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7章 危机未除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在此之前,孟翔一直对一个问题十分的好奇,那就是祖仙为什么对于存在于宇宙中的法则都如此的了解,说他们因为修炼过有关的功法,又不是,就算祖仙再强大,他们也不可能将涉及到各种法则的法则都修炼一遍,并且都达到很高的水平,所以他得出了结论,原因应该不在功法的修炼上。

    那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惑着孟翔,甚至在好奇心膨胀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他亲自向幻发出了询问,希望她可以告诉他答案,但是她的回应却让他非常的失望。

    等到时候他自己就明白了,现在她就是和他说了,他也是很难明白的。这就是他从幻那里得到的答案,这让他很不满意,甚至一度认为她这是在敷衍他,目的就是不告诉他真相,不过想到她并没有骗他的理由,才慢慢地释然了。

    孟翔不在将获得答案的希望寄托到幻的上,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对这件事就忘记了,恰恰相反,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它越加的好奇了,因为他越来越觉得搞清楚了这个问题,对他最终成为一个祖仙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现在随着心境不停地发生着变化,他终于搞明白了这个问题,因为心境这一次发生变化后,它拥有了一个神奇的功能,可以将之前他眼看不到的东西清楚地显示在他的心境之中,比如存在于宇宙之中的各种法则。

    随着他的心境的变化的持续,孟翔发现他心境变化所带的功能并不仅限于此,它不仅可以将存在于宇宙中的各种法则清楚地显示出来,而且他还可以通过它对那些法则进行cāo控,是所有的法则,就算他没有修炼过相关的功法,也对他没有什么妨碍。

    同时,他还发现通过心境对那些法则进行cāo控要远比他之前因为修炼功法对法则的cāo控要轻松很多。两者的区别非常的明显,可以用搬砖头来说明它们的不同。尽管同样是板砖,后者则需要亲力亲为,也就是说是需要用手亲自搬动砖头,才能够达到移动它们的目的,而前者则只要通过想的就可以了,想让砖头到什么地方去,它们就自己移到什么地方去。不但方面快捷,而且非常的jīng准。可以做到分毫不差。

    孟翔感觉到这种非常的神奇,但是具体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一点,他却发现他用语言根本说不清楚,这才让他真正明白了,他在这个问题确实是误解了她,她真的不是有心瞒他,确实是说不清楚。

    后来,他虽然觉得幻这么做没有恶意,但是却觉得她这么做不够厚道。因为他自己给她找了一个理由,认为她不告诉他真相,是为了激发他变强的**,让他能够尽快成长起来,自己却搞清楚这个问题,这就难免让他觉得她有一些急功近利了。

    孟翔这个时候虽然还处在那种近乎寂灭的特殊状态中,绪根本不会出现丝毫的波动。但是这却不意味着他不知道他上,尤其是心境上发生的变化对他意味着什么,于是几乎是下意识地的,他开始通过心境出现变化而获得新能力对极恶物质进行分析。

    这种观察要是在孟翔处于正常状态时,他也恐怕是会有犹豫的,因为他和极恶物质已经打过了不少的交道。对它的可怕已经有了相当明晰的了解,对它进行观察,就算采用的是非常规的方法,但是依旧有可能给他带来麻烦,说不定会给它污染提供通道。

    只不过孟翔这个时候处于特殊状态,心绪波澜不惊,诸如担心害怕等负面绪更是完全不会出现。所以他想做什么就会做什么,很多在正常状态下的顾虑都统统不见了,于是他想做就做了,只不过结果却让他有些失望。

    极恶物质虽然可以通过发生了变化的心境进行观察,但是他却无法向对待各种同样在心境中显现的法则那样对它们进行任意cāo控,而且它们的结构非常的复杂,甚至从一定程度上讲,它们根本就没有形态,因为它们随时随刻都是在发生变化的,不过通过了这一次的观察,他倒也不是一点守护也没有。

    通过观察,孟翔知道了那些极恶物质为什么如此可怕了。正因为它们没有特定的状态,所以才能够针对攻击目标进行改变,要侵入一个封闭很好的空间中,一般人就需要撬开门窗,要是就是打破强,再不济也要在地上挖出一条通道,但是极恶物质却不需要,它可以改变自己的状态,让自己变得很细,很纤薄,从门窗或者墙壁上的缝隙钻进去。

    如果还不行,它依旧可以发生变化,比如变成水,从墙壁沁进入,或者变成气体,从眼都很难发现的微小缝隙钻进去,而一旦成功了打入了敌人的内部,它们就可以立刻反客为主,对敌人进行改造和通化,让它们变成和自己同样的存在,不过让孟翔比较遗憾的是,它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一点他依旧不清楚。

