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9章 透出恶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动了,那个被孟翔选定的健壮祖仙竟然动了,这是他之前所没有想到的。原本在他想象中,他应该是被彻底锢了,只有帮助他打破了制,他才有可能重新恢复行动能力,所以他的表现确实对他产生了冲击。

    如果那个祖仙的表现仅仅是如此,孟翔也是不会感到太过惊讶的,毕竟他这一次要拯救的是一名祖仙,而根据他的经验,就算天道比如何一个祖仙都要强大,但是它却也不能够完全控制他们,这一点可以从幻和那名祖仙上得到验证。

    关键的是那个健壮祖仙在他进入了他被封印的空间之后,并不是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或者转动了头颅,摆动了手臂那么简单,而是他的体向看起来和他的体几乎连接在了一起的巨石凹陷进去,就像整个人被泥潭吞没了进去。

    事要是变化仅限于此,孟翔依旧不会太过在意。就算那块将健壮巨人吞下去的巨石的个头很大,要想将他从里面给掏出来会花费不少的jīng力和时间,但是他有长刀斩和开天刀意,最后还是应该能够成功的,问题并不大。

    真正让孟翔感到吃惊的还是祖仙被巨石吞没之后发生的变化。原本在他的感觉中应该是非常坚固的巨石竟然开始出现了变化,就像它已经变成了一团被和好的泥,并且有一位神通广大的泥塑大师正在对它进行塑造。

    那块巨石的变化速度是很快的,所以在很快的时间内,孟翔就能够看清楚它要变成什么了,是那个被吞没的祖仙,更准确地是一个比他选定的祖仙庞大很多倍的塑像。他尽管还无法搞清楚这种变化具体意味着什么,但是有一点却是他能够可能的,这种变化对他而言绝对是恶意的。

    孟翔会有这种感觉其实理由非常的简单,从那个祖仙睁开眼睛开始一直到到他进入了巨石内部。再到现在让巨石变成了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更大个的塑像,他都能够从他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变得越来越强大了,压住他,就像有一只无形却拥有无穷力量的大手在按压他。

    如果那个祖仙以及后续的变化没有恶意的话,他的行动就不会受到限制了,更何况这种被施加在他上的压力是如此巨大的,如果不是他的体足够强横,说不定他就已经被压成了齑粉。显然根本就没有考虑他的生死,所以恶意的判断他相信是绝对没有错的。

    对于自己有恶意的存在,孟翔是从来不会抱有好感的,所以他在压力出现在上的那一刻起,他就对那个祖仙充满了jǐng惕,并且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如果不是幻在这个时候向他传递过来了一道意念,说不定他在感到压力出现伊始就会对他那个祖仙动手了。

    解析了幻传递给他内容后,孟翔知道了事出有因。并不是那个他选定的祖仙有意要攻击他的,但是他的心却没有因此而变好多少,因为根据她的说法,他这一次要想完成任务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至少他需要冒的风险和花费的力气绝对要比之前他动手帮助幻和那名祖仙时要困难很多。

    那个他选定的祖仙的况比较特殊,他竟然被天道给控制了,尽管不是他自己愿意,但是他却会在它的控制下对任何敢于进入他所在封印空间的仙人发动攻击。可以想到当孟翔知道要面对一个祖仙的攻击时,他的心又怎么能够好起来呢,不过幻似乎为了安慰他。最后还告诉了一个信息。

    那个祖仙就算被天道控制了,但是他毕竟还是祖仙,想要完全彻底的控制他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他只要愿意去抵抗来自于天道的控制,他的攻击力度就出现降低,这样他的况就会变得没有那么糟糕了。

    幻透露给他的这个信息确实让孟翔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不过他却没有感到有多么的乐观,因为这一切的前提都是那个祖仙愿意反抗天道对他的控制。如果他不愿意抵抗,他面对的就是一个完整的祖仙的攻击。

    不过孟翔还抱有一点希望,就是希望幻和那名祖仙的谈判能够有一个好的结果,要是他们能过谈好了,他就有可能奋起全力和天道的控制相抗衡,那样他要打破制就变得比较轻松了。

    孟翔对此却没有抱百分之百的把握,因为他知道并不是所有的祖仙都愿意重新获得zì yóu的,比如电,他就没有主动要求他帮助他摆脱天道的控制,否则他现在应该已经恢复了zì yóu了,他不能够确定他这一次选定的祖仙和他是一个类型的,一旦不幸被他言中了,他的况可就真的不妙了。

    同时,他也知道他的担心是没有用的,关键还要看幻和那个祖仙的接触,不过在此之前,他必须冒很大的风险,因为那个祖仙已经完成了变化,并且看况,他马上就要向他发动攻击了,所以他必须坚持到幻和他谈判结束了,这样他才能够知道结果。

