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7章 试探攻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当孟翔发现自己还有长刀斩这么一个杀手锏还没有用的时候,心中的焦灼立刻就消失了,因为根据它的一贯表现,它从来就没有让他失望过,但是在高兴之余他的心中也有着很大的疑惑,不知道自己之前为什么就没有想起它。如果早一点想起了它,他又何必受这么大的煎熬呢?

    为了有所准备,也是为了安全,孟翔在想到长刀斩之后,并没有立刻使用它去攻击开天之光,而是准备将这个疑问给搞明白了,他的感觉告诉他,这个问题应该相当重要,搞清楚了它对他说不定会有相当大的帮助。

    他将这件事发生前后的况都在大脑中过了一遍,并且不放过一个细节,对于这一点他是很容易做到的,作为一个圣仙,不要说事刚刚发生不久,就是很久远的记忆也可以很轻松地提出来,而且还可以转化视角,让他自己成为一个旁观者,并且采取居高临下的姿态,对整个过程进行俯视,这样不仅看问题更全面,而且还能够捕捉到一些很容易遗漏或者忽略的细节和疑点。

    以孟翔的能力,完成这个工作并不需要什么时间,短短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他完成了这个工作,并且还对它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并且得出了初步的结论,在他什么会发生这种看似不合理的况,原因很有可能是出在了他和长刀斩之间的关系变化上了。

    至于具体是怎么一回事他也不能够十分肯定,只能够做出一个模糊的推论。原本他和长刀斩之间的关系虽然也相当密切,但是归根结底他们依旧是两个dú lì的个体,但是现在他们却好似变成了一个,他甚至都不会感觉到它的存在了,而在这种想法的导下,他就下意识地将它当作了他的一部分,想办法时自然就会以他自己为中体。而将它给忽略掉了。

    不过对于这种推论是不是完全正确,孟翔自己也不能够确定,只是按照常理进行推理,再加上他的一些模糊的念头集合在一起的结果,但是也已经足以让他明白一件事,要彻底搞清楚这个问题,绝对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做到的,再说了,有这么一个推论已经可以给他自己一个交代了,于是马上将目光重新转移大了开天之光上了。毕竟对于这个时候的他而言,将它吸收了,提升他的修为和实力才是至关紧要的事

    同时,他也担心他进入这片特殊空间的时间已经超过了电和幻约定的时间。虽然按照约定,他能够在这片空间中生存的时间越长,就越能够证明他和幻一方在打赌中赢得胜利,但是期限过了,他依旧没有出现,也一样可以作为电赖账的证据。他可不愿意这种况发生,他对于从他的口中知晓其他被天道封印的祖仙的信息可是非常看重的。

    即便他很希望早一点有个结果,不过孟翔的表现依旧比较谨慎,毕竟不久之前的那一次的经历可是让他刻骨铭心。如果不是在最后关头,长刀斩帮助他拦下了开天之光发动的反击,他能不能够还站在这里都是两说了。

    更为关键的是,以他这段时间和开天之光的接触。他对它也算有一些了解了,知道它不久之前那一次对他的反击仅仅是牛刀小试而已,很有可能不足它能够发出来的最强破坏力的千万分之一。不管它的现在的状态怎么样了。但是它的前毕竟劈开整个混沌的强横存在,它的强大和破坏力根本不是一般人去可以蠡测的,至少他到现在也没有能够准确地估算出它有多么可怕。

    为了不再出现上一次的况,同时也是因为他对长刀斩有些担忧了。它以往的表现确实足够出sè,但是这一次面对的目标毕竟不一样,它是开天之光,它究竟是不是还能够像之前那样表现出sè,他心中真是没有底,而且这个时候的它在他眼中还是一道护符,失去了它,他真的不敢确定自己能够在当前这种环境中生存下来。

    唯一让孟翔感到比较欣慰的是,他和长刀斩联手搞出来的波动已经将他现在所在的这片空间中的开天之光气息全部清除掉了,在开天之光发散出新的气息充斥这片空间之前,或者在它向他直接发动攻击之前,他应该不会遭遇其他的危险。

    不过孟翔的头脑也非常清楚,就算当前的况对他比较有利,但是绝不意味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危险只有足够大,只有一个就够了,而开天之光的存在无疑证明他需要面临的危险已经大到没边了,所以不能够将它给解决掉了,他的安全就不能够得到真正的保障。

    为了防止在对开天之光发动攻击中出现它直接攻击他的况,孟翔使用一切手段让他和它之间的联系提升到最高,这样当他需要它或者遇险的时候,他就可以让它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对他进行施救,这样就可以让他的安全多得一些保障。

