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2章 暗流涌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那些空间中透出来的恶意之强烈,让实力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的孟翔都感到一阵阵的不舒服,这就让他有了一个判断,那些空间他要是陷入了其中,一定会遇到很大的风险,最好远离它们。

    与此同时,那些空间也引起了他强烈的兴趣,要是条件许的话,他并不介意对它们进行了解,甚至是进入探索一番,但是现在他是绝对不会那么做的,甚至他根本都不愿意和它们粘上任何关系。

    有鉴于此,孟翔根本就不愿意冒险尝试,通过那些空间离开这座囚祖仙的监狱,于是他在想了想之后,有了一个决定,向那些被他收服了祖仙询问,他们被关押在其中那么长的时间,对它的况应该比较了解才对。

    至于他们会不会欺骗他,他则不担心,除了他们受到誓言的约束之外,他们也和他一样绝对不愿意再在这座囚了他们悠久岁月的监狱中多呆一秒钟,所以他们要是知道况,是一定会告诉他的。

    在进行了询问之后,孟翔的推测得到了印证,那些祖仙虽然对他心中存在芥蒂,但是在这件事上,他们却都愿意积极配合,可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是结果却依旧让孟翔很不愿意。

    那些祖仙虽然将他们所知道的况告诉了了孟翔,但问题是现在的监狱已经与之前不一样了,发生了极为巨大的改变,他们对它的认识差不多完全失去了意义,至于他们所知道的离开通道更是完全不存在了。

    孟翔暗暗摇了摇头,心中涌起一阵烦躁,时间才过去了这么短,他心中的不安却一下子变得强烈了很多,这就更让他确定,真的要有什么危机降临到他的上。而且距离他越来越近了。

    为了能够尽快离开,孟翔一边让自己冷静下来,一边继续和那些祖仙交流,向他们了解有关于的各种况,希望从中找到有用的线索,在交流的过程中,那些祖仙显得非常坦诚,只要他们知道的,他问起了,他们都会告诉他。

    孟翔很高兴这些祖仙的配合。这样他才有可能尽量多地搜集到有关监狱的信息,对它进行准确的还原,从而重新找到例外的门户,不过渐渐地他发现他们之所以如此配合,其实是受到一种绪的驱使。

    经过观察,孟翔很快就确定了这种绪的名字——恐惧,那些被他收服了的祖仙是在害怕,这就让他的心变得沉重了起来,因为他将他们的恐惧和他心中产生的不安联系到了一起。不过他为了准确起见,还是和幻做了沟通。

    相交于那些刚被他收服了的祖仙,孟翔更加愿意信任幻,她是不会骗他的。还有一点幻对于危险有着远比一般祖仙更为敏锐的直觉,如果她也告诉他,她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那么他心中不安的根源就真的是有什么危险要降临了。不过在问之前,他还是希望幻能够给出否定的答案的,因为一旦是真的。他可就要又一次面临危机了。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孟翔的愿望落空了,幻告诉他她确实感觉到很强烈的恐惧,并且还在迅速增强,而她之所以没有提前告诉他,完全是因为他不愿意分神,而现在问了,她自然不用再隐瞒了。

    幻的感觉对于孟翔而言无疑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作证,至此,他已经不再怀疑将要有危机降临的预感了,这就让他感到很大的压力,不过他依旧能够保持平衡,继续和那些祖仙进行了解,从他们那里获得大量有关监狱的信息。

    也许真是因为恐惧的驱使,随着时间的推移,孟翔面对的那些祖仙开始变得更加主动了,一些祖仙甚至不等他发出询问,他们就将自己知道的况告诉了他,让他对监狱的了解快速提升,不过他渐渐地察觉到,他们告诉他的信息其实对他并不会有多大的帮助。

    在意识到这一点,孟翔开始对那些祖仙的信息进行分析,发现他的感觉并不是没有根据的,实际况确实如此,因为他们提供的信息都是和过去的祖仙有关系,而他据此还原的也正是过去的监狱,现在监狱已经出现了新的变化,而且变化的幅度非常大,他了解到的那些信息对他的帮助实在是有限的很呢。

    确定了答案之后,孟翔就将心神从和那些祖仙的交流中抽出了一部分,开始对现在的监狱进行分析,争取早一点离开,而当他真的去做研究之后才发现况远比他想象的要困难很多。

    在他将祖仙救出来之前代价监狱虽然也显得很空旷,但是其中还是有不到东西存在的,会生出空旷的感觉更多是它内部空间委实太大了,而现在的监狱是真的空了,原本存在的那些东西不是被那些重新恢复了zì yóu的祖仙掠夺了,就是被他们摧毁了,一眼望去,以他的目力都看不到什么东西。

    其实监狱内会变得如此空旷其实也和出现的天罗地网有很大的关系,它将存在于其中的东西进行摧残,就算那些没有毁在重新恢复了zì yóu的祖仙的手中的东西也都它们摧毁了,加上它们占据的空间看起来几乎是无穷无尽的,所以造成的破坏变得更加彻底了。