    就算他知道幻和那名祖仙之间的谈判结果非常重要,不过他却没有叮嘱她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根本不需要,以她此时的处境以及与他之间的关系,她自然一定会尽全力去争取那个祖仙的,根本不需要他多说废话,而他不说话也可以体现出他对她的仙人和尊重,这是有利于提升他们之间的关系的。

    在等待幻尝试和那个祖仙奖励联系的时候,受到了天道控的他已经完成了变化,变成一个高数千里的巨大石人,并且迈步向他走了过来,而当他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孟翔立刻就感到一股强横无比的大力向他碾压过来了,被他之前感觉到的压力一下子增大了十倍不止,让人不胆寒,提不起来对抗的勇气,似乎勇气都在巨大的压力下烟消云散了。

    以孟翔如此强横的体,在如此巨大的压力之下,他全的骨头也出现了不堪重负的声音,方法马上它们就要有可能断折了。而实际上他要是不能够有新的举动的话,这一刻会很快到来,因为随着巨石人和他之间的距离的拉近,他上所承受的重力是在不断激增的,而且它每踏出一步,压力就会出现一个高峰,那形就要有一只无法沉重的巨锤在他的头顶不断轰下来。

    即便如此,孟翔依旧没有选择离开原地,这倒不是他真的已经无力抵抗来自于石巨人施加的重压了,又或者是他丧失了移动的能力。他这么做都是为了给幻创造条件,让她和在石巨人体内的祖仙建立联系,这非常的关键,为了能够她能够更早更容易地和它建立联系,这么做所带来的风险,他还是愿意承担的。

    那个石巨人不仅步子大,而且速度非常快。孟翔和它之间的距离虽然相当遥远,但是在很短的时间之后,他就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一半还不止。与之相对的,他的所承受的压力也激增了超过二十倍,而且增加的幅度还在提升,换言之。再拖下去,他所承受的压力将会变的更加可怕和恐怖。

    嘎吱嘎吱……孟翔听见自己体内的骨头在发出痛苦的呻/吟,显然是来自于石巨人的压力对它们造成了太大的负担,而且他的体也在向他发出jǐng报。要让快一点采取措施,否则它真的会被崩溃的危险了。

    孟翔却依旧什么也没有做,依旧依靠体和那股来自于石巨人的压力对抗着。只不过他的眉头却慢慢地皱了起来,并且越皱越紧,最后都变成了一个疙瘩了,而他的眼神之中也透出了一丝淡淡的焦灼。

    孟翔会有这种表现的原因非常简单,是他直到现在也没有受到幻和那个在石巨人体内的祖仙成功建立联系的消息,而没有消息就意味着他的坚持会变得没有意义,这不让他的心有些动了,是不是还在原地继续呆着不动。

    对于体向他发出的jǐng报,孟翔是相当在意的,他相信它给出的jǐng报要比他自己做出的判断更加的准确,也就意味着他应该听从体的jǐng报,该做出选择了,但是知道是一回事,该怎么做出选择又是另外一回事,很多时候,人是会受到各种各样的因素限制的。

    孟翔现在就有限制,因此,就算他知道现在的最佳选择就是听从体的jǐng告,做出选择的,但是为了给幻制造更好的机会,他就不得不考虑他要是听从了体的jǐng报,会对她和那个在石巨人之内的祖仙建立关系所产生的影响的。

    毫无疑问,孟翔陷入了两难决定。就在他为该做何种选择而纠结的时候,石巨人又将他们拉近了不少,而这个时候他的体向他发出了更为严厉的jǐng告,不过这也让他下定了决心。

    孟翔准备先向幻发出询问,了解一下她现在的进展如何,如果距离成功比较近了,他就再坚持一下,如果距离成功还遥遥无期,他就离开原地,或者采取其他的方式抵消来自于石巨人的压力,并且和它展开周旋,进而再为她创造条件。

    不过孟翔并没有真的主动向幻去询问况,不是他改变了主意,也不是况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化让他无法做到这一点了,而是幻主动向他发来了一道意念,他从中知道了一个她事的进展。

    幻告诉他的消息绝对算不上什么好消息,她虽然一直再努力做尝试,但是依旧没有成功,不过既不是那名祖仙像电一样,无意重新获得zì yóu,也不是那名祖仙不相信孟翔和她的能力,并不认为他们能够成功帮助他,而是她根本就没有能够和他建立联系。

    至于原因就在将他包裹了起来的石巨人,不知道是天道早就想到会出现这种况而预先有了准备,还是因为其他的一些原因,总之,它的存在成为了幻和他之间一道好像不可逾越的鸿沟,就算她想了各种办法,依旧无法将它打通了,自然也就没有可能和在其中的那名祖仙建立联系了。

    这个答案让孟翔非常的不满意,不过末了幻给出的一个建议却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绝对去试一试。(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