?”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的事,我只要问你们一个问题。听说严宽大叔和他的夫人已经遭遇了兽吻,我知道后也很同。不过他们生前答应要和我们黄家做一笔生意,而这一笔声音对我们黄家十分的重要,不得已我们才来找你们。只要你们能够回答我的问题,我不但不会难为你们,还会给你们一大笔钱,让你们过上好子。”

    听见彩衣年轻人自称是黄家人时,孟翔的眼底掠过了一丝异样的光芒,不过他掩饰的很好,其他人都没有发现他的异常。

    他看了彩衣年轻人和围在他周围的黑衣壮汉一眼,好奇地问道:“黄公子,不知道你们和严大叔谈的是什么生意啊?”

    “生意很平常,只是一卷鱼皮而已。这不是城主夫人快要过六十寿诞了嘛。我们黄家准备送上一份礼物。虽然我们黄家在谷阳城还有一些薄产,平常人眼中的金银珠宝,我们黄家也能够拿出一些,但是人家是城主夫人,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于是我们黄家就准备以奇取胜,恰好我在一本古籍之上发现了一种鱼皮衣的制作方法,于是我们黄家就准备制作一件奇特的鱼皮衣送给城主夫人作为寿礼。可惜好的鱼皮并不好找,但是天公作美,让我遇到了严宽大叔,他告诉我他手中有一卷极好的鱼皮,正是做鱼皮衣服最上等的材料。我看了样品之后,又请教了谷阳城最好的裁缝,他也认为严大叔的鱼皮正合适。唉,岂料交易还未完成就出现了这种意外,真是让我们黄家措手不及啊。”

    说到这里,黄公子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我找你和严实就是想问一问你们知不知道严宽大叔的那一卷鱼皮放在了什么地方。你们不用担心,只要你们交出鱼皮,我们黄家不但不会少付一个大钱,而且我们还愿意多给一笔银子,给严大叔和严大婶做一个水陆道场,超度他们的亡灵,让他们来世能够投生在一个好人家。二位小朋友,你们看怎么样?”

    听了黄公子的述说,孟翔心中泛起了一丝明悟:这次他救下严实,会出现这么多的波折,根子果然是出在那一卷银剑虎鱼的皮上。

    当然,他对黄公子用银剑虎鱼的皮做衣服的说法是不相信的。这自然是得益于他拥有的前世记忆。

    在前世,他居住在铁木城的时候,有一次他有幸帮助过一个猎人,而且是练出真气的高级猎人,一起猎杀了一只受伤的凶兽,得到了一块凶兽的。吃完之后,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全发胀,精力充沛,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

    但是对比了一下凶兽的和银剑虎鱼的,凶兽所表现出来的效果似乎还要稍逊一筹。而那张凶兽皮,那个高级猎人可是卖了一个大价钱,很是发了一笔横财。

    既然银剑虎鱼的可以与凶兽的相媲美,甚至于还要胜出一筹,那么它的皮一定不同凡响。要知道他侥幸捕捉到银剑虎鱼之后可是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它的皮剥下来的,最后要不是老头子出言指点,他恐怕根本就无法完成。

    现在银剑虎鱼的早就被他吃掉了,已经不可能有鱼血浸泡鱼皮,让它软化了,所以普通裁缝根本不可能将它裁剪。就是可以裁剪,他也不会相信黄家的人会将如此宝物送给那个所谓的城主夫人当寿礼。

    孟翔和严实对视了一眼,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虑,最后还由孟翔回答了黄公子的问题:“那卷鱼皮我们确实见过,不过我们在被猛兽追赶的时候,不小心将它掉到了一道大裂谷之中。”

    “哦,掉到了大裂谷之中了?”黄公子点了点头。

    这时众人的头顶突然响起了一声清越的鸟鸣。所有人都将头抬了起来,不过都只看到一个黑色小点在空中盘旋。

    黄公子向边一个侍女点了点头,她立刻一仰头,发出了一声长啸。那个黑点几乎是顺着啸声俯冲下来,啸声刚刚停歇,它就出现在了人们的眼前,是一只神骏的黑色大鸟,目光如电,爪似钢钩,孟翔也认不出它是什么鸟。

    那个发出长啸的女子伸出了包裹着兽皮的胳膊接住了大鸟,然后从它的腿上拿下一根小指粗细的竹管,急忙递给了黄公子。

    黄公子接过来竹管,倒出了里面的东西,展开,是一张二指宽,四寸来长的纸条,上面依稀写着一些字迹。

    黄公子看完之后,缓缓地抬起了头,看着孟翔和严实,眼神中掠过一丝异样的光亮,淡淡地问道:“两位小朋友,你们两个是不是都知道那道掉入了鱼皮的大裂谷在什么地方?”

