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0章 重获自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冒着风险将锁住了风之祖仙的脖子的链子砍断了,孟翔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他的心变得很好,而他的心好的原因除了这一点,还有他的先见之明。

    如果他不是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在抓做了机会后,没有对巨柱发动攻击,而是想要要砍断一些锁住风之祖仙的链子,并且在先看什么地方的链子上做出正确的判断,他是绝对没有可能获取现在的成功的。

    高兴并没有在孟翔的心中存在太长的时间,很就被他压了下去,他很清楚,他虽然获得一定的优势的,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就成功完成任务,相反还因为巨柱这个时候已经缓过来了,要想完成下面的任务会变得难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孟翔在完成了劈断锁住风之祖仙脖子上的链子的任务后,并没有急躁地马上对它发动的攻击,而是选择了暂时助手。他要让自己的状态恢复一下,同时也是为了对它进行一番的观察,争取找到好的攻击点。

    孟翔选择了暂停,吃了亏的巨柱却不愿意停下来了,其上光华闪耀,就像有电流在它上面游走,而在这个过程中,一道道光束向他劈头盖脸地shè过来,就像狂风骤雨一般,将他彻底覆盖在了攻击范围之内,不给他任何闪避的机会。

    与此同时,为了防止风之祖仙再出手帮助他,那些在巨柱流动的绝大多数的像电流一般的光芒都向他体涌了过去,而且可以看到它们对他确实是有相当大的伤害,至少可以看到他的体不停抽动,仿佛他的体已经不在他的控制之内了,能够让一个祖仙失去对体的控制,那些光华的破坏力就可见一斑了。

    从下面发生的况看,巨柱的目的似乎达到了,在光华让风之祖仙的体抽动的过程中。他确实没有出手去帮助孟翔,不过它对孟翔的攻击却没有取得好的效果,毕竟他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事需要他投入了全部的注意力了,相反他这个时候可以将全部的jīng力都放在对付这些shè向他光束上了。

    面对那些好像雨点一般密集的光束的攻击,孟翔选择了闪避,不过他的动作却不大,仅仅在一片不大的空间内进行移动,甚至很多时候他的双脚都是波动的,只是体进行摆动,而闪避效果却非常好。

    虽然看起来非常惊险。一道道光束几乎是贴着他的体shè过去的,但是真正和他有过接触的光束的却一道也没有,实际上他的况的要比看起来要安全很多。那些从巨柱shè过来的光束的数量虽然非常多,但是攻击方式实在是太过单调了,而且在攻击发动时还会出现一些征兆。

    光束主要是由巨柱之上闪动的光芒构成的,所以在它要发shè之前,必然在巨柱之上出现为明亮的地方,这种1况就等于给孟翔提前报了jǐng。当然了,要从一点上判断光束的攻击方向和力度还是有些难度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它的了解越来越多,能够做出准确预测的也越来越多了,这就让他所承受的负担大为降低。以至于到了后来,他几乎只需要用一半的jīng力就可以让这些光束法击中他了。

    在应付那些光束的攻击变得容易了之后,孟翔并没有放松下来,而是对它进行了为细致的观察。他可是从来不是一个只会挨打却不会还手的存在,他向来奉行的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做法,他要造出它的破绽发动反击。

    不过由于巨柱的体比较特殊。虽然和人一样的聪明,但是它并毕竟不是真的人,所以他准备对它发动反击,多的并不是为了报仇,而是对它进行压制,从容寻找到将锁住疯子祖仙的链子都砍断的了目的。

    如果能够让风之祖仙获得zì yóu,孟翔甚至可以选择放过对那根巨柱的攻击,这么做根没有意义,执着于彻底毁它,不仅会让他付出很大的代价,而且还有可能让他遭遇非常大的风险,而受益几乎没有,这明显是一笔亏买卖,他是不会做的。当然了,前提是它不去纠缠他,让他走,不过这种可能xìng微乎其微。

    很,孟翔就找到了机会,不过是他在巨柱上发现了什么弱点或者破绽,而是风之祖仙的况变好了,不知道是对他那些传导到他的上的光华产生了耐受,还是他使用其他的什么手段,降低了它对他造成的伤害和负面影响,总是他体的抽动变得越来越弱了,到了后来,不仔细看都发现不了了。

    孟翔相信,论是从哪个方面讲,风之祖仙摆脱了幻对巨柱对他的不利影响,他是不会保持缄默,他一定会做些什么,而这个时候他的机会就来了,而随后的发生的事也验证了他的推断。

    在体停止了抽动之后,风之祖仙很就有了行动。他将两只获得了zì yóu的手臂伸了出去,向后探了过去,并且变得像面条一样柔软,而且还变的很长,甚至可以绕着柱子打转,不过他没有用它们将柱子抱住了,而是用手指在它上面进行刻画。