    唉。孟翔暗暗地摇了摇头,心中被他压下去的烦躁又冒了出来,这让他更加不舒服了,不过他终究经历过各种大风大浪,很快就让自己再一次恢复了平静,开始在头脑中将他自己所经历的以及从那些祖仙搜集的有关监狱的况又重新梳理了一遍,希望能够找到他想要的信息,只可惜他再一次失望了。

    孟翔果断地放弃了从对监狱的旧有认知寻找答案的做法,转而开始对变化了之后的监狱进行研究,尽管这样很浪费时间,但是总比什么也不知道要求很多。如果实在找不到,他已经有一个决定——利用长刀斩劈开空间壁垒,冒险通过那些散发着恶意的空间。

    这样做也许会有不小的风险,但是与留在这座监狱中相比,他依旧愿意选择前者。他的的直觉告诉他,这一次他面临的危险绝对不同于一般,一旦真的出现,说不定就会让他有灭顶之灾,当然了,也有可能什么危险也没有,但是他不愿意去赌,赌注实在是太重了,输的结果也太过可怕了。

    为了对现在的监狱的况能够有更快的了解,孟翔提着长刀斩不停地飞掠。寻找线索的,但是他很快就失望了,不知道天道究竟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总之他获得信息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基本没有区别,更为关键的是,其中蕴含的信息量极少,根本就无法满足他的需求,就更不要说在段时间内找到离开的道路了。

    对这种况。孟翔非常的失望,不过他也知道越是这个时候,他就越需要冷静,但是不等他将研究继续下去。危机就已经悄然爆发了。也幸好他在监狱内部的空间内不停移动,否则他真很难发现端倪——监狱内的空间在缩小。

    不知道天道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空间收缩的速度虽然非常快,但是在其中的生灵却极难发现。如果不是孟翔凑巧有了发现,说不定等到空间已经缩小到极小的范围,他也无法发现。

    确定空间确实在缩小。而且缩小的速度极快,孟翔的心变得更加沉重了,因为这在他看来,就等于是危机的前兆。尽管还不是这一次的危机具体是什么东西,但是任由它发展下去的话,以他的感知绝对不是一件好事,甚至会对他产生致命的威胁。

    这种变得越来越强烈的危机感,让孟翔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选择冒险,利用长刀斩的锋利,将空间壁垒给击穿了,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通过那些散发恶意的空间,总之监狱之内是怎么也不能够再呆了。

    有了决定,孟翔立刻就将之付诸了行动,手臂一举,长刀斩对着他的正前方劈过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他手中的刀劈下去的同时,他的脑海中突然jǐng铃大作,好像是在他告诉他,他这个举动会给他带来极为巨大的危险。

    孟翔没有停手,因为他将这种况当作了是破开空间壁垒穿越那些恶意空间所需要冒的风险,但是等他手中的长刀斩真的击穿了空间壁垒之后,才知道他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

    其实在长刀斩触碰到空间壁垒的时候,孟翔就意识到有问题了,因为他之前也曾经有长刀斩劈开过空间壁垒,感觉完全不一样了。虽然长刀斩极为的锋利,但是有空间壁垒是被天道jīng心加固过的,非常坚固,所以击穿它还有需要付出一些气力的,但是现在长刀斩一接触到它,甚至还没有发力,它就破了,就像它已经变得非常糟朽了。

    不好。几乎是一种本能,在长刀斩刚刚划破了空间壁垒的表皮,孟翔就停住了长刀斩,让他继续对空间壁垒进行破坏,与此同时,他以最快的速度向后闪避,仿佛有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将要出现。

    事实证明孟翔的小心一点也不会多余,几乎在他后退的同时,一股黑sè的好像液体一般的东西从空间壁垒上被长刀斩划破的地方喷shè出来,速度极快,就像一支箭一样,如果他没有离开,会被shè个正着。

    那股黑sè的液体很不简单,就像是活了一般,在进入了监狱的内部之后,根本就没有像一般的液体那样溅落,而是变作了一条巨大的怪蛇模样,向后退的孟翔猛扑了过去,速度极快,甚至在短时间内就追上他。

    见到那条由黑sè液体变成的怪物向自己扑过来,孟翔双眼的瞳孔骤然缩小,最后变得只有增加大小,与此同时,他的脸上露出了如临大敌的神sè,仿佛它能够对他产生极大的威胁。

    事实上,孟翔内心比他表现出来的更加紧张,在见到那股液体的同时,他的心就开始加速跳动起来,并且在很短的时间内加快了十倍不止,他就是想让它停下来也完全无办法做到。

    与此同时,他的体以及他的直觉都在向他发出jǐng报,告诉它极度的危险,绝对不能够和它有任何的接触。(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