    “是……哦,不,严实当时受了重伤,昏了过去,所以他并不清楚大裂谷的位置。”孟翔的心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有些忐忑起来。

    “是吗?二位小朋友,我可是不喜欢说谎的孩子呦。”黄公子拿起丝巾捂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

    “黄公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孟翔心中不安之感愈加强烈了。

    “聪明的孟翔小朋友,你真的不知道我话中的意思吗?”

    “黄公子,我真得不知道。还请明言。”

    “好,那我就告诉你,我要杀了你们。”

    “杀了我们?为什么?”

    “我说过我不喜欢说谎的人,而你一直在说谎。”

    “哦,黄公子,你可不可以说得明白一点,我究竟在什么地方说了谎?”此时,孟翔已经彻底地平静了下来。老头子说得对,事躲不过,勇敢面对就是了。

    “第一,”黄公子伸出一根手指,“这位严实小朋友的父母根本就不是被什么猛兽所杀,他们是被本公子派去的人杀死的。至于原因嘛,虽然我不缺少那几百两银子,但是我就是不想给。一对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居然敢威胁我黄大公子,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第二,”黄公子伸出第二根手指,不过他突然露出不耐烦的神,“我堂堂谷阳城的黄大公子和你们这两个乡巴佬废话干什么。我索就告诉你们我要你杀你的原因得了。那卷神奇的鱼皮我已经拿到手了,所有你们已经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呵呵……”黄公子捏住丝巾的一角,捂住嘴巴,发出了让人汗毛直竖的笑声,“两位小乡巴佬,临死之前,我还告诉你们取死的原因,我很善良吧?”

    说着,黄公子打了一个哈欠,挥了挥手,在两个侍女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对着手下漫不经心地说道:“你们快一点料理了这两个小乡巴佬,我还等这快一点回到谷阳城呢。上难受死了。”

    “公子,你们放心,属下马上就将他们料理掉。”那些黑色大汉轰然应道,然后带着一脸的不屑之色,呈扇形向孟翔和严实包抄了过去。

    孟翔看着一步步过来的黑色大汉,眉头都不皱一下,转头看了一下严实的眼睛,那里面透出的是刻骨的仇恨。伸出手掌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地说道:“严实,我有一句话一直没有告诉你,我选择避开他们,并不是我怕了他们,我只是不想惹麻烦,也不想因为我的举动影响到乡亲们。”说着,孟翔一抖肩,卸下来上弓箭等物品,提着长刀向那些黑衣大汉迎了过去。

    看见了孟翔的举动,那些黑衣大汉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一起发出了哄堂大笑,似乎在他们看来,孟翔的举动十分的可笑。

    笑声未毕,意外突然发生了,孟翔猛地向前蹿了出去,就像一只黑豹,一晃就到了那些黑衣大汉的面前。紧接着,一道暗淡的寒光从的腰间飞而出,向他们狠狠地劈了过去。

    那一刻在场的所有都发现了一个奇异的景象:孟翔发出的那一刀似乎并不算快,至少在场很多人都可以看清它运行的轨迹,但是孟翔面前的人似乎都中了邪一般,居然全都不知道躲避,硬生生地被斩断了头颅。

    看着六颗冲天而起的硕大头颅,孟翔地眼中闪过一丝激动的光芒:重生之后,他果然领悟了前世最后劈杀仇人那一刀的精髓,虽然现在还不能够发挥出它千百分之一的威力,但是只要给他时间他一定可以劈出同样威力的一刀,甚至是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孟翔的那一刀似乎震慑住了所有的黑衣人,他们一时之间都变得有些踌躇不前了。

    黄公子眼中出了诡谲的光芒,大声喝道:“你们怕什么?他只不过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有什么值得害怕的?他刚才只是偷袭而已,你们小心一些,他还能够将你们怎么样?你们给我听着。谁杀了他,我就赏他一千两白银。”

    似乎是黄公子的话起了作用,那些黑衣大汉两眼放光,再次向孟翔了过去,而黄公子本人则悄悄地隐藏在了那些大汉后,向孟翔慢慢地靠了过去。

    这一次由于那些黑衣大汉有了防备,加之之前的突袭消耗了他不少的体力,孟翔一时之间也很再难发出像之前那么惊采绝艳的一刀了。不过在那些黑衣大汉的围攻之下,一时之间,他也丝毫不落下风。

    就在孟翔和那些黑衣大汉战斗正酣的时候,悄悄靠近了战场的黄公子,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从怀中掏出一根鸭蛋粗细的黑色铁管,对准孟翔使劲一按上面的红色按钮。

    伴着一丝阵细不可闻的嗤嗤声,无数根银白色的、状如牛毛的细针,如绵绵雨丝一般出,覆盖的范围几乎达到了五丈,不但孟翔在它们的攻击范围内,超过半数的黑衣大汉也都在它们的攻击范围内。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