    在滑动的过程中,不知道是因为和柱体的摩擦,还是因为风之祖仙刻意为之,他的指尖渗出了鲜血,所过之处,留下一条条猩红的痕迹,而后这些血痕就亮了起来,散发出了灼灼的红光,甚至将柱子发出的红光给压了下去。

    随着时间推移,风之祖仙在主体上留下的血痕变得越来越多了,发出的红光也变得加明亮了,而且随着红光大盛,它们连成了覆盖在了主体之上,形成了一层厚厚的红sè光层,让它看来就像涂了一层鲜血。

    红光在整体上上出现并不是抢占地盘那么简单,它很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它的攻击,原shè向孟翔的光束变得越来越少,就算还在shè向他的光束也变得纤细虚弱,攻击力出现了大幅度降低。

    这对孟翔绝对是一个好消息,虽然他能够借助体对他危险的极度敏感,顺应着体的能反应让他能够避开那些来自于巨柱的光束的攻击。但是这也大大地钳制了他的行动,让他法去做其他的事

    他一旦他做了其他的事,必然会影响到他的体的能反应,让它们对他的威胁xìng大增,甚至可以直接击中,而他对它们的威力是有了解的,一旦击中过了,绝对会对他造成很大的麻烦,甚至为他带来灭顶之灾,这自然不是他愿意看到的。所以他才会等待风之祖仙先采取行动。

    况的发展和他预料的是一致的,风之祖仙果然采取了行动,让他摆脱了来自于巨柱的威胁,他立刻就决定采取行动,而他要做的事和之前是一样的,帮助风之祖仙,将那些由巨柱探出来的贯穿和锁住了他体的链子给砍断了。

    在孟翔看来,这些制之所以会对风之祖仙发生作用,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天道当初对他制的时候。是将他压住了的。就像帮助一个人,是先将他制服了,这样绳子才会他起到作用,如果光剩下了绳子。就算这些绳子比较特别,能够自动去捆人,其效果也必然不会好,毕竟它要捆住的对象是一名祖仙。而祖仙可是非常难对付的。

    孟翔相信他只要能够将风之祖仙和那根柱子,也就是天道用以锢他的制的主体,他就可以重获取zì yóu。它根不可能再困住他。同时,这时候的天道的况也非常糟糕,被以元始魔祖为首的一批强大的祖仙封印起来啦额,就算有祖仙获得了zì yóu,它也没有办法去管,不可能给他设下的制提供支援,将获得了zì yóu的祖仙重给锢起来。

    换而言之,孟翔根就不需要将锢风之祖仙的制给全部摧毁了,这就大大地降低了他完成任务的难度以及所需要冒的风险。当然了,他选择了这么做也会留下一些后遗症,不过对他的影响却不大,主要是在风之祖仙上,他也不用太过在意了,毕竟他们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根用不到他为他想的太多了,而他也不需要他为他想得面面俱到。

    很显然,风之祖仙的想法和孟翔是不谋而合的,他对巨柱进行封印就是为了给孟翔一个将他和它彻底分开来的机会,而孟翔牢牢地抓住了这个机会,抡起了长刀斩,不停劈砍,在它几乎坚不摧的锋刃之下,莲子一根接一根地被砍断了。

    巨柱是知道孟翔这么做会产生的严重后果的,竭力进行阻止,但是风之祖仙则和它较上劲了,论它怎么做,他都寸步不让,以至于他的两只胳膊在它的攻击下皮都几乎完全消失了,剩下了白骨,他也没有选择退缩。

    风之祖仙很看重这一次重获取zì yóu的机会,也知道错过了这一次机会,恐怕永远没有出头之rì,所以他的双臂上以及后背上被巨柱击破的地方,他根就没有选择止血,相反,他还将血液从伤口上给出来,喷洒到巨柱的主体上,和他之前画出来的封印结合到一起,让封印的效果好,以至于到了后来,它根法干预孟翔对锁住了他的链子的劈砍。

    孟翔自然能够从风之祖仙的行动中看出来他的决心以及他所付出的代价,于是他咬紧了牙关,将力气完全发挥出来,甚至还动用了一些对他体会有一定伤害的手段,让他可以发挥出超越正常极限的力量和攻击力。

    他选择这么做,除了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错过了就没有可能再得到了,必须好好利用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手中还剩下一些从幻的窖藏中得到的丹药,就算体受到了一个伤害,也可以在比较短的时间恢复如初,并且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后遗症。

    在这场和时间赛跑的比拼中,最终孟翔和风之祖仙成为了赢家,巨柱虽然竭力阻止,但是它依旧没有能够阻止孟翔将它锁住了风之祖仙的链子全部砍断了,让他获得zì yóu,不过风之祖仙表现得比较奇怪,重获得zì yóu后竟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选择留下了下来。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