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3章 空间融解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一角 书名:仙欲逍遥
    长刀斩上放shè出来的光芒的亮度还在不断增加,甚至到了后来将拿着它的孟翔的形都渐渐地淹没,看不到他的存在了,仿佛整个空间中只有它的存在了。..

    在长刀斩发放光芒的同时,一股强悍的气势就像滚雪球一般,变得越来越大,并且以它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渐渐地就像将一根棍子插进了水中,出现了一圈圈波动,并且越来越明显。

    随着时间的推移,长刀斩仿佛成为了一个可以搅动整个空间的风暴眼,而一旦它爆发了开来,势必会石破天惊,惊天动地,如果有其他人在现场,甚至不会怀疑它的爆发的威力会将整个空间彻底毁灭掉。

    等到长刀斩的气势攀升到了极致,孟翔的双眼陡然shè出了两道光芒,光华闪耀,就像两道闪电,甚至它发出的光芒也无法将它们完全遮盖,而与此同时,他将长刀斩举了起来,而在举起来的构成中,它原本好像已经达到了极致的气势开始新一轮的攀升,而且攀升的速度极快,就算无法和火山喷发相比,但是也相差不是很多。

    孟翔举起长刀斩的速度其实并不慢,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极为的迟缓,不过迟缓却不代表迟滞,相反给人一种极为顺畅的感觉,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滞碍之处,而这也为气势的提升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呀……”将长刀斩举到了最高处,孟翔却没有立刻将它劈出去,而是发出了一声大喝,紧接着一件奇怪的事发生了,他和长刀斩一起聚拢起来的气势却没有出现丝毫的下降相反还出现了新的攀升,而且攀升的速度还创了新高,不过显然是不合常理的。

    任何攻击,一旦达到了某种程度就必须立刻发动攻击。否则就不会有箭在弦上不得不的说法了,就算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而需要暂时延迟发动攻击的时间,但是也绝对无法出现气势不降反升的况,能够对气势不出现下降都是非常困难的事,但是孟翔却做到了这种违背常理的事

    孟翔对自己做到的常人无法做到什么无法想象的举动却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因为他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而他能够做出别人做不到的壮举其实是有原因的,而根源就在他已经达到了极高造诣的刀法,他借助它就可以打破一些常规xìng的东西,因为支撑他完成某些动作的已经不再动作本。而是其中的内核——刀意,只要刀意没有出现中断,他的气势就不会出现下降,相反还能够出现有悖常理的表现,在不可能的况下继续攀升。

    这个时候孟翔只有一个人,自然不用去在乎别人对他的所作所为的反应,他只有一个心思,那就是将他这一击的破坏力提升到极限,而他要这么做并不是认为他现在所在的空间的空间壁垒有多么的结实。非如此不足以将它劈开,而是有更深的目的,而他的真正目的就是这一次攻击能够不发出去。

    要将攻击的破坏力提升到极限却是为了不将攻击发出去,这种想法似乎是自相矛盾的。但是实际上却又是能够说得通的,不战而屈人之兵,这就是他想要达到的目的,他的真正目的就是想通过他的举动找出离开现在所在空间的通道。

    当然了。孟翔这么做并不是要去威胁宇宙本源,他的胆子再大也不敢这么做他会这么做其实应该算是一种另类的侦测手段,根据他的经验。要想知道某个人或者某件东西的真正况就必须给他们施加足够的压力,让他们处于极端的环境之中,而他相信他现在所在的空间也具有类似的特点,他要想搞清楚它的况,甚至是找出它同样外界的通道也需要给他施加巨大的压力。

    长啸持续的时间很长,而在长啸的过程中,孟翔和长刀斩之上透露出来的气势一直在攀升,尽管到了后来,攀升的速度已经大不如前了,但是却没有出现停滞,这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不过孟翔的信心却在随着时间的流失而出现了动摇的迹象,他开始担心了,担心他的做法是不是会取得他想得到的效果。

    检验一个人的意志是不是足够坚定就需要看他是不是可以坚持,而且是在不知道结果的况坚持下去,而孟翔毫无疑问是一个意志非常坚定的人,而且他的意志是一路走来所经过的各种艰难险阻所磨砺和铸就的,品质很高,所以就算他的信心出现些许的动摇的,但是他动作却没有受到影响,这种他和长刀斩上的气势还在不断攀升上得到证实。

    时间在不断地流逝着,渐渐地孟翔发现他将自己至于了一个尴尬的境地之中,他现在是骑虎难下了,放弃也不是,不放弃也不是,不过他最终还是决定坚持下去,因为过往的经验告诉他,很多成功就是多坚持一会之后,而很多的失败就是在距离成功还有一步之遥时选择了放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孟翔觉得自己已经达到了极限之时,况终于发生了变化,他发现他所在的空间出现了融解的迹象,就像蜡或者冰达到了熔点,只不过它的融解速度可比一般的蜡或者冰融解的速度快了很多,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发现他所在的空间消失了。