    不过让孟翔想到的是,他的做法让他和幻之间进入了让他没有想到的状态,这种状态比他之前使用特殊手段达到的人刀合一的状态更加紧密,甚至他达到了不久之前他和它之间达到的不分彼此的状态,仿佛他们就是一体的。

    这种状态的达到让孟翔是喜忧参半,喜的是他的目的达到了,在这种状态下,他要是真的遇险了,他确实可以让它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对他进行施救,甚至会比他之前预计的还要短不少,这样按理说是可以提升他的安全系数的,但是正因为他和它的关系太过密切了,而它又要直接去攻击开天之光。

    如果它顶不住了,或者在遭到开天之光的反击被摧毁了,那么他也必然会跟着倒霉,不过孟翔却没有让自己从这种看似和长刀斩过于密切的状态中脱离开来,事总是有好坏两个方面,往往一方面大,另一方面也会相应增加,太过看重某一方面都是靠不住的。

    很快长刀斩就在孟翔的cāo控下近了开天之光。不过在它之间的距离缩小到一定程度之后,它的速度变得比之前更慢了,显然孟翔的心中还是有一些忌惮的,不过从长刀斩依旧坚定不移地向开天之光靠近,也可以说明他的主意已定,并且不会改变了。

    又过了一会,长刀斩的刀尖终于和开天之光接触了,顿时就像两只利剑砍在了一起,在接触地方迸shè出了极为明亮的火花,而在火花出现的同时。孟翔从开天之光那里感觉到一股斥力,将长刀斩包括他一起向后退,并且从它之上散发出来气息也变得更加浓烈了,似乎它受到了刺激。

    发现了这种况,孟翔自然很担心,因为这很有可能关系到他究竟可不可以将开天之光拿下以及他的xìng命能不能够得到保障,不过很快他悬着的心就放下来一些,开天之光虽然对长刀斩的接触有排斥,但是却没有对他产生什么明显的影响。顶多就像被让当推了一把。

    这个况在打消了孟翔一部分顾虑的同时,也让他的jīng神振作,因为长刀斩的第一次攻击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却让他意识到况也许没有他预想的那么严重。这就大大地增加了他拿下开天之光的可能。

    也正是在这种想法的驱使下,孟翔让长刀斩靠近开天之光的速度增加了,已经有了一些刺的感觉了,而这一次的况却没有出现他预想的进展。只是迸溅出来的火花更多更亮了,并且一些还侵入了由开天之光发出的光晕形成的保护圈内,尽管距离孟翔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依旧让他的心的不由得一紧。

    除此之外,来自于开天之光的斥力也更大了,将孟翔和长刀斩一起推出去了相当一段距离,而且这一次他感受的负面影响也明显比上一次要重,让他感觉到自己被人当狠狠地打了一拳,眼前都出现了发黑的况,并且他还感到自己的口出现了刺痛,好像被针刺了一下。

    这种刺痛感虽然并不严重,距离他忍受的极限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是它的出现却让他jǐng惕了起来,因为他担心是来自于开天之光的反击侵入了他的体,而他对它的破坏力也有了一些了解,知道要是真的出现了这种况,说不定他遭到的真正伤害要远远地超出他的想象。

    为了搞清楚自己的况,孟翔放弃了对开天之光第三次攻击,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体,对全尤其是口出现刺痛的地方进行检查,他要准确而清晰知道他上现在的况。

    由于孟翔对自己的体的况一直都比较了解,可以很方便地做出比较,加之他对体的把控能力极强,整个检查在不到十息的时间内就彻底完成了,而结果却让他的新放了下来,他的上虽然出现了不适的反应,但是事实上他的体上却没有出现他担心的况,并没有出现问题,只是气血有些拥堵,就算他不去管它,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彻底恢复的。

    至于有没有什么隐疾是他没有发现的,对于这一点他并不担心,以他对体的了解程度以及他检查体的手段,如果有什么问题,他相信他是一定可以发现的,换而言之,他没有发现就说明他的体确实没有问题。

    这个检测结果让孟翔安心的同时,他的自信心也得到了提升,于是他马上就cāo控长刀斩发出了第三次的攻击,而且速度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快很多,而且力度也大了很多。

    没有发出声响,却迸溅出了更为炫目的火花,而且这些火花就像一支支的利剑,shè入了长刀斩发散出来的光晕形成的保护圈之内,最近的甚至距离孟翔的体不足一丈远,十分危险,而他的脸sè也变得苍白了,嘴角甚至还沁出了鲜血,尽管不多,但是可以肯定他受到了更大的反噬。

    来自于开天之光的反噬,更准确地说是反击虽然让孟翔受了伤,但是他的眼睛却亮起来,而了解他的人都会明白这是他有了收获时才出现的表现。(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