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1章 妙不可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说实话,那个健壮祖仙没有对孟翔的威胁产生足够的重视,除了看出来他是一个圣仙,对他本能地产生了轻视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对天道的信任。

    他是被天道抓起来关入这种监狱的,所以他和它是有过接触的,并且交过手,这就让他对它的强大有了更为深刻的认知,顺带着也让他对与它相关的东西也产生了信任,比如它留下来的制和封印。

    就算他发现那些制和封印在夺取了他的体控制权之后,表现的有些瑕疵,但是他依旧相信它们,觉得他的体在它们的cāo控下会有很好的表现的,至少收拾孟翔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不过很可惜的是他显得有些盲目的自信让他尝到苦头。

    如果他真的意识到不对劲,他还是能够对那些控制他的体的制和封印进行干预的,毕竟他是一名祖仙,就算和天道抗衡,也是能够争取到一些主动的。而在他的积极协助下,那些制和封印控制他的体出现的一些瑕疵就会被弥补,这样就会大大地增加孟翔和石巨人对抗的难度。

    随着况的推移,祖仙很快就发现孟翔的可怕,尤其是在以优雅从容的状态向他迅速近的时候,不过这个时候他意识到况不对劲已经有些晚了。他固然能够干涉控制他体的制和封印的一些况,但是那也是需要时间的,毕竟它们是天道亲自设置,并不是想干涉就能够干涉的。

    实际上,孟翔在和那个石巨人交手的时候就发现它的一些弱点,也就是天道留下的制和封印对祖仙的体cāo控不够完美的地方,这不让他的心头一动,立刻就有了决定,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打通幻和那个健壮祖仙交流的通道。他担心夜长梦多。

    尽管他也算和石巨人交手了,但是他却没有和它正面对抗,不过这已经让他意识到了祖仙的况。如果他上的那些小破绽都全部被弥补的话,他恐怕就很难完成幻交代的任务了,就算成了,也会耗费巨大的jīng力以及很长的时间,这些都他不愿意看到的。

    想到了这里,孟翔立刻放弃了对意识海那道光痕散发出来的光芒的控制,让它们向吸收了血湖能量修为提升前那样,从他的体表透shè出来。让他变成一个明亮刺目的光球,而他手中的长刀斩也在他催动之下,以极快的速度动了起来。

    孟翔放弃了对自己真正实力的掩饰,那个在石巨人体内深处的祖仙就像被一盆冷水浇头一般,一股寒气瞬间流遍了他的全,让他明白他犯了一个多么巨大的错误,孟翔绝对和他所见所有圣仙都不一样,不仅强大太多,也危险太多了。甚至比一些祖仙给他的感觉还要危险。

    同时,他也明白他要是再不不出手帮助那些控制了他的体的制和封印,孟翔说不定真的能够对他造成致命的威胁。虽然他不清楚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天道建造的监狱之内,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对他动手。但是与维护自的安全相比,这些都显得不再重要了。

    只不过当他真去这么做的时候,却发现并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而孟翔也明白他的时间并不多。所以将他所有的本领都展现出了出来,尤其是他在刀法上的造诣,长刀斩在他的手中简直就像活了一般。并且变成了它手臂的一部分,cāo控起来甚至比他动自己的手指都要灵活方面。

    更为关键的是长刀斩中在他的cāo控下,每一次移动,不论是攻击,还是单纯的移动,都会透出了一种玄之又玄的气质,而这种气质就连幻和那名祖仙都无法完全看清楚,说不明白,只是觉得它很高明很玄妙,但是高明在哪里,玄妙又在什么地方,他们却说不清楚,自然也就无法将它们通过嘴巴说清楚。

    幻和那名祖仙明白,孟翔在刀法上的造诣已经达到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程度了,换言之,任何人在见到他的刀法造诣都只能够知道它的水平确实非常高,但是却无法能够说清楚,真正达到了传说中妙不可言的境界了。

    由于幻和那名祖仙与孟翔是一头的,他的刀法造诣再怎么高明也不会正对他们,所以他们感觉到不到任何的压力,可以尽地欣赏他,而那个被天道留下的制和封印控制了体的祖仙的感受却和他们截然不同,他的心紧紧地揪了起来,就像被一只无形却极为有力的手掌牢牢地抓住了,并且不断加力,大有将他的心脏给捏碎了的架势,让他都有一些喘不过气来了。

    其实他和幻以及那名祖仙在面对同一件事上,感觉会有如此巨大的差距其实一点也不奇怪,甚至在局中和作为旁观者的差别永远都是非常巨大的,不过这些都与孟翔是没有关系的,且不说他们不知道他们心中都在想什么,就算他知道了,他不会去多想的,因为他的全部心神都投注到了对刀法的施展之上了。