    吁!孟翔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他心中对于他所在空间融解速度还是很满意的,如果它的融解速度稍微慢一些,他就有可能顶不住了,因为在它出现融解的时候他已经达到了极限。他是可以做到一般人做不到,甚至是违背常规的举动的,但是这却并不意味他就没有极限,而他在极限之前,也和普通人一样,无法维持多长的时间,很快就会转入衰落之中。

    孟翔一边顺势将他上和长刀斩之上的气势降下来,一边开始观察后所在空间完全融解后呈现在他面前的况,他敏锐的视力很快就让他看清楚了他现在所处的环境,他立刻就有了一个结论了。他来到了一个新的空间,是一个和他之前所经过的空间都不一样的空间。

    在孟翔的眼中,他现在所在的这个空间算是一个十分宁静的所在,甚至感到不到一丝流动的存在,连空气都仿佛是停滞的,不过他却对并不在意,因为他的注意力都一些东西吸引住了,那是一些他看起来很熟悉的东西,它们都位于一座座的高山的巅峰大放光明,就像一个个太阳。

    那些东西散发出来的光芒其实要远比太阳亮很多。不过孟翔的目力着实锐利,他能够摒除光芒对他的眼睛的刺激,看到发光的本体,与它们发shè出来的强光不同,它们的本体其实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是很小,非常小,大的也只有婴孩拳头大小,而小的则只有豆粒大小。它们是一颗颗的小圆珠。

    看这些小圆珠,孟翔立刻就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而且这种感觉还很强烈,这让他感到很诧异。而在诧异之余,他心中也泛起了强烈的好奇,于是他自然而然地开始寻找这种熟悉感的来源,而结果也没有让他失望。他很快就找到了,不过找到了答案之后,他心中的诧异却不仅没有减弱吗。反而增强了。

    它们给来的熟悉感的来源竟然是那颗来历神秘却给了他很大帮助的那颗小圆珠,尽管乍看起来它和那些大放光明的圆珠之间似乎一点关系也没有,但是到了他这个境界,观察事物已经可以做到不拘泥于表象了,而是直指本质了,他感觉它们有相似之处就在于它们内在的部分,而这种类似以他的经验往往要比外在的相似更加靠谱。

    那它们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难道都是同一类的存在?孟翔在确定他得到的那颗圆珠和那些在山峰上大放光明的圆珠有类似之处后,心思不由得活了起来,并且自然而然地产生某种猜测,不过他很快就否定了这种猜测,他的感觉告诉,它们之前可能有着某种或者某些类似,但是绝对不是同一种东西。

    孟翔暂时将心中的疑问放到了一边,对他所在的新环境进行了仔细的观察,一开始他被那些大放光明的圆珠吸引住了注意力,加之直觉也没没有向他发出jǐng报,对他其他方面就没有太过留心,不过他明白这里很有可能是给他进行新一轮考验的地方,对于环境的了解尤其是一些细节的了解说不定就对他起到很大的帮助,绝对不可以有任何的马虎大意。

    借助犀利的目力,孟翔对于他现在所在空间的观察就结束了,他发现他现在所在空间并不是很大,以他的目力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边界,而整个环境也相当的简单,除了那些巅峰有圆珠大放光芒的山峰之外,就什么东西也没有了,于是他的注意力很快就有放在了那些山峰尤其是封顶的圆珠之上了。

    将所有的山峰和其上的圆珠又仔细地看了一遍,孟翔的眼神透出了一丝犹疑的光亮,这一轮的考验是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到山上将那些小圆珠搞到手?根据看到的况,他下意识地做出猜测。、

    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孟翔很快就有对自己猜测做出了补充,他觉得这一次的考验固然有可能而后他的猜测有关,但是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因为他对那些山峰都做了细致的观察,他发现它们除了高度比较高,山势比较陡峭之外,根本看不来他们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而无论是高度和还是坡度对他而言都不存在任何的问题,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看,他都不认为这一次的考验仅仅是拿到那些正在放光的圆珠那么简单。

    不久之后,孟翔就发现自己下的结论有些武断了,最终的结果和他最初的猜测是一样的,就是让他攀升到山峰巅峰拿到那些圆珠,而真正困难的则是拿到圆珠的过程,不过有一点他的猜测却是对的,难度确实不在山峰的高度或者坡度上,至少主要难度不在它们上面。

重要声明:小说《仙欲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