    不知道原理,他就无法进行针对xìng的准备,不过他也没有失望,实际上他这个时候也不会产生失望的绪,因为他依旧处在寂灭的特殊状态中,不过他却不再继续观察那些极恶物质了,他发现他的心境的变化已经接近尾声了。

    片刻之后,孟翔的心境变化完成了,而在完成的一瞬间,他发现他就从特殊的状态中出来了,而他也发现他的心境在完成了变化之后,功能也陡然提升了一大截,就好比一面用了很久的铜镜进行了打磨,不仅让它显现出来的各种法则更清楚了,cāo控起来也更加的方便快捷了。

    这种变化让孟翔很高兴,也让他产生一个想法,要用它对那些极恶物质继续进行分析,就算无法像cāo控各种法则那样控制它们,但是却很有可能让他对它们的了解得以加深,这样说不定就可以让他找出对它们的方法,让他逃离险境。

    由于有上一次成功的经验,孟翔想到就做了,不过当他真的去做的时候却发现他还是有些大意了,更准确地说是小看了极恶物质的可怕。上一次对它们进行观察没有出现问题也许是因为他出于一种特殊的状态。这一次他刚刚对它们进行观察,它们就立刻产生了反应,竟然直接通过心境向他发动了攻击,想要直接侵入他的心境,进入他的意识海。

    这种况不让孟翔大吃了一惊,以他对极恶物质的了解,不要说是被它侵入意识海这种关键所在了。就是和他的体有任何的接受都是灾难,所以他发现况不对劲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就是要阻止他。

    然而孟翔很快就发现要在这种状态下阻止它们的攻击实在是太难了,就像一只跳蚤已经钻进了衣服中,再想将它逮住并且杀死,难度真不是一般的高,不过他又不能够放任不管,所以他开始想办法。

    这个时候孟翔就发现了心境出现变化之后带给他的。另外一个好处,当他想要自己冷静下来的时候,他就瞬间冷静了下来,根本不需要像之前那样进行调试。而且一旦冷静了下来,外界就算正在发生的事再危急,他也不会受到影响,就像他一下子变成了局外人。

    毫无疑问,这种仿佛不受到任何干扰的冷静对于孟翔是很有帮助的,至少让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现了解决当前所遭遇危机的方法,他想到了长刀斩。并且向它发出了命令,让它对那些试图侵入他的心境的极恶物质进行攻击。

    长刀斩也没有让他失望,尽管他向它发出了命令之后,它根本没有停下来,甚至连一丝迟滞的况也没有出现,依旧在攻击和驱逐他体周围的极恶物质。但是在心境中,他却看了一道炫目的白光,在他的心境上一扫而过,而它完成这个动作也就是消失了不过效果却是非常好的,攻击心境的极恶物质不见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孟翔暗暗地点了点头。显然对长刀斩的表现越来越满意了,于是他将注意力从对心境的关注上撤回来,放到对体周围的极恶物质的关注上了,不过他却没有立刻接管对长刀斩的控制权,依旧让它在体的本能驱使下发动攻击。

    对于自己的刀法造诣对于长刀斩,孟翔是再熟悉不过了,所以他对自己刀法造诣的提升也是非常清楚的,并且很快就掌握了这种提升所带来的种种变化,换言之,这个时候就算自己亲自cāo控长刀斩,也完全可以做到在本能驱使下所展现出来的水平,甚至可以做得更好。

    又过了片刻,孟翔才将对长刀斩的cāo控完全接管了,但是这个时候的他却没有显得有多高兴,因为他非常清楚,他上发生的变化固然让他的实力大增,但是这却并不足以让他的况乐观起来,因为他现在面临一个极为关键的问题,那就是体内的开天刀意已经严重不足了。

    能量缺失孟翔还能够想办法,比如向幻或者其他被他收服的祖仙借。尽管这种做法会让他们蒙受一定的损失,但是他相信当他们认清楚当前的处境,他们是愿意帮助的,但是开天刀意的补充却只能够依靠他自己,任何人都无法办法。

    当然了,孟翔随时随刻都在产生新的开天刀意,但是问题是他现在正在面对几乎无穷无尽的极恶物质,就算他的实力提升了,对它们的攻击和驱散效果增强了,但是要想让他们不近他的体附近,依旧要保持相当程度的攻击,而这种攻击所产生的消耗远远超过了他体内新产生的开天刀意的速度。

    换而言之,如果况不发生根本xìng的改变,他体内已经所剩无几的开天刀意不仅无法得到了补充在,只会变得越来越少,而一旦它彻底消耗完了,他就会立刻陷入极恶物质的围殴之中,并且有极大的可能被污染。

    难道我真的就无法逃脱陨落的命运吗?面对着几乎可以预见的未来,孟翔心中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戾气,而在这股戾气的驱使下,他决定冒险去做一件事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