    此前,孟翔虽然直到自己的刀法造诣有了很大的提升,并且在那道光痕出现在他的意识海中之后,他对刀和刀法的理解和领悟在不断加深,但是究竟到了一种什么程度,他却不是特别的清楚,因为他没有真正施展出来,也没有与之比对的参照物,而现在这一切都有了。

    同时,存在于孟翔心中的强烈紧迫感也对他施展刀法产生积极的作用,让他明白他必须将他最高的水平展现出来,他才能够解决当前的难题,为最终完成任务打开一个缺口,否则他就有可能前功尽弃,相反,还会让他陷入极为不利的境地,并且导致一系列问题。

    无论是刀法,还是其他技艺,当它们达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能够发挥出什么的水平,其实受到了外界的影响已经很小了,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表现就不会受到任何的干扰,心就是其中之一。而且影响力之大远远的超越了普通人的想象,甚至可以说心态的变化可以水平出现千差万别。

    比较幸运的是,孟翔这个时候的心态是虽然有些过于急迫了,会让他施展出来的刀法缺少一些从容淡定,会表现的比较激进,但是对于发挥出刀法的真正威力,甚至是对它产生增幅都是有积极效果的。

    长刀斩在孟翔的cāo控下所展现出来的玄妙牢牢地吸引住了看到它的所有人的注意力,不仅生在局外的幻和那名祖仙,就是在石巨人体内的祖仙也不能够例外,他们的脑海完全被刀法所充斥了。仿佛已经容不下其他东西存在了。

    幸好强烈的危机感让在石巨人之中的祖仙没有完全沉溺在其中,头脑保持了一丝清明,但是要想摆脱它对他的影响确实非常困难的,越是想忽略它的存在,它就在他的脑海中出现的越频繁,也越清楚,将他折磨得够呛,如果是普通人,说不定早就疯了。

    一个人的能为是需要在最严酷的环境下才能够完全表现出来的。这个时候他作为祖仙的能力就展现了出来。就算孟翔施展出来的刀法对他产生了极为强烈的冲击和干扰,但是他依旧收敛住了他的心神,开始对天道留在他上的制和封印进行干预,从而去弥补。它们cāo控他的体所产生一些瑕疵和不足,让他作为一名祖仙的能力完全展现出来。

    其实他能够做到这一点也他脑海中出现的一个强烈的意念有关系,它就是只有他的作为一个祖仙的真正水平都发挥了出来,才能够和孟翔真正抗衡。甚至将给打败了,这个意念帮助他抵消了大半孟翔施展出来的刀法对他产生的冲击和影响,不过当他逐步完成了他的目标之后。他却陡然发现他的所作所为已经没有了价值。

    祖仙摆脱了孟翔施展出来的刀法对他产生的影响,但是却却不意味着孟翔的攻击对他也同样没有了效果,相反,随着他对他的刀法造诣的真实水平的掌握,他施展的刀法变得越来越玄妙和深不可测了,顺带着也让它产生的破坏力出现了节节攀升的大好局面。当然了,这么想的只有孟翔以及和他站在一边的幻和那名祖仙,那个在石巨人体内的祖仙可不会这么想。

    在孟翔将他的刀法造诣完全施展出来之后,那个石巨人对他的攻击和拦截简直就变成了一个笑话。它尽管拥有着和它的体型极不相称的灵活,但是孟翔劈出去的每一刀,他都无法完全闪避过去,而它对他的攻击,就算他站在原地,他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它们化解掉了,根本就没有可能对他造成任何的威胁。

    这个时候孟翔要是在打通一条深入石巨人体内的通道,让幻刻意通过它和目标祖仙建立联系将不再是什么难题,体他随时随地都可以做到,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用刀在它的表面进行切削,就像削水果皮一样。

    孟翔这么做当然是有道理的,其一是为给那个祖仙一个下马威,等到幻和他谈判时能够获取更大的优势,其二则是他发现将目标祖仙包裹起来的石巨人其实很大一部分是由天道留下的制和封印构成,对它的破坏越大,对于帮助目标祖仙就越有帮助。

    要是能够将它全部摧毁了,虽然未必就可以让目标祖仙完全恢复zì yóu,但是也相差不多了,而且他能够感觉到通过切削石巨人的方式破坏天道留下来代价制和封印远比直接面对它们时要更容易。

    这个发现让孟翔相当高兴,不过他也知道这种石巨人应该不会一直存在,如果它不见了,他的机会就丧失掉了,所以他切削它的速度特别快,可以说他是将随着刀法造诣而提升的破坏力都用上了,这也是在石巨人中的那名祖仙在发现能够对天道留下的制和封印可以进行干预时已经没有了价值的根本原因。

    石巨人已经被孟翔几乎切削殆尽了,他的体都几乎完全显露了出来,只不过因为孟翔刀法造诣实在是太过高超了,他自己一直没有知觉罢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