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1章 未知危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危险如果不是来自于敌人,那么就应该是来自于陷阱了。孟翔在排除了他感到危机感是因为被敌人锁定的可能后,立刻就做出了判断,这让他的心变得沉重了起来。

    陷阱方案和设置孟翔都是亲自参与的,他对它的况算是相当清楚了,但是他的判断要是能够成立的话,则说明它已经发生了他知晓的况之外的变化,而陷阱的破坏力又是如此巨大,这就会将他置于十分险恶的境地之中。

    更为让孟翔纠结的是,他的判断就算是正确的,他一时之间也无法搞清楚危机具体来自于什么地方,而不了解况他就无法做出有针对xìng的准备,而陷阱的破坏力又是如此可怕,就算做的准备是有针对xìng的,也未必就可以安然无恙,如果再不搞清楚状况,况实在是堪忧。

    想了想,孟翔有了一个决定,他要去向幻寻求帮助。尽管他心中并不愿意这么做,但是不愿意是不愿意,该怎么做他的头脑还是很清楚的。如果能够将危机感的根源找了出来,让他成功渡过去了,就算在未来要付出一些代价他也认了。

    相反,他要是因为照顾绪,否定了向幻寻求帮助的决定,要是出现了什么问题,他可就要后悔了,这还是比较好的,严重的,他甚至想后悔都做不到了,因为他已经死掉了。

    时间紧迫,就在他对当前处境做出判断,并决定向幻寻求帮助所花的短暂时间,他感到的危机感已经加重了很多,很显然他的预感是对,真的有危险在发生,并且正在向他近,速度还很快,不能够再有丝毫的迟疑了。

    “幻前辈。晚辈……”孟翔尽量以简单明了的语言将他的感受告诉了幻,最后向她提出了想得到她的帮助。对于这一次的求援,他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因为他们现在的关系比较特别,也相当的紧密,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幻的况虽然因为孟翔的原因,而让她体内被天道设下的制出现了一些松动,但是天道就是天道,它设置到制岂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清除掉的,所以她的状态虽然有了一些好转的。但是总体而言依旧算是相当糟糕的,以至于现在她很多事都是需要依赖他。

    比如这一次的撤离,就算孟翔在起主导作用。当然了,这并不意味着幻自己就无法移动,是可以,而且速度还不慢,但是速度是受到了限制的,再加上他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又有着诸多的限制。她想要依靠自己的能力在陷阱被触发产生的破坏力冲击破碰触到她之前全而退是做不到的,必须借助他的帮助的。

    所以在一定程度上讲,孟翔这一次向幻提出求援,其结果已经不仅仅关系到他自己了。她也被涉及到了其中,他要是出了问题,以她现在的况,也绝对不会好过。所以她没有任何理由不帮助他,这也是他的信心的来源。

    孟翔的预料是相当准确的,他提供的况立刻就引起了幻的高度重视。只不过很可惜她想也不想就给了他答复——莫能助,换而言之,这一次的危机就只有依靠他自己渡过了,她是不能够给他提供什么帮助了。

    在得到幻答复之初,孟翔是无法理解,与请与理她的做法都是解释不通的不过等到她给出了理由,他马上就能够理解她了不是她不通理,也不是她对自己处境不关心,实在是她腾不开手脚,她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有祖仙级别的存在正在搜索并尝试锁定他们的踪迹,这就是幻在告诉他她无法给予他帮助时给出的理由,确实够充分,而且孟翔也相信幻在这一点上是不会骗他的,因为她要是这么做了,对她踪迹绝对是有害无益的。

    也许是因为要急着迷惑敌人,幻仅仅给出了理由,具体况却没有说明,不过孟翔却可以自己分析,而在分析出来的信息有一点让他的心变得更加沉重了,同时也让他对前景不乐观起来。

    幻口中的祖仙应该是位于他现在所在这一片大地之外的,要是他进入了其中,现在陷阱被引发了,他应该正在遭到攻击,以陷阱的威力,就算无法对他造成致命的伤害,也必然需要他集中全力去应付,自然无暇再去搜寻他和幻的踪迹。

    原本在他和幻的设想中,敌人在察觉到了他们留在了陷阱中的气息,应该都会赶过去的,而在触发了陷阱之后,他们都会遭到攻击,并且陷入其中,这样他们就可以从容离开,开始下一步行动,进而扭转当前不利的局面。

    然而结果却和他们预想的不一样,敌人竟然没有全部赶到陷阱所在地去,而且更为要命的是,留下的敌人还非常强大,甚至有祖仙级别的存在,这就让他们的处境变得危险了起来。

    就算他们可以从陷阱产生破坏力冲击波下成功撤退,也很有可能在之后被敌人搜寻到了踪迹并锁定了行动,届时不要说去进行下一步行动了,就是要逃出生天都将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这让他的心又如何能够不承受呢。

