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4章 自讨没趣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就在孟翔和幻以为那名祖仙会答应他们的新提议的时候,他却提出了一个出乎他们预料的要求,要对孟翔的体进行全范围的探测,而他的理由则是他想知道他为什么和一般祖仙有那么大的差异。

    对于他的这个要求,幻和孟翔想都没有想,就断然决绝了,只不过他们拒绝他的理由其实是不一样的。孟翔是不愿意自己的**被其他人知道,而幻则是当心他这么做会引来塌天大祸。

    之前幻也曾经想要要探测清楚孟翔的况,但是却被他体存在那股神秘而威胁的气息吓住了,不敢冒险,最后选择放弃,而且她有一个预感,如果她不放弃的话,执意要对孟翔的体进行探查,结果不仅不会有任何的收获,相反还极有可能遭到可怕的惩罚。

    幻虽然不能够确实这种惩罚有多么的可怕,但是有一点她却是能够确定的,一定轻不了,而这个时候却是关键时刻,需要那名祖仙保持良好的状态,一旦他因为受到惩罚而出现了问题,他们要进入监狱拯救罪案的想法就要泡汤了,她是绝对不会接受这种事的发生的。

    不过很可惜的是那名祖仙却误会了幻的意思,单纯地以为她就是不想他知道孟翔的秘密,准备独自一个人占有,竟然耍起了xìng子,说他们要是不答应他这个要求,他就接受他们的新提议,这让孟翔和幻都十分恼火。

    为了稳住那个祖仙,孟翔和幻一口回绝,而是答应先讨论一下,再给他答复,不过这却他产生了错觉,认为他们是有求于他,是准备接受他的建议了,所以他的神sè中不由得微微露出了一丝得意。

    其实他会有这个要求。除了真的对孟翔的况很好奇之外,主要还是为了借此出一口闷气,而这口闷气是在他和幻谈判时产生的。谈判在某种程度上讲已算是一种战斗,而在这场战斗,他却输的很惨,甚至用灰头土脸连形容都不为过,这就让他的心中很憋屈,随时准备找回场子来。

    这个时候他意识到他接下来要做的事对他们非常重要,正好借此出一口气,但是他很快就发现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孟翔在和幻进行一番商量之后,就断然否决了他的提议,并且jǐng告他违约可是会受到宇宙本源的惩罚的。如果他不怕宇宙本源的惩罚的话,他大可以不旅行他的承诺。

    其实在一开始,无论是孟翔还是幻都没有过想过要屈服于那名祖仙的威胁,他们之所以要答应进行商量,其实更多的是为了统一意见,也为了借此机会,交流一下接下来在靠近监狱的过程中该怎么做。

    见到孟翔和幻的态度如此强硬。那个祖仙反而没有了底气,因为他非常清楚他曾经都答应过他们什么条件,而他要是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就等于违背了当初的承诺。这就很有可能应验他向宇宙本源发下的誓言,而对于宇宙本源的惩罚他可不是没有胆量去亲体验的。

    这个时候他才明白,孟翔和幻之所以提出新的建议,并不是怕他不做事。而是想和他缓和关系,结果却因为他错估了形势,而将事给砸了。不过他也拉不下脸,去求他们让他们执行新的提议了。

    见到了这种况,孟翔和幻再一次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点了点头,显然达成了某种默契,而后由幻做代表和那名祖仙进行交谈,而他依旧说的内容却是他没有想到的,他竟然重申了他们刚刚提出来的那个新建议。

    这一次那个祖仙没有再借此提出非分的要求,而是立刻答应了。尽管他觉得他的举动显得有些,但是想到答应了这个建议能够给他带来的好处,他就不觉得那么难受了,毕竟按照他先前和幻达成的协议,他要想获取真正的zì yóu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看到那个祖仙答应了他们的要求,而且显得有些迫不及待,孟翔和幻的心中都对他产生一丝鄙夷,不过都没有表现出来,而与此同时,他们的心也都放下了不少,因为他答应他们的新提议之后,就意味着他们必须全力以赴地去破除那些位于监狱周围的阵法,不能够再有丝毫的松懈。

    为了安全起见,孟翔和幻在看到那个祖仙答应了他们的条件之后,并没有对他进行催促,而给他充足的时间去进行观察。也许在阵法造诣方面,他们和他相比存在着巨大的差距,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不懂事先准备的必要xìng,尤其是针对于阵法,在外面看和进入到了它们的内部,况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过了足足有两个时辰,那个祖仙在将目光收了回来,回过头来,向孟翔和幻点了点,示意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而这个时候他们从他的上看到一种自信,以及一种在某种领域中取得特殊成绩的自信。