    得到了幻的答复并且对她的话进行了分析之后,孟翔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他之前的判断是不是错误的,他感到的正在近的危机感并不是来自于陷阱本,而是来自于那些正在搜寻并试图锁定他们踪迹的敌人,要知道他会认为危机感来自于陷阱是在他不知道这个况下做出来的。

    更何况他最早做出的判断就是危机感来自于敌人,而且从当前的况看,这个可能xìng而是最大的,不过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而依据则在幻的上,她在向他做出解释的时候,语气还显得比较平静,显然在她的干预下,敌人对他们的踪迹的搜寻和锁定应该没有什么进展,这和他的感觉无疑是不匹配的。

    况还应该出在陷阱之上。孟翔迅速做出了判断。并且立刻就按照这个方向去寻找原因了,很显然在无法得到幻的帮助下,他只能够选择依靠他自己了,至于能不能够成功,他心中也没有底,不过他清楚一点,做了也许依旧会失败,但是不去做却注定会失败。

    依仗着对陷阱的熟悉,孟翔倒也没有无从下手的感觉,根据自己对它的况的了解。他很快就有了方向,但是他的运气似乎并不好,在进行过了一番分析推演之后,他却发现他选定的竟然是一条死路。

    找错了方向,不仅对他产生了打击,要知道他做出选择的时候,他可是比较有信心的,更为重要的是浪费了时间,这个时候时间对他而言无疑是极为重要的。任何一点浪费都是要不得的。

    幸好他是经过了各种风浪的,选错了方向做了无用功确实非常糟糕,但是他还是很快就平复了心境,因为他知道懊恼是没有任何用的。目前的当务之急是继续寻找,直到寻找到正确的方向,将危机的根源给挖出来为止。

    孟翔没有任何的耽搁,立刻就对他所知道的有关陷阱的况进行了分析。争取纷乱复杂的线索遭到正确的方向,不过强度已经提升到了很高的危机感还是对他产生了了干扰,让他无法集中全部的jīng力去做手头上的事

    他并没有因此而选择放弃。而是一边抵挡强烈的危机感对他产生的干扰,一边继续找寻的,但是结果却让他相当的失望,他就算勉强集中了jīng神,但是依旧没有能够找到指引他正确方向的线索,相反还出现一个他不愿意见到的况。

    在分神寻找危机的根源之前,孟翔的主要jīng力是放在对由开天刀意构成的大刀之上的,现在他却将大部分jīng力从它的上面推理了,这就造成了他对它的控制不那么好了,让它的况受到了影响,不但不再如之前那么稳定,而且速度也出现了下降。

    这种况的出现,孟翔立刻就意识到已经到了他要做出选择的时候,究竟是将主要jīng力放在cāo控大刀上,还是放在继续寻找危机感的根源上,他必须有一个选择,如果拖下去,或者想要两者兼得的话,迎接他的很有可能两者都得不到,都是一团糟。

    思维飞快地运转了起来,对利害得失做了比较和分析,孟翔很快就有了一个决定,暂时放弃寻找危机感的根源,而将jīng力放在大刀之上,确保破坏力冲击破击中他之前离开脚下的大地。

    促使孟翔做出这一个决定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想明白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危机感要是真的来自于陷阱,那么它必然会收到了一个限制,是它的攻击范围,应该不会超出陷阱所在的区域太大,就算超出了,它的破坏力也必然会出现大幅度的降低。

    由此,孟翔得出了一个结论,他要是能够在尽量短的时间内离开脚下大地的范围,那么就算他没有能够及时找出危机感的根源,做出有针对xìng的准备,让危机最后爆发了,以他的能力,对他产生的危害也不会太多了,至少不会对他的生命构成直接的威胁。

    与之相反,如果他因为将注意力放在了寻找危机根源上,就算退一步讲,他成功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可以将它解决了,即便再退一步,他将它解决了,他将速度放慢了,也会遭遇大问题,那股由引发陷阱而产生的破坏力冲击波可正在对他虎视眈眈呢,要让它击中了他,他的况同样会变得非常糟糕。

    有了决定之后,孟翔立刻将jīng力集中到了大刀之上了,并且尽量将感觉到的越来越强烈的危机感放在了一边,因为他决定做一件事,那就是将他现在的速度进一步提升,这可是与他之前寻求问题的想法有冲突的,但是况不同了,就应该进行有针对的改变,墨守成规可是没有好处的。

    孟翔要想做到这一点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之前大刀的况就似乎已经达到了一定临界点,再将体提升就很有可能超过临界点,出现问题,所以他必须集中全部的jīng力,关注它的每一个变化,就算极为微小也不可以放过,这样有问题了,他才有可能能够及时补救。

    〖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