    这种表是孟翔和幻在他的上从来没有看到过,所以它对他们还是产生了一些冲击,让他们对他的印象出现了一些改变,不过他们很快就将绪完全压了下去,让心境保持澄澈平静,因为他们很清楚,就算那个祖仙全力以赴了,也并不代表一切就万事大吉了。

    且不论他们要靠近监狱,除了那些阵法之外还有其他的阻碍,就是阵法本也是非常危险的。那个祖仙虽然在电的口中是具有极高的阵法造诣的,但是就算他没有夸张,但是他这一次面对的阵法可都是天道亲自布下的,他究竟能不能够破解,真是还难确定的,只有动了之后才能够知晓。

    动手之后,他们就已经是在那些阵法之中了,成功了固然好,但是一旦失败了,他们可就面临巨大的麻烦了,届时想要获救可就只能够依靠他们自己了,所以他们不能也不敢不做好准备。

    在真正开始破除阵法之前,孟翔又提出了一个建议,让他们三个人先商量出几种不同的交流方式。而他的理由则是,进入了阵法之后,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况,所以也就不能够确定常规的交流方式就一定不会失效,而在很多时候,顺畅的交流又是非常重要的。

    孟翔的这个提议得到了幻和那名祖仙的重视,并且针对各种可能出现的况进行特定交流方式的选择,甚至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针对某一种况都准备两种乃至于更多种的交流方式,确保不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一切都准备妥当了。三个人开始行动了,走在最前的是那个祖仙,和他拉开一段距离跟在他后面的是幻,而孟翔则是在最后,他和幻之间也离开了一段距离,不过却不是很远,这是方面出现问题,双方能够相互照应,主要不要被彻底放开了。

    也许是因为在过去的观察中。那个祖仙已经充分认识到了他所面对的阵法的可怕,所以他动作显得相当谨慎,速度也放得比较慢,而跟在他后面的两人。也都露出了肃穆的表,不管是孟翔还是幻都密切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这个时候他们虽然不用担心他会中途撂挑子,但是他们却不想因为自己的麻痹大意而陷入了麻烦之中。

    其实那名祖仙的速度慢也只是相对的,如果在一般人乃至于是低阶仙人看来。他的速度依旧是相当快的,所以时间不长,他们就离开他们原来站立的地方相当远了。不过走过的这段距离中,他却是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向前走。

    对于他的表现,无论是幻还是孟翔都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讶,因为他们虽然在阵法造诣上虽然不是特别高,但是也是有些认识的,知道他们所在的位置距离阵法真正的存在地方还是有一段相当的距离的。

    向前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后,走在最前的那名祖仙突然停住了脚步,而跟在他后面的幻和孟翔也几乎在同时停下来脚步,而且他们的上也透出了更为强烈的戒备,因为根据他们的观察,他们面前不远处就是天道布下的阵法了,下面每走一步,他们都需要格外的小心。

    那名祖仙站住脚步大约过了不到十息的时间,他就有了新的动作。探手一手,然后开始缓缓地移动,那动作就像在揭开什么东西,不过那个所谓的东西有特别的沉重,显得有些吃力,不过效果却是相当明显的。

    在他的手臂移动的过程中,孟翔就看到眼前的景物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原本呈现在他的眼前是一幅很普通的画面,在各个有人的空间中,除了况比较特殊的,几乎都可以看到和它类似的存在,而现在它却开始扭曲变形了,就像它真的只是块类似于幕布的存在,现在正被被他揭掉了。

    只有过大约不到二十息的时间,孟翔就发现他现在眼前看到的和他刚进入这片空间看到的形是截然不同了,花草树木、山川河流等等全部消失了,甚至有关它们的痕迹都彻底消失了,呈现在他面前是一片冷寂荒凉的景象。

    一眼望过去,空空的,什么也没有,不,这种说法也不是很准确的,因为在他视距接近极限地方他看到一座宫,这是见到的最大的宫了,最小的一座房子都高达万丈,而且占据的面积更大,可以说这么一间在整座宫中不起眼的小房子就比一般的整个宫群所占据的面积都要大很多了。

    那座巨型宫的出现,立刻就引起了孟翔的注意力,他马上就开始聚拢目光向他看了过去,想将它看的仔细一点,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个诡异之处,他这么做了之后,他不仅没有将它看得更清楚,相反它在的视野中变得更加模糊了,仿佛他和它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变得远了很多。

    孟翔显然不信邪,将目光更加聚拢起来,并且使用了一些手段提升视力,好像非要将那座宫看清楚不可,但是他却失望了,因为这一次他看到的况更加不堪,第一次还能够看秦楚它的轮廓,这一次他却只能够看到一团模糊不清的影子了,如果他不是只知道它的份的话,连它究竟是什么东西都认